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虫,我的害虫,我的爱虫!

fdqlx 收藏 1 96

虫,闷热的天气,我梦游在一场无边的梦境里。那次梦境始于一次混沌的液体,金黄色的,有着极其浓郁的香味,我以为,那是海洋,如果名字算得上是人类文化之中对物体的标签,那么估且将这物体称为海洋吧。据说, 海洋里有一种三叶虫,与恐龙同时代的物体了,算起来要算我们人类的老祖先。我看到许许多多的三叶虫在郁黑而黄灿中闪闪发光,不断的飞扬,组成了一条金色的光轨,我在水面之下竭尽全力,遥望水面的方向,强大的水压逐渐增加着力度,犹如千钧巨石一样挤压着我的身体格格作响,一条通体透明的虫子出现在我身边,引领和向上升出,意识开始变得极其敏感,我看到的水中每一条色彩的构成,慢慢的集聚,溶合,而后又分开,进行着无比美妙的组合,我顺着三叶虫子组成的光轨向上,踏浪而行,光线越来越明丽,终于,我来到了水面,然后,当我浮出水面时,我看到一只硕大,圆润,丰满,不断流泻着乳汁的乳房!


这次梦境来自于一个燥热之极的夏夜中午。费洛伊德曾说:梦是潜意识里碎片的重整。凝聚是指在童年或人生经历中的印象,意识碎片整合成一个人。我搜肠寡肚的思考,回忆着人生中的一些人和事,童年的时候捉过的蝴蝶,看大自然中美丽的蝴蝶,飞舞驰聘,姿态可亲,那种自在枝头时时舞的姿彩通过了眼睛润入了人的心灵,中学时读过的庄子《逍遥游》,书中说:蟪蛄,春生而秋死。这种可能算得上世界上最短的虫类,曾刺激了我的想象,构思着它的样子,那种短暂生命下从生到死演变出来的生物痕迹。然后我认为这一切记忆只是藏在我内心记忆的深处,并不足以构成一次怪诞梦境的素材。那么是什么原因呢,什么原因打开了潜意识的盒子,让意识的门径透露出些许亮光,让潜意识进入了意识的大门?



我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心灵之门得以舒缓,然后,闭上眼睛,在我的心海里出现了一副绝美之极的图画:


西南的天气草飞莺飞,一切的室外活动都成为一种享受,而那街头热闹快乐的人群是一副水彩色的背景,长长的一条街,如织的人群,画中的男主人公是我,女人公是一个叫虫子的绝色女子。你站在我面前,你的脸上有一抹晕红,我看着你,表情平淡,但从闪闪发亮的眼睛可以看出我内心的不平静。


一粒雨花石落入湖面,一只手轻轻拉开的画卷,画卷伸展,置换着不同的背景,人流,和风景。


后来呢?


我的意识突然出现了断层,一些东西如同浸入水里的纸张,浮在意识的水里,摇摇曳曳,变得糊糊而又昏黄,另一种图景出现在了脑海里,时空却发生着转变,我进入的时空的黑洞,宇宙爆炸了,天女星发出闪电似的光,终于,当眼光适应了环境,我发现画卷中的我站立在一个瓦解飞桅的楼台之上,一句诗突然象电流一样击中的脑电波:青楼沽酒,玉体横陈!


画卷中的背景有着天净沙似的明黄色,黄昏西下,并没有李白笔下的自然天成,那必定是小杜所钟爱的十里杨州的奢华所产生的场景,青楼沽酒,玉体横陈是是多么富有古典意味的语词呀,而我的虫儿,你就在我怀里!脸儿红红的,一起一伏高耸在胸脯丰满,娇柔,妩媚的身体传递着性感的魅力,我的目光是一只毛笔,将你的身体点染成了一幅精巧的钧窑的小花瓶,将你的身体描绘成了一幅富有古典气息的仕女画,你的头发是用尖笔细描,浓墨勾勒,情韵绵密,风韵巧拨,你的胸是用圆笔晕之,埃黑点染,峰峦郁茂,浑厚华滋,你的腰是用结团皴擦,一笔而成,婉延柔丽,绝代天然。而你精致无比的五官,那小巧的鼻子,细长而颤抖的睫毛,则绝非人所为之,而来自于天工造化。好一幅:关山冷月景,美女春睡图!


欢正好,夜何其,明朝春过小桃枝,娇儿学作人间月,郁垒神荼写未真!这首词用来形容你,真是恰如其分!我兴奋地跳了起来!这些妙奇古怪的意象构造出的意象潜匿于心灵深处,为情感的沙粒所掩埋。而一旦曝光于天日,我的记忆就不再受到理性的控制,铭记着思念的痛楚,象一片片的雪花点燃了渴念,让我一次又一次沉沦于思念的潮水之中。


也许有一天我会憎恨自己写下思念这个词语。在我看来,它太感性。男人其实感性了不好,感性多了,心情泛滥看不到边际。但,虫子,我相信我们见面的场景是感性而又浪漫的,其实,相遇除了期望一个浪漫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希望找到知音人,每个人都在茫茫人海之中苦苦寻找着自己灵魂的守门人而获得满足。正因为这一点,我对这次相遇一直未曾忘记。


佛家说:一沙一世界。我认为这句话最能体现缘份:每一个


人都因为环境,成长,机遇而构建出自己的审美观和情感观,回望历史烟云:文君与贫贱的相如相遇当炉卖酒,红拂放弃安定与爱人夜奔,人的相遇总带着冥冥中的缘份,茫茫人海之中的相遇则撞击出美丽的火花。我们的见面,也不印证的这个真理了吗?


多年的网络,电话聊天已经令我们心心相仪,我们的谈话围绕着文学展开,在许多方面取得了惊人的一致,无数次心灵的碰撞产生的火花为相遇培肩着温床。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那样的美!


当你抬起你动人的脸宠看着我时,美丽以一种独特的质感感染着我,你脸上涌现了的红晕我认为那是一种世间少用的红,如果要用一种比喻,我相信那定然是艺术家所创造的一种瓷器。不同于沉静素雅宋瓷,因为它无法表现你的灿烂如朝霞质地之美,也不是热烈华贵唐三彩的釉彩之美,而只有如景德镇的玫瑰紫,才具有如此色彩灿如朝霞,变化如行云流水,真是美之极致了!!


当我们四目相对,发现一切言语已经成为了多余,当灵魂已经能完全独立沟通,我们就会厌倦这中间阻碍我们的躯壳。一种默默无语的惜惜相应从你的心里流行了我,那是真实的,感人的,无可置疑的,

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时间似乎一下子停止的流动,彼此对视着彼此,再也不愿意把手放开。


后来,又是如何呢?当记忆重新回归到自身,于是一种陶醉我幸福感产生了。随之,记忆承载着你更多的样子印入了脑海:你拉着我的手一直晃着走在热闹非凡的大街。场景转换着,热气闪腾,是一家火锅店。我看到我们的桌子,摆着一盘盘色彩缤纷的菜品,让人胃口大开,在桌上,你把豪油,醋,香菜全倒在了碗里,“你喜欢这样吃。”我问。“是啊,我生命力很旺盛的。”你说。并抬起眼看了我一眼,嘴巴红红的嘟着,这种可爱的性格通过这个孩子似的表情表现出来孩子气可爱,让我的心有一种想要爱抚你的冲动,心中再次涌现出了一种爱恋。于是我们开始愉快地下筷,吃得不亦乐乎,开始我提议喝红酒,你说:“你要喝二锅头。” 正好我也喜欢喝,于是我们叫来服务员,点了十瓶二锅头,我把酒盖打开了,不用杯子,我们一瓶一瓶的喝。在我看来,金瓶梅里讲了一个真理:酒为色媒。酒在希腊神话时代表着原始生命力,快乐,与狂欢。人们之所以喜欢喝酒,无非是创造一种情绪的高峰体验。你喝得很高兴,像一个豪爽的男人,越喝脸就越增几分秀色,煊染着我的目光和心灵,我像是一只迷途的鸽子,被你的丰富的表情感染,在你迷蒙的眼睛,在你晕红的脸颊间迷失了方向。你啊你啊,你是多么富有生命力女人啊!你挟了一块牛肉放入我的嘴里,眼睛里尽是迷离与娇媚。一股电流攀上了神经的闪电,闪亮的光芒和震荡在我内心来回翻滚,轰轰隆隆响成一片。投之以李,抱之以桃,我也挑了块牛肉,准备喂你。你却嘟起了嘴,一脸的顽皮,我呆呆地看着你,你嘴嘟得更高了,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嘴巴,我明白过来,脑子轰地炸开了,乱乱的响,我有点脸红,悄悄看了四周,飞快地把那块牛肉放在嘴里,然后低着头移向你。终于,我们的嘴挨在了一起,我的舌头触摸到了一种又滑又甜的物体,热热的,不断的搅动着,我用双手扶着你的肩膀,而你已经在我的怀里溶成一团了!外面,一轮明月,照着我们这对人儿,我们醉了,月儿也醉了!


然而记忆在此再次中断,我认为这其后一定有一段故事,但是我从来不曾想起来,在火锅店之后的故事到哪里去了呢?感性并不被理性所控制,当我试图努力升起记忆的翅膀,我的头开始头痛,紧张忧郁,记忆力减退,判断力下降,甚至我无法站立,眼前出现了一团团金黄的光芒,有一只牛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一头朝我冲来,我甚至发现四周出现了无数绿油油的眼睛,我暗暗以为有人要谋杀我。理性的最后一个信息是这段记忆是我十分渴望忘记的,但是它一直未曾去除,于是我自我欺骗自己已经将它忘记,为自我找到了合适化的理由。然而,在吃完火锅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个问题我已不能回答。我轰然倒地,头痛欲裂。终于,再次昏昏睡去。


梦境中,出现了一条路,那条路十分的漫长,两只手握在一起,摇摇晃晃,对于个人来说,手仅仅意味吃饭,刷牙的功能,但是对于两个人的来说,它是一个媒介,提供着彼此的情感,温度和暗示,手很真实,甚至我能在梦中感觉到那手和力度与温度。


然后,我看到你在说话。话是这样说的:


我很喜欢四川火锅。我认为这最能体现我的性格。我也一直在研究着四川火锅的文化渊源与历史走向,四川,山水秀丽,物产丰富,但四周环山,于是人们就用了飞越高山的梦想,而辣就代表着一种倔强的人格上的征服力。现代的四川火锅的兴起还要归结于长江下游的充分开发,所以经济开始发达,带动的饮食的兴起,四川人均收入不高,所以川人消费水平不高,而好吃又经济的火锅就对了人们的胃口。火锅店里十分热闹,比一般菜馆多了种随意之气,人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说,交流起来十分有乐趣。

再然后,梦境中出现了一轮银盘似的月亮。我听到我在说话:


我以为,那时的人们,没有现代生活所带来的快节奏,没有信息时代带来的重重压力,因而能与自然合谐的相处,于是更能地花时间来关注自己的内心。以不带多少欲望的状态存在与生活着,


我突然希望自己的象花一样,每一天每一分钟努力的盛开, 于是你就象我是我的花儿,在我怀里静静地绽放开来!!!!


再然后,是一断空白点。出现了纷至沓来的杂点和五彩的色彩,这些色彩象蝴蝶一样飞扬,并发现尖利的叫声,我又听到了我的声音:“虫,我以为,你如画矣。一幅好画当峰峦出没,云雾显晦,我以为,用峰峦出没,云雾显晦这八个词来形容你的美丽绝不为过。”然后,那些色彩象一块块的积木,一块块的拼贴,然后它们跳跃着换着位置。最后,一幅巨大的画像立在了我面前:是你,虫子!慵散性感的恣态,斜扭高耸的臀部,妖魅的姿态和表情。每一尺的肌肤都充满着饱涨得快要溢出的诱惑力!这个时候的你是印度笈多王朝的湿婆之像。是一只妖异、放荡、诱惑人堕入情欲永不得超生的魔鬼。


我慌忙转过脸去,内心平平直跳,若我再看下去,我的灵魂就要被你夺走!许久以后,在静寂的世界之中,我再悄悄的回过头去,仍然是你!慵散性感的恣态,斜扭高耸的臀部,妖魅的姿态和表情。但是这第二眼,却有如拨开云雾见青天,别有新发现:你虽然曲眉丰颊,浓丽多姿,但却又自有种雍容自若的气质,全身给人一种冰肌玉清之感。


我蓦地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内心的震荡异常鲜明停驻在知觉的层面,一本书从床上划落,我呆呆捡了起来,那是一本叫〈非常态〉的书。在扉页上有着密密的字,我好奇的看下去,是我写的,但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写的。那些字是这样写的:


虫子,你有一种不知世事全无概念的美,若有八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不装巧趣,皆得天真!


虫子,上天失误,将一只生活在魔鬼王国的妖女错记在了天使的花园,你在花园里莲步轻移,环佩如响,兰芳初发,诱惑着一个个经过你的凡间俗子,他们奉献了他们全部的爱情,而得到的却永远是落入魔道的毒药!


虫子,我多想拥有你,如果说你是一只蝴蝶,那么我一定一缕风,天空撒落着片片的雨水而来,淋湿了我的心灵,惊醒我内心一丝丝温存的记忆,这些记忆如同春天的阳光,在田园山间流逸,于是你如同那只庄生的蝴蝶,一次次出现在我美丽的梦里,牵引着我的目光,在九天之上青云与江山河流之间飞翔。


但是我只能轻轻走出了门。我带走了我的人,带走了我的自我,带走了你的吻,带走了你留在我身上的香气,一切因为,虫儿,你是我的害虫,为了保全我自己,我不得不收拾起伤心远远地离开你。但是!

我的心留在了你的房里。


因为,你是我的爱虫。


我不记得这段话是何时写的。也许,是在梦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