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飞将军单雄信之谜

自由的乌鸦~ 收藏 15 10502
导读:[原创]飞将军单雄信之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隋唐是一个豪杰辈出的年代。其中,飞将军单雄信可以说是最具有个人魅力的人物之一,是首屈一指的硬汉子。在民间传说里,他性格豪爽暴烈,重情重义,勇猛过人,有着和吕布一样的绰号“飞将军”,也有着和吕布一样的悲剧命运,更有着十倍于吕布的硬汉气概。面对强大的唐军,他誓死不降,手持金槊,单骑踹营,视死如归,颇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在京戏《锁五龙(独踹唐营)》里,单雄信的硬汉形象更是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峰。在临刑前,单雄信非但没有一丝怯懦,反而唱出了下面这一段豪言壮语: “单人独骑某把唐营踹/直杀得儿郎叫苦悲哀/遍野荒郊血成海/尸骨堆山无处里葬埋/小唐童(指李世民)被某胆吓坏/某二次被擒也应该/他劝我降唐我不爱/情愿一死赴阳台/今生不能够把仇报/二十年投胎某再来”。然后徐茂功,罗成等瓦岗寨时期的好友都来送他,却被骂得狗血喷头,认为他们是贪图富贵,忘恩负义的“奴才呀!奴才!”。(想当年,秦琼曾经在窘迫中当锏卖马,这匹马就卖给了单雄信。单雄信听说是秦琼的马,立马追回,留在家里住了半年,临走送了金银无数。秦琼之母过生日,单雄信带了所有的黑道朋友来祝寿,才有了后来的瓦岗寨英雄聚义)。丝毫没有给这些位高权重的老朋友留一点面子。唯有同样直爽单纯的程咬金来敬酒,单雄信喝了。


然而当我带着朝圣的心情,在史书中寻找单雄信的事迹的时候,却经历了一次偶像破灭的惨剧。在史书中,单雄信分明是一个猥琐怯懦,自私善变的小人。


(一) 第一次,叩头哀求


单雄信是曹州济阴人。骁勇过人,擅长马槊。少时就与翟让相熟,翟让起义后,他前往投奔,翟让以他和徐世绩为左右手。(“让遂亡命于瓦岗为群盗,同郡单雄信,骁健,善用马槊,聚少年往从之。离狐徐世绩家于卫南,年十七,有勇略,说让曰:“东郡于公与皆为乡里,人多相识,不宜侵掠。荥阳、梁郡,汴水所经,剽行舟、掠商旅,足以自资。”让然之,引众入二郡界,掠公私船,资用丰给,附者益众,聚徒至万馀人”。《资治通鉴 卷一百八十三》)。可以说,单雄信是瓦岗寨的元老,也是翟让的亲信。单雄信在抗击隋军的战斗中屡立功勋,尤其是击斩张须陀之战,他和徐世绩居功至伟,分别被封为左武侯大将军和右武侯大将军。


后来李密设计杀害翟让。在李密的传记中这样描述“密具馔以待之,其所将左右,各分令就食。诸门并设备,让不之觉也。密引让入坐,有好弓,出示让,遂令让射。让引满将发,密遣壮士蔡建自后斩之,殒于床下。遂杀其兄宽及王儒信,并其从者亦有死焉。让所部将徐世绩,为乱兵所斫中,重创,密遽止之,仅而得免。单雄信等皆叩头求哀,密并释而慰谕之。于是率左右数百人诣让本营。王伯当、邴元真、单雄信等入营,告以杀让之意,众无敢动者。乃令徐世绩、单雄信、王伯当分统其众”。


按照这一段记载,单雄信的形象实在是不敢恭维。翟让和单雄信的关系应该够铁了,从翟让刚刚起事就跟着翟大哥混。现下眼看着自己的老大被人砍,单雄信居然下跪“叩头求哀”,真让人大跌眼镜。如果说这是缓兵之计也就罢了,可是事后单雄信还是一直老老实实的任由李密的摆布,为李密卖命。人家徐世绩最起码还企图反抗,结果被一刀砍中颈部,性命险些不保,比单雄信有骨气得多。


(二) 第二次,轻于去就


过了几年,李密和王世冲又干上了。双方在邙山展开了一场大会战。史书记载:“密召诸将会议,裴仁基曰:“世充悉众而至,洛下必虚,可分兵守其要路,令不得东,简精兵三万,傍河西出以逼东都。世充还,我且按甲;世充再出,我又逼之。如此,则我有馀力,彼劳奔命,破之必矣。”密曰:“公言大善。……”陈智略、樊文超、单雄信皆曰:“计世充战卒甚少,屡经摧破,悉已丧胆。《兵法》曰‘倍则战’,况不啻倍哉!且江、淮新附之士,望因此机展其勋效;及其锋而用之,可以得志”。于是诸将喧然,欲战者什七八,密惑于众议而从之。仁基苦争不得,击地叹曰:“公后必悔之”!”裴仁基向李密提供了一条避实击虚的妙计,李密大为赞赏。但是单雄信等都认为王世充人少,极力主张决战。看来单雄信的军事才能也一般般。结果“密众大溃”。


“初,雄信骁捷,善用马槊,名冠诸军,军中号曰“飞将”。彦藻以雄信轻于去就,劝密除之;密爱其才,不忍也。及密失利,雄信遂以所部降世充”。李密的长史房彦藻认为单雄信“轻于去就”,就是属于那种反复无常,轻易就会倒戈投降的小人,“劝密除之”。但是李密爱惜其才能,不忍。结果邙山兵败之后,“雄信遂以所部降世充”,又一次成为了王世充手下的大将,动作还真快。充分印证了房彦藻对他的评价。


说到这里。我发现单雄信虽然投降速度挺快,但是却能够一再得到重用,看来确实有过人之勇武。不过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投降了。


(三)斩于洛阳


620年,李世民进攻王世充,在外出侦察时被发现,单雄信挺枪直取李世民,在枪快刺到李世民时,被赶来的尉迟恭刺落马下,李世民才得以幸免。这大概是单雄信最辉煌的战绩。


不过《隋唐嘉话》倒是记载了另一个故事:“密既亡,雄信降王充,勣来归国。雄信壮勇过人。勣后与海陵王元吉围洛阳,元吉恃其膂力,每亲行围。王充召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尽饮,驰马而出,枪不及海陵者尺。勣惶遽,连呼曰: "阿兄阿兄,此是勣主”。雄信揽辔而止,顾笑曰:"胡兒不缘你,且了竟。"”李元吉自恃勇力,喜欢亲自外出打猎,差点被单雄信干掉,幸亏徐世勣及时赶到,出言相求,才救了李元吉一命。不过在《旧唐书》里,这段故事被安在李世民身上(“太宗围逼东都,雄信出军拒战,援枪而至,几及太宗,徐世勣呵止之,曰:“此秦王也。”雄信惶惧,遂退,太宗由是获免”)。显然,前者更具有可信度。如果徐世勣大喝一声:“此秦王也。”我要是单雄信,知道对面的是李世民,绝对不可能“惶惧,遂退”,一定是更用力的刺过去。


此后的事情大家都很熟悉,窦建德在虎牢关兵败被俘,“世充惧,率其官属二千余人诣军门请降”,单雄信自然也在其中。李世民不愿饶恕单雄信,“斩于洛阳”。


《隋唐嘉话》里记载了单雄信被斩的全过程。“充既平,雄信将就戮,英公请之不得,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了此。"勣曰:"平生誓共为灰土,岂敢念生,但以身已许国,义不两遂。虽死之,顾兄妻子何如"因以刀割其股,以肉啖雄信曰:"示无忘前誓。"雄信食之不疑。”从这段记载看,单雄信并没有慷慨赴死的决心,因此才会对徐世勣说,“我固知汝不了此(我早就知道你办不成)”。这句话的含义可以有多种理解,可以是在埋怨徐世勣不得力或者不卖力,没有求情成功(所以徐世勣要为自己辩解一番,还割肉明志);或者是说单雄信早已经猜到自己必死,但是还心存侥幸,可是徐世勣求情失败,他才说“我早知道你办不成”。总之是看不出什么英雄气概的。


单雄信在战场上分明是个“骁捷”的勇将,但是为什么在战场之下却贪生怕死,轻于去就呢?到底哪一个形象才是真实的单雄信?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单雄信无非就是另一个小号的吕布,勇武,但性格反复、不善择主,而绝非关张一类人物。喜欢看演义的朋友,则难免要经历偶像破灭的失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