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0后续机型研发已展开

刘铭传 收藏 0 13
导读:歼-10后续机型研发已展开

国防科工委新闻发言人昨称:在歼-10之后,还有重量级先进武器要亮相


歼-10缩短了我们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完成了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的跨越,使我们的作战部队在应对现代战争中从过去的“捉襟见肘”转变为“得心应手”。歼-10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研制适应未来作战环境的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战斗机的能力


目前歼-10战机已经批量装备部队,将成为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进入21世纪的主要装备


1月5日,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中国一航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战机--歼-10战斗机正式亮相。作为我国新一代多用途战斗机,歼-10是“共和国军工战线科研人员花费近20年心血磨砺出的一把捍卫国家安全的利剑,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了探求“20年心血”所包含的艰辛历程和“里程碑”蕴涵的超越意义,记者专访了歼-10飞机行政总指挥、原中国一航总经理刘高倬,他深有感触地说:“这次公开不仅壮了国威、军威,也让这条战线上的许多人得以安慰。”


对比第三代


歼-10比初期的F16好很多


有一幕,刘高倬至今记忆深刻。某次他受邀参观我军演习,演习中台湾方面的飞机在台海中线上面看到我方只有歼-8的时候,就越过中线晃悠晃悠飞了过来。当看见我方苏-27起飞了,就乖乖地缩了回去。


“当时空军的同志告诉我,他们翘首以盼拥有自己的先进战斗机。那时我就想,一定要竭尽全力拿出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战斗机。”他说,“今天这个目标终于实现了。”


在他看来,歼-10可以和当代最发达国家在役的主战机种相匹敌。“美国现在在役的主战机种是F16,歼-10比初期的F16要好得多。”他向记者简单评述了歼-10,“F16现在批量装备,我们的歼-10也批量装备;F16在不断改进,我们歼-10也在不断地改进。”在他看来,只要拥有了一代好的启动平台,完全可以通过电子设备不断的升级换代提高战机的作战效能。


刘高倬介绍说,“我们组织过歼-10飞机和一些当代大家认为比较好的战斗机进行对抗和演练,应该说整体表现非常不错。为此,中国军队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而且,自去年我军批量列装部队后,作战单位对歼-10也感到非常欣慰。因为,原来使用的空中主力装备是国外飞机,而现在拥有了可以与敌争锋的国产现代战机。


“部队高层非常高兴,说有了这个装备我们应付现代战争就得心应手了。从原来的捉襟见肘到现在的得心应手,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也非常令人自豪。”刘高倬由衷指出,“我们经过20年的努力拿到了一个先进的战斗机,能够使我们的部队通过好的装备付出最小的牺牲争取最大的胜利,扎扎实实为国防做出了贡献。”


歼-10战斗机分单座、双座两种。作为第三代战斗机,歼-10采用了全新电子系统、电传操作等大量新设计、新技术和新工艺。在紧急短距起飞,空中机动、超低空突防、对地攻击等方面超过西方第三代战机。歼-10战机有着比歼-7、歼-8更优良的作战性能,可以和歼-8Ⅱ、FC-1、苏-27SMK、苏-30及防空导弹系统高低搭配,构成大密度、大纵深、高中低空互为重叠的立体防空网,满足21世纪空战要求,有效提高中国空军防卫作战能力。


面向第四代


歼-10已成系列化发展态势


记者了解到,首批装备歼-10战斗机的我空军航空兵部队,经过科学改装训练,如今已经成建制形成实战能力。先后组织了战斗特技、对地攻击、单机进攻、双击空战、编队出击、导弹攻击和防御战术机动等多个课题训练,多次参加和组织复杂气象条件下的紧急机动、远程奔袭、空中对抗、海空联合作战以及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全员、全装、全要素、全过程对抗演练,比原计划缩短一半时间形成实战能力。


刘高倬说,通过歼-10的成功研制,我国航空工业在设计方面掌握了飞机设计、主动控制和航电综合化等方面新技术,完成了多项新材料的研制和工程应用转化,自主开发了先进的飞控、航电、救生、应急动力等系统,建立了一套设计、实验设施。在试制、试飞方面,突破了多项关键技术,掌握了一套科学的试飞方法。


2006年12月15日,美国新一代战机F-35(被命名为闪电2)已经完成首次飞行。第四代战机与第三代战机相比,又增加了哪些方面的性能?《航空杂志》研究员宋心之说,首先,第四代战机强调隐身;第二是强调超音速巡航;第三是超机动、更灵活,就是它的尾喷口能动,飞机可做一些超常规动作;还有就是它的一体化电子设备和维护系统都非常好。


面对未来的激烈竞争,刘高倬告诉记者,现在歼-10已经形成系列化发展态势,在歼-10平台上后续机型已经展开了研制,“我们在做两件事,一个是歼-10飞机的进一步改进,利用这个平台把新的技术用上去。同时我们也在研发第四代,以适应保卫祖国的需要。”


历程很艰辛


防滑刹车未过关,没脸去聚餐


按照世界航空发展的历史,创新的产品和最新的技术通常不要超过20%,这样成功的概率就可能比较大。但是,歼-10远远超过这个比例,而且取得了成功。刘高倬认为,这后面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和献身精神。


国一航某所所长王复华,他率领一个团队攻关防滑刹车系统。当时,2个月已过仍未能攻下来。每天他们都要将飞机推出去滑行,发现问题,然后连夜攻关和改进。因为担心拖了整机研制后腿,春节大年三十是把饺子送到试验台过的。正月十五,王复华和团队仍在现场。看到这样辛苦,刘高倬“命令”大家晚上聚个餐。“但聚餐的时候,全所同志一个也找不到了。直到晚上很晚见到了王复华同志。我说,‘老王,不是说好了晚上聚餐吗?’他说,‘我们没有脸啊!’”最终,他们攻破了这一难关,到今天为止,这个刹车系统也从未出过毛病。


歼-10的曲折还体现在“张三滴”故事中。首飞日期已定,而且报告已获中央领导批准。“但是,第二天下午再做一次发动机开车的时候发现了三滴油,开了两次会找不到原因。”刘高倬顶着巨大压力决定暂缓首飞,“也许有人会说,当时的‘三滴油’问题可能不至于影响首飞,但是我想我们要干的是精品,必须精益求精,尽管中央领导已经批了,压力巨大,影响巨大,也必须付出这样的代价。”


对于歼-10,一直有一个提法,就是“做前人没做过的事”。“但什么叫做前人没做过的事?就是要面对生与死的考验,成与败的考验。”刘高倬用一个试飞故事诠释了其中的含义,“从录像上我们看见,首席试飞员同志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与屈建忠同志(中国一航试飞院负责人)抱头痛哭。我问他为什么与老屈抱头痛哭。他说当时天气不好,在上飞机的时候,看见屈建忠同志掉头抹眼泪,但假装没有看见,怕影响情绪。”


就是在试飞员不断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全体参研人员不断面对成与败的考验中,歼-10终于获得了成功。这后面,中国一航副总工程师许德仍在与病魔作着顽强的抗争,歼-10试飞总师周自全因工作操劳奔波曾被医院下过病危通知,而中国一航成飞公司总经理杨宝树以及肖党生、袁承昌等人更因工作而忽略了身体,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正是有了这些牺牲,换来了今天中国航空工业的绚烂春天。”刘高倬认为,歼-10的成功研制的过程,既为我军研制出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空战装备,更为我国航空工业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