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在1927年初倭国就爆发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作为历史上最大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前奏,这次金融危机无论是规模还是破坏性都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而当时以倭国天皇为代表的国家军国主义却依然在勒紧裤腰带拼命造军舰。另外一方面没有太多殖民地的倭国当时产品的主要倾销市场就是中国,但是1927年的中国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国内出现了大规模地抵制日货和罢工运动,这样就更加加深了倭国的经济危机。

为了回避和转嫁这种危机,倭国正式决定了对中国的武装侵略,而最先一步的行动就是对中国东北。在倭国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其国内军国主义分子更是叫嚣东北是“满州”领土,而不是中国领土。在众多地军国主义者中黑龙会无疑就是最活跃地团体。说到臭名昭彰的黑龙会,首先就要从它的名字说起。黑龙会名字的由来十分的简单,用那么自己的话说就是要谋取对黑龙江流域的控制权。黑龙会出现在20世纪初,当时的倭国由于19世纪开始的维新运动那些原先的武士阶层失去了谋生手段。就在这个时候倭俄战争开始了,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社会蛀虫终于明白如果不做些什么它们将被历史和社会淘汰,而这次战争就是他们的机会。黑龙会从创建开始就有着浓厚的军国主义色彩,它们宣扬倭国要称霸世界就要控制黑龙江流域。而这种情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黑龙会逐渐转变成了倭国的国家特务机关,对外从事暗杀、破坏、情报等一系列间谍工作。到1928年黑龙会的会所已经多达200多处遍布中国和东南亚。倭国国内正紧张地筹备对中国地侵略计划无暇他顾,所以从事破坏的黑龙会再次和新生地南华共和国对上了。

就在向念恩命令对倭国犯人行刑之后一个星期,我新生南华共和国在国内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办事处甚至在雅加达、吉隆坡和新加坡的办事处工作人员都遭到倭国浪人的挑衅和殴打。向念恩在这个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了。向念恩一直想要和倭国对上用以缓解国内的压力,但是很明显从现在的形式看南华和倭国还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手,尽管有美、英的庇护但是向念恩一直以来就忽略了倭国加紧对华侵略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它们要转移国内经济危机的破坏,把国民的视线都转到战争上来。显然这样继续对抗下去正是倭国愿意看到的。

现在的向念恩实在很矛盾,一方面面对强敌人民必须要有不屈的战斗精神,而和敌人针锋相对正是能够提升民心士气最好的办法。而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样的斗争虽然对于整个国家的凝聚和人民的团结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可以想象将来的战斗中会出现多少舍生忘死的英雄。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确切的说现在和倭国针锋相对地对抗必然会延缓国家的发展,到时候又要少多少坦克、飞机、军舰和大炮呢?从现在来说看起来确实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是向念恩马上又有了自己的答案。因为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当然作为这样的机密可不能随便说,日后自有分晓。

向念恩有着天生的敏锐思维和领导才能,更有一种精神病患者才有的思维。这种思维叫做精神分裂,当然不是说他是个精神病。所谓精神分裂就是说不管看什么东西都想让自己的思想能分裂出多个独立的思维从不同的角度对事物进行分析判断。或者说是用唯物主义辨证的观点去看世界,这种观点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把他分为“辨”和“证”两方面。其实不然,看事物实在是可以从数个方面去看。这就好比后世教学中所谓的发散思维,主张多方面对渠道地去了解题目,因此是学生的解题方法。只不过向念恩所追究的不仅仅是从多方面去看事物,而是从多个方面思考事物。明了的说“精神分裂”就是发散思维的升级版本。所以不论什么时候向念恩都是一个矛盾的个体,他不相信永恒,也相信永恒。所相信的永恒就是那些必须把握的原则,比如“事实是判断一切的标准”或者数学中的“1+1=2”这种东西没有办法去证明但是没有这样的东西一切都是虚无。用一句话说叫做,原则不变什么都可以变。

因此向念恩否定了自己原先急功近利地把南华推向战车地想法。

作为一个国家的领袖实在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并不仅仅是考虑那些民心士气方面的问题。现在已经是1928年3月了,另外一件事情已经上了日程。这个话还是要从倭国对中华的侵略企图说起。

倭国由于1927年的经济危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危机转嫁出去,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取得中国东北。然而倭国实在没有做好发动战争的准备,所以它又拿出了惯用地方法。威胁当时地东北军阀张作林。

1927年6月初,关东军司令部在《关于对满蒙政策的意见》中提出,要东三省宣布自治,在自治政权中设置倭国行政、财政、军事顾问。如张作林不接受这些要求,即另以他人取代之,“必要时当准备使用武力”。当时的张做林虽然一直与倭人合作,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随了倭人的愿。历史上在1928年6月倭人刺杀了张做林,倭人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撕下了伪装开始了对华的侵略步伐。

从张作林的作为来说,为了得到倭人的支持他出卖了国家甚至民族的利益,但是在最后关头他也确确实实阻挠了倭人控制东北的步伐。不管他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还是突然萌发爱国情操,中肯地说在当时地军阀当中甚至和委员长的中央政府相比较。东北军已经开始组建自己的战车和空军部队,并且已经动工兴建汽车厂。整个东北在当时来说,至少从工业来说是当时中国最具现代气息的工业区域,也确实算地上有远见。但是由于倭人的存在却也是中国人民生活最贫困痛苦的地方。

因此在东北的问题上阻挠倭人是肯定要实行的,而南华的特工人员也在这个时候登上了去东北的船。

现在南华共和国的版图有95%刚刚占领不到两个月,因此向念恩不得不进行软对抗,由原来的桌子上扇巴掌喷口水变成在桌子下面尥阴腿。而再国两个月向念恩就有办法让倭人来求自己,到那个时候再大肆宣传趁着民心鼓舞的机会推进治内的土地、政府、税收等等的一系列新国家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