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四十九节 外交(1)

梦游者 收藏 6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8年4月15日,刘思扬来到了美国华盛顿。


先是美国海军的失败、然后是日本海军的覆灭,他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仅仅一年的时间里,通过两次战争达到了“在这个世界上争取生存空间”和“立威”的目的,而且还是“超额完成了任务”。与此同时,他们也无可避免地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引起了世界列强对他们的警惕。而此时的他们即使是在菲律宾建设了一年的时间,象征着国家实力的工业基础也仅仅是处于起步的阶段,不仅门类不齐全,而且教育落后、人才短缺,中国的统一也遥遥无期。按照张自强的说法,他们现在的“综合国力”只有科学技术指标是满分,其它的指标全部都是不及格。就是菲律宾的海军也没有坚持持久战的能力,只能速战速决,否则连弹药和油料都供应不上。这就如同一个仅有精妙的招式却没有丝毫内力的习武者那样,他们还没有与列强一争长短的资本。只有把科学技术转化为“综合国力”的时候,才是他们逐鹿中原的时机。经济、教育、人才、政府、法律等等这些问题的解决却都需要时间。


张自强认为:成为一个强国的最为关键的问题有三个:一个是先进的技术和发达的工业——这个对于别国来说是最难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只需要时间去建设和完善;另一个就是具有竞争意识的高素质国民和与这种竞争相适应的社会氛围——这是一个国家能够常胜不衰的基本条件,它需要整个国家和国民要首先富裕起来,正如邓公所说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同样的道理:贫穷的国家不能成为世界强国。这需要建立完善的教育体系、合理的社会制度、完善的法律体系等等。第三个问题是最难的:就是国家对国民的凝聚力,没有凝聚力的国家是不可能长久保持强盛的。这就需要文化建设了,他们必须把中华文化变成凝聚整个中华民族的吸铁石。很显然,这是张自强他们最不擅长的、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们把自己当前的目标定为两条:一是要在建设菲律宾和台湾经济的同时,重点做好国内的经济布局、工业规模、技术和设备储备等各方面的前期准备工作;二是争取在5-10年内初步统一中国、建立起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对于这个目标的实现,他们把大部分的希望放在了孙中山先生的身上,这就要看南宫平是否能够圆满完成他的任务了。


虽然列强们现在都身陷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但是他们仍然对菲律宾的快速崛起给予了必要的、高度的关注。现在,他们的麻烦来了!


《菲、日马尼拉条约》签署以后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法国总理乔治·克里孟梭、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意大利首相奥兰多就象约好的一样,相继给他们发来了贺电,对菲律宾和日本争端最终得到和平解决表示祝贺;列宁也代表苏联政府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并感谢张自强政府的无私援助,并再次强调“苏联将认真履行《菲、苏秘密协定》”,希望继续得到菲律宾的援助和支持;德国总理赫特林也发来了电报,却是对菲律宾战胜日本海军表示祝贺,并表示愿意将德国在亚洲的全部土地和利益转交给菲律宾,希望菲律宾能够加入同盟国,继续“与协约国作战”!


张自强、李清、刘思扬和段雨生等人对这些世界巨头的电报高度重视,并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得出了下面的四点结论:


第一点:从各国发来电报的时间和电报的内容上分析,可以肯定,英国、法国、意大利、美国等协约国集团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他们明确或隐晦地提出“希望菲律宾能加入协约国”的要求。从目前的战场形势分析,他们应该是希望菲律宾海军能够参战、协助美国参加运输船舶的护航;


第二点:这些世界巨头希望保留日本元气的意思非常明显,说明列强今后对菲律宾的政策有极大的可能将从观望转向遏制。对于他们的“遏制战略”,这些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都是刻骨铭心的——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那个时空里遏制了中国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


第三点:菲律宾对苏联的物资援助,已经引起了列强的不满。法国总理乔治·克里孟梭在电报中甚至使用了“告戒菲律宾政府注意”这样的词语。而在亚洲有着巨大利益的英国和美国却没有使用克里孟梭这么强硬的口气,而是使用了委婉的“希望、慎重和仔细考虑”等词语。但是,他们在本质上却完全是一个意思:警告菲律宾不要再对苏联进行援助,通俗地讲,应该是让他们“下不为例”!


第四点:美国的参战,使同盟国集团承受的压力增加了,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外援,同盟国赢得胜利的希望也变得更加渺茫。德国总理赫特林的电报就证明了这一点。用刘思扬的话来说,是他们“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否则,这个德国总理就不会向他们还不了解的、甚至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菲律宾发出这样的邀请!


张自强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他们的又一次危机来临了!这次的危机虽然不是军事上的,却比军事危机更加凶险和难以把握!


资本主义世界对于社会主义可以用“极端仇视”这个词来说明,从他们对于苏联的态度就可以看到这一点:在欧洲战场上拼得你死我活的这些国家,在对待新生的社会主义苏联时却是出奇地一致,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先后对苏联发动了军事进攻:3月6日起,英、法、美干涉军先后在摩尔曼斯克登陆;菲律宾政府对美国的劝说和对日本的威胁没有达到目的,4月5日起,日、英、美干涉军开始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登陆;此外,协约国军队还侵入了中亚和南高加索;英、法、日、美等协约国为扼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开始扶植俄国国内的克拉斯诺夫的哥萨克白卫军、邓尼金的“志愿军”等反苏维埃势力;4月14日,德国和土耳其违背与苏联签订的《布列斯特和约》,出兵侵占了克里木和南高加索。


苏联是工业强国,这是苏联取得保卫苏维埃政权的最后胜利的最根本的物质基础。而菲律宾和中国都是农业国,尤其是中国,仅有的数目可怜的工业不仅技术落后,而且还非常弱小。如果菲律宾和中国出现如同苏联那样的情况,即使取得最后的胜利,整个国家也必将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张自强他们了解历史,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全球化浪潮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立于世界经济体系而生存。苏联的解体固然有他们对社会主义本质片面理解的因素,但是,苏联经济始终被排斥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才是最根本的原因。邓公的确是高瞻远瞩,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实行了改革开放、创造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巧妙地将中国经济逐渐纳入到世界经济体系之中,使中国避免了苏联的结局。但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身份,却始终成为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遏制和攻击中国的“天然理由”!


张自强、李清、刘思扬和段雨生等这些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受的是社会主义教育,在菲律宾的经济建设中,他们用的基本都是从书本上抄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但是,他们没有盲目地使用“社会主义”这个标签。为了避免列强的注意,相反地,他们把所有带有“社会主义”明显特征的经济法规都进行了“重新包装”。


比如,对于带有“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土地国有化问题,他们采取了“把土地纳入国家法律的绝对规范和管理之下”的办法来处理,即:允许私人拥有土地,但是这些在名义上是“私人拥有”的土地,必须遵守国家颁布的《森林法》、《矿产资源法》、《城市规划法》、《环境保护法》等法律关于土地的使用性质等方面的规定。你可以拥有一座金矿,但是不经过政府批准,你仍然没有开采的权利;你可以拥有大片的森林,但是不经过政府批准,你就没有随便砍伐的权利;你可以拥有大片的土地,但是不经过政府批准是耕地,就不允许你进行耕种。如果你违反了政府的法律规定、把本来应该是属于植树造林的土地开垦出来变成了耕地,土地所有者将会遭到严厉的惩罚,直至你的土地被强行拍卖甚至收归国有。相应的,政府则要组织专家来论证如何科学、合理地使用这些土地,对于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措施也非常严厉,而土地的所有者们也理所当然地加入了对职能部门的监督之中。这种办法在本质上与土地国有化没有任何区别,反而使土地的使用更加科学、合理,监督也更加有效。


对于日本和英、美军队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登陆的问题,张自强他们并没有感到意外:日本海军的失败必然会让它的战略重点从海洋向陆地转移。以日本人的贪婪,它是不会放过占领远东地区的机会的。菲律宾目前的任务是发展经济、增强实力,现在陆军的实力严重不足,也确实不是与日本陆军交手的时候。而刘思扬认为:日、英、美的军队进入了在理论上属于“菲律宾代管”的领土,可以成为他们继续援助苏联的最佳借口——因为日本是绝对不会轻易从远东撤军的。


张自强他们在经过讨论以后,仍然决定坚持自己的既定方针:以最小的代价统一中国是他们压倒一切的任务,为了不影响中国“五四运动”的爆发,坚决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日本出兵远东的问题可以在宣传上虚张声势、不进行压迫日本的具体行动,以刺激日本对山东的野心;对于列强的要求采用温和的方式解决,马上进行外交斡旋,争取得到列强、尤其是美国和英国的理解,不与他们发生直接的对抗,可以利用贸易问题拉拢他们,尽量争取自己发展的时间。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热血青年都在苦苦找寻着救国之路,外部发生的任何重大事件都足以引起他们的兴趣、争论和思考。张自强他们不知道菲律宾发生的这些事情会对国内的民众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也无法预料历史将因此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他们也只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了。


外交斡旋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刘思扬的肩上,他选择的第一站,就是美国!


1918年4月16日,美国国务卿休思举行盛大的宴会欢迎菲律宾外交部长的来访。下午,威尔逊总统在白宫接见了这位“财神爷”:休思已经把刘思扬带来2亿美圆巨额采购清单的好消息汇报给了总统!


刘思扬今天身着白色的西装、兰色的领带,风度翩翩。威尔逊与这位年轻得让人吃惊的外交部长热情拥抱,记者们的照相机纷纷忙碌起来。明天在报纸上出现的这位年轻的部长,不知道会让多少年轻的美国少女睡不着觉了!


寒暄过后,威尔逊总统与刘思扬挽着手走进了会议室,记者们则被警卫拦在了门外。


威尔逊总统首先对菲律宾政府支持美国的调解并取得了圆满结果表示了感谢,他说:“经过了这次冲突以后,日本海军已经一蹶不振。美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希望贵国能够担负起维护亚洲和平和世界和平的责任,对世界安全做出应有的贡献。”


刘思扬点点头,又摇摇头:“日本海军的实力受到了削弱是事实,但是日本拥有非常发达的造船工业,日本海军的恢复不会超过10年的时间,这一点,菲律宾政府是非常清楚的。虽然日本人挑衅在先,但是战争是要死人的,菲律宾政府是爱好和平的政府,我们不愿意看到成千上万的无辜的日本平民死于战火。美国是菲律宾的朋友,朋友的面子我们必须要给的,这是我们同意和平解决菲、日冲突的重要原因。我们相信,美国是不会让朋友吃亏的,所以我这次带来了军用造船厂的采购清单。日本是个侵略成性的国家,菲律宾必须在5年之内建设起与日本相当的造船工业,否则,我们就没有安全可言!至于您刚才说到的责任问题,目前的菲律宾还不具备负担维护亚洲和平的能力呀,世界的和平还有英国、法国和美国呢,菲律宾是个小国,我们希望能象美国朋友一样过太平日子,发财、享福。”


大家哈哈一笑。威尔逊的心里却对刘思扬的话半信半疑:菲律宾虽然名义上是美国的自治政府,实际上却是完全独立的。他们打败了日本海军,却并不乘胜追击、灭亡日本,相反,他们非常宽宏大量。如果说他们愚蠢,只有那些真正愚蠢的日本人会这么想,威尔逊可从来不敢轻视他们!他们是中国人,也许是中国人特有的儒家传统思想才让他们这么做的吧?这种思想讲究“适可而止和给予敌人改过的机会”,也许下次日本人就不会这么幸运了。他认为,也只有这样解释算是合理了。


威尔逊说道:“贵国的确是爱好和平的国家,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公认。贵国也是仁慈的国家,如果从我个人的愿望出发,贵方对苏联的援助属于人道主义范畴,是高尚的。可是如果是作为美国总统来看待这个问题,贵方对苏联的援助却是帮助了美国的敌人,啊不!确切地说,是协约国集团的共同敌人。”


刘思扬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没有出现威尔逊期待的惊慌或者不安的表情。他说:“与美国人一样,我们是商人,亏本的买卖我们是不会做的。远东地区的土地是属于中国的,俄国,啊不!应该是苏联政府已经答应把那些属于中国的土地归还给中国,这就是我们援助他们的唯一理由。出于对协约国的尊重,我们严词拒绝了苏联提出的军事援助的请求。总统先生,我们这样做已经是非常克制了,您说呢?”


威尔逊和休思的脸上出现了惊愕的表情:如果是这样,菲律宾对苏联的粮食援助就真是微不足道了!这么重要的情报,美国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看来,以后需要加强美国的情报力量了!


威尔逊很快恢复过来:“谢谢刘先生的坦诚相告。贵方对苏联的援助问题看来需要重新考虑了。”德国给菲律宾发出邀请电报的事情,吉米公使已经向他汇报了,他可不想把菲律宾逼到同盟国或者苏联的阵营里去!


刘思扬说道:“现在,协约国联军已经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登陆,尤其是其中还有日本军队!而那里将是属于菲律宾代管的土地。我们要求协约国方面必须让日本军队退出远东地区!日本人对于土地是非常贪婪的,我们对他们不放心。”


威尔逊沉默了:对苏联的全面干涉是协约国集团的既定政策:英国和法国负责欧洲、日本负责远东,美国仅象征性地参与。在远东地区,日本的军队就占了85%以上,现在让他们退出来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菲律宾的陆军能够参战!


刘思扬象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样,说道:“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仅仅要求协约国对我们向苏联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事情不要过问。菲律宾政府保证不向苏联提供一粒子弹甚至是一颗螺丝钉!我国的陆军兵力不足,出兵远东在目前是做不到的。以后的事情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就再跟日本来一次陆地上的战争好了。为了正义,我们并不惧怕战争。”


威尔逊左右权衡以后,只好答应了菲律宾的这个要求。至于将来他们与日本是否爆发战争,那就不关美国的事儿了!


对于那2亿美圆的采购清单,刘思扬这次却提出了“招标”的要求。对于这种商业上的惯例,美国人也无话可说,他们也只有做好与英国商人展开竞争的准备。


1918年4月18日,刘思扬离开了美国,又向着英国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