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花

fdqlx 收藏 1 91
导读:梦中的花



参加一朋友的婚宴,席间一女人格外引人注目:司仪本将她安排与我们一起,她不愿意,非得坐在旁边全是男人的那桌。


我好奇着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女人,只见她在同桌的男人面前局促不安、兴奋而紧张。坐在我旁边的那个流着泪的老女人是她的母亲,母亲说,女人大学时有个特别要好的男朋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分手了,女人一度精神错乱在精神病院住了一段时间,出院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喜欢跟男人一起吃饭、工作,却又不能泰然处之,眼看就30岁了,依孑然一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精神错乱。穿过那羞怯女人兴奋不能自已的脸庞,我想起我那美丽的高中英语老师宁老师——一个外表活泼漂亮的女人,在爱情离开的时候,丢了自己,没了灵魂......


在我们贫瘠枯燥的高中生活里,宁总如花蝴蝶一般在我们眼前飘来飘去,那时我爱死了她那条天蓝色的三角裙,我总用欣赏的眼光追逐她的美丽,英语课上我努力争取她的注意,因而我的英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宁在课堂上会给我们看她暑假出去游玩时的照片,记得有一张是她去淮阴的渔民那摸鱼的俊俏样,晒得黑黑的,她说,在那里她将一辈子该吃的鱼都吃完了。


宁还会在一些情景课里给我们讲她浪漫的爱情故事,讲她英俊多才的相恋8年的将要去加拿大深造的男朋友。在她的英语课上我们学会了《yesterday once more》《take me to your heart》《auld lang syne(友谊地久天长)》,在紧张的学习中,宁让我们苍白的青春多了许多关于爱的梦幻。


总记得通往学校大门的那条林荫道,茂密的梧桐树下,我们经常会看到宁牵着她那英俊的男朋友说的眉飞色舞,我们会看着他们手上的录音机猜想:肯定又找地方跳舞去了。那时,宁和她的男朋友是我们眼中一道绚丽的风景,那儿有我们的想象更有我们的祝福。


记得91年3月底的那个星期五宁说,她的朋友很快就要去加拿大了,她邀请他在星期天在阶梯教室为我们谈谈他的感想,希望我们准时参加。星期天我们一早就去阶梯教室等着,直到中午宁也没来。后来我们恍然大悟,那天是4月1号愚人节。


只是那以后宁再也没来为我们上课,我们很长时间都没在校园里看到她。5月我们拍毕业照,宁依然没有来。大家再按捺不住心中的关切和疑问,去了宁的家,得知宁已经住在精神病院。她那恋了8年的男朋友,举家移民加拿大,终是抛弃了她。宁在那几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砸烂了,然后她除了胡言乱语,再没了别的语言;她除了歇斯底里的喊叫和傻笑,再没了别的表情;她输了爱情丢了自己没了灵魂。


7月,在我们快要离校的时候,听说宁出院了,我们去看她。药物的作用让她的脸和身体浮得厉害,那颓废和懒散的样子让我流泪。我拿出留言本让她留言,她竟是连一个“前程似锦”也写不出来了。在她讪讪的歉疚里,我们握手告别,她那眼眸里的无助和茫然,让我一直痛到现在。


情多真

陶醉了夕阳如血

日薄西山

梦几回

欲醉红颜

羞了月

隐没


情多深

缀得老树枝连根

天地难接

人世缘

一路攀升

心失重

跌落


记得那时流行的一首歌这样唱:“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来来去去只留下一场梦”,挺凄婉的哀怨,如泣如诉。人生只是一场梦,那么爱情只是梦中的花而已。


宁再也没能教书,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做着机械的工作。


这样一个春未夏初的季节,再去看她,她似乎已经不认识我,我也在她的脸上找不着曾经的梦幻,我没有提起她的课堂,只轻轻哼唱着她教给我们的那首<yesterday once more>。


一片嫩嫩的绿叶躺在地上,不知是自落的还是被人摘扔的,我捡起来贴到心口,却掩不住对往昔的回想,那在地上飘飞的绿色再不能染绿宁枯萎的人生。


爱情只是梦中的花,开在梦中,凋在梦中,悄无声息却有痕有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