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五章、倭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点燃9,18事变导火索的黑手--------日本独立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河本末守中尉这二天可吃尽了苦头,因为他落在何峰警卫营第一连副连长赵晓辉手上。


这个时候,侵华日本鬼子普遍性非常顽固不化,当时中国军队极少能够俘虏日军士兵,更不用说是军官了,而且每次中日冲突,中国军队偶尔抓住日军士兵,但终因国力太弱,最终还得赔礼道歉,待如上宾,放了。所以已是阶下囚的河本末守和三名部下,醒来后气焰十分嚣张。别说招了。


但河本末守和三名部下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虽然河本末守和三名部下对何峰有用。赵晓辉不敢弄死他们。可难不倒原“振头帮”重要成员的赵晓辉。赵晓辉一上来就使出的何峰平时对他提到了一些21世纪的执法机关使用的用刑方法.先是用几叠纸垫着让士兵用步枪的枪托猛烈的打击河本末守的心脏部位,后又让人用大功率手电筒的灯光强行刺激山田的眼睛.这还不算出身黑道的赵晓辉这回是土的洋的一起上,让人拿了几张麻皮纸给河本末守贴上脸上后再喷上水,每当透不过气的河本末守被闷得要死不死的时候再让人在河本末守面上糊的纸开个口让他透个气,然后又再加上层纸,周而复始乐此不疲。若是一般军人是不屑弄这些花的,但这位出身黑道的赵晓辉一直就受何峰影响:对小日本可以不择手段。他的几个手下也一直没有受过正规军人思想品德教育,他们才不觉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只要不弄死这个小日本,河本末守的身上又看不出什么伤,就没有人能够拿他们这些警卫营的大爷怎么样,再说真要是有个什么,不是还有何老大罩着吗,警卫营官兵的世界里只有何峰。赵晓辉更是如此,甚至蒋介S在他眼里都算不了什么。何峰这个老大简直就是万能的,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何老大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他自己只要紧跟着何老大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害怕的东西。他的脑子里可没有什么狗屁的日内瓦公约。何峰没有讲。当然他不知道这个东东,话说回来就算是知道赵晓辉也不会把这个东西当一回事。


首先拿河本末守中尉下手,是因为河本末守中尉既是个官,又是个中国通。自然是赵晓辉副连长的第一目标,用赵副连长自己的话来说,咱们整治一个小鬼子总不能都听不懂小鬼子求饶的话吧,哪多没有意思阿!


可河本末守中尉顽固到了极点,让赵晓辉领教了日本军官的顽固,任赵晓辉他们怎么拆磨他,河本末守不是破口大骂,就是一言不发。赵晓辉他们招数使尽也没有让河本末守招供。让赵晓辉也敬佩三分,还在何峰面前抱怨这日本军官是铁打的角色。


何峰早知道日本军官会十分顽固,他抚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你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你去审河本末守的三名部下,弄死个把子也没关糸。我就不信小鬼子都是铁打的角色!”


“是!”赵晓辉得了“圣旨”兴奋地应道。迅速转身离开了。


河本末守的三名部下可遭罪了。赵晓辉对他们用上了满清十大酷刑,其中有一个叫一休的中等个,皮肤白皙,长得眉清目秀的小鬼子,出身富商庭。见两个同伴被赵晓辉整得狼嚎鬼叫,死去活来,就骇得尿裤子了。赵晓辉看在眼里知道有戏了,但他一直未动一休。直到一休亲眼看着赵晓辉他们活活整死一个顽固的小鬼子后,赵晓辉才让二个比一休高出二个头气势汹汹凶神恶煞的特种兵出手。


聪明的一休本就是日本军人中的异类,用21世纪的话说;就是一休这个日本人是十分热爱生活和自己的生命的,用当时话来说;就更是简单了,这位一休上等兵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怕死鬼,要不然他就不会骇得尿裤子了,在赵晓辉他们这些古怪而极为有效的刑法下,不到一个小时上等兵一休就杠不住了,先是招出了自己此次任务的目的。但他只是个上等兵,知道的东西很有限,也没有太大的价值,赵晓辉认为对何老大的用处不大,一休原指望说出这些情况后能够让自己不再受罪.可惜赵晓辉这关没过,他一方面让人记下一休供出的情况,一方面又继续在一休身上实验何老大告诉他的各种不留伤痕的刑罚.而一休这边既然在心理上开了口子,自然就不再死硬下去,赵晓辉是一个花样一个花样的上,一休是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招.到最后不但连自己和顶头上司河本末守中尉私生活上日本人所独有的那点破事都说出来了。


“什么,河本末守中尉招了?” 何峰用一种不能置信的眼神看着正站在自己面前努力向自己表功的赵晓辉.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才被人叫醒,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所以听岔了赵晓辉刚才对自己说的话.


“老大,是真得!这是那小子的口供,不信你看!” 赵晓辉见老大对自己的说话话一副不大敢相信的样子,觉着自己受到了轻视,他的性子本就是火爆脾气,忙直接把口供递给何峰.


何峰拿起来一看,乖乖!这口供还真详细,比何峰从后世网上得知的那点真真假假的历史详细真实多了,一时间看得何峰的眼睛都亮的和一百瓦灯泡的似的,一个劲的闪闪发光。


一天前,赵晓辉还在抱怨河本末守中尉这个日本军官是铁打的角色,一夜之间怎么就招了呢?


得意的赵晓辉,不等何峰催促得意的述说着自己怎么撕开河本末守中尉那张嘴得,这也让何峰从他的口中基本上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赵晓辉从上等兵一休那了解河本末守中尉底细后,想出了对付河本末守中尉的毒招。


一桌丰盛的宴席摆在饥肠碌碌的河本末守中尉的面前,让中尉好不得意。他以为自己熬过来了。中国人没有他们的口供,最终只好赔礼道歉,待如上宾。当然最后是放了。所以还是阶下囚的河本末守气焰十分嚣张。直到赵晓辉将上等兵一休的口供扔给他,河本末守的嚣张气焰才有所收敛。但还是一付死猪不怕烫的样子。


“河本末守,你招不招已不重要了!” 赵晓辉笑道: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是条汉子。作为军人我敬佩你,假如中日不开战,你我或许会成为朋友,但作为敌人明天我不得不杀你,特备薄酒为你送行,我想你死都不怕,应该不会怕我在酒中下毒吧!”


“恭敬不如从命!”实际上河本末守也怕死,但赵晓辉把话说到这份上,加上河本末中尉受多年的军国主义教育和"武士道"精神的影响,自然激起他的亡命徒般的本性,他故作英雄地大刺刺坐在丰盛的宴席前。早饥肠碌碌的河本末守中尉对桌上好酒好菜也不客气,尽情的大吃大喝,与赵晓辉飞觥献斝,假如让外人看到,不知二人身份。还以为他们非敌是友。


这一席酒直饮到天黑,方才宾主尽欢而散。


“谢謝!赵连长的最后款待!” 酒醉饭饱的河本末守中尉冲赵晓辉深深鞠了一躬。


“不必謝我,我好人做到底,让你临死前见见你的家人!” 赵晓辉将河本末守中尉拉到窗户前。


河本末守中尉透过窗户一看;客厅中果然有一姿色平平的年轻日本女人带着一个五六个月大的婴儿。不是他的妻子玲子和儿子又是谁呢?他脸色一变,愤怒地对赵晓辉吼道;“不管你用什么下三滥的招数,我都不会背叛天皇。更不会为了妻子和儿子背叛天皇。”


“送她们走!” 赵晓辉本有此意,没想到河本末守中尉如此顽固。但他还有后招,不想把事情弄槽。忙叫手下将子玲子和她儿子送走。


“你把我赵晓辉看成什么样的人了!我本安排了你们夫妻最后一会,不想你会误会我,算了,明天刑场见!”赵晓辉不高兴地道。转身要走。


“对不起!请赵连长多多包涵!”河本末守中尉听赵晓辉一解释,感到自己是已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连忙道歉。


他停顿了一下,见赵晓辉脸色变好,加上他想到妻子玲子美丽的胴体,浑身不由自主地燥热起来。虽然他尽力克制,但腿间的东西不听话地硬了起来。河本末守中尉红着脸对赵晓辉道;“赵连长还能成全我们吗?”


“刚送走你妻儿,又去打扰她,不礼貌吧!” 赵晓辉见河本末守中尉上钓了,欲擒故纵。见河本末守失望的样子赵晓辉又道:“看在你是条汉子。大家同是男人的份上,我叫人给你找个日本妓女怎么样?” 欲火烧身的河本末守中尉此时也顾不上大日本“皇军”的颜面了使劲地点了点头,他只是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性欲那么强烈。他当时以为是;男人知道自己要死,性欲也回光返照。


赵晓辉果然讲信用,让手下人给河本末守中尉弄来一个昏沉沉但非常性感的日本女人,欲火烧坏脑壳的河本末守中尉虽然隐隐若若觉得日本女人有点面熟,但见床上包她的一条薄锦被只盖在她腰腹处,光滑而柔坠的睡袍包裹着她,令她身上魔鬼般的身躯凹凸毕现:细小的腰身,丰满的臀部高高从腰身处如山般拨起,挺涨的奶子微露,只到膝盖的睡袍里令人想入非非,她娇媚的喘息,鼓鼓的酥胸不停的起伏……这一切让河本末守都欲火沸腾。此时他也顾不上多想了,象饿狼一样扑过去,饥渴的辗转狂吻着她娇嫩的红唇,舌头亦成功地伸入她檀口内肆意四处乱舔……


性感的半裸日本女人也很放荡春潮泛滥,狂热地回应河本末守中尉……发出愉快的呻吟,随着河本末守中尉力度和速度的加快,她越叫越大,突然,她抱紧河本末守,尖叫着,颤抖着……她那销魂蚀骨的欢叫响遍了整个房间。


等他俩高潮过后,到相拥沉睡着时……河本末守中尉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有人从此至终在拍裸照。河本末守中尉做梦也没想到:两人都被赵晓辉下了春药。


第二天早晨,河本末守中尉醒来,此刻,在窗外照进来柔和的光线,他才看清日本妓女穿着一件橘黄色的睡袍,身上微微发出诱人的香水味。她侧身躺着,他注视着妓女,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小腹处盖着一条小薄缎被,睡袍的细吊带松松在她两肩上,鼓鼓的乳房上部露出来,尖挺的乳峰与饱满的乳头,妓女细细的腰沉下去,正好的腰围,用一只手就能紧紧地将她握住,浑圆的臀部却高耸起来,在光柔的睡袍包裹下更是性感撩人……


河本末守看着无比性感撩人的日本妓女又想扑上去了…… 突然他打住了,宛如让人施了定身法。原来他看清了那女人根本不是什么日本妓女,而是日本关东军炮兵大队长小梅村少佐的姣妻,号称关东军随军家属中一枝花的美枝子。美枝子暗地里曾让河本末守等年轻关东军军官意淫过N遍,只是小梅村少佐不但家族势力大,而且他本人武功高强让他们不敢造次。没想到自己临死前能上了她,真不枉此生。


河本末守也猜到赵晓辉有阴谋。尽量克制自己。但他一想到自己就要为天皇尽忠了,加上昨晚已上了美枝子,便轻轻地拿开盖在美枝子小腹上的薄被,当他拿开之时,美枝子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昂躺着,双手放在小腹上,双腿稍稍叉开。睡袍紧紧地贴在身上,将整个身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大大的奶子在睡袍下高高的耸起,河本末守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两颗奶头的形状,在她两腿根间,有一个包圆弧状像小山突起……


就在此时,房外极不是时候地走进一个人来,河本末守刚想破口大骂: “巴……”


见来人是赵晓辉的手下,才想起自己只是个阶下囚,硬生生将小鬼子的国骂咽下肚。


“中尉!赵副连长有请!” 来人冷冰冰地对河本末守道。


二人来到客厅,赵晓辉望着河本末守奸笑道:“中尉!你还想死吗?”


“赵副连长,你不必费心了,让人执行吧,下辈子我和你做朋友。” 上了美枝子后,河本末守中尉知道其中利害,想断了赵晓辉的念头,一心求死,一了百了。


“不!我不会杀你!” 赵晓辉摇了摇头道。


“你放了我!投奔我大日本皇军!”河本末守中尉眼前一亮。


“哈、哈、哈,我放了你,你也死定了,你大概也知道昨夜的女人是谁了吧!” 赵晓辉望着他狂笑,不答反问。同时将手中一把照片扔给河本末守中尉道;“你不与我们合作,明天全世界的报纸都会图文并茂这样报道;河本末守中尉因与炮兵大队长小梅村少佐的妻子有染,双双背叛日本天皇。供出9,18事变真象。当然用的是上等兵一休的口供。”


“巴嘎!卑鄙小人……” 绝望当中河本末守冲赵晓辉扑过来,赵晓辉狠狠地给了他一记黑虎掏心,望着痛得缩成一团河本末守,赵晓辉还不解气凶神恶煞般地冲上去对着河本末守的屁股补了几脚,赵晓辉怒目而视对河本末守破口大骂道:“你真以为自己是条汉子吗?9,18炸毁路轨,嫁祸于人。你,你他妈的整个日本包括那鸟天皇全是卑鄙小人。有本事,你他妈的起来单挑!”


赵晓辉出了口恶气,心情才好点,想到自己的目的,才蹲下来对一言不发的河本末守道:“你现在死了也进不了靖鬼神舍,梅村家族也不会放过你和你的家小,与我们合作,我们可以保护你的家小,而且小梅村少佐已被我们砍死,我可以让美枝子做你的小老婆。”


“小梅村少佐真死了吗?” 河本末守的死鱼眼情睛翻了一下小心谨慎地问道。


赵晓辉一听知道有戏了,从口袋中掏出一付炮兵少佐军衔的肩章,扔在河本末守面前……


“将我妻儿接来,我与你们合作!” 河本末守终于屈服了。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