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一章 劫数(二)

lovedxy2003 收藏 11 10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一章 劫数(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十一章 劫数(二)

北平,刘云私邸。

刘云跑到楼顶,放眼向南城区望去,果然看见南边升腾起了十数根烟柱。侧耳倾听,那里随风传来的枪声像炒豆一般响个不停,一阵紧着一阵。

“二排长,带人去把那几栋房顶占了,把机枪给我架起来。”别墅门口,傅中将拨来“保护”刘云的警卫营长李毅正站在那里指挥。他眼下正忙着安排士兵在街道上设置简易的障碍,抢占别墅周围的房屋制高点安排狙击手、设置交叉火力点。

十几个士兵飞快地跑进了别墅旁边不远处的营房,扛出了十几个大麻布口袋。他们将那十几个大麻布口袋堆在前方的街道拐角处,再安上机枪,一个简易的火力点就形成了。

“哥,他们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站在刘云身边的李向阳狐疑地问道。

“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刘云不禁哑然,那些沙袋显然是事先就预备好的。

“走,我们下楼去问问。”刘云下了楼顶走到了门口,向正忙得满头大汗的李毅问道:“李营长,发生了什么事?”

“长官。”李毅向刘云敬了一个军礼,“卑职刚才接到司令部电话,说昨天进城的第二十一集团军一部哗变。他们向游行群众开枪射击,与随后赶到警察部队展开冲突,双方现正处于对峙之中。”

哗变?怎么可能!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阴谋!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刘云急问道。

“很抱歉,长官,”李毅抱歉地对刘云笑了笑,“电话里只说了第二十一集团军昨天进城的一部哗变,司令部要求我保证您的安全,他们会安排一只部队前来接你。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安排部队来接我?把我保护起来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安排部队来接我?”刘云隐约嗅到了阴谋气息,难道自己也是这个大阴谋中重要的一个环节?到底谁是幕后的指使蛰,他们的目的想要干什么?

“你们这是干什么?”刘云内心虽然震惊,但外表看起来还是十分的稳重,他指着那些正忙活的士兵问李毅。

“司令部打来的电话里说可能会有人对长官不利,要我们做好万全的准备。”李毅对刘云说道:“长官还是进屋里去吧!”

“辛苦了,李营长。”刘云回头看了一眼,原来驻扎在刘云别墅前放不远处的李毅的警卫营已经抽调出了所有的兵力,其中一连占据刘云别墅周围房屋的制高点,在上面设置交叉火力点;一连的士兵在刘云别墅方圆数白米之内的街道上设置障碍,清查附近的居民和闲杂人等,警告他们不得任意出入;余下的一连兵力留守在刘云别墅周围作为预备队,李毅将临时指挥所设在了刘云别墅前方不远的平房里。

刘云看了一眼外面忙的鸡飞狗跳的士兵,对跟在他身后有点茫然的杨漪笑了笑,道:“杨小姐,看来暂时你是走不掉的啦!”

“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事,不外乎是因为政见不合、继而消除异己罢了。不过在动手之前,寻找或者制造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刘云感慨道,“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当他们产生分歧的时候,不是想着相互妥协退让,而是想尽办法消灭对方……”

杨漪默然。作为一个报道时事的新闻工作者,如果政治在政治上没有敏锐的嗅觉,是不会写出优秀的新闻稿的。做记者的这几年时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听说过?对于中国的现状,她自认为不比那些玩政治的人看的更透彻,但也差不到那里去。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看来这和平的局面注定将昙花一现,只苦了可怜的老百姓……”

刘云看着在一边感叹的杨漪,明知故道:“哦,杨记者何出此言?”

杨漪对刘云做了一个杀伤力十足的微笑,道:“将军对现今的局势了如指掌,何别用话来诓我。”

刘云讪笑,他这个穿越时空的投机者对局势的发展自然是了如指掌。“杨大记者言重了,刘某只不过是对局势有点心得而已,了如指掌倒谈不上。”

“哦,那将军可否透露一二,小女子洗耳恭听。”杨漪眼睛一亮,忙拿出笔和笔记本准备将刘云的话记下来。

“咳……”就在刘云正要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王兴元不失时机地咳嗽了一下。王兴元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让刘云再“大放厥词”,他走到刘云的身边说道:“司令员,司令部派来接我们的人到了。”

刘云明白王兴元的意思,抱歉地杨漪对笑了笑,叫李毅安排几个士兵将杨漪送回报社。杨漪拒绝了刘云的好意,说要和刘云一起到第八战区司令部去。她要到那里去采访,了解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肯定有许多闻风而去的记者在第八战区司令部外边蹲点守候,反正多带一个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刘云就答应了。

“卑职平津警备司令部少校参谋王志朋,奉命迎接司令官阁下。”

“王参谋辛苦了。”

“司令,请!”奉命前来迎接刘云的少校参谋王志朋向刘云敬了一个军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刘云跟着王志朋走到门口,一看那里除了三两小汽车之外还有一辆装甲车。

连装甲车都开来了,看来这次事件闹的不小啊!

“王参谋安排的很周到,连装甲车都安排了。”

“司令,请!”王志朋指了一下那辆装甲车,“为了确保司令您的安全,只有暂时委屈您了。”

“有劳了。”刘云心头有点不悦,好好的汽车不坐,偏偏要坐这种闷罐车。不过看在他们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安排的滴水不漏的份上,刘云“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他们的“好意”了。

“杨小姐,你还是坐汽车好了。”看到杨漪也想要坐装甲车,刘云忍不住劝她。像她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根本不知道坐这种又门闷又热的装甲车简直是受罪。杨漪拒绝了刘云的好意,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体会一下坐装甲车的感觉,怎么能轻易放弃了呢。

刘云见她兴致颇搞,也不好泼她冷水,当下说了句随你便就钻到装甲车里去了。

杨漪见装甲车里面空间狭小,又暗又热,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可是想到刘云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实在是放不下脸面,只好硬着头皮转了进去。

刘云、杨漪、李向阳和一个负责开装甲车的特科战士坐上了装甲车,王兴元和其他几个战士骑着马围在装甲车两边,和整整两营负责“保护”刘云的士兵,一路浩浩荡荡地向设在中南海故宫怀仁堂第八战区司令部开去。

杨漪是第一次坐装甲车,所以显得格外的兴奋,不停地问问这问那,还用相机到处乱拍。

当装甲车发动起来后,杨漪就再也高兴不起来。这种美国在支援的M3A4×4轮式装甲车不仅行动笨拙,而且噪音特大。难怪美军在生产出M8战车后将其弃之不用,转而将其送给中国。

不一会儿,杨漪就觉得恶心,耳鸣和头晕,全身的骨头几乎快被震快散架了。将随身携带的薄荷油抹了点在额头上,杨漪这才感觉稍微好些。

“……”感觉稍微好一点的杨漪转头却发现刘云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当他触及到自己目光的时候赶紧将脸转到一边,还假装咳嗽了几下。杨漪心头顿时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悸动,觉得刘云的表情非常的有趣。

“薄荷油,要来一点吗?”

“谢谢。”杨漪将薄荷油递给了刘云,刘云装模做样地在自己的额头抹了起来。

“将军,未婚妻现在还好吗?”

“我还没有结婚……”刘云下意识反驳道,没有注意到自己答非所问。想起拒绝自己的陈容,刘云不禁神色暗淡了下去。

“对不起,将军……”杨漪见刘云脸色黯然,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急忙道歉。

“没关系……”刘云笑了笑,将头扭向了窗外。

此时在北平城已经开始戒严,街道上除了一队队全副武装巡街的士兵,看不见其他人的影子。

“哥,这条好像不是去司令部的路啊!”李向阳在凑过来在刘云耳朵边轻声嘀咕道,其实刘云也刚发觉这条路不是通往司令部的路。司令部设在城中心的故宫怀仁堂,而现在自己却在向城西边开去。

李向阳叫开车的特科战士停下了车,外面的王兴元还以为发生了意外,急忙跳下马来察看。

“怎么啦,刘司令?”坐在前面小汽车里的李毅和王兴元此刻也跳下车,跑过来问道。

“王参谋,这好像不是到司令部去的路,是不是你们走错了啊!”李向阳问道,同时向外面的特科战士使了使眼色。王兴元他们立刻跑过来,将李毅和王志朋他们围在中间,手有意无意把把在腰间的手枪上。

王兴元此刻脑袋上冷汗直冒,真要是李毅和王志朋他们有对司令员有什么企图,那就不好办了。

“将军,司令部已经临时搬到城西宣武区广安门,方便指挥35军围剿今天上午哗变的二十一集团军。”王志朋不慌不忙地对刘云说道,从司令部来的的王志朋了解的其中的内情自然比较的多。

“第二十一集团军哗变?”刘云加重了声音,倒吸了一口凉气。连罪名都安上了,看来这堂水很浑啊!刘云面不改色地问道:“王参谋可以说详细一点吗?”

“对不起,将军。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等到司令部后曹参谋会告诉您的。”王志朋脸上依旧是公式花的微笑,“将军,现在北平很乱,曹参谋嘱咐卑职一定要保护您的安全,有什么事您还是到司令部再说吧!”

“好吧!”刘云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现在自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除了听人家的安排,还能怎么办。他转身对被装甲车弄的头晕脑涨的杨漪说道:“杨大记者,你还是去坐汽车吧!”

“也好,坐装甲车还真难受。”

将杨漪送下了装甲车,刘云将王兴元招上车来。

“事情很不妙,大伙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刘云当先说道,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都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现在得到的消息也是从别人口中传过来的,真假不知。司令员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后,情报分析室也没有再主动联系我们,让我们对外面什么情况一无所知……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李向阳感叹道。

“我们现在只有几个人,就算知道是什么情况也无能为力……”王兴元说道,显得很沮丧。

“看来他们事先就已经把一切设计好了,就等着我们往里面钻。”李向阳气愤地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变的这么窝囊了,真他娘的气人……”

“司令员,看来我们别无它法,只能见机行事了。”

“也只好如此了。”刘云沮丧地说道,有着超越这个时空几十年知识的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滋味真是不好受。

车队在司令部门口停了下来,李毅和王志朋立刻去复命去了。刘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

看到刘云下车,站在门口的卫兵赶紧举枪行礼。

“刘司令,您可来了。”曹振走过来紧握住刘云的手,显得非常的激动。这位少将高参原本整齐反梳在脑后的头发略显凌乱,显然是被这起突发的事件弄的晕手忙脚乱所致。不过他的脸上的笑容和往常般自信、眼神也坚毅如昔。

看到刘云身后站一个女孩,曹振一愣。

“她叫杨漪,是《申报》的记者。”看到曹振狐疑的神色,刘云急忙向他解释。

“原来是杨记者,你好!”曹振走过去和杨漪握手,脸上露出了比先前更为灿烂的笑容。想不到刘云自己居然带了一个记者来,省去了自己许多麻烦,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刘云把曹振拉到一边,低声询问道:“曹参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云已经隐约猜到这起“事件”要么是重庆那位所为,借此解决掉自己“头号”心腹之患;要么是傅中将自导自演,以此摆脱重庆那位的控制,顺便拉自己下水。到底是谁导演了这出戏,刘云此时还不好妄下判断。

“将军,我们还进里面去说吧!”曹振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望着他们的杨漪,吩咐卫兵把杨漪和其他几个特科战士请到招待室,留下李向阳和王兴元跟在刘云身边。将刘云带进了司令部会议室,命令卫兵守在外面。

由于事关机密,李向阳和王兴元也被要求站在了门外。

“曹参谋,现在可以说了吧!”

“将军,请喝水!”曹振将一杯谁递给刘云,刘云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口。他现在的心思是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事,对喝水什么的完全提不起兴趣。

“第二十一集团军士兵发生哗变,现在已经镇压下去了。”

“哗变?曹参谋,你就实话说了吧!”刘云显然不信曹振的话,什么第二十一集团军哗变,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哗变吧!

“将军,事情的起因要从延庆农民孙老二说起……”曹振不理会刘云那根本就不信的脸色,向刘云解释了一遍孙老二事件以及由此引起的后续事件,“今天上午张丙昆到市政厅开完会,游行队伍听到消息后一窝蜂跑到市政厅门口抗议,要求严惩罚徇私枉法的张丙昆,有几个激进分子当场说要给张一个好看。十点十五分张丙昆出市政厅开完会坐车刚出市政厅,就遭到混在游行队伍中的人投掷炸弹,张丙昆被炸成重伤,这都不是重点……有人趁着混乱向警戒的军队投掷站但,结果引发了军队开枪还击,市政厅前游行的人死伤惨重……”

刘云额头青筋暴起,愤然道:“就算这样,也不能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啊!”

曹振苦笑着继续道:“等在里面的开会李主任(北平行营主任李宗Ren)下令军警不准再开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游行的群众已经伤亡惨重……”

“事情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刘云想到,但他忍着,听曹振怎么继续说下去。

“不久我就街道李主任打过来的电话,立刻命令孙万里带领武装警察部队前去取证调查。可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就出乎人的预料了,当孙副局长带警察赶到的时候,居然遭到第二十一集团军士兵的射击,双方就当街就打了起来……”

曹振偷瞥了一眼刘云,发现他手抓住桌子一角。

“然而进城维持秩序的第二十一集团军是标准的美械装备,孙副局长的武装警察部队素质虽然很高,但在火力却差了一大截,顿时就被冲散了。迫不得已,司令部只好将驻扎在丰台大营的35军调进城来协助警察维持秩序。同时以司令部的名义下令要求张鼎文放下武器,等调查清楚后再给予处置。但司令部的命令被张鼎文拒绝,他率军向南城溃散,一路纵容溃兵烧杀抢掠……南城受祸之烈,惨不忍睹……”

“所以你们就说他们哗变?”刘云冷不丁接了一句。

曹振查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继续道:“现在35军已经将哗变的溃兵分割保卫在南城区几个地方,很快就可以清剿完毕……”

刘云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思量着该应付现在的局面。

“曹参谋,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将我弄到司令部,打算利用我做什么?”

“将军言重了!司令在临走之间曾经再三吩咐卑职要保护好将军您的安全,将您接到司令部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曹振已经看出了刘云似乎知道了什么,不过现在已经于事无补了。自己的任务就是在事件发生后将刘云弄到司令部,现在已经成功了。

“傅司令去那里了?”

“司令昨天去绥西视察去了,可能要花些日子。”

“如今宜生兄不在北平,你们怎么有权调动35军?”35军是傅中将的起家部队,如果没有他的同意,就是重庆那位也没有权力调动。

“是用平津警备司令部的名义调动的,35军是平津警备司令部的基干部队。”

“傅司令走了,不是还有李主任(李宗Ren)、孙副司令(孙连仲)么?再说还有邓副司令(邓宝Shan)、马副司令(马占Shan),那里轮得到我这个三不管的警备司令……”说到警备司令,刘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跳起来一把抓住曹振的衣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你说什么,以平津警备司令部的名义?”

平津警备司令不正是他刘云么?

“是的……”曹振心中有鬼,满脸抱歉地笑道。

在刘云看来,曹振脸上的笑容无疑是世界上最恶毒的笑容。

以平津警备司令部的名义宣布第二十一集团军“哗变”,以平津警备司令部的名义下令调35军镇压“哗变”的第二十一集团军、宣布平津地方进入紧急状态、实施军管、全城戒严……那顶着平津警备司令帽子的自己不是这次事件最大的罪魁祸首吗?

老天爷,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这种劫数,哈尔滨那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