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这是日军第八飞行联队,第十一战队第四中队中队长,大尉中队长岩桥让三,带领三十三架轰炸机朝衡水机场方向飞来。今天早上在保定机场起飞了一百四十余架轰炸机,执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冈村宁次大将的命令,飞往晋北和河北涞源支援饱受支那八路部队攻击的地面日军,遏制支那八路军的猛烈攻势,试图将战线重新稳定起来。轰炸的重点是晋北阳高和古城一线的支那部队,这一路的支那八路凶悍异常,帝国陆军的几个师团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冈村大将的命令中再三强调,务必要协助陆军粉碎支那八路的反扑,如果达不到这一目的,也要迟滞支那八路攻击的速度,使我帝国陆军撤至安全地域重建防线。岩桥大尉所在的编队四十二架轰炸机,在飞临战区上空时才感觉到,支那八路已经同帝国的陆军形成犬牙交错的态势,而且帝国的陆军部队被支那八路分割,很难寻找到理想的攻击目标,只好将炸弹全部用来轰炸支那八路的后续部队。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居然发现了大量的装甲部队,虽然他们努力地想予以歼灭或重创,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密集防空火力,至少击落了十余架敢于低空攻击的轰炸机,被击中摧毁的支那坦克并不多,整体轰炸的效果并不理想。返航时莫名其妙地同机场失去联系,及至飞临保定机场的上空,才知道机场遭到了攻击,眼看两架受伤的轰炸机,实在撑不住而向地面坠去,在这里降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好在大多数都是经验丰富的老牌飞行员,在保定机场上空盘旋几圈后,作出了分别飞往北平和衡水机场的决定,这么多的燃料已经不足的飞机,都压到一个机场显然是不合适的,最后决定有四十余架飞往北平南苑机场,六十余架飞往衡水机场。

飞机的燃料已经不多了,要想捱到衡水机场全靠技术和运气,岩桥让三大尉率领三十五架飞机的编队,凭着经验和熟练的驾驶技术飞在前面,途中又有三架飞机燃油耗尽就地迫降。距离衡水机场越来越近了,岩桥让三大尉不断地呼叫着指挥塔台,终于听到了日语的回应。衡水机场指挥塔台询问情况,岩桥让三大尉简要地报告了情况,提出要在机场进行紧急降落。几分钟后,在每一架飞机的受话器里,传出令人感到十分温馨的问候,“各位忠勇的大日本帝国陆军飞行员们,欢迎你们来到衡水机场,你们辛苦了!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为了缩短降落的时间,请每三架为一组同时降落,每组间隔时间为两分钟,按照跑道的标志开始降落,我们给帝国的勇士们备好了热饭、热茶和姑娘,日照大婶庇护你们!”这是我军战士用日语抛出的诱饵,感动得岩桥让三大尉热泪盈眶,真的有点到了家的感觉。按照地面的指挥,日机开始了分组降落,义无反顾地投向了温柔的陷阱。

半小时后,所有的第一批日机都已经着陆,鬼子飞行员的脚刚落地,就被一名野狼团的战士架走了,统一关押在一间半地下,十分坚固的大屋子里。岩桥让三大尉最后一个着陆,打开机舱盖走下飞机,看到下面有十几个陆军士兵,虽然穿着帝国陆军的军装,但是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看到有两名士兵一左一右向他靠过来,他用日语问候了一句,虽然得到了流利的回答,但是语音有点怪怪的,再仔细观察这些士兵,有不少人的衣服不合身,手里的武器也是从未见过的。岩桥让三大尉敏锐地意识到,这些士兵绝不是帝国的士兵,整个飞行队都掉入了一个陷阱,他迅速摸出自卫的手枪想顽抗,扳机还未来得及打开,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原来是我军战士看到这个鬼子官想反抗,手疾眼快的“野狼团”战士,一抬胳膊将枪托砸在岩桥让三大尉的头上,用的劲稍微大了一点,岩桥让三大尉的左太阳穴处涌出大量的血,一头栽到地上再也不会醒来了。

在原来的历史进程中,岩桥让三,日本和歌山县人,1932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45期,随即入明野飞行学校学习飞行 ,1934年,岩桥被编入飞行第八联队,开始了十年的空中生涯,从1939年至1944年,岩桥让三共击落同盟国的二十架战机。日本二战中的优秀战斗机 四式“疾风”,岩桥让三是它的监造主任,飞出了624公里的时速,岩桥让三用他出色的飞行技术证明,这种飞机的性能超过当时在役的所有日本陆军战斗机,后来被定型生产,命名为四式“疾风”战斗机,广泛运用于太平洋战场,成为二战后期日军主力战斗机之一。岩桥也因此获得“陆军至宝”和“陆航之花” 的美名。1944年9月21日拂晓从新乡机场起飞,轰炸西安中国军队的机场,在疯狂地俯冲向停机坪扫射过程中,被地面防空火力直接命中头部,座机失去控制而坠毁。历史进程再一次发生了改变,使岩桥让三的毙命提前了六年。

随后而来的第二个编队,一共二十五架轰炸机,也被我军以同样的方式接收,我军总共俘获各型日机六十架。在保定机场起飞的一百四十余架日机,飞往北平南苑机场降落的日机的下场那个可想而知,除了六十架被我军完好地俘获外,其余全部油尽坠毁或迫降时损毁,整个华北的日机几乎丧失殆尽,只有天津杨村机场尚有不足百架的飞机,而且都是比较陈旧的作战能力较差的双翼飞机,或是一些教练机和民用机。以周建平团长的意思,斩草除根,除恶务尽,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是派米-8型运输机往下扔迫击炮弹,也要把日寇的所有飞机都毁喽。王卫东副司令员没有同意,担心我军年轻的空军缺乏作战经验,有可能遭到日寇海军航空兵的攻击,“还是留它几天吧,反正它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了!”王卫东副司令员的心中,正在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再次上演一出空降的好戏,这一次是陆军的一次真正的空降,他嘱咐周建平团长,抓紧时间训练磨合飞行部队,准备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大反攻。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王卫东副司令员低估了日寇的兽性,正是这些看起来没有多大战斗力的敌机,一天后给我军第1师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耽误了一天的进军速度,使守卫机场的部队承受了更多的压力,过后王卫东副司令员为此懊悔不已,多次向军委和总部进行检讨请求处分。

冈村宁次接到南苑、保定两个机场被袭,衡水机场的所有设施和战机,被支那八路完整地接收,全部作战飞机丧失殆尽的报告后惊呆了。华北决战如果没有空中优势,这场战争将必败无疑,更何况支那八路已经将空中优势把握,当初那叫千余架飞机呀,说没就没了?不仅如此,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晋北防线被支那八路突破,第116师团被打散,第12师团面临全军覆没,第4师团全线溃退,支那八路已显反攻迹象。支那八路的一个精锐的陆军师,于今日用大群装甲开路快速向京津方向袭来,并首次发现支那八路的作战飞机!听到这些不利的消息,冈村宁次一直冷汗不断,军人的经验和直觉共同在提醒他——危急!危急!!个人身败名裂事小,华北一旦战败,带给大日本帝国的损失是无可估量的,将有数十万帝国的优秀士兵死于非命,华北八路军队的残忍是闻名的,决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发生!冈村宁次立即召开了高级紧急军事会议,商讨如何扭转目前不利形势。

会议在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举行,参加这次会议的日本高官有:冈村宁次大将、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副参谋长河边正三少将、航空兵团团长德川好敏中将、中国驻屯混成旅团旅团长山下奉文少将、北平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以及部分驻守在平津附近的师团和独立混成旅团长。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向在座的日军头目们,通报了几个月来的战况和目前的形势,说到所有的飞机都已损失殆尽,在日军高级将领中引起了极大的震惊,这是开战以来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继日军精锐第6师团被全歼后又一次巨大震动。每一个参加会议的日军头目心中,都有一个巨大的问号,那就是支那八路哪里来的如此惊人的战斗力?之前有五个师团被莫名其妙地歼灭了,还未十分引起军方高层的重视,只是认为被支那八路侥幸地取胜。这次华北决战可是倾全国之力,投入的兵力、飞机、战车的规模前所未有,可是居然被支那八路顶住了四路强有力的进攻,皇军不仅至今没有突破性地进展,自第6师团被卑鄙狡猾的八路诱歼后,已经显出颓势的迹象。在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报告完毕后,冈村宁次大将又声音沙哑地补充道:“原来只是传闻山西的八路拥有飞机,现在可以肯定地告诉各位,八路的确拥有飞机。据来自邯郸一线的第3师团报告,就在今天上午9时,华北八路的第1师,向我第3师团发动了猛烈的攻击,不仅拥有大量的装甲战车和运兵卡车,还首次动用了一直处于保密状态的飞机,我第3师团的防线已经被冲破,这支强大快速的部队正向平津方向逼来,其最终的战略意图不明。据目击者报告,这种飞机叫做直升机,速度不是很高,外形怪异,没有双翼,只有四叶在上面的螺旋桨,可以在空中停留,可以垂直起降,可以在任何平坦的地方降落。除了用于运输外,至少有四架以上用于作战,火力十分强悍,给我军造成巨大伤亡。对于这种飞机目前只了解这些,据分析,之所以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主要是畏惧帝国的空军战斗机,现在不担心来自空中的威胁,所以才敢投入到作战中。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支那八路用这种飞机,将人员和装备弹药空运至我军后方,将对我军造成极其不利的局面,很可能衡水机场被偷袭,包括支那八路远距离奔袭南京,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因此,我军同支那八路作战必须要有空军,没有空军的支援恐怕对我十分不利。诸君可以充分发表见解,如何使帝国的军队迅速摆脱现在的不利局势!”冈村宁次说完后,半晌都没有人吱声,包括冈村宁次本人,都是头一回听说有这种飞机,以及其他诸多不可思议的方面,中国的工业水平难道比大日本帝国还要发达?人人都在心里想,只是没人愿意说出来而已,昔日大日本皇军的威风已经荡然无存。还是中国驻屯混成旅团旅团长山下奉文少将打破了闷局,“以卑职看来,当务之急是不惜一切代价立即夺回衡水机场,帝国陆军如果没有空中支援,这次肃正作战的结局很不乐观,一旦我军的空中优势得以恢复,支那八路的优势将发生根本的逆转。另外,在全力夺回衡水机场的同时,向军部要求至少再提供四百架飞机,我军利用天津和衡水的两个机场,仍然可以保持空中的优势。因此,我建议动用战略预备队,集中精锐的装甲部队,以最快的速度一举夺取衡水机场和所有的飞机!天津杨村机场的现有飞机应全部出动,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支那八路第1师的前进速度,为我军尽可能多地争取时间!” 中国驻屯混成旅团旅团长山下奉文少将说完自己的计划后,航空兵团团长德川好敏中将面有难色地说道:“天津机场的飞机大多破旧不堪,有相当一部分是非作战飞机,恐怕难以达到目的!”。“那也要出击,就是装满炸药去撞,也要阻止支那八路的装甲部队,为夺回衡水机场争取时间!帝国的航空兵就这样甘心轻易地被支那八路击败吗?如果华北战败,我冈村个人的荣辱是小,帝国的霸业危机是大,难道在座的诸位就能够推卸责任吗!诸君务必要同舟共济,为了天皇陛下的大东亚圣战,既便玉碎也要拼命一搏,帝国的荣辱都系于诸君,我等切勿辜负天皇陛下和大日本国民的期望,振作起精神同支那八路全力一拼,胜利必定属于战无不胜的大日本皇军!”冈村宁次大将的疯狂叫嚣,就像一剂兴奋药,将本来很沮丧地气氛一扫而光,野兽们又都面目狰狞,狂叫要以最严厉的手段,重新树立起大日本帝国的威严。在原历史进程中,日军在美军的毁灭性打击下,为了挽回失败的命运,采取自杀性的攻击,用装满炸药的飞机撞击美国的航母和舰队,称作“神风特别攻击队。本来发生在日本即将投降的前夕,然而随着历史进程的改变,这种丧心病狂的攻击方式提前出现了,说明日寇已经感觉到失败命运的威胁,孤注一掷试图挽回失败的命运。

经过日军高级头目们的策划,决定用装满炸药的飞机攻击我军的装甲部队,同时使用毒气中最为邪恶的“芥子气”,迟滞我军的前进速度,为攻击衡水机场的日军争取时间。抽调作为战略预备队的方面军直辖坦克第3师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独立步兵第2旅团,立即南下直扑衡水而来,冈村宁次大将的命令是:不计代价,全力攻击。命令驻衡水的四个独立步兵大队,两个骑兵中队,两个炮兵大队,也同时展开攻击行动。命令衡水附近的各个据点各个警备队,也抽调兵力并同一部分伪军拼凑成约三个大队的兵力,总兵力近三万余人气势汹汹杀奔衡水而来。

华北集团军第1师,在师长薛飞的指挥下,以百余辆56式轻型坦克为主,并编入六十余辆装甲运兵车,组成了强大的突击力量,后续步兵乘坐解放牌军用卡车,一路所向披靡快速向衡水前进。进军途中接到基地情报部转来的通报,日军将要采取自杀攻击和毒气攻击,提醒第1师做好一切准备。第1师是机动性很强的精锐部队,为了保持机动性,大多是车载火箭炮和自行火炮,还有一部分是卡车牵引的步兵炮。虽然没有携带防空的高射炮,但是,却有为数不少的高射机枪,除了装备步兵的高平两用射机枪,每辆坦克上都有一挺高射机枪,在防空火力上应该是问题不大。当第一批的四十余架敌机来袭时,被密集的高射机枪组成的火网击落了十七架,仍有二十余架冲破火网砸在了坦克上,有十八辆56式坦克被击毁。当第二批敌机来袭时,被随后追来的我年轻的空军,涂有八一红星军徽的五十余架战斗机一阵狂打,被怒火烧得发狂的我军飞行员,往往把敌机打得凌空爆炸才罢手。这是王卫东副司令员接到情报后,来不及后悔立即命令周建平团长,起飞五十余架战斗机拦截,总算追上了一批敌机,大大降低了第1师的损失。尽管如此,还是有三辆坦克被自杀飞机撞毁,一批带有芥子气毒剂的炸弹投了下来,虽然直接命中的不多,但是造成大片地域的污染,我军猝不及防而出现了人员伤亡。好在经过严格的“四防”训练,我军战士迅速戴好防毒面具,采取各种措施防护身体的暴露部位。已经接触毒剂的战士,镇静地用碱水冲洗污染的皮肤,军医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治疗,三个防化连也投入到紧张的侦毒和洗消的工作中,为此,我军按照预定的时间,整整耽误了一天的时间。第1师被日寇卑鄙的行为彻底地激怒了,师长薛飞命令全师,在接到停止的命令之前,对所遇到的日本人格杀勿论。红了眼的部队不吃不喝不休息,一路向衡水狂奔,用密集的炮火和子弹的暴风,毁灭着敢于阻挡他们的一切,所过之处留下无数鬼子的尸体,终于抢回了半天的时间。

同样背水一战的鬼子,在衡水机场外围,同我军的防卫部队展开了殊死的搏杀。一波又一波的鬼子,冒着我军密集的火力,连续地发起进攻,以“野狼团”为主力的防卫部队,收割着一批又一批的野兽。我空军的轰炸机和战斗机也加入了打击,在来自空中的轰炸和扫射下,鬼子死伤累累损失惨重,大大地减轻了地面部队的压力。生存的欲望和本能,使攻击的鬼子显出百倍的猖狂,冒着我军飞机的轰炸和扫射,前仆后继地涌向我军阵地,再次使出日俄战争时的伎俩,妄想在精神上击垮我军。日寇也许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喝日本人血长大的“野狼团”,对屠杀日军有着天然的嗜好,对手越是疯狂,越是激发出我军的狼性,如果还以为会像俄国人的神经一样脆弱,那就大错特错了!一部分骑兵冲破了防线,不顾一切地冲向机场,没想到又被碉堡里的九二式重机枪的火力收割了。天黑以后,战斗仍在进行,狡猾的日军利用小股部队多处渗透,妄图瓦解我军防线。但是我军借助夜视装备,像野狼猎兔一样,将多股渗透的日军彻底屠杀。战斗经验丰富的我军守备部队,利用缴获的坦克在空军的配合下,经常发动反冲锋实行积极的防御,准确密集的炮火常常将准备进攻的敌人瓦解,就这样以极少的兵力坚持到第三天。我军的阵地前已经是尸山血海,鬼子的尸体差不多将滏阳河道都阻塞了,河水都已经变成是鲜红色的血河,鬼子的进攻劲头也不像开始那样疯狂了。在鬼子的连续不断地进攻下,本来兵力不多的我军伤亡也很大,多处阵地都是在依靠民兵支撑,如果没有空中和炮火的支援,恐怕早已支持不住了。过分自信的鬼子也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自以为重兵压境必然会重占领机场,在战斗的初期鬼子没有炮击机场,只是没命地发动攻击,幻想还能夺回失去的飞机。等到意识到这一切都不再可能,想破坏机场和摧毁所有的飞机时,炮兵已经被我军的轰炸得荡然无存。鬼子集结了在轰炸中幸存的四十余辆坦克,将预备队全部投入作最后的攻击,我军防线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尽管我军拥有大量的飞机,并且已经给敌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但是连日来的苦战使飞行员十分疲劳,在起飞和降落装弹时易遭到火力袭击,已经损失了十五架飞机了。当鬼子在几十辆坦克的掩护下,像一片混浊的洪水一样,冒着我军的炮火翻卷着袭来时,所有还能够战斗的战士,都拽过一个炸药包或爆破筒,准备在最后的时刻与敌人同归于尽。机场内已经有一半的飞机,转场飞向山西境内的我军机场,所有重要的设施已经布好了炸药,一旦鬼子突破我军防线进入机场,迎接他们的将是烈焰和风暴。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四架武装直升机飞临上空,向敌人的坦克发射密集的火箭,机枪打得像泼水一般,所掠过之处留下一路尸体。大批的56式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突入敌阵,手持自动武器的我军士兵,从装甲运兵车中跃出,占据有利地形展开了大屠杀,坦克行进中一边开炮一边扫射,使鬼子进攻的浪头像退潮般地隐去,第1师终于赶到了!在掩体里已经疲惫不堪的守卫部队和民兵,看着日军被大批地屠杀有心也想加入,但是身体随着神经的放松瘫软起来,再也没有跃出掩体的力气,身子一歪在掩体里呼呼地睡着了,以至于第1师的士兵靠摸脉搏听气息,来区分活人和烈士遗体。

日军的全面崩溃终于拉开了帷幕,陆军的官兵们用鲜血保卫了年轻的空军,同样,年轻的空军官兵用生命支援了陆军,我军的一个新军种诞生的同时,也敲响了侵华日军的丧钟!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