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八章 胜利之后

龙居士 收藏 6 5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八章 胜利之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八十八章 胜利之后

“雇佣军兄弟你们终于来了,哈哈,这下爪哇人有得受了。”

索夫彦亲亲热热的给了王辉一个“猴抱”。

在他们身边是一支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军队。这支军队战车咆哮,军容整齐,人人脸上带着杀伐之气,一路走,一路唱着军歌,士气高昂。

军队兵种齐全、丛林、巷战、特种、炮兵、坦克、医疗、后勤……在伏击印尼特遣舰队中几乎全军履没了的直升机大队也得到了恢复。现代兵种,可谓应有尽有,唯独缺少步兵,不过步兵是最容易成军的兵种,等一年后,新兵训练完毕,步兵将大量的有。

看看雇佣军手中的武器,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大刀长矛,满面征尘、衣裳破烂的亚齐国民军的羞愧得想自杀。人和人真的不能相比啊。

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谈判,亚齐人终于放弃了头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在牺牲了近二万人后,将主攻权让了出来。雇佣军只要拿下北亚齐以及工亚区,那么工亚区百分之六十的油汽利益将归雇佣军所有。这是一项巨大的财源啊。除了经济利益之外,还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坦克、装甲车、直升机无一不是吞油老虎,有了这个稳定的油汽供应地,无需再担心封锁,为雇佣军的长期存在,奠定了基础。

一纸协议在手,雇佣军便浩浩荡荡的开赴北亚齐。子明也不担心亚齐人战后撕毁协议,相比亚齐国民军,任何人都看得出来,雇佣军要强大得多。在这种情况下,亚齐若想反悔,除非他们全都疯了。

在如何攻打亚齐的问题上,国民军与雇佣军的想法不一样。国民军认为,当以重炮,彻底打垮爪哇人抵抗的意志。而雇佣军则认为,一定要尽可能的保存油气区。如果能够迫降巴拉莫诺,则是最理想的解决办法。经过激烈的争论,索夫彦同意了雇佣军的作战方式。事实上也不得不同意。因为雇佣军打主攻,一切由打主攻的说了算。

巴拉莫诺听说雇佣军来了,惶惶不可终日。要求南苏门答腊军区的空军增加空中侦察次数,但雇佣军有着很强的防空力量,OV-10F型武装侦察机,来一架就爆一架。二天之内,派出的四架OV-10F型愣是一架都没有回来,空军无论如何也不敢出动了。

城外,惊天动地的炮火声又响了起来,爪哇人精心构铸的明碉暗堡,一个接着一个飞上了天。在攻击方强大的炮火面前,巴拉莫诺觉得自己完全在被动挨打。想主动出击,但亚齐人在四周挖掘了大量的战壕,又辅以大量的铁丝网、地雷,根本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搞反攻。

炮火履盖之后,雇佣军的坦克装甲车冲了上来。亚齐国民军的士兵跟在后面趁机捞便宜。巴拉莫诺组织敢死队,企图用的人肉炸弹去炸掉雇佣军的坦克,但在机枪和大量狙击手的火力之下,高呼着真主万岁的敢死队一个个倒下,再也无法爬起来。

当第三支一百人敢死队,真的死了之后,巴拉莫诺知道自己肯定撑不过今天了。想退工业区去,在那里,如果雇佣军还是步步紧逼的话,就点燃油井,玉石俱焚。未曾想,路上早有埋伏,巴拉莫诺出城不到五里,就陷入到重重包围之中。野地里,雇佣军的装甲车纵横驰骋,所向无敌,巴拉莫诺重伤后被伏。

驻在油汽工亚区的印尼军队出来接应,被亚齐国民军的伏兵,给包了饺子。这些人没有巴拉莫诺的骨气,抵抗没多久,便举了白旗。正当亚齐国民军欢庆胜利的时候,特种兵和巷战大队冲进了进去,迅速控制了整个油汽工业区。随后,炮兵大队、坦克大队、丛林大队也满载着战利品,开了进去。

亚齐国民军也想进去接收胜利果实,被鸣枪吓出。

索夫彦怒气冲冲的来问罪:“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想撕毁协议?”

子明冷笑道:“我们雇佣军做事,从来说一是一,既然答应了六四分成,就一定会给你们四成。”

“为什么阻止我军入城?”

“两军交错在一块,万一擦枪走火了怎么办?我们不如各自管理各自的地方。你们占领了北亚齐县城,我们也不去凑热闹,油汽工亚区被我们占领,同意希望你们也不要来凑热闹!”

索夫彦听子明这么一说,彻底的明白过来,雇佣军想独吞!石油工业区是块巨大的肥肉,叫他放弃,怎么也不甘心,急吼吼的道:“这里的山川、河流、海洋,每一寸土地,每一寸天空都是我们亚齐人的。你们这些侵略者,给我滚出去!”

王辉一听,变了脸色,吼道:“花花世界,天下人共有之,谁占了就归谁!”

子明见王辉扮了黑脸,便和颜悦色的扮白脸劝道:“如果你们也要占油汽工业区的四成土地,也行。只要你们能够管好。但为了防止擦枪走火,军队是绝对不充许开进来的。”说完便将油汽工业区的地图展开,用红笔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线,简单的将工业区划为四六两大块。指着那一块小的,言道:“这块归你们管理!”

两军驻扎在一处,的确容易出问题,听到子明说不许驻军,倒也能够接受。当下,神色缓和了起来。问道:“我们何时可以进来?”

“一个月后吧,现在还有残余要清剿,我们需要时间恢复秩序。”

“行!”索夫彦拿着划了红张的地图,欣然而走。

王辉冲着子明不满的道:“二哥,为什么给他们?我们独占了不是更好吗?”

子明解释道:“不给不行啊,现在还不是和亚齐开战的时候。”

“工业区,每天光原油就是二十万桶,百分之四十,就是八万桶,以现在国际市场的油价,每桶三十美元计,就是240万美元。如果加上天然汽的收入,每天不下八百万美元,这么多钱,你也舍得?有了这个稳定收入,亚齐人就可以大量购买军火。大哥不是说过,我们与亚齐之间迟早有一场大战要打的吗?二哥你这样做,等于是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

子明笑道:“我说将地方划给亚齐人,并不等于,他们就拥有开采的能力。”

“这儿的油井、工人都是现成的,亚齐人怎么不能开采?”

“不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难道还不够我们将油井设备拆走?这儿工作的人大都数是爪哇人,亚齐人极度仇视爪哇人,我们再宣传宣传,我想不公有一个爪哇人会冒着生命危险给亚齐人工作的。没有油井和成熟的技术工人,亚齐自身力量又非常的薄弱,想要重新产油汽,最少也要几年的时间吧。我想那个时候,再无人宣称对这块地拥有主权了。”

王辉忍不住的笑骂道:“二哥你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阴险?”

“无毒不丈夫!”

哈哈哈……

重兵布防的北亚齐被攻下之后,邻近的几个县城,望风而降,到年底,亚齐全省,仅亚齐首府班达亚齐,还控制在爪哇人的手中。亚国民军,声势大涨,军队数量暴涨到四十万人。这对于人口仅四百五十万人的亚齐来说,十比一的军民比例,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较之从前,亚齐人的生活反而更加的贫穷了。

现在苏门答腊全岛的敌我力量反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国民军与雇佣军合计,不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上来讲都超过了印尼政府军驻苏门答腊南北两个军区之和。亚齐国民处于战略进攻的位置。虽说如此,但面对爪哇人重兵防守的大城市,国民军深知雇佣军的贪婪,宁愿攻打不下,也不再请求雇佣军帮忙。相反,他们的还利用游击队,监视雇佣军的活动,深怕雇佣军和他们争夺地盘。雇佣军深知自己在此缺乏广泛的人脉,既便抢到了地盘也不好管理,再说自己实力有限,新兵的训练尚未完成。乐得坐山观虎斗。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何将抢到手的油汽工业区和棉兰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以便早日实现以战养战,为吞日集团减轻负担。摆脱单纯依靠国内输血,脆弱的经济命脉。

……

国内省城,麓山军营。

十八位经过一年训练的好汉,整齐的站在训练场上,正在进行结业汇报表演。吞日集团的董事长龙居士亲临现场,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扬首长看到这群透着“杀气”的准士兵,心中感慨万千。虽说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但这些人接受了从单兵素质到车辆驾驶全方位的训练。与特种兵相比,丝毫不差,每个人除了掌握二项主课,还掌握了三到四项辅助专业。就从专业宽度上讲比特种兵更加的广泛。当然,他们的训练经费也是惊人的,人均六十万!这还不包括吞日集团捐献给军营改善伙食的资金。杨首长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的士兵,也能有这么多的训练经费,实力肯定要更上几个台阶。可是现在,国家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军费难以增加,连打靶用的子弹,都要精打细算。想增加一点军费,只能是境中花,水中月。

龙居士一言不发的看着陈兵弟整合队伍,感受着他们身上透出来的军人气质,心中却在盘算着,是否合算。当了一年多的商人,龙居士已经挤身于奸商的行列。无论做什么都要计算一下,费用产出比。

计算的结果是划算,非常的划算。无论对战士本人,还是对公司来说,都是非常的划算。

一个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在战场是毫无意义的。可以说没有任何价值。但他可做工。以今年人均工资七百元计算。其一年可创造价值是八千元。普通人转化成战士之后,对于国家来说,就少了八千元的GDP。所以,每个战士,天然就有八千元,每年的成本。战士在服役期间,保家卫国,其价值是无限的。

战士从军队退役,往往走上保安的岗位,其工资收入反而不如工人。既便是持平吧。那么三年兵役(后来改为二年)的时间算是白白浪费了。这对国家来说,多了一个预备役,应该是划算的。但对于战士本人来说,明显不划算。这个时候,退役在家的战士,只能以为国家做了供献,以此来安慰自己。现在,从前的退伍兵,经过一年的训练,转变为现在的精兵,月收入为一万(龙居士给他们定的工资),一年就是十二万。这还不包括任务奖金。六十万的训练费用,五年就可挣回。以职业军人,四十五岁的退役年龄计算,他们至少可以在伍二十年。共计收入应该是二百四十万。是其当保安收入的十几倍。从这不难看出,人的价值,并不在于数量,而在于培训的质量。

龙居士给他们定的月薪一万的工资是否高了呢?事实上,不是高了,而是低了,放到国际上,与他们的同行相比,人家拿的是十万美元的年薪。如此算来,龙居士等于每年从他们每个人身上省了八万多美元,只要用上一年,六十万的训练经费就赚回来了。以后的日子,都是净赚。

结业表演很快结束,龙居士对他们的表现非常的满意。当即表示全体收下,继续录用。晚上又设宴邀请教官们喝酒,吃饱喝足之后,给每个教官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当兵的清苦,国家发的那点津贴往往不够养家糊口,但又限于军中纪律,全都不敢收红包。不得已,龙居士换了一种办法,将红包在翻了一倍,全都给了杨首长,让他以奖金的形式发下去。

对于吞日集团的高待遇,这些教官也眼馋得很,不论是饭前饭后,都言退伍后要到吞日集团来。龙居士道,只要能通过吞日集团的考试,有多少要多少。

宴席中,杨首长对龙居士使以眼色,宴会后,龙居士单独与杨首长密谈。问何事。

“有人要对吞日集团下手!”

龙居士吃了一惊,以吞日集团今天的规模和实力,一般的风浪压都能压过去。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要想对吞日集团动手,那么其实力,肯定是非常庞大的。可是在国内,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呢?

“杨大哥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其实以龙居士现在的中校军衔,少校军衔的杨首长还是他的下级。不过,龙居士早拜了杨首长为大哥,不论军衔和身份地位如何变化,这个大哥的身份是不会变的。

杨首长将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龙居士越听越心惊。

要对付吞日集团的这股势力非常的庞大。从国外到国内,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军队,几乎都有想整垮吞日集团的人。据说在背后兴风作浪的是黑龙会。

龙居士皱着眉头道:“日本人对我恨之入骨,黑龙会想对付我,我能理解,但为什么国内也有那么多人想对付我呢?虽说吞日集团日进斗金,让人眼红,但吞日集团的主营行业都是针对外国人的啊,并没有挡国内这些人的发财之路。像吞日矿业,购买了大量的国内矿产,并将之封存,使得国内原材料的价格逐渐攀升,这对他们更加有利。而吞日软件这部份的钱,他们本来就赚不到。还有那个‘药厂’至今仍然严格控制在日本人当中消费。”

“龙老弟,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日本是中国的第一大投资国,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在中国境内有多少家日资工厂啊?这些日资企业又关系到多少人的利益?你对日本人下手,也就破坏他们的利益!

斗争,并不完全是经济方面的原因。在中国,权力往往比金钱更让人垂涎。总理在大力反贪反腐,那些自身不干净的人,恨不得立即进行人大改选,好逃过这场反腐风暴。总理一直很照顾吞日集团的成长,在别人眼中看来,你就是总理的左膀右臂,搞倒了吞日集团,等于砍掉总理的一只手!”

龙居士不禁苦笑,自己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的不掺合到政治斗争中去,没想到最终还是无法做到置身事外。不知不觉间,被别人将自己推到总理的船上。龙居士回忆了一下,总理卸任的时间,是2003年3月,也就是说还有二年多的时间。在此之前,有总理的照顾,吞日集团应该不会倒的。

二年啊,时间太短暂了,还有多少事情等着龙居士去做啊。看来有必要对自己的计划,进一步调整了,力争在二年之内,完成第一阶段的所有任务。可是原计划,本身就将时间掐得很紧,去哪节省时间呢?

杨首长听到龙居士说还有二年的时间,愁道:“龙老弟你这是一箱情愿!日本人以及被其所控制的贪官污吏,是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的!”

“一切事在人为!”

送走了杨首长,龙居士给军区杨司令打了一个电话。

“杨司令,我想再求你一件事,……”

“呵呵,好啊,只要你付得起代价,说吧这次想借什么东西。”

“借军区的工程兵部队一用。”

“这个容易,军队支持地方建设也是应该的。呵呵,不必像上次那样偷偷摸摸。”

“这次,可能还得偷偷摸摸,我手中有两个工程要做,一大一小,小的在国内,大的在国外。”

“国外?难道是印尼?”杨司令那边的语气变得紧张起来。

“杨司令,如果别人能干,我也不麻烦您了是不是?”接着龙居士鼓动如簧之舌劝说了起来。

龙居士所要建的二个工程,都是战防一体的军民两用工程。一个是在龙居山佛母墓那建个“家”。买艘航母当别墅的梦想一直未能实现,但总得有个家。这个“家”占地三百亩,龙居士将其设计为上下两部份,上面是花园别墅和武校,地下是防空洞。大的那个工程是在棉兰北面靠海的那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建成一座工业城市。地面工程可以找任何国家的工程队去做。但地下军事基地部份,为了防止泄秘只能由自己人去建。这个地下部份,包括一个面积为八千平方米的水下船坞,一个面积为十万平方米的秘密工厂,和总面积为一百万平方米的数十个仓储住宅点。要求地下部份能够防核弹直接攻击。能防核的工程,在国内也就只能军队才知道如何建。龙居士不得不求助于杨司令。

说了很久,杨司令也没有答应下来。建这么大一个工程,不比当初借登陆舰,无论如何也是瞒不了的。不过,这样于国于民有利的事,杨司令也希望能办好,于是建议龙居士直接向军委报告。

龙居士问:“军委会批准吗?”

“你怎么知道军委不会批准?”

龙居士权衡了一下利益,恍然大悟,道:“还是杨司令想得周全。”

棉兰的战略位置的重要性,龙居士能看得到,当然国家也能看得到。帮助雇佣军在那立足,对中国冲出美国的战略包围,以及保卫海上生命线的安全都是有利的。先前批准三个师的装备出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工程兵开过去,国家又不需要出一分钱,还能赚一大笔外汇,一举二得。先前龙居士担心,自己的做法与国家的战略——全面防御的计划不符,害怕受限制,想悄悄进行。现在,杨司令将问题挑明白了,让龙居士浑身一轻,长吐了一口气。

不过,这样一来,等于向国家承认,印尼国际雇佣军与自己有关,这等于给了想对付吞日集团的人一个把柄。无疑会加大龙居士以及吞日集团的风险。杨司令也想到了这一层,叫龙居士小心斟酌。

龙居士道:“为国为民,何所惧哉!”

当即,不再犹豫,将报告打到了军委,然后携了李淇直飞香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