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九六 敌强我弱

梅戈 收藏 1 4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九六 敌强我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日本鬼子在这一带拉开网,反反复复扫荡了半个多月,给这一带的老百姓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除开许万喜率领的二中队损失了小一半人外,跟着杨明杰一起活动的一中队也损失不小,半个月下来,整个县大队的人还剩一百挂零,各区小队也受了不小的损失,尤其是九里店的区小队,在九里店一战后,队长肖顺被俘牺牲,在梁方启的带领下,他们在一次掩护老乡的突围中又和鬼子狠狠地打了一仗,整个小队几乎被打垮了,多亏杨明杰率领县大队赶来,才把他们从鬼子的层层包围圈里救出来。

面对鬼子们无穷无尽的扫荡,又代理起县长职务的石国泉彻夜思考了好几天,如此复杂严峻的形势,稍一不慎,就会对部队和老百姓造成极大的损失,这让石国泉伤透了脑筋。自从这次扫荡开始后,老县长丁洪奎和一大批优秀的干部、战士为抗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鬼子封锁的又很厉害,与上级的联系也暂时中断了,部队减员严重,弹药也很缺乏,敌人疯狂地抓丁抓差抢物资,前一阵敌人被打掉的几个据点又恢复了起来,这一切的一切几乎都压在了石国泉一个人的身上,短短的半个月,让石国泉觉得有如过了好几年。

这天夜里,石国泉、杨明杰各自带着一部分战士分别到城东和城西活动,以便保存有生力量。听着时断时续的冷枪声,石国泉向县城方向看了看,那里黑漆漆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他不禁想起在城里工作的耿平与吴素娟等同志,与上级的联系中断后,与城里的联系也断了,石国泉几次派人想进城与耿平取得联系,但连城都没能进去,敌人为了在这次扫荡中彻底消灭这一带的八路军及抗日武装,把县城与乡下的联系断绝了,除了日、伪军,这一阵城门口是严禁出入,石国泉派去的人连城门都没能靠近。石国泉这一阵觉得自己就是个瞎子,对周围、对上级,现在是任何情况都不了解,只能是凭着直觉领着大家继续战斗,这一点,他是绝不动摇,自从参加了革命,他就抱定了为革命事业献身的精神。

部队在漆黑的夜里一路行进,避开了鬼子的营地,半夜时来到了九里店。

下了地道,石国泉先和梁方启等干部聊了聊,觉得这些干部们斗争热情还是象从前一样满高的,他觉得很欣慰。这几天许万喜的伤势已经见好,已经可以和人说几句话了,周淑芬就把许万喜负伤的消息告诉了家里,这样一来,照顾许万喜的人多了,周淑芬也就可以出来工作了。看着周淑芬因为久在地下显得有些苍白的脸,石国泉问道:“怎么样?淑芬同志,身体还吃的消吗?条件允许时,你也要和大家一样,出去活动活动晒晒太阳!”

周淑芬点点头,道:“鬼子们总是说来就来,俺们下面这些人不能出去太多,怕万一出去多了,鬼子来了,来不及下来,所以还是让老乡们多出去活动活动晒晒吧!”

石国泉道:“那也要找时间出去活动活动,不能总是这样!”

周淑芬看着石国泉对自己如此关切,就笑着说了声:“是!”

石国泉又问道:“这几天我没来,万喜同志的伤怎么样了?”

周淑芬道:“伤好多了,就是身子还是很虚,大家都出不去,所以搞不来什么有营养的东西,俺婆婆带下来的两只鸡都已经杀了给他吃了!”

石国泉道:“对伤员还是要尽量想些办法,这事我会记住,现在咱们去看看他!”

周淑芬点点头,领着石国泉、赵二虎就向许万喜养伤的地道走去。

地道里许多地方都没有灯,显得很黑,而且也无所谓黑天白日,石国泉几个人走了好长一段路,最后到了许万喜养伤的地道里。此时的许万喜并没有睡,正睁着两只眼想心事,他娘和妹子娘儿俩也正小声说着话,说到万喜爹五十来岁了还跟着民兵站岗放哨,许万喜的妹子万红咯咯直笑,而万喜的小弟弟则躺在地道的最里面睡的正香。

周淑芬快走到许家一家人休息的地道时,听见小姑子在咯咯笑,知道她们还没睡,就轻声喊了句:“娘!你们还没睡吗?石书记来看咱们了!”

万喜娘此时正边和姑娘说笑边纳着鞋底,听说石书记来了,忙放下鞋底站了起来。这时候石国泉就走了过来,万喜娘忙张罗着叫女儿给石国泉端过来一碗水,石国泉笑着对万喜娘道:“大娘,您就别客气了,这一阵可让你们受苦了!”

万喜娘瞧着石国泉越发显得消瘦的脸庞心疼道:“俺们受这点儿苦算啥?不就是只能猫在这里出不去吗?你看看你们,每天除了打仗不算,还要到处照顾俺们这些老百姓!吃不得吃,睡不得睡,那才叫辛苦,时时刻刻还有那么些危险,可真让俺们担心!”说着话,万喜娘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石国泉见状忙安慰道:“大娘,您看我这儿不是好好的吗?!”

万喜娘道:“石书记,你们在这里歇着,是不是还没吃饭?俺出去看看给你们弄些什么吃的来!”说着话,万喜娘叫着女儿,娘儿俩走了出去。

石国泉本不想让万喜娘张罗,可老人已经走了,这时他才顾得去看许万喜。

许万喜看石国泉他们来了,躺在被子里叫了声石书记,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石国泉看许万喜身边有些空地,就坐了下来,其他人也各自找地儿坐了下来。石国泉一边摸着许万喜的铺盖,一边问许万喜:“怎么样?万喜同志,感觉好些没?”

许万喜努力微笑道:“好多了,石书记!就是浑身没力气!”

石国泉摸着许万喜的铺盖都很厚,就笑着道:“别着急,慢慢养着,我看着照这样下去,春天你准能好了,照样可以带兵打仗!”

许万喜道:“马上就过年了,这春天也快了,我看这小鬼子也快走了!”

石国泉道:“是啊!鬼子们再不走,这老百姓的日子就没法过了!”说着说着,两个人就说到了目前的形势,许万喜望着石国泉道:“石书记,我这几天听淑芬说,敌人又在抓人,准备帮助苗不正再补充建立一个大队,这消息是真的吗?”

石国泉点点头道:“是,敌人现在又恢复了几个据点,他们的兵力不足,听几名从敌人那里跑回来的老乡讲,鬼子和苗时正从抓去的老乡里边挑选了一些身强体壮、没当过民兵或者八路军的小伙子,要他们参加治安军,听说已经有了一百多人!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吗?”

许万喜躺在铺上看着石国泉道:“是,我是有些想法,但不知道想的对不对,所以这两天我也正想把这些想法先和梁书记说说,让他转告给您,可巧您就来了!”

石国泉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高招啊?”

许万喜乐着道:“高招谈不上,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跟您说说!”

石国泉望着许万喜因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的脸道:“万喜同志!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休息再说,这一会儿你说话够多的了,要不要先休息休息?!”

许万喜轻轻摇摇头道:“不用,我不累!”

石国泉道:“那也先休息一会儿!”

周淑芬凑过来,端起半碗水对许万喜道:“万喜,你先喝口水,让石书记也歇歇!”说着话就把许万喜抱起了些,许万喜顺从地喝了口水,周淑芬把他就又放下了。

周淑芬怕许万喜说话多了累,就给他垫高了些,许万喜看着妻子笑了笑,对石国泉道:“我的想法也许不成熟,只给您做个参考意见!”

石国泉也怕许万喜话说多了累,就笑着道:“许队长,有话你就说吧!别那么谦虚!”

许万喜又笑了笑道:“这一阵反扫荡,我虽然没能到地面上去看,但知道形势是很残酷的,咱们损失很大,照这样下去,我们还能坚持多久?!所以我这两天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借苗时正和鬼子们扩充治安军的机会,把一些在村里不怎么红,没参加过民兵,政治上就绝对可靠的小伙子们,让苗时正和鬼子们抓了他们的丁,让他们隐蔽到治安军里去,但不过这事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弄不好就有性命之忧!”

许万喜这里说着,石国泉就迅速开动自己的脑筋:“许万喜的想法不可不谓极其大胆,但却有极大的可操作性,这样一来,不但保存了大量有生力量,而且为以后的斗争奠定了基础,还掌握了大批枪支,不过,万一被敌人发觉,这混入治安军的人就一个都活不了!”许万喜说着,石国泉想着,最后,石国泉道:“你这个想法太大胆了,但不失为是个好办法,只是这事稍一不慎,这些人的性命就全完了!咱们必须慎重从事!”

许万喜道:“这事可以暂时不让参与的人互相知道,或者也只限于他们本村的几个人知道,所以这事必须选那些政治上最可靠、对敌人斗争最坚决的人,我觉得这事可行!”

石国泉道:“你说的这事我觉得也是不失为一个保存力量的好办法,但万一出了事,我们对他们的家人、对上级怎么交代呢?”

许万喜道:“有骨气的中国人,现在会考虑自己的生死吗?”

石国泉心里一动,对许万喜道:“好!你说的我记住了,我会尽快组织县里的人开个县委会,谈论你的这个意见,我个人原则上是支持你的意见!”

许万喜笑了,道:“谢谢石书记,为了抗日,我们努力吧!”

石国泉伸手握住许万喜露在被子外的一只手道:“许万喜同志,你是位好同志,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在想着工作,我替党感谢你!”

许万喜笑着嘘了一口气,石国泉知道他累了,刚想告辞,万喜娘和万红回来了。

看着石国泉等人要走,万喜娘忙拦阻道:“石书记,别忙着走,你们整天为了抗日的事在外面忙,难得坐下来歇一会儿,俺们娘儿俩找了半天就找来几个鸡蛋,都是煮熟了的,你和二虎每人吃两个,也是俺们的一片心意!”

石国泉忙道:“大娘,现在正在反扫荡,老乡们都不容易,这鸡蛋还是留着你们或者给伤员们吃吧!你们更需要,您看,”石国泉指着自己和赵二虎道,“这不都很硬实?!”

万喜娘笑着道:“和鬼子打仗都打了这么些年了,俺们什么不知道?什么也别说了,今天你们不吃了这鸡蛋,谁都不许走!”万喜娘说着就堵住了地道口。

周淑芬见状忙打圆场道:“石书记,两个不吃,吃一个总成吧?这也是俺娘的一片心意!”

许万喜躺在铺上也让着,石国泉笑道:“那我和二虎就每人吃一个!”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