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一部:暗 斗 第十六回、秦山号核潜艇在公海被美军锁定新鹦鹉螺敌酋险些扣动热核板机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123
导读: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一部:暗 斗 第十六回、秦山号核潜艇在公海被美军锁定新鹦鹉螺敌酋险些扣动热核板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十六回、秦山号核潜艇在公海被美军锁定

 新鹦鹉螺敌酋险些扣动热核板机


这一天是五月三十一日,“秦山号”出海己经十日了。按航程计算己经距北美洲的西海岸最近处只有五百海里,与预定的潜伏地点只有一天的航程了。艇内的所有机器都十分有效地运转,这是因为此次出航前经过彻底的大修,更换了陈旧的部件。电子设备也进行了更新换代,使核潜艇的控制更加有效,战斗力大为提高。根据心理学家提供的意见,没有事先向士兵与士官们发布真实的作战命令。因为那样会使艇员们过早进入紧张与亢奋状态,引起部分艇员的焦虑症。所以普通的艇员们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此次航行的真正任务。在多天的航行中,艇内按正常的制度进行管理,艇员们工作与生活一切正常。甚至连一个身体不适的情况都没有发生。“秦山号”艇长郑朝汉上校与政委及副艇长经过几天的研究,己经按照出其不意的原则,制定了一个在发射任务完成后撤退的完整计划,因此心情也比较轻松。政委邱晓华除了正常的执勤外,也非常注意全体艇员身体的锻炼与业余文化生活的调解,因为完全在水下封闭的长期生活还是会对人的精神与身体产生负面影响的。

今天上午邱晓华组织了一个文娱活动,内容是唱歌比赛。现在轮到副艇长战斗值勤,所以郑朝汉与政委来到了“北京厅”。北京厅是一个战士以人民大会堂宽阔高大的北京厅来赞美潜艇设计者为他们精心打造的活动空间。这得益于中国新式核潜艇在设计上的一个革新:潜艇设计者们别出心裁,在艇身中段设计了一个宽五米、长八米,高三米的四十平方米中央空间,这在潜艇设计中是十分豪华的。平时作为全艇所有通道汇集处与活动场所,战时可以非常方便由此处进行人员通行。也可作为设备维修、导弹与鱼雷维护的空间。这个空间还可以使艇员排解狭小空间生活引起的压抑感。今天的歌唱比赛就在这里举行。

不值勤的艇员们都已经在北京厅内积极准备,大约有二十几人。有的在调试音响,有的在布置背景,有的则在一本正经地咿咿呀呀地练习发声。当艇长、政委进来时,艇员们全体立正敬礼,礼毕后各自还忙各自的事情。不一会儿全部准备工作完成,华盛顿时间九点钟比赛正式开始。在潜艇越过国际时间变更线后,己将艇内作息制度变为美国标准时间。由于是群众性的文体活动,所以由士兵委员会主导,郑朝汉们只是普通参与者。青年人聚在哪里哪里就成了欢乐的海洋。首先由主持人宣布比赛规则,然后由普通士兵担任的裁判员就坐。本来这都是自娱自乐,也并非要评出什么真正的水平。而且组织者邱晓华就是希望比赛中演员与裁判的洋相百出来大大活跃气氛、使艇员们开怀大笑,几日不能忘怀。活跃生活、提高情绪实际上就是举办文娱活动的最大目的。

首先是一个山东籍的战士表演,他是一个鱼雷发射手,演唱的是《真是乐死人》的大陆部队老歌。山东口音较硬,而且有些发言咬字不清,因此他将一首诙谐的歌曲唱成了进行曲,逗得大家前仰后合。他自己还十分认真,一点也不管他人的反应,卖力地直到全曲结束。三个裁判每人都亮出了九分的成绩牌,同意临时设立态度认真奖,给予奖励并现场发奖:一个精致的日记本与一支不错的圆珠笔。主持人又郑重宣布:“下一个表演的节目是……”他的话音未落,突然警报声大响,伴随着“嘟!嘟!”的长音警报的红灯也一闪一闪地快速闪亮。郑朝汉在第一时间下令:“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并与政委快步直奔控制室。

控制室内一片寂静,所有操作人员都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面前的仪器,在极度安静中笼罩着一种紧张的空气。正在值班的副艇长站起身来,将指挥位置让给郑朝汉,并低声说道:“刚才负责监听敌方主动寻的声呐信号的监控员监听到了一个信号,据他判断应是反潜舰使用的主动寻的侦察声呐发出的。小方,你报告一下!”声呐员方正平答道:“是!报告艇长,信号非常短暂,只有一秒钟左右的时间。但可以肯定是美国反潜舰主动发出的侦察信号,我在基地培训中无数次辨听过这种信号!”

由于多年训练与对美方海军侦察与作战的研究,郑朝汉立即意识到这事非同小可!现在很可能是美舰怕被我们觉察到他们的跟踪,关闭了主动寻的声呐,而在用被动声呐全力监听我艇的声音信号。一旦美军捕捉到我方真正位置,就很难摆脱他们的纠缠,甚至发生意外。郑朝汉紧急思考之后,马上按照事先制定的战斗预案通过麦克风下令:“立即关闭全艇动力,停止前进,下沉一百米!再用静音推进器继续前进!” 静音推进器也是一项新技术,是低速涡轮置于艇身内部,由艇身前端吸入海水,加压后由艇尾喷出,这样推进方式虽然较慢,但是噪声是与海流一样的杂音,声呐无法分辨。他转过身对政委与副艇长解释:“现在美舰还未确定我艇位置,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来规避与美舰的遭遇,尽快到达指定作战区域。”在太平洋深处藏蓝色的海水中,这只中国制造的钢铁巨兽毫无声息地慢慢沉向太平洋那幽暗的深海。

就在郑朝汉下令采取规避动作之时,这个区域的海面上有一只在美国本土经过大修以后,隶属美国第七舰队的小型编队正离开美国本土,驶向太平洋的西岸。它的任务是回到原第七舰队编制,继续在亚洲执行对中、俄的核威慑战略,并在日本的扎幌海军军事基地驻扎。这只舰队包括“老鹰号”航空母舰与两艘导弹护卫舰、二艘反潜舰。郑朝汉所侦察到的主动寻的声呐的声波正是由护航、编号为830的反潜舰发出的。但这只是护卫航行中的例行侦察,并非发现了什么而专意侦察大陆核潜艇的动向,两军相遇纯属一场意外。负责监听的是一个来自亚拉巴马卅小伙子。当他听到这个可疑的信号后,立即关闭了主动寻的声呐,转而用普通声呐来接收辨认这个物体。但是他收到的信号非常微弱,与海底的背景信号无法辨别。按军事条例他立即向身边的上级指挥官报告:“上校先生!主动寻的声呐发现一个可疑物体,现在改用普通声呐无法辨认。”

由于出发前己接到大陆核潜艇部队离港的通知,所以反潜舰长威尔斯上校十分警觉,于是立即下令:“开动主动寻的声呐继续搜索!”同时拿起电话向舰队司令曼菲尔德将军报告了情况。舰队司令也不敢怠慢,立即向海军部长查维斯报告,经过这样层层报告,等得到国防部“原地搜索”命令时,己经过了一个小时,声呐兵一直无法再次监测到目标。于是舰队司令再次向上峰报告己失去目标。此时“秦山号”己完全脱离美方舰队的侦察区域,消失在太平洋冥冥的深海之中。

国防部对这个报告极其重视,立即报告正在白宫开会的总统。哈里斯总统一直为离开接风港基地的大陆核潜艇部队去向在忧虑,他当即下令:舰队继续执行奔赴亚洲的原定任务,由海军派出潜艇、空中反潜机,由海岸警卫队派出水面船只到可疑海区侦察。同时强调:只进行侦察,尽力锁定目标。绝对不能采取攻击行动!就在同一时间,各部门下达了侦察命令,在这片海区,军事侦察卫星与反潜机按照事先划定好的范围,以精度极高的仪器进行海面扫描,以期发现潜艇航行扰动海水在海面产生的痕迹。在海军部的指令下,附近的两艘例行巡逻的核潜艇也受命赶往接触地点。但是此时的总统并不知道有一名海军潜艇的艇长却因个人的恣意纵性、无端逞雄差点擦枪走火,险些引起中美之间的热核大战!那个美国海军“新鹦鹉螺号”核潜艇艇长巴利克上校就是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

巴利克是美国著名独立战争英雄华盛顿的后裔,因为身上流淌着曾曾祖父爱国主义的血液而投入海军生涯。但是他没有曾曾祖父那传统欧洲贵族式的睿智与沉稳,性格中却充满了美国西部牛仔的好战与冲动。他是这次搜索任务的两艘潜艇之一的指挥官。当美军在西海岸兴师动众进行海面搜索的同时,中国大陆军方的侦察卫星也发现了这个地区的异常动向,大陆军方高层立刻向中央报告。在进行了紧急磋商后,军方受命于中央,立刻通过特殊的通讯方法严辞向所有核潜艇再次下令:“立刻采规避动作,脱离接触,可按具体情况选择脱离的方向。绝对不准与美方开火!在适当地点继续执行战略潜伏任务。”“秦山号”上新配置的三套密码同时收到了相同内容,这是在出港后第一次通过新的通讯方式收到的第一道命令。

巴克利指挥的美军“新鹦鹉螺号”核潜艇本来就在美国西海岸巡弋,负责监视及反击敌方潜艇对美国的侵入。几年来巴利克上校厌烦了这种枯燥无聊的例行公事,心中渴望着肩上的三颗上校星徽变成将军的标志。他自诩是巴顿将军那一类人物,即上帝为战争而造的真正军人。当接到上级搜寻不明核潜艇的命令时,巴利克上校正在那专门为军官使用的休息仓内与富兰克林副艇长、大副打着司诺克式台球。美国军舰对军官们起居娱乐的艇内空间的装饰与设备重视之极,认为这些豪华的享受会激起军官们的荣誉感,使他们觉得受到了尊重因而激发他们的荣誉感与斗志。休息仓内四壁挂着天鹅绒幔帐,其间还有几幅仿制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地面上铺着货真价实的波斯地毯。高档而厚重的名牌台球桌固定在中央,柔和的光线从上面撒下,很难让人联想起这是在风起浪涌的太平洋的幽深海底。巴利克上校听到命令心情异常兴奋,他与富兰克林马上赶到指挥室。在那张两米高三米长的电子地图的屏幕前,开始与艇上的技术军官们研究马上开始的行动。

“本次任务是锁定不明国籍的潜艇的位置,并实施跟踪!然后等待命令,一举击沉它!”这句话前半截是上司的命令,后半截是巴克利自己加上的。“现在本艇所处的位置是西经一百三十七度二十分五十五秒,北纬四十二度十三分四十八秒。上级提供不明国籍的潜艇的位置西经是一百三十度八分二十七秒,北纬四十度十七分六秒一带海域。上级提供时间是一小时前,现在的时间是华盛顿时间十点零一分。我们到达指定区域还需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样不明国籍的潜艇脱离被发现海域己经三个小时的航程了。以潜艇每小时三十节的速度计算,我们就要在一个半径为一百五十公里左右的海域里搜寻,这等于大海里捞针。现在我们就要判断一下,不明国籍的潜艇在脱离第七舰队的监听后它的航向到底指向何方,我们必须迎着它的航向进行拦截!关于不明国籍的潜艇的国籍嘛,我百分之百地肯定,是中国的核潜艇部队中的一艘。”

“那中国的核潜艇此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呢?”富兰克林副艇长是个技术人员,他是二战英雄小罗斯福总统的长孙,受家庭传统影响,所以对政治上的错综复杂的国际对抗也十分关心。“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对我们进行核威慑战略,在我们攻击他们时保持核反击的能力!” 巴利克几个议员朋友都是持右翼意识形态观点,他们印象中的大陆中国人还是停留在满清时代,男人留长辫、女人裹小脚的未开化民族,巴利克受这些人的影响,对中国人有很大偏见。他即没有到过中国,也没有华人的朋友,所以情感上对中国十分不友好。甚至他还将中国人与中学世界历史课中的匈奴王阿梯拉联系在一起,觉得中国人都是不接受西方文明的野蛮人。他将这种情绪带入了执行任务的思维中,其后果差点引起毁灭性的战争,也葬送了自己在海军中的前途。

看到下属谈不出什么像样的意见,他就把自己的判断当作命令下达了:“在发现敌方的位置东北方向一百五十公里附近是一片海底山脉,地形十分复杂,适合于潜艇的隐蔽与潜伏。我估计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也应在这个地方。我命令,保持当前深度,以一百一十度方向,前进五,全力奔赴作战区域!另外,通讯官马上向上级通报我们的位置与航向。”命令下达后,艇内各操作部位、休息部位都响起一级战备的警报声,在各处的报警指示灯也一同闪动。所有艇员在十几秒中的时间内全部进入各自岗位,这只美国制造的海底巨兽像一只等待猎物己久的饿鲨一样,向无尽的海洋深处扑去。

巴利克是美军中军事上有天赋的海军军官之一,他拦截方向正是“秦山号”采取规避动作的前进方向,这是军人一种出于本能的正确选择。但作为“秦山号”采取规避动作本身来讲并没有什么错误,与“新鹦鹉螺号”核潜艇的遭遇还有着偶然因素,这就是哲学里讲的一系列的偶然导致的那种最后必然性。虽然由于两位艇长的选择导致“秦山号”与“新鹦鹉螺号”在航线有着必然相交的可能,可如果两艇到达交点的时间不同,两艇就会在不同时间穿过交点而不会相遇。但是由于两艇的航速乘以两小时时间所走过的距离都正等于他们各自出发点到航线交点的距离,这最终导致了两艇在同一时间到达相交点。可当时两位艇长对突然遭遇的心态却极为不同。郑朝汉为了完成战略潜伏任务,极力要避免与任何船只相遇。而巴利克则像一只饥饿的鲨鱼在极力寻找一条肥美的大鱼做午餐。

自与第七舰队的舰只脱离接触后,郑朝汉与政委、副艇长一直坚守在控制室。潜艇以无噪声推近方式,按既定方向驶向潜伏海域。因为不能确定是否被美军发现,所以他们丝毫也未放松警惕。分别紧盯着由声呐信号、光信号的显示屏幕之前,观察着任何一点可疑情况。几乎就在美军潜艇进入大陆潜艇声呐信号的第一时刻,声呐兵方正平就发现了目标,这说明中国的声呐技术己经不亚于美国。他马上报告:“报告!发现可疑物体,正以一百一十度方向,三十五节速度向我靠近!”。这是因为美艇急于赶赴搜索地点而使用常规推进方式、全速前进时噪声较大所致。此时大陆潜艇的深度要比美军潜艇深度低二百米左右。

“报告!根据声呐信号显示,是美军核潜艇,好像是……肯定是新鹦鹉螺号!”几乎没容指挥官们思考与判断,声呐兵方正平继续报告。“停止前进!关闭一切动力!”郑朝汉马上发出命令。“当务之急是尽一切努力不让美方发现我艇,这次不是偶然遭遇,是上一次遭遇的继续,美方是有备而来!” 郑朝汉暗暗想着,“但是美方是否己经确认我方是一艘攻击型的核潜艇了吗?他们是怎么测算出了我们的航线的?”这些疑问在郑朝汉脑中飞速地闪过,必须迅速确认美方所掌握的情报与意图。“秦山号”关闭了动力,毫无声息地继续向前滑行。由于是处于亚热带海域,此时又是春夏之交,美方潜艇所处海水上层的浮游生物密度较大,海水透明度较低,对声呐的影响较大。而“秦山号”表面涂料有海底背景相似的反射率,因此,“新鹦鹉螺号”在两艇上下相错而过时居然没有发现“秦山号”。但是这个海域深度只有三百米左右,“秦山号”几乎是贴着海底航行,水流的扰动搅起了海底沉积物,形成了一股淡淡的由海底沉积物形成的不明显的轨迹。

此时,在“新鹦鹉螺号”的指挥室内,巴利克与富兰克林副艇长也在时刻监视着声呐仪器。声呐官一直全神贯注地监听,巴利克经常询问式地看他一眼,但他却没有反应。“如果对敌人航向判断正确,现在应是他们可能经过的区域了。”巴利克暗暗想着。“报告长官!有情况!” 巴利克转过头去,是负责海底摄像机观测目标的士官詹姆斯在向他报告,这是个漂亮的黑人小伙子,“海底混浊度现在有变化,浓度增加异常!”

“扩大监视范围,看是否形成轨迹?”巴利克命令。“报告,我们正处于混浊物之中,必须脱离一定距离才能判断。”士官回答。“全速前进!脱离混浊物!” 巴利克继续下令。当距离足够进行轨迹观察时,又过了五分钟时间,等到“新鹦鹉螺号”艇身调过头来,监视仪器清晰地看到了有一条沉积物形成的通道,以二十五度方向横沉在海底。但此时两艇己经脱离了被动声呐探测的范围。巴利克心里十分兴奋,日思夜想终于在从事海军生涯以来第一次逮到了一条大鱼!他高声向声呐官下令:“马上开动主动寻的声呐!向敌艇前进的方向搜索!”他又转向麦克风向动力仓下令:“提高反应堆输出功率,全速前进!”“秦山号”此时低速紧贴海底缓缓地行驶,被惊扰的热带鱼群好奇地围绕在周围游动,驾驶官非常谨慎地操作,随时要避开海底的礁石与山峰。就在与美军潜艇交错而过后三十分钟后,声呐兵方正平突然报告:“我艇后方再次收到‘新鹦鹉螺号’潜艇发出的主动寻的声呐发出的信号!”郑朝汉心里一震:“多大距离?”“距离大约一海里。” 声呐兵回答。郑朝汉脑子里飞快地过滤着所有可能暴露行迹的因素,潜艇在这样的深度,水面舰只与空中飞行物是不可能侦察到潜艇踪迹的。问题还出在水下刚才遭遇的美方潜艇,“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按当时航向,两艇应是脱离很长距离了,怎么这样快就跟上来了?”他霍然一惊:潜艇贴近海底航行会形成沉积物的轨迹!“新鹦鹉螺号迅速逼近我艇!” 方正平高声报告。控制室的警报与警灯同时自行启动,“嘟——嘟——”的长音频与警灯快速闪动使控制室内的紧张空气骤然凝固,使人紧张地透不过气来。郑朝汉在这千钧一发时刻断然下令:“紧急上升五十米,以负五度方向全速前进!” “秦山号”的贮水仓立刻被高压空气高速排出,潜艇像被压在水中的篮球一样快速弹起,并同时向左转向负五度,在水深二百五十米处全速驶离原来位置。郑朝汉在这关键之时的决定使“秦山号”避开了“新鹦鹉螺号”的第一次致命的攻击。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新鹦鹉螺号”的主动寻的声呐第一次侦察到“秦山号”的行踪。是由于此地海底情况异常复杂,礁石与突起的石峰犬牙交错。又加上此片海域下正值鱼群的繁殖回游路线,这些干扰冲淡了信号的回波,所以信号官并不十分肯定:“报告长官,发现可疑信号,但无法判断目标性质!”巴利克立刻按下那红色警报按钮,同时下令:“全体人员进入战斗岗位!” 富兰克林有些不解:“长官,上峰命令只是搜寻与监视敌方的潜艇活动,没有下达攻击命令呀!”

“我们要做好一切应变准备,以防敌人的突袭。”巴利克搪塞副艇长了一句,继续对麦克风下令:“一号发射管准备常规鱼雷发射!”“一号发射管常规鱼雷发射准备完毕!”扩音器中响起了鱼雷发射官的回答。“你这是越权!要引起严重后果的!” 富兰克林看到事态发展如此突然真是急了,他上前要抢夺发令的麦克风。巴利克早有准备:“你干扰长官的指挥,这是抗命!值勤官,下了他的枪!” 富兰克林立刻被两个身高马大的值勤士官一边一个地挟持起来,但他不服地高喊:“巴利克你这傻瓜!这样做会引发核战争的!弟兄们,不能发射鱼雷呀!” 巴利克冷冷一笑:“副艇长发疯了,将他关到禁闭室去!” 富兰克林被带了出去,指挥室里的控制人员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按照你们平日里学习的军人条令去做!”巴克声色俱厉地喊到。艇内每个军人都清楚地知道,军人条令的第一条就是无条件服从命令!所以大家都回过神来,默默地在自己岗位上继续工作。

“确定目标方位,准备发射!” 巴利克下令。由于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声呐官也在瞬间停止了监听,现在赶紧集中注意力,但他脑子里还响着副艇长那声嘶力竭的喊声,在这样的影响下他报出的方位比测定的方向向右偏出了大约五度。当巴利克下达:“发射!”命令,鱼雷快速撕裂海水,嘶嘶地旋转着螺旋桨射出时,鱼雷发射的方向与“秦山号”中间有十度的夹角,因此未能击中“秦山号”。这正应了“重大事件上往往小人物的疏忽会决定历史的命运”这句名言!美国军方至今也无法判断这个声呐官是有心还是无意!“秦山号”声呐兵就在此时侦听到鱼雷的发射信号,立即报告:“美方发射鱼雷!”郑朝汉几乎是本能的条件反射:“左舵五度!全速前进!”果断的处置来源于平日刻苦的训练,“新鹦鹉螺号”那颗常规鱼雷从“秦山号”号尾部五十米的距离处斜刺冲过。郑朝汉逃脱了敌艇第一次攻击。

可第一发鱼雷的擦身而过使“秦山号”的指挥官们产生了从军以来前所未有的震动!因为在此之前,“战斗”只是个词汇,只是沙盘上的推演,只是出海训练的作业。而真正受到敌方的威胁这是第一次。当他们眼盯着显示器,看着美方鱼雷与本艇成十度角的方向远去,知道这是一枚老式无制导的常规鱼雷。美方这是真的攻击还是一次警告?这是在公海范围,美军这样做不符合中美双方军事互信协定,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是反击还是继续躲避?”郑朝汉看着政委与副艇长问道,刚才鱼雷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了对爱妻与娇儿的无限依恋,但他马上控制了自己瞬间的软弱情绪。副艇长比较易于冲动:“我们己经锁定了新鹦鹉螺号的位置,既然他们主动进攻,我们就打掉它!”政委马上纠正他的冒失想法:“我们的任务不是与敌人舰艇进行追逐作战,我们是国家核威慑力量。保存我艇核武器的发射能力是绝对不可动摇的!我认为要继续采取规避动作,彻底甩开敌人!”郑朝汉这才开口:“政委说的对,我们的任务是用潜艇自身的核发射能力保证国家的安全。我们要坚持到国家需要我们完成任务的那一刻!哪怕牺牲我们自己!”郑朝汉伸出右手,与政委与副艇长紧紧地握在一起。三人对视,眼睛中都闪动着泪光,这晶莹的泪光就是中国人传承了几千年的爱国之心。

“新鹦鹉螺号”的副艇长富兰克林被关在禁闭室里。他在脑中迅速地思考着在公海攻击中国潜艇的严重后果,军人的责任激励他必须采取行动。富兰克林看了看室外的警卫士兵,知道他叫尼尔斯是俄克拉荷马卅人,这是一个嘴上绒毛未褪的大孩子。富兰克林小心地试着与他搭话:“尼尔斯,你知道我艇的任务吗?”尼尔斯笑笑,他与副艇长关系不错:“我不关心这些,士兵只要服从命令就行了。”“但是艇长这样做会给国家带来灾难!他在违抗上级命令!因为我艇的任务只是侦察与跟踪!” 富兰克林加重了口气。尼尔斯回答:“我也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平时训练时从未真正向什么人发射过鱼雷。” 富兰克林继续引导:“你想不想得到勋章?”“当然了,做梦都想!”尼尔斯答到。“那你这样办,把这个纸条交给大副,你就立了大功!”尼尔斯被说动了,但还有些犹豫,可最终他对艇长做法的怀疑战胜了恐惧,马上离开禁闭室去找大副,并将写有密码的纸条悄悄地送到了大副的手中。正在充满怀疑情绪的大副得到副艇长的指示,马上到备用通讯仓秘密向海军部发出了说明新鹦鹉螺号情况的密电,要求给艇长下达停止攻击的指示。

就在巴利克下令准备第二次实弹发射时,通讯官收到了海军部第一道明码电传:“给新鹦鹉螺号艇长巴克利、副艇长富兰克林,并向全体艇员转达。三军总司令、美国总统哈里斯的命令:新鹦鹉螺号立即停止一切攻击行动,原地待命。由通讯官向全体艇员宣读!”巴利克看到命令十分泄气,他还未意识到自己行为在国际政治与军事上的危险性。因为历史上美军在海底击沉不明舰只的事件时有发生,从未有人受过惩罚,有的指挥官甚至因上级的“临机处置得当”的考语而升官晋级。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是总统的命令。巴克利只得怏怏不快地下令:“解除一切攻击命令,关闭鱼雷发射管!”全体艇员通过麦克风都听到了由美国总统直接下令,都感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非同小可!大家都知道巴利克决不能作为简单的以指挥失当来搪塞责任。

就在巴利克上校下令停止对“秦山号”攻击时,紧接着海军部第二道明码电传也到了通讯官手中。“给新鹦鹉螺号副艇长富兰克林并向全体艇员转达,三军总司令、美国总统哈里斯命令:解除巴利克上校的新鹦鹉螺号艇长职务,由副艇长富兰克林代理艇长职务。由通讯官向全体艇员宣读!”就在此时,富兰克林、大副、尼尔斯持枪出现在控制室的门口。巴利克此时才真正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默默地向富兰克林交出了佩枪。富兰克林发出代理艇长的第一道命令,由尼尔斯陪同巴利克回到艇长休息仓,在结束此次巡航侦察任务之前不得离开休息仓。巴利克被客气地关了禁闭,中美两国一触即发的核战危险暂时地解除了。

此时海军部的第三道命令下达了,这次是密码电传:“给新鹦鹉螺号代理艇长富兰克林命令,继续监视秦山号潜艇的动向并进行跟踪,但要保持双方都能接受的距离。如果该艇有上升动作,在其距海面六十米的深度时击沉之!除此之外,任何情况下均不准开火!随时等待下一步指令!”美国人对中国的攻击型潜艇的技术数据研究多年,深知“秦山号”同类型的核潜艇发射导弹时,最大深度是五十米。随后,新鹦鹉螺号在代理艇长富兰克林的指挥下拉大了与“秦山号”的间距,以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势跟踪着“秦山号”潜艇,但是双方都能侦察到对方的存在。

在“秦山号”艇内,紧张的气氛还没有消除,全体官兵都有着与艇共存亡的决心,但生存的欲望也是支撑他们的动力源泉。全艇空前地同心、尽一切努力进行规避美军潜艇的追踪,以保存自己、完成祖国交给的任务。郑朝汉三人在控制室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们感觉到“新鹦鹉螺号”的速度在不易觉察地变慢,两艇的距离逐渐拉大。当快脱离声呐侦察范围时又以匀速前进跟上,表现出一种只跟踪但无攻击意图的势态。郑朝汉对“新鹦鹉螺号”的表现在脑中快速地进行了分析,他对二位指挥官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第一,刚才的攻击是新鹦鹉螺号艇上指挥官个人行为,可能己受到上级的制止。第二,如果我方没有主动攻击等敌对行动,不会受到再次攻击,目前我艇是安全的。第三,美方己完全判明我艇是战略潜伏,如果我艇有上升发射的意图,马上会受到致命打击。”政委,副艇长听完后,他们完全同意这个分析。于是郑朝汉做出了决定:“那我们就利用这片海区的地形复杂性,与美国人好好地玩一玩!”“秦山号”向着号称魔鬼森林的亚历山大海沟慢慢驶去,他们要在浩瀚的太平洋海水深处用现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装备起来的钢铁巨兽,与新鹦鹉螺号展开一场长时间的跟踪与反跟踪的军事游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