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大海难 第九章 第九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照片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身着蓝色夹克衫,大背头,嘴角长了个很大的痦子。

“您怎么了?王总?”孟中华拍了拍他的肩膀,王啸岩才回过神来,语无伦次地说:“没……没怎么。”

孟中华拿了根烟,贴在鼻子上闻了闻,沉声说:“王总,如果您连这个人都不认识,那就是我老孟交错了朋友!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王啸岩的冷汗渗了出来。他清醒地认识到,今晚的正题,才刚刚开始。

“我认识他,他叫杜志明,是一家货运公司的老板。但是,他已经死了。”他不敢看孟中华的眼睛。

“说实话,王总,您真的拿老孟当朋友吗?”孟中华声音柔和下来。

“当然。不然,我今天怎么会来?又怎么会聊得如此投缘?”王啸岩强作镇定。

“那好。作为朋友,我就直话直说。这人的确叫杜志明,是江苏连通货运公司的总经理。他跟您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他的母亲你叫她姑妈,他的公司还是你帮助他筹建的。而且,他70%以上的业务都靠您罩着,对吧?”孟中华现在说话的语气不容质疑。

“您……您在调查我?”王啸岩有点愠怒地看着孟中华。

“我不调查你,怎么能够救你?”孟中华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客气了。

“救我?我怎么啦?有人要暗杀我吗?”王啸岩也有些愠怒了。

“比暗杀更可怕。暗杀有可能躲得掉,但犯了国法,就非常麻烦了!”孟中华也加重了语气。

“我犯法?我犯了什么法?你别信口开河好不好?”现在的王啸岩,身上的儒雅气质早已荡然无存。

“你别生气嘛,王总。”孟中华声音又调到了合适的分贝,“要知道,我老孟虽然不是什么有身份的大企业家,但目前还没有一个人说过我信口开河。没有依据的事,我绝对不会下定论!”

王啸岩喘了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居然拿起了酒,给孟中华满上一杯,心平气和地说:“孟总,您别生气。啸岩只是因为看到表哥的遗像,有些激动。今天您找我来,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一定配合您!”

这才是个态度嘛!孟中华心里在冷笑,但脸上却又堆起了笑容,说:“那我就随便讲讲。您的这位表哥,是在两年前的‘12.21’海难中去世的,对吧?”

“是啊。”王啸岩叹了口气说,“想不到我的表哥会死在我们公司的船上,真是遗憾啊!”

“有句话你可能不爱听。”孟中华淡淡地说,“你的表哥实际上是死在你的手上!”

王啸岩浑身一震,脸又刷地白了。

不等他说话,孟中华抢着说:“因为,你让他执行由你策划的一个阴谋,将他自己的车引爆,从而导致了一场惊世大海难!”

王啸岩嘴唇剧烈地颤动,冷汗滚滚而下。但他还是挣扎着说:“你瞎说!我怎么会害死我的表哥?”

“你原本不是要害死你的表哥,而是要杀害你的大舅哥,苏—浚—航!”孟中华一字一顿地念出了这个名字,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你……你有什么证据?”王啸岩高大的身躯顿时矮了半截,显然是落了下风。

“这就是证据。”孟中华将第一张照片甩了过去,“这个人叫李子仪,是杜志明的司机。他还活着。”

王啸岩忍不住用袖子擦了一把汗,仍在狡辩:“表哥的司机是小张,我认识的。这个人一定是冒充的。你不要听他乱说!”

“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怎么会乱说?我问你,发生海难事故那天,你在船上吗?”

“没有啊。”

“就是嘛。你又没在,怎么知道李子仪不是你表哥的司机?实话告诉你,这个李子仪是你表哥在事发三天前临时找的。他怕自己的司机太熟了,将来说不定会漏了嘴,因此临时招了个司机,完事后就辞掉他,给他一笔钱,让他远走高飞。”

王啸岩一时怔住。

孟中华端起酒杯,说:“王总是聪明人,细节我就不讲了。实话告诉你,这个小伙子已经将所有的情况向我讲了,他现在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王总,要是您还认我这个朋友,请干了这一杯,我们就以朋友的方式去做事。时间长了您就会知道,我老孟为朋友两肋插刀,并不是一句空话!”

王啸岩说不出话。他感到自己就要虚脱。但他还是用尽全身力气抓住了酒杯,将酒倒进了脖子里。

五分钟后,孟中华和王啸岩离开了饭店。

等他们下了楼梯,一个蓄板寸的男服务生走进这个包房,猫腰钻入桌子底下,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他轻轻地关上房门,离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