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八)

royf22 收藏 42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周卫国郑重地向张大宝问道:“你肯定这些人今天早晨一个都没有见过?”

张大宝点头道:“俺肯定!”

周卫国点了点头,又对杨大力说道:“大力,你保证这是你们一营一连的全部人员?一个都没有少?”

杨大力大声说道:“报告团长,一营一连从连长到炊事员全在这里,一个也没有少!”

周卫国欣慰地说:“好!很好!”

杨大力满头雾水,终于忍不住问道:“团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卫国叹了口气,指着张大宝说:“他是斜塘村的民兵,叫张大宝。”

杨大力顺着周卫国的手指看过去,说:“俺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俺记得见过他,前几天俺还送了五条三八大盖给他们斜塘村民兵。”

周卫国缓缓说道:“大宝说,今天他和他堂哥张根生在村口放哨时,遇上了几十个自称是一连所属部队的八路军,他们还说鬼子进山了,所以来通知乡亲们转移。大宝通知完村长回到村口就发现他堂哥已经被人杀害,而那几十个八路军,也不见了踪影!他认为,就是你们一营一连杀了他堂哥。”

周卫国说完,又看向张大宝,说:“大宝,你也看见了,一营一连的人都在,没有一个是你今天早晨见过的!”

张大宝急得又要哭出来了,说:“周团长,今天早晨,俺和俺哥亲耳听见他们说自己是一连的兵!”

杨大力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这些天一连和第六区小队都是俺亲自带着守在太丰方向的,他们连打个盹都不敢,又怎么能跑到斜塘村杀了你堂哥?第六区小队也有你们斜塘村的人,你要不信可以问问他们去!”

张大宝急道:“杨营长,俺不是要冤枉你,俺是……”

杨大力怒道:“你嚷个球!你他娘的血口喷人!俺要不是穿了这身军装,一早就揍你狗日的!”

李勇皱眉道:“大力,你少说两句!”

杨大力恨恨地说:“政委,这小子欺人太甚!俺们一百多号人跑了几十里山路就是为了听他在这里放屁?”

周卫国脸一沉,说:“大力,你们要是不来,事情怎么能弄得清楚?我们八路军是老百姓的队伍,你动不动就揍人,像什么话?”

杨大力这才平息了怒火,但还是忍不住嘀咕道:“谁让他冤枉俺们一连杀了他哥?”

周卫国想了想,对张大宝说道:“你哥被杀的这件事疑点很多,我们需要好好调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杀你哥的凶手!”

张大宝点了点头,忍不住又哭了。到了这个地步,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村口突然传来马蹄声,很快,就有一人两马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前面那匹马上的骑士看装束正是教导营骑兵排的战士,第二匹马的马背上则驮着一个粗布卷成的长条包裹。

两马驰近后,第一匹马上的战士立刻翻身下马,牵着两匹马来到周卫国和李勇面前,向两人立正敬礼后说道:“报告团长、政委,教导连在斜塘村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副团长看过后觉得不对劲,特地派俺把尸体送来阳村,请团长政委定夺!”

周卫国指着第二匹马说:“就是那匹马上驮着的吗?卸下吧。”

那战士应道:“是!”

转身走到第二匹马边上,解下了马上的粗布包裹,平放在地上。随后将粗布摊开。

粗布完全摊开后,立刻现出里面一具头部模糊的尸体。

边上围观的斜塘村村民顿时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

张大宝则“咦”的一声,说:“周团长,俺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早晨俺和俺哥看见的八路军身上穿的都是新军服,就和这人一样!”

周卫国心中一动,立刻上前,开始仔细检查这具尸体。

尸体的头部虽然模糊不清,但身体其他地方倒还相对完整。这具尸体除了背上的背包,在胸前和背部还各有一个背囊。虽然没有接受过伞降训练,但在德国军校的见识还是让周卫国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背囊正是伞兵配备的副伞和主伞包!很快,周卫国又发现了用绳子连在这具尸体右腿上的一个牛皮长袋(伞兵携带武器弹药的腿袋),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的是弹药和部分零件已被砸碎的枪械。从枪械残存的外形,周卫国立刻推测出其中一支为第一次击退鬼子小部队偷袭时缴获的那种冲锋枪,还有一支则是“三八式”步枪。尸体的腰间还佩戴了一支手枪和一把匕首。周卫国拔出匕首,起身来到张根生的尸体边,用匕首在张根生胸口的刀口上一比划,竟然完全吻合!

张大宝失声说:“是这人杀的俺哥?”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是他们一伙,但却不是他!”

说着,周卫国又回到那具尸体边,打开他腰间枪套,取出了里面的手枪,却是一支完整的卢格P08。而从尸体背上解下的背包中,也发现了塑胶炸药、地雷、急救药品、雨衣、干粮和攀登用的钩索。

检查完这些,周卫国还不放心,用匕首三两下将这具尸体的裤子剥下,只见这尸体下身赫然围着一块兜裆布——日本人!

周卫国终于松了口气,到了这时候,他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这具尸体的身份了——这人显然就是竹下俊手中那支特战队的成员!而从稀烂的头部和几乎完全错位的颈胸椎来推测,这个倒霉的家伙应该是跳伞的时候主副伞都没有打开,结果头部着地摔死了!同时因为甩动撞击导致腿袋中的枪械部分毁损。头部碎裂、颈胸椎移位吸收了剩余能量,所以背包、背囊和腰间的手枪都能保持完整。

推测完这些,周卫国不由摇头叹道:“又是伞降作战,又是乔装改扮!竹下俊啊竹下俊,我以前真是太小瞧你了!”

李勇奇道:“老周,你说什么呢?”

周卫国面容一整,说:“老李,如果我没有猜错,鬼子的确进山了!”

李勇一呆,说:“那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周卫国叹道:“那是因为鬼子不是从地面,而是从空中进入了我们虎头山!”

李勇更不明白了,说:“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

周卫国指着地上的降落伞包说:“这叫降落伞包,里面包着一副折叠好的大伞,当你背着这个伞包从高处跳下,打开里面的伞,就可以大大降低你下降的速度,最后,你就可以安全降落!”

李勇想了想,点头说:“我明白了!第一个想到造出这东西的人脑袋可真不一般!”

周卫国又转向张大宝说道:“大宝,今天早晨你和你堂哥在村口看见那支八路军后问了口令吗?”

张大宝想了想,说:“俺哥倒是问了口令,不过他们没答。俺们见是八路军也就没再多问了!”

周卫国叹道“大宝,你的确冤枉杨营长的一连了!今天早晨你和你堂哥看见的八路军根本就不是八路军,而是乔装进入我们根据地的鬼子!”

张大宝大吃一惊,说:“鬼子?可他们怎么都会说俺们中国话?”

周卫国苦笑道:“都会说中国话?!竹下俊,这回看来你还真是下了大本钱啊!”

说完,立刻大声命令道:“司号员,吹紧急集合号!命令团直属队和三连立刻集合!”

团部的司号员立刻吹响了紧急集合号。

周卫国又转向杨大力说:“大力,你立刻带一连赶回去,鬼子先头部队已经进山,他们的后续部队很有可能也快来了!带个命令给吴副团长,一线天和太丰方向的防御,由他全权负责!记住,你的任务是配合吴副团长,服从他的指挥!”

杨大力大声应道:“是!”

一听说有仗打,杨大力立刻精神百倍,早将刚刚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

杨大力转身,对一连大声命令道:“一连,听俺口令,立正!向左转,以排为单位,一路纵队,跑步走!”

说完,带头朝来时的路上跑去,一连官兵则精神抖擞地紧跟其后,在急行军时自动将队列调整为以排为单位的一路纵队。

李勇不由感叹道:“杨大力这家伙,虽然愣了些,倒真是一员虎将啊!”

周卫国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李勇说道:“老李,这次鬼子乔装进山很有可能是竹下俊亲自带队,我要好好会会他!阳村就由你坐镇了!不过团部只留警卫排看家我不放心,回头你再从县大队调一个连过来。竹下俊这人心思缜密,行事没有规律,你留在阳村要处处小心!乡亲们和团部也要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

李勇点头道:“我明白!”

这时,司号员跑过来汇报道:“报告团长政委,团直属队和三连已在村口集合完毕!”

李勇紧紧握了握周卫国的手,说:“老周,小心!”

周卫国郑重地一点头,说:“老李,你也小心!”

转身又对张大宝等人说道:“乡亲们,杀害张根生同志的凶手是装扮成我们八路军的鬼子,我们现在就要去捉拿凶手!你们先回村去吧,张根生同志的尸首先收敛好,等抓住凶手,我会亲自带着他们的头来祭拜张根生同志!”

斜塘村村民们纷纷说道:“谢谢周团长!”

张大宝则咬牙说道:“周团长,抓鬼子算俺一份,俺见过他们!他们就是烧成灰俺也认得!”

周卫国略一思索,说:“好!张大宝同志跟着我们,一起抓凶手去!”

说完,带头朝村口大步走去。


由骑兵排那个战士带路,周卫国带着特战队和三连一路急行军,四十多分钟后终于赶到教导连发现那具鬼子尸体的地方。

在那里,吴有财已经带着教导连的一个排布好了警戒线。

见到吴有财,周卫国立刻表扬道:“有财,这件事你做得非常好!”

吴有财说:“团长,我也是看这人死得蹊跷,他虽然穿着我们八路军的军服,但身上的各种装具却都很古怪,我自己拿不准,所以才让人把尸体送到您那里。”

周卫国说:“这人不是我们八路军,而是竹下俊手中的那支鬼子小部队成员!他们已经乔装成我们八路军通过空投进山了!人数估计有几十个!”

吴有财倒吸一口冷气,说:“几十个人?”

见识过直属队战斗力的吴有财自然清楚和直属队性质相同的那支鬼子部队有几十个人进山是个什么概念。

周卫国点头道:“没错!今天早晨斜塘村一个见过他们的民兵说他们有几十个人,但他也没有看清所有人,所以具体人数不详!他们还杀害了另一个民兵,估计是那个民兵发现了他们的破绽!他们为了灭口才下的手。”

吴有财面色一紧,说:“斜塘村?他们的目标肯定是赵庄!”

周卫国也点头道:“我也猜是赵庄,不过赵庄的乡亲们和县委县政府早已转移,鬼子这回怕是要扑个空!”

吴有财面有忧色,说:“团长,鬼子的那支小部队也擅长山地作战,我怕他们迟早会发现转移的县委县政府!”

周卫国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现在我们首先要明确进山的鬼子究竟有多少兵力!还有,部队要加强对空警戒,防止鬼子再次空投后续部队!”

吴有财皱眉道:“团长,怎么明确进山的鬼子人数?”

周卫国说:“附近有没有开阔地?”

吴有财想了想,说:“从这里向北五百米左右就有块平地。”

周卫国点头道:“好!就是那块平地了!”

说完,对战士们大声命令道:“各部队分散成六人小组,呈近战队形,向北搜索前进!行动!”

特战队和三连、教导连的战士立刻分散成六人战斗小组,枪上膛,交替掩护着向北搜索前进。

在经过那块开阔地时,战士们更是加倍小心。进入开阔地边缘的树林后,特战队立刻发现了树林中有一个伪装过的挖掘痕迹。

在疏散其他队员和附近的战士后,一个队员小心翼翼上前,探测确认没有地雷后,才轻轻地去除了表面伪装的树枝和草皮,露出了一个挖掘过大坑的痕迹,掘开表面的浮土,很快就发现了里面埋着的降落伞包。紧接着,特战队又在树林里发现了其他两个埋藏降落伞包的坑。

最后,周卫国数了数起出的全部降落伞包,发现总共有主伞副伞各三十六个!

周卫国叹道:“三十六人!这次乔装进山的鬼子共有三十六人!”

周卫国掏出一个小本子,又取出铅笔,在小本子上写下“36”这个数字,随后面色一整,向吴有财说道:“有财,派通讯员回阳村,通知老李,鬼子共有三十六人乔装成我们八路军已经进山!让老李以团部的名义下发命令,各部队、区小队,各乡、村民兵密切注意人数为三十多人或十多人,穿着全新八路军军服,人人都有短枪,会说中国话的部队!一旦发现,就地堵截,并立刻上报!骑兵排分散负责联络!同时,口令全部更换为紧急口令,对于回答不上口令的部队,可以直接开火!”

吴有财肃容道:“明白!”

周卫国转身向特战队和三连命令道:“团直属队,三连,呈战斗队形,向赵庄急行军!行动!”

特战队和三连立刻整装,在派出尖兵小组后迅速出发。

周卫国拍了拍吴有财肩膀,说:“有财,鬼子现在有了内应,很有可能在近期对我们虎头山发动大扫荡!一线天和太丰方向的防御,就全靠你了!你自己也要小心!”

吴有财斩钉截铁地说道:“请团长放心!”

周卫国郑重地点了点头,立刻跟着三连出发了。


竹下俊从望远镜里看着尖兵小组的两名队员摸进赵庄,不久,就见他们发出“安全”的信号。

竹下俊立刻带着剩余队员冲进了赵庄。

尖兵见到竹下俊,轻轻摇了摇头,说:“指挥官阁下,我们搜索过的房子都没有人!支那人似乎得到消息转移了!”

竹下俊微一皱眉,说:“分散搜索!”

队员们立刻分散到赵庄各处,仔细搜索。

十分钟后,队员陆续回报,结果都是:“空无一人!”

竹下俊不由皱紧了眉头,看来赵庄的老百姓和八路军的指挥机关的确都转移了!八路军好快的动作啊!

这时,一个队员来到竹下俊面前,低声汇报道:“指挥官阁下,卑职在赵庄东面的山路上发现了马蹄印!”

竹下俊紧皱的眉头立刻舒展,微笑道:“马蹄印?很好!虎头山八路军里能骑上马的人,肯定不会太多!顺着马蹄印,追击!”


赵庄东面十五里山坳。

赵庄的几百村民在这里已经躲了整整一天。

这批村民因为老人比较多,所以没有走得太远,幸好县委县政府将所有的马匹都留给了他们,要不然就连这十几里山路恐怕也不好走!

负责保卫这几百村民的,是第八区小队的一个班和赵庄的二十来个民兵,加上哨兵三贵和阿牛,共有三十二人。除了区小队的这个班,其他人手中的武器都很杂,有“三八式”步枪,“四年式”步枪,老套筒,还有火铳,幸好第八区小队因为跟着杨大力的一营作战油水多所以这个班还配备了一挺歪把子轻机枪。

根据从一营学来的经验,除了在山坳口设立防御阵地外,区小队还在离山坳一里外布置了一明一暗两个警戒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