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7/


笨笨小木鱼是我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人,至于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是从来没有明白过,我只知道,自从第一次看到她发的文章——《鱼的情感》后,强烈的有了遇到知己的感觉。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有一次,我很荣幸地在QQ上的视频中看见过她的样子。她一直在笑,连摆动作带频换表情。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那样的洒脱的,她对我说,她已经无求无欲,只是继续活着。我不想去找一段话来为这句话作铺垫,我想说的是,关于她的身世,是我说不出口的那种凄惨,也是我不愿去相信的那种无奈。

听说她离开了一个论坛,像许多网友那样的,开始要去做一个聊友。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她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的。我曾听她说过:在三年多来的时光中,她一直把那个论坛当作是她的家,她把自己所有的休息时间都奉献在管理那些有关论坛的事情上了。如果不能继续在那个论坛待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对生活,如何去平衡自己的心情。

想开些,看淡点,想做什么就都去试试吧!我们的生命时光都很短暂,活着,就尽量做到自己希望的那样。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为她的离开负些什么责任,我只是觉得,那都是很多余的情感。

她是因为反复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而想到要去承担些什么责任,所以才选择离开的,第一次,管理员没有同意她的请求;第二次的时候,她就如愿以尝了。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说过要非她不娶的那个女人,在反复对我说以后不要再联系了,这样对彼此都会好些的时候,自己心里有过的情感。

大家都不希望某些事情发生,但是,当我们的行为一再表现得像是真的想要那样做的时候,上帝也就出现了。上帝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许多事情的发生都是被他早已经安排好了的。

为了生活,她说自己要嫁给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在她们家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过她家许多次,因为他们订过娃娃亲,因为这些,她要嫁给那个男人。更多的,是因为她那生活在寺庙里的,精神已经失常的父亲;还有那个还在监狱里面待着的弟弟。

我只需要两年的时间,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娶你。我曾这样对她说。那是在我感觉到爱情的甜蜜与忧伤并存的时候。

这个世界真的非常现实,现实得让你不得不去适应,以并能够继续生存,像感觉得到安全的那样。

鱼,32号那天,我会娶你。想起和她交流过的情感,看到属于自己的现实,结合着我新知道的一些文字组合,我在她非常喜欢的那个论坛上,写到了她,然后对她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