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四章 新兵训练营 第二节 一窝怪胎

懒虫的世界 收藏 3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四月的早晨天气依然很凉,但是李云峰却不愿意进到岗亭里去。不是他不怕冷,而是那里实在是让他觉得恶心和危险。就在前天的这个时候,一个新兵就被烧死在了这个用铁皮制成的大盒子里,那是抵抗组织的燃烧瓶搞出来的杰作。

“站岗可以磨练你们的意志和警惕性。”这是第八中队的教官们说过的话,可现在看来这话说得还是轻了,按李云峰的逻辑应该说成是:“站岗可以让你更快的送命。”

李云峰最终被分在了第八中队的一小队的四班,本来每个班的定员是十一个人,不过这会他们只有十个人,因为前天被烧死的那个倒霉鬼刚好就是他们班的。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被烧成一个火球的家伙临死前的惨叫声,以及清理是哦提示所闻到的那种令人作呕的焦糊味。

不过要是你问李云峰那位死去的战友叫什么名字,李云峰恐怕就答不上来了。因为李云峰天生就不喜欢记什么人名,就算上学的时候全班四十几个人天天见面,他也是到了第二学期以后才把所有人的名字记下来。而且李云峰对那个战友也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他是那种典型的日本本土人脾性。

记得还是来报到的第一天,板垣.征二郎下令用机枪扫射了营房,当时大家都以为里面的人肯定是要玩完了。但等到一箱子弹打完后,不等板垣下令,宪兵就冲进去吧第八中队的人一个不落的活生生地给楸了出来。

原来在下令射击的时候,板垣深处的那根食指做了个上扬的动作,于是机枪手在开火时枪口自动抬高了一些…………之后这些参与斗殴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得都被赏十鞭子,唯独那个被烧死的家伙多挨了五下,原因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至于班里的其他人虽然不能说不是什么好鸟,可怪异二字却委实的当之无愧。

除了李云峰和陈涛外,班长佳能.川一就是那天被板垣围着转了两圈却什么也没问的家伙,由于他的表情看上去总是像在苦笑,所以大家都管他叫苦瓜。大家一直在传,说这个怎么看都想四十出头的家伙八成是托板垣的关系进来的,要不怎么那天板垣偏偏没问他的来历和当兵的理由呢?而且最后还挑他当了班长。

佳能.川一这人不太喜欢说话,而且从来不和别的班组争什么。那天处理完打架的事情之后,包括佳能在内的十个未参加打斗的人被板垣挑出来做了班长,然后让他们各挑选十个人重新编排班组。这时候,佳能只是随手点了站在身边的李云峰和陈涛后就没了动静,直到其他人都选完了以后他才把剩下的那几个人来了个大卷包。

另外几个人,中除了已经去见了天照大婶的那个日本人外,其他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怪异。

首先是外号宋柱子的宋庆喜。这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大个子,实际年龄还不到十七岁,由于他胃口和力气都大得吓人,所以虽说是个好劳力可是却没几个人愿意顾他去干活的。

宋庆喜这个人非常实诚而且还是个孝子,为了让老娘可以吃饱穿暖不生病,他除了给人家打短工外还经常上山打猎菜药,以至于附近的人都说周围的山都快被他掏空了。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有个日本农场主帮他托关系来参军,毕竟在军队里每个月可以有五十元的补贴,而且虽然危险但如果干好了将来还可以凭这一等公民的身份找个好点的工作。

其实只要不骂他老娘或者诚心欺负他,那他对谁都是笑呵呵的。但是那天为了一个靠近炉子的床位,几个日本兵对他是又骂老娘又扇嘴巴的,结果就把他给惹毛了。他下手也没个轻重,一出手就将其中一人抽了个半死,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让几个班长在挑人的时候都把他当成立一颗炸弹躲得远远的。

同样是因为打架的事,最先出手帮助宋庆喜的武家两兄弟,也以为下手太黑的缘故被列入了危险分子的黑名单中。

这哥俩老大叫武大楠老二叫武二楠,是在西山煤矿挖煤的。由于身高的原因,别人都戏称他们是武大郎和武矬子。与宋庆喜的人高马大和老实巴交正好相反的是,这兄弟俩身高都没冲破一米六的桂冠但让人一看就知道比猴还精。冲着二人的身高,只要智商没问题的都能猜到他们要没有走后门的话肯定是进不来的,但是他们两个也是非常仗义的,在事后得知宋庆喜家里只有一个老娘而且非常贫困后,两人二话没说就把本该属于自己的外出资格都让给了他。

他们三个也是在报道后唯一迟迟领不到自己军服的人。没办法,谁让他们的个人海拔都那么的~~~~~~特殊呢……………

不过这三个人只是身高问题比较特别罢了,要是说真正给人视觉冲击最厉害的,那还要说是大烟鬼马元福和假娘们露二狗。

马元福之所以被称为大烟鬼,就是因为他以前抽过大烟的缘故。不过还好他在倾家荡产外带妻离子散后终于痛改前非了,要不然就算他搬座金山来人家征兵处也不可能要他。只是长期的吸毒和戒毒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骷髅一样,有好几次他晚上起夜的时候都把哨兵吓得兹哇乱叫。

而露二狗之所以被称为假娘们,倒不是因为他举止有什么问题,原因是由于他长得太女性化了。以至于当她报名的时候,负责登记的军官曾这样对他说:“花姑娘地,我们这里的,不要.............”而且李云峰他们还听说,在路二狗脱衣服检查身体是,在门外扒窗户偷窥的人之多差点把门给挤塌喽。另外,在板垣.征二郎问他为什么来当兵时,他的一句“我想让自己更像个男人”差点让众人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另外还有两个是被狱警后拉来的赵年和周平,他们两个人的罪犯身份是别人不愿意要他们的主要原因,实际上在整个四班里除了傻乎乎的宋柱子外,别人也都不愿意跟他们两个挨在一起睡觉。因为赵年以前是个专发斯人才的盗墓贼,而周平则是看殡仪馆的出身。所以别说在一块睡觉了,就是想想大家都觉得头皮发麻。

不过相比之下,被人称作大丧的赵年大家多少还能接受一些,因为他毕竟只是图个财罢了。关键是周平,因为他不像赵年那样是由于在老山盗墓时露了马脚才被抓的。他入狱的原因是因为被指控在停尸房里奸尸,虽然很久以后这件事被澄清了,但他还是无可避免的背上了畜力这么个外号。

总之,按照板垣.征二郎的说法,李云峰所在的这个班纯粹是一窝怪胎。可又有谁会想到。偏偏就是在这么一群垃圾式的人物,日后却成了让日本军部即恨又头疼但也十分尊敬的一群对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