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天下 残阳如血 血色残阳<1>

鱼中抽烟的鱼 收藏 0 27
导读:家国天下 残阳如血 血色残阳<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4/


平湖秋色水涟涟,翠影倒影绿斑斑。荷叶深处莺婉啼,三两红袖翩其舞。

望着此情此景,姚景胸中感慨颇多,却已无法在只言片语中道出。只能告诉自己:若是在往常,三两知己,五六碟小菜,七八壶水酒,应是多么的惬意。但是,此生此世恐再无如此的机会,自己还是收起那份痴心妄想痛快的走自己的路吧。

一切还得从八年前讲起。

开隆元年,丞相夏侯羽与楚王夏侯杰在立嗣的问题上发生激烈交锋,最终丞相凭借皇后与三公等一班元老的支持战胜楚王,成功扶立晋王夏侯元孝为太子。为此,楚王当着满朝百官的面,当着先代君王的灵位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朝贺,大魏律法在荆襄永世不变。

打此之后,本就多灾多难的大魏帝国国分南北,制分新旧,列藩离心。而在江淮肆虐的同元妖教,趁朝廷内部矛盾激化之际,连连夺占州府县城。至开隆二年中旬,其势力北达徐州,东至大海,南抵太湖,西临大别山,气势之汹,为大魏帝国六百八十年来之最。同年,同元妖教教主张弘治立伪灵童张皇天为伪开元广德济世大帝,立国号乾坤同元法国,定金陵为伪上天都,设置官署,封茅裂土。

同年九月,大将军慕容光与北上的妖教右法相张鲲于定陶展开大战。张鲲不敌,为扭转摇摇欲坠的军心士气,令其部王海子掘水灌淹定陶。定陶失守,慕容光退守陈留,军中爆发瘟疫···

与此同时,似乎一切都在冥冥中早有注定,大魏帝国朝廷内部的裂痕在一点点的被人撕裂,并迅速的向两端扩展,大有不到分崩离析不收场的气势。

我姚景本书香世家出身,父亲姚仲景曾是名动京兆府的一代名师,门生之众之显,在京兆府几乎无有出其右者。也正因此,父亲对自己的管教甚严,寄希望自己能在有朝一日光宗耀祖。而自己也不负父亲的厚望,凭着一手好诗赋,名噪京都一时,是士林学子所追捧的少年豪俊。在自己二十那年,在父亲的殷切期望下,自己终于有幸步入朝堂参加殿试。但由于当年是王平、狄子英、韩载先、陆玉林的天下,自己也就只能屈居进士一档,无缘位及三甲之科。随后,其变被放了一任任城学监,并由于政绩优异,而在两年后被擢升为国子监教授、国子监征辟使。至开隆二年时,其已位列国子监副祭酒,位虽不高,但却权重一时。

话说这国子监原本只设有祭酒一职,在士大夫看来是千古不变的惯例。然立志革除吏治弊端的丞相夏侯羽却不打算沿袭旧制,而要变着法子加强各部司衙门的职能,提高整个朝廷的办事效率。因此,其在一面改革各部司衙门的同时,一面效仿西陆的各国的做法,在各实权司衙设置实缺副职。他的主张很快得到三公与御使中丞高勉、吏部尚书王载元、户部尚书王猛等人的支持,因而得以实现。此为一出,朝中的各色人等都想着法子向靠拢,期望丞相在百忙中能记起自己,赏与自己一个实缺,但丞相用人毕竟有丞相的一套主张。

记得那是丞相与列公诸大人核准大魏官佚制度的第三个月头上,我以少师萧让门生的身份被保举入京,并与其余三十六人一道为丞相接见,授予实缺名禄。我的运气好,被丞相委以国子监副祭酒,本以为可以落得个清静自在。但到任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比较愚木,竟然不知丞相的良苦用心:丞相希望我能锐意进取,早日将国子监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统统丢进垃圾篓,还国子监一个本该有的氛围。

明白的晚,可不是一件好事。在我碌碌无为的忙活了一月之后,负责协助我的文案萧子长在礼部参了我一本,叫我白白的挨了顿训斥。随后,恩师令人将我唤了去,在私下又好是唠叨了一番,最后告诉我:你要用心,凡是要以朝廷的意志为重。

回到国子监,我细细的品味着上峰的训斥之词,再联想到恩师的教诲,我这才豁然开朗。心中有底,手中的活办起来也就得心应手,但得罪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时间一晃就到了开隆三年末,大将军慕容光在得到庆元侯陆剑平的支援后,不但取得了陈留之战的胜利,更是在徐州城下痛歼同元妖教四大主力之一的青徐军,一举光复徐州。朝廷为此布告天下举国欢庆一日,在京的五品以上官员一律随太子前往太庙祭祖,以示郑重。作为本年政绩优异的我,有幸为太子接见,并授珍珠三十六颗以示奖赏。

受此厚遇,我当下表示要再接再厉,决不辜负太子与朝廷的殷切期望。然我的一席话却深深的刺痛了副相张宗易,引起了他的不满与嫉妒,为自己日后的苦难埋下了祸根。

太子祭祖后一月,张宗易奉命巡视国子监,督导国子监新政的推行。我作为国子监新政的积极支持者,理所当然要被张宗易问上一番话,并将自己的今后打算及对新政推行当中遇到的苦难向其作一番说明。张宗易在听完我的汇报之后,对我又是褒扬,又是点拨教诲,好不令人感动。但是,这都是表面功夫,其心中此时此刻却在谋划着如何将我给扳去,为他在国子监安插人手铺平道路。

捧杀人,是对付别人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我在张宗易的刻意吹捧下,竟在一日之间失去清醒的头脑,稀里糊涂上了别人的道。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在张宗易的暗示与牵引下,依仗自己有个当少师的恩师为自己撑腰长势,居然目空一切的不按计划行事,强行在国子监推行一些在当时看来是非常激进的措施,闹得国子监是鸡犬不宁,天怒人怨。

稍后,我在国子监的胡乱作为被人报告给了丞相,丞相在盛怒之余,开始考虑我的去留问题了。至于我的胡乱作为为什么会在不可收拾的时候才被丞相获悉,其中的原由很简单:张宗易伙同礼部侍郎、国子监祭酒用尽欺上瞒下的好本事,将我的事一直拖延到已深深危及国子监新政的时候,再由局外人将它捅破。

二十九日,我被召入丞相府。当着我的恩师面,丞相毫不留情的训斥了我一番,并正式告诉我:明日朝会,便要撤换我的国子监副祭酒一职。至于我的再行任用问题,则视情况再作商议。

无官一身轻的我,躲在家里好好的反思着自己前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不觉惊出一身的冷汗。庆幸之余,我开始寄情山水诗赋,远远地躲开官场上的那些个人,那些个事。久而久之,我来到了京西的伏牛山,并在这结识了一群新朋友,一群深居在伏牛山深处的奇人异士:孟学威、张善长、李广平、赵仰、杨自新。随后,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隐约的感到的他们与我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了解的东西是我今生今世都无法接触到、无法理解全、无法接受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越发的想了解他们的过去···

至来年,我对他们的了解更深了一步,但在同时也引的他们有所警觉。到清明时,他们终于向我摊牌了。

“有的时候,人的好奇心可以帮助一个人找到破解难题的法门。但是,更多的时候,好奇心只能给人带来无尽的烦恼,甚至是恐惧、痛苦、死亡。”

我淡然一笑,回到:“孟兄,但凡神秘地事物都会勾起人的好奇心,就比如我对你们的过去感兴趣一般。”

“喝酒,喝酒,今日不谈这些。”

赵仰止住李广平,言道:“子钰,为兄再提醒一点,你可愿意听我的?”

“子瞻兄,请讲。”

“子钰,有些事、有些人,你今生还是不要太过介意,不然会有杀身之祸。”

我盯着赵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当然,我不是指代你我众家兄弟之间,我是指你在官场之上的事与人。”

“子瞻兄是说张宗易与国子监新政吗?”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吧。”赵仰说到这起身道:“众家兄弟,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今日就到这如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