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蔡县某生,阖家汗脚,其子尤甚。方圆十里,莫敢比邻而居,近身而语。不日举家行,就火车。候车厅满,鸦鸦然。生乃卸履,四近旋走。妻从之,数排皆空。及子除靴,一厅荡荡,惟一客岿然。生讶甚,细诘之。客曰某国脚者云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