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四十八章 换了人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四十八章 换了人间

陈先哈哈一笑,冲钟旺一拱手道:“老钟,对不住了,这大功却终究还是落在咱们一军团手上!”众将哄笑,眼神中皆有羡慕之情,钟旺臊了个大红脸,憋了半晌,嚷道:“武平尚有慕容延钊数万大军,到时候且让你看俺的手段!”冯征笑着止住众将的哄闹,传令将赵光义押上殿来。

赵光义歪戴着南唐军的铁盔,衣甲凌乱,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惧之色,平日里那志得意满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清晨被俘后,南唐军士从他身上搜出金牌玉带,知道是条大鱼,为了邀功,相待甚宽,然而此时上得殿来,见南唐众将杀气腾腾,排列两边,不由得心中害怕起来,又见陈先在内,慌忙叫道:“侯爷救我!”陈先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冯征命人解去二人身上绳索,笑道:“我乃大唐陆军大元帅冯征,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二位与我大兵相抗多时,却也对得住汴京的赵官家了,现下莫若归降我朝,当可保一生富贵!”赵光义见他神色平易亲切,胆子大了许多,道:“我乃大宋御弟,归降一事实在无从谈起,如若大帅能够开恩,放小王回去,我母太后必能筹措万两黄金相赠。”

听到这里,黄敬插言道:“大帅,要这厮归降也无甚用处,小将盘算了一下,实在是奇货可居,不如与北朝换几千匹良马划算。” 赵光义听了,忙道:“正是,正是,南朝缺马,我即刻修书一封,要皇兄送五千匹青海健马过来。” 冯征笑道:“本帅倒是有个主意,不消书信,也不消等待,只要达成,立刻就可释放晋王。” 赵光义一楞,他本是绝顶聪明之人,若是这个大帅漫天要价,他反倒能够心安,可如今这样一说,他实在不知这个唐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众将听了冯征此言,也大感惊讶,纷纷侧耳听他说出下文。

“我大唐最重人才,胜却黄金、骏马百倍,处耘将军乃是世之俊彦,如若能归降我朝,本帅即刻放还晋王!”众将闻言都是一惊,李处耘更是神色大变,赵光义沉默半晌后,转身对着李处耘单膝下跪道:“将军家小我当好生看顾!”李处耘慌忙跪下,眼中滴下泪来,冯征道:“将军不必勉强,若不愿降,我只多留晋王住些日子便是。”赵光义嘶声道:“李将军已然答应,大帅可不必再问!”冯征不去理他,面向李处耘道:“将军,如何?”李处耘含泪道:“处耘情愿一死,肯请大帅放晋王归去!” 冯征道:“征实是爱惜将军的文武之才,然而国有国法,军有军规,请谅征不能平白放走晋王。”

赵光义见李处耘沉默不语,跳起大叫:“李处耘!反正你已无法再回大宋,若是顺势而为,我保你一家老小荣华富贵;若是不知好歹,则为无父无君之人,亲族人人得而诛之!” 孙得功也是归降之人,晓得降将心中的苦痛折磨,实在看不过去赵光义以亲族相迫的小人行径,上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纵使如此,赵光义仍然坐在地上对着李处耘咆哮不已。

李处耘心灰意冷,颓然站起,道:“在下……愿降。” 赵光义闻言大喜:“大帅,大帅,可以放我离去了吧,大帅,大帅……”冯征仰天大笑,走下阶去拉住李处耘的手感慨不已,同时命人整治酒席,传令与众将士庆功,最后派出五十骑亲兵将赵光义送出荆南之境,一面着他们沿路尽量拖延,一面派心腹兵将潜入汴京搬取李处耘及慕容延钊家眷前来南唐。

高月如在几个家兵的卫护下坐着马车重回内城,只见四处皆是残垣断壁,唐军士兵往来不断,抬出了大量的宋军及百姓尸身,纵然是地道偷袭,可是刀枪无眼,城内百姓依然是死伤惨重。高月如泪眼婆娑,强忍着向前而行,突然,一彪军马拦住去路,一个军士大喝道:“尔等何人?无事不得进宫!”高家的老奴上前解释,却被那军士推了一交,高月如心头有异,这股军兵虽然俱是唐军打扮,可是说话却分明是荆南口音,几个家兵不服上前,大批唐军却聚拢过来,个个拔刀在手,宛如凶神恶煞一般。正在剑拔弩张之时,一个南唐军官骑马过来,众唐军垂手后退,口称总兵大人。高月如抬眼一看,认得是原荆南军中的统制罗通,高家本是节度使出身,军中将官对于高家子弟都甚是熟悉,罗通见是高月如,慌忙下马行礼,高月如见他也是一身南唐甲胄,冷笑道:“统制做了大官儿了。”罗通喃喃道:“授了……授了……十一军团……总兵。”高月如心痛不已,南唐收编了荆南降军,恐怕这荆南姓高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罗通新近归唐,不敢与旧主过度接近,于是出言驱散了部下军兵,自己也借故匆匆离去,高月如轻声谓家人道:“不要再进宫了,我们出城去吧!”

马车缓缓而行,几个高家的老家人还在车边念叨:“这唐军与宋军却也没啥不同,都是如狼似虎的凶神,便是那个什么勇毅侯,听说破西门的时候,也是纵军屠杀了无数的百姓,唉,真是作孽啊。”两行清泪再也无法控制,从高月如那绝美的面庞上轻轻的滑落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