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第266章 浑水摸鱼) 永远的流浪者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浑水摸鱼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浑水摸鱼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次的移民海外淘金热潮。和近年来以财富和知识为主的移民不同,以前的那些移民到海外后,有许多都做搬运工之类的体力活,等站稳脚根后开始慢慢发展,有的到后来成了一方富豪。从事这一类体力活的人群,工作和生活环境极其恶劣,为了很好地保护自己的权益,经常按照地域和家族、行业组成一个个派系,从而形成类似于国内的帮派的华人社团,只是结构要松散得多,对内部成员几乎没有多少约束力。在一般情况下,这些社团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以相互斗争为主。但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比如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这些华人社团之间也会达成一些协议,久而久之,在某些地方的海外华人社团中形成了一个总体上比较统一的利益共同体。

等到移民逐渐在当地形成了一定势力,虽然华人在财富上比不过犹太人,有的时候也很不团结,但因为人口基数大,所从事的行业遍及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想要动员力量调查个什么事情的话,如果由利益共同体统一协调,往往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因此,从梅山镇发出的武林帖不仅得到国内武林的大力支持,在海外的华人社团也纷纷响应号召,并传回来了不少有价值的消息。从海外所得到的资料中,其中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小泉财团名下的军工企业以在当地投资发展实业为由,与南美洲的毒枭进行合作,在被倒卖的军工产品中夹带毒品、然后销售到世界各地。

毒品犯罪是全人类的公敌,当这个消息在国际社会中传开来后,国际舆论一片大哗,纷纷指责起日本人了,并要求对小泉财团进行处理,因为“灵异事件”而与日本产生裂痕的美国人叫得最凶。受到国家批准的军工产品的交易,因为其特殊性,走的大都是特殊通道,在军工产品中夹带毒品,比别的所有途径更加安全和隐蔽。这种借军工产品的特殊性夹带毒品的事件,在世界上还是首次被批露,所以影响特别大,世界上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更规模的游行,其中包括日本国内。在确凿的证据和强大的舆论攻势面前,小泉财团在政界的代言人顶不住压力纷纷辞了职。

但事情并没有因为小泉财团的代言人的辞职而到此为止,因为小泉财团名下的企业有许多都是跨国的军工企业,受到毒品案件的影响,这些军工企业的名声一落千丈,在全世界的所有股票市场上,这些企业的股票都一路下跌,一直到跌停牌为止。宋力忠当时说要到纽约市场上去狙击小泉财团的股票,这下不用宋大师出手,他们自己就已经不行了。除了在股票市场上的损失之外,一些与小泉财团有业务往来的世界上的许多企业都中止了合作,有些比较赖皮的则干脆落井下石,连长期拖欠的债务都以小泉财团从事毒品交易为由宣布就此不还了。这样之后,小泉财团只能破产,不得不宣布破产保护。

与此同时,国际舆论还要求国际法庭对小泉财团的有关人等进行审判。因为吕光辉是小泉财团总裁的干儿子兼男宠,指向当年在日本政坛上威风十足的这位小泉先生的矛头最多。因为日本人历来有自杀的良好传统,受到名誉扫地和破产双重打击的这位,只能学习他们祖宗的榜样,切腹自杀去了。

小泉财团事件的发生,除了对日本的国民经济和军工生产带来沉重打击外,也对日本的右翼势力在日本政坛的地位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让他们不免兔死狐悲起来。为了尽量减少损失,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那个日本女人山本表子被李远方封住穴位和在胸前刻花的事情就是其中一个很好的可以借题发挥的事件。在日本政坛地位显赫的山本表子的老爹,就借着这件事大做起文章来。

山本表子的老爹为此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为了向媒体提供证据,还不顾廉耻地把他女儿脱光了让记者参观和拍照、录像。山本某人说,能做出这种坏事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搞不好是中国国内从事毒品走私的黑社会组织。因此,吕光辉事件很可能是中国国内的黑社会组织嫁祸于人,吕光辉根本没有参与毒品走私,连容克事件都有可能是中方所为。山本某人还装出一副委屈样,说这是在中国的国土上发生的事情,当然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这一下,日本人不仅不承认小泉财团与毒品案有关,还要中方对此作出解释,交出伤害山本表子的凶手和炒作小泉财团毒品案的幕后操纵者,将原告打成了被告。

因为有许多资料大都不是从正常渠道得来的,另外也是为了保护一些资料的提供者,所以从国外得来的资料和国内得到的资料不同,不能以政府的名义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来公布。只是在宋力忠的安排下,由行星数据和各大网站进行协商,在网上贴了出来。资料的来源,行星数据并没有具体说明,但大家都猜测是不是为了对小泉财团进行报复,行星数据这帮狂人又入侵了哪个计算机系统得来的。对大家的这种猜测,李远方和郭海林两个都觉得无所谓,反正行星数据已经得罪日本人了,也不在乎再做一次恶人。那些大网站不敢不给行星数据这帮狂人的面子,而且这批资料特别详实,很容易辨别出真假来,就都老老实实地在他们网站的主页上公布了这批爆炸性的资料。资料不是由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公布的,虽然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资料的真假,但日本人既然已经开始赖皮了,当然要赖皮到底,当然要矢口否认,而把矛头指向行星数据,说这根本就是行星数据为了巩固自己在信息安全行业的霸主地位而假造的证据。

日本人之所有这么做,其实也并不是想要达到什么明确的目标,只是为了将水搅浑混淆视听,从而起到保护那些与小泉财团唇齿相依的右翼团体的目的,所以外交上的口水仗打得越热闹、将舆论的注意力从小泉财团身上引开,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应该说山本某人的目的基本达到了,许多新闻媒体要的只是个轰动效应,事情炒得越热,他们从中所能得到的利益就越多。可以说他们是惟恐天下不乱,越乱的话,他们就越能取得爆炸性的新闻。所以在山本那个新闻发布会后,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开始转向山本表子事件上来。有些不负责任的小报和小电台,竟然故意认同日本人的说法,要求中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

吕光辉这个最重要的人证,在李远方一气之下已经变成立一个废物,别的地方又举不出多少有力的证据证明与日本人有关。容克的夹带毒品案也被日本人推得一干二净,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容克头上。而且在外交场合上,不管有理没理都是永远缠夹不清的。所以这样一来,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只能无休止地跟日本人磨起嘴皮子,虽然无关大局,但烦都烦死了,于是有关部门的人又在心里骂起李远方和宋力忠来。

陈老和宋力忠等人当然一直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发现国际舆论转向之后,陈老觉得事态比较严重,在自己想不出太好的应对方法的前提下,陈老“以大局为重”的习惯性思维又发挥了作用,跟宋力忠说:“看来继续在毒品案上做文章是不行了,实在没办法的话,我们就按照小杨的意见,只能把远方推出去了。到时候我跟小杨他们打声招呼,尽量多给远方一些活动的自由。”

宋力忠看着陈老着急的模样笑了笑,当着钱老和李远方的面说道:“校长,江湖事江湖办,这事由我们梅山大学和梅山集团出面就行了!”

陈老把握不住宋力忠跳跃性的思路,不过面对宋力忠的时候他都很能沉得住气,也比较谦虚,热切地望着宋力忠说道:“愿闻其详!”

宋力忠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拿隋丽来做文章,把舆论关注的焦点引到我们梅山大学和梅山集团上来!”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发呆,宋力忠继续说道:“我过几天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布与行星数据的程序员一起被吕光辉绑架的还有隋丽,那个给郭海林打卫星电话让行星数据追踪信号的人就是隋丽,这样的话,我们连人证都有了。我们就明着告诉他们,吕光辉是隋丽的前男友,因为现在隋丽跟他断绝了来往,所以吕光辉出于报复心理通过苏晓雨将隋丽骗到兴阳后绑架走。我们宣布,隋丽除了是梅山集团的常务副总裁外,还是我宋某人的义妹。梅山集团和梅山大学的关系是不用说的,我们梅山大学则是天下武林圣地,隋丽被绑架了,看在我宋某人和梅山大学的面上,那些得到消息的武林同道当然不会善罢干休。甚至于我们还可以这样说,就说到底是哪些武林同道出手救人了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想说声感谢都找不到人,所以吕光辉和山本表子到底是谁做的手脚我们都不清楚。于是,吕光辉和山本表子的事情就带上了一些江湖仇杀的味道。为了加重江湖仇杀的味道,我们干脆宣布苏晓雨已经按照江湖规矩服毒自杀了。既然是江湖事,按照江湖中的规矩死人都可以,点个穴位和以牙还牙刻上朵牡丹花都是很正常的。正好戴逢春曾经亲自赶去把远方和隋丽接回来,苏晓雨的自杀也可以找人来证明,必要的时候让公安机关出来证明,因此把事情往江湖仇杀上引起来很轻松。”

陈老皱着眉头说:“这样恐怕不好吧,虽然说按照惯例,许多政府不方便直接出面的事情都常常通过民间途径来解决,但要是把中国有江湖势力这件事给抖了出来,可能会给政府带来很大麻烦的。再让人知道我们中国的江湖规矩竟然能让人去死,会不会有人从人权问题上做起文章来。有些国家每年都要在人权上找我们的麻烦,因为这事落人口实不好。另外,即便是江湖仇杀,还得有人对这事情负责吧,日本人要我们交出那个人怎么办?”

宋力忠表情古怪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们说江湖仇杀只是把水给搅浑,把舆论的注意力从日本人那边吸引到我们这边来,到时候稍稍提一下就算了,侧重点并不在这上面。至于人权问题,我们继续拿毒品案来做文章就行了,反咬小日本一口。反正这种事都是打打嘴皮仗,永远打不清楚的,只要美国人不从中插一手,小日本孤掌难鸣。从目前情况看,美国人看热闹还来不及,应该不会找我们麻烦的。如果小日本要我们交人,我们就非常客气地答应他们的要求,说我们一直努力在查这件事,因为这种做法并不符合我们中国的法律,所以政府也想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因为中国人口众多,江湖中的事情又比较复杂,查起来很困难,希望日本朋友能够耐心等待。一查查他个三年五年,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