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十章 报仇 御剑飞行

kook123ko 收藏 0 50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十章 报仇 御剑飞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九十三个人将我们团团包围,从他们矫健的步伐,就能看出一个个都有武功,这高贤祖收罗的高手还真不少。康朵儿狠狠的盯着排众而出的高贤祖吼道:“是你害死了我爷爷?”

高贤祖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康朵儿气愤的想要找高贤祖拼命,被湘兰眼急手快的抱住,只能不停的咒骂。

高贤祖笑着看着素如道:“这不是林小姐吗?咱们又见面了。呵呵呵,自从上次一别,没能留下林小姐,鄙人深感懊恼。”

湘兰忽然笑道:“姐姐,这个鄙人是从哪个坟坑里爬出来的。怎么说话怪怪的。哈哈。”

素如笑道:“没事,反正等下我们再把他埋回去。”

高贤祖眼神一阵收缩,不再理会素如,撇头看正坐在老板椅上的我道:“这位先生才是真正的连环大盗吧?果然好本事,竟能闯进鄙人的书房。”

我双脚一抬,搁在办公桌上道:“你这个屁人别再罗嗦了。张飞虎,黄言礼,还有那个会寒冰掌的老家伙自己站出来,其他人,从哪来,滚回哪儿去!”各种漫骂声响了起来,若不是高贤祖扬手阻止,恐怕早就动起手来。

我脸色一板,吼道:“高贤祖偷税、漏税、走私、贩毒、贩卖军火、妇女、强奸杀人无恶不作,我已经判了他死刑,你们难道还想助纣为虐?还不快滚!”

周围的人听的只是一阵迟疑,反而更加靠前一步,将我们所有的退路封的死死的,刀剑棍棒都直直的指着我们四人。高祖贤身旁的另一人这时大笑着道:“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敢管老子们的事!”

我看着他道:“你就是罗刚吧?今晚你也别想走了,既然是黑帮老大,违法乱纪的事恐怕是没少干过,我宰了你也不冤。”

高祖贤笑道:“这位朋友恐怕是与鄙人有些误会吧?”

我没有理会高祖贤,朝周围道:“身为武林中人,不知道行侠仗义、为国效力,反而却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我再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到底滚不滚!要是还冥顽不灵,就别想再出去啦!”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小子,别以为仗着一套轻功和还过得去的爪功,就小视天下。老子就是你要找的张飞虎,你不是要找老子报仇吗?上来试试呀?”与张飞虎并排的另一个阴沉的老头子也站了出来,双眼阴森的看着我。

素如道:“老公,上次就是这两个老头儿打伤我的。

张飞虎眼神在素如的身上瞟着道:“啧啧!上次明明还是处女的,怎么才几天的功夫就眉角含春啦?看来这小子的床上的功夫也不错吗?”素如羞愤之下,摸出一支燕子镖就朝张飞虎射去,被张飞虎轻松的拍在地上,张飞虎只是斜眼瞄了一眼地上的燕子镖道:“就是那老偷儿见了老子,都只有逃的份儿,一支小小的燕子镖算个屁啊!”

我没理会张飞虎的嘲笑,看了看时间道:“考虑的怎么样了,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我的耐心是有个限度的。”

“小子,别太嚣张!你们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个问题,等下抓着了那三个妞,老子要在你面前操死她们,啊-------”“哎呀-------”各种各样的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

黄言礼我已经看到了,我除了他们五人,其余的人每人赏了两粒铁珠,没有任何人能躲的过我的铁珠,甚至是连看都看不见。我控制小铁珠从他们的眼睛里射进去,强大的劲道再灌脑而过,地上躺了一地的人抽蓄了几下就静下不动了,临死强的动作都是双手捂着眼睛。

张飞虎吓的和与那阴沉的老头儿背靠着背,警惕的看着四周,颤抖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高贤祖罗刚也紧张的看着四周,他们根本就没看到地上的人是怎么死的,黄言礼也轻轻的往一旁的阴影里挪动着脚步,可惜那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让他举步艰难。

我看着黄言礼道:“你再敢抬一步试试?过来!”

黄言礼吓的浑身一抖,跪爬在地上朝我爬来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坏事也没干过。”

我看了一眼爬过来的黄言礼道:“你敢设计埋伏我老婆,该杀!”

黄言礼突然暴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我,可惜在他还没来得及开枪的时候,上千粒铁珠一瞬间就将他射成筛子,形象凄惨之极,素如和湘兰撇头不敢再看,康朵儿也连忙将头埋在湘兰的怀里。

“异能!”高贤祖四人终于看清了我是怎么杀人的,就着灯光,四人警惕的看着面前像是一片红幕的小铁珠。突然,小铁珠又冲向四人,罗刚发出一声惨叫,步了黄言礼的后程,引得高贤祖三人胡乱的挥舞着双掌,好一会儿三人才发觉自己还活着,看到从罗刚手上掉下来的手枪,才明白铁珠是射向罗刚的,面对死亡,三人再也张狂不起来。

张飞虎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就朝我扑来,想趁着我来不及发动异能就先杀了我。我的异能哪是他们能够把握的?就是我不用异能,两人也不可能伤的到我,而我想要伤他们是易如反掌,烈焰天下瞬间而出,我双掌挥出的烈劲让面前的空气都一阵扭曲,两人还未靠近我,便被我的掌劲凌空打的往后抛飞,浑身无火自燃,掉在地上还在发着“滋滋”的响声,身体却早不动了。

高贤祖只感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被倚为两大臂膀张飞虎和吴天德便被凌空打死,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连忙道:“误会、误会,这全是误会,都是那黄言礼私下里埋伏林小姐,鄙人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毫无对林小姐不敬之处,鄙人愿意赔偿道歉!”

我没有理会高贤祖,看了看康朵儿,“咻”凭空一把长刀出现在康朵儿面前,我笑着道:“康朵儿,你不是想替你爷爷报仇吗?”

康朵儿凝注着面前的长刀,从毛毯里伸出右手抓住刀柄站了起来。湘兰这时也笑道:“高贤祖,你怎么赔偿我姐姐?”

高贤祖看到康朵儿那杀人的目光,连忙道:“鄙人愿意一个亿来补偿林小姐,不,十亿,十亿美金!”

湘兰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高贤祖道:“鄙人在瑞士银行的账户上有三十------我马上就可以为林小姐转帐。”

我瞪着湘兰道:“你要他的钱干什么?没用!康朵儿,你去报仇吧!”

康朵儿也不说话,轻轻的向高贤祖走去,高贤祖吓的马上跪下来道:“朵儿,朵儿,你放过我吧!我把钱都给你们,我这就打电话转帐,远扬也给你们。”高贤祖慌忙的摸出手机给瑞士银行还有几个地方打电话,把所有他名下的财产都转给了康朵儿,期望康朵儿能放过他的。

康朵儿一直等着高贤祖把电话打完,才回头看向我,我点了点头道:“杀了他吧!我们也要回去啦!”

高贤祖突然冲上近前的康朵儿,一把掐住康朵儿的颈勃吼道:“你们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把钱全都给你们了,放我走,不然,大使不了同归于尽!”

康朵儿艰难的喘着气道:“不要管我,快杀了他,扼------”高贤祖更加用力,让康朵儿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没想到一时的疏忽,竟忘了高贤祖也是有功夫的人,一下子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康朵儿双手不听的爪着高贤祖,呼吸困难,让我们急的站了起来。高贤祖警惕的看着我们,不停的往后退,湘兰咬牙切齿的道“快放了朵儿姐姐,不然有你好看的。”

高贤祖根本就不理会湘兰,幸好我还记得自己的异能,小铁珠瞬间射在了高贤祖的额头上,高贤祖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不甘,两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湘兰连忙冲了上去,将康朵儿扶了起来,康朵儿咳嗽了几声,抱着湘兰嚎啕大哭起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拣起地上的毛毯,走上来披在康朵儿的身上道:“好了,我们回去吧?接下来的事交给何小月他们就行了。”

掏出手机,我给何小月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事告诉了何小月,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素如和湘兰已经重新帮康朵儿披好毛毯,湘兰看着我道:“哥哥,我们直接飞回去吧?坐车一点儿也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道:“这么远,我哪里还能认识路的?”

湘兰噘着嘴道:“那我不管,就要飞回去,反正大的方向你总知道吧!我们仔细找找,肯定能找到的。”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湘兰忽然又道:“哥哥,快把那些铁珠子扔了,恶心死啦!”

我疑惑的道:“没了这些铁珠子,那我们还怎么飞?”

湘兰气道:“哥哥,你真笨!这地上不是有这么多的刀啊!剑的?我们来个御剑飞行多酷!”

康朵儿这会儿已经在湘兰的怀里睡着了,我只能将她接了过来,一人手里抓了两把剑,脚下也踩上两把剑,我们直接从窗户腾空而起,辨明方向,我就带着三人朝南飞去,为了怕被人看见,我特意升到了极限,八百米高空,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地面上最少可以控制几千米远的铁珠,在空中就不行了这个比例大概在五分之一左右。

湘兰兴奋的大喊大叫的,素如也是高声欢笑,我们的速度急快,湘兰和素如的衣服都被劲风刮得呼呼直响,长发飘飘的,要是再穿上丝状白裙,配上几条长长的红稠,被人见了,绝对以为是仙女下凡.

我故意控制飞剑带着湘兰和素如不停的上下前后左右乱窜的,引得她们阵阵惊呼,地面是上百粒小铁珠探路,站在这么高的空中,又加上是在黑夜,根本就分不清下面的,整个上海,在高空看,只觉得到处都差不多相同。

被寒风一吹,康朵儿在我的怀里也醒了过来,只是好奇的往下看了看,便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轻轻的缩了缩身体。我知道她是被冻醒的,虽然在地面上的温度有三十七八度,可着是在高空,完全就不同了,绝对比地面低了十几度。

我调整了一下,抱着康朵儿的臀部,让她整个人都缩到我的胸口,右手摸到她赤裸的脚,果然冰凉冰凉的,轻微运转阳性真气,顿时让康朵儿觉得一阵温暖,我柔声道:“还冷不冷?你困了就靠在我肩膀上再睡一会儿,我们很快就能到家了。”

康朵儿几乎是坐在我的手臂上,现在是比我高出了一个头,迎风一吹,她的头发顿时被风吹在我的脸上,有些痒,我腾不出手,只能闭上眼睛,反正我的眼睛很多。康朵儿看到我的样子,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发,我一下子就感觉到额头撞到一片柔腻,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心里一下子泛起异样的感觉。康朵儿轻声娇呼一声,连忙拉好毛毯盖好,迎上我的眼神,羞的趴到我的肩膀上再也不敢看我。

花了十几分钟,我总算是找到了我们的别墅,湘兰和素如脸上早就被风吹的红扑扑的,我摇头将康朵儿放了下来,湘兰欢呼道:“太过瘾啦!就是风太大,下次我们带上面具再飞!呵呵呵呵,我去洗澡啦!”

我连忙道:“等等,看你被冻的?先练一遍内功驱寒再去洗澡。”

湘兰噘着嘴,不甘不愿的和素如坐到沙发上盘膝练功。我对康朵儿道:“康朵儿,你先去洗澡吧!我帮你拿衣服去,今晚太晚了,我们明天再送你回家。”

我领着康朵儿来到浴室才去房间拿衣服,完全没有发现康朵儿看着我的背影远去了才迟疑的关上门。

我看康朵儿的身高跟素如差不多,便拿了素如的一套睡衣回来,敲了敲门喊道:“康朵儿,衣服我放在门口了,你洗好了打开门就能看到。”里面只有放水的声音,康朵儿并没有回应我,我摇了摇头,放下衣服,刚走了两步,我又有些不放心,中心走回来敲门喊道:“康朵儿,你听到了吗?衣服我放在门口啦?”康朵儿还是没有出声,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的往里面看了一下,康朵儿整个人侧躺在浴池里,动也没动的,我大惊失色的闯了进去。

“康朵儿,你在干什么?”我一把拉起康朵儿,焦急的问道。

康朵儿看到我,猛的扑到我的怀里大哭道:“我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我抱着她安慰道:“你干吗这么想不开?有什么事放不下的,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过,干吗这么傻,玩儿自杀!”

康朵儿哭道:“我什么都没有了,爷爷也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怎么会?你应该还有朋友,还有同学,高贤祖不是把属于你的东西都还给你了吗?怎么能放手不管了呢?”

康朵儿摇头道:“这些对我有什么用?我失去了家庭,尊严,以后叫我还怎么有脸见人?还是死了好。”

我叹了口气道:“康朵儿,你要学着忘记过去的不愉快,重新生活,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以后肯定会有很多男生追求你,过些天再回学校,重新开始吧!忘掉过去,我们都会帮你的。”

康朵儿仍然摇头道:“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的,让我死了好了,我不想再活了。”

康朵儿只顾着哭,让我心里好不烦躁的。我急道:“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不就是被强奸了吗?我们不说,水会知道?”

谁知道康朵儿听了我的话,哭的更凶了,我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在我面前哭,只好无奈的道:“你就别哭了,大不了我取你!”说出这句话,我心里一阵轻松。

康朵儿哭声噶然而止,梨花带泪的看着我道:“你会要我?”

我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你这么漂亮,我不要你就是傻瓜。”

康朵儿又哭了起来道:“原来你也是看上我的身体。”

我一阵手足无措,要说我喜欢她啊,康朵儿肯定不会相信,甚至连我自己也分不清看上康朵儿什么地方,好像真的是很想占有她的身体。不得不承认,康朵儿很美,是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是那种纯真中又带着娇媚的美,浑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诱惑。

康朵儿越哭越凶,我无奈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道:“康朵儿,你真的很美,我也不知道看上你什么,只知道你哭的话,我心里很烦躁,你要是对我笑的话,我心里肯定会很高兴,不要哭了好不好?我有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我自己也分不清,要不你先跟我们住在一起好了,过段时间,我想我就能分清自己的心了。也许我喜欢你,你也喜欢上我了呢?现在先不要想那么多,在冷水里浸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我来帮你换热水吧!”

康朵儿愣愣的看着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放光冷水,打开热水器,帮康朵儿递过来毛巾道:“来,拿好,这是洗发水,这是沐浴露。”

康朵儿只是机械的接住我递来的毛巾,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我笑着道:“你别发愣了,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洗澡吧?我可是彻头彻尾的色狼,当心我现在就吃了你。”

“扑哧------”

“哈哈哈哈------好肉麻啊!你哭的话,我心里很烦躁,你要是对我笑的话,我心里肯定会很高兴,呵呵呵呵,哥哥,你什么时候变成彻头彻尾的色狼啦?哈哈哈哈------”

一时失神,居然让素如和湘兰躲在门口偷听,我一阵面红耳赤,恶狠狠的道:“好你个小丫头,竟敢笑我?看我这个大色狼怎么收拾你!”

我借着湘兰的话下台,冲出浴室,关门前我回头道:“可别再玩儿自杀啦?我看着你呢!”康朵儿的梁瞬间就通红了起来,心里一阵羞却,又一阵甜蜜,想到我此时正看着自己,很想将地上的毛毯再披到身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放弃这个想法开始洗澡,只是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湘兰一直被我追到房间里,此时正在接受她最害怕的呵痒功,直到湘兰笑的在也没有力气了,我才收手笑道:“小丫头,以后还敢不敢偷听哥哥说话啦?”

湘兰上气不接下气的摇了摇头,捂着肚子躺在我怀里直喘气。素如也趴到我的另一边,轻轻的道:“老公,你真的要取康朵儿吗?”

我愣了一下,看着素如道:“不知道,难道你们不同意吗?”

素如摇了摇头,湘兰道:“到了嘴边的肥肉,哪能让她跑啦?”

我笑着拍了一下湘兰的屁股道:“哪有这么形容的,好像我真是什么大灰狼似的。”

素如笑道:“这康朵儿的确是很可怜,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又被高贤祖抓去两个多月,肯定受了很多苦,老公,你以后可要多关心一下她的。”

湘兰也道:“康朵儿这么好看,哥哥以后肯定会多多关照,要不这样吧?哥哥等下你就把她给吃了,勉得夜长梦多。”

我笑着道:“湘兰,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呀?我愿意都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

湘兰笑道:“有哥哥出马,还不手到擒来的?我看那康朵儿心里也是愿意的,刚才光着身体被哥哥被抱了那么久也不反对的,肯定是千肯万肯的,哥哥,你刚才抱她的时候手感怎么样?有没有想入非非?”

我一翻身,将湘兰压在身下道:“小丫头,我现在就对你想入非非!”

素如爬起来道:“我不管你们了,我去洗澡。”

我连忙放开湘兰道:“老婆,我帮你洗!”湘兰跑到素如身边道:“我帮姐姐洗,你去照顾你的康大美女吧!呵呵呵呵-------”说着就拉着素如跑了。

康朵儿一看见我,脸就红了,低着头,眼睛不敢看我,我笑着道:“康朵儿,你困了吧?”康朵儿害羞的摇了摇头,我走上前来,牵起她的手道:“那我带你去看电视吧!这个时间有个很好看的电视剧,我们边吃零食边看电视。夜宵还要等一会儿。”康朵儿柔顺的任我拉着她的手来到客厅,茶几上我已经摆上了湘兰和素如的零食,我想康朵洱也是女孩子,应该也喜欢吃零食。

康朵儿的眼睛根本就没往电视上看的,手上的薯片也是我递一片,她就吃一片,我笑着道:“你不喜欢看电视吗?湘兰和素如每天晚上都要趴着电视看的,应该是很好看的吧!我平时也不大看电视的。哦!我们还没介绍过吧!我叫李诗涌,是你的校友,零六届历史考古系的,湘兰也是,素如没有读书。湘兰就是那个老是唧唧喳喳喜欢说话的小丫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叫王湘兰,跟我们一起的另一个女孩叫林素如,我们到上海来认识的,现在也是我的老婆。”

康朵儿愣了一下,轻声道:“她们俩都同意跟你?”

康朵儿总算是开口了,我高兴的道:“是,她们俩都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们,就一起了。”

康朵儿道:“那你们将来怎么办?”

我笑道:“你看我们是普通人吗?没人能管我们的,想在我们家里都知道我们的情况,素如还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康朵儿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你们的孩子怎么办?你总的结婚登记,孩子才有户口,这样孩子长大了才可以上学读书,将来还要办身份证结婚,你难道让另一个一直当你的情妇?”

我摇了摇头道:“没你想的这么麻烦,你想的只是普通人的生活,我的孩子不需要这些,我现在是安全局龙组成员,每月待遇最少六十万,吃穿不愁了,我的孩子要想向别的方向发展,国家会专门培养的,若想习武,不说吹的,除去我的异能,我现在的功夫在全中国也是最前的几位,今天那个张飞虎和那个会寒冰掌的老头儿,就是被我的‘烈焰天下’一掌打死的,你也看见了,觉得威力怎么样?”康朵儿点了点头,暗暗的松下了一口气。

这时湘兰和素如洗完澡过来了,湘兰笑道:“哥哥,你们在聊什么呢?快去洗澡吧!”

我点了点头,把座位让给两人。等我快速的洗完澡出来,客厅里早就没有了三人的身影,异能一展,就知道三人正坐在床上边聊天边吃零食,看到我推开门,素如道:“老公,你自己找房间睡觉吧!今晚我们三个一起睡。”说完就不理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