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续集---寻龙记【连载中】

twfxgongyi 收藏 2 5236

[size=12]第 一 章 回秦寻父

作者:无极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随着日子的消逝,人们已经逐渐淡忘了十年前通过时空机器送到古秦的项少龙。

周香媚神色恍惚的站在窗前,外面正是阳春三月的清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

一个十七八岁青年正在窗外的院子里练习散打功夫,他看上去的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大好几岁,因长期习武的关系,他的眼睛露出一种坚毅的光芒,又让人觉着他有无限的心事。

周香媚看着窗外的爱子,眼前又不禁迷茫的想起往事来。

项少龙高大的身形,那坚实的肌肉,和他那双使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的魔鬼般的双手,以及使她消魂缠绵的那个夜晚。都使她遇想之后就又黯然神伤。

她虽是一个吧台的三陪女郎,和她上过床的男人不知有几,但自从她相识项少龙后,那放浪的形迹就收敛了起来。

她爱项少龙,甚至愿意给他生一个孩子。

望着窗外那坚实的身影,就让她仿佛看到了项少龙的影子。

现在她已人老珠黄,昔日的浪荡本钱已经不在了。

唯一能让她在这人到中年时感到安慰的就是眼前的儿子。

她和项少龙所生的儿子。

唉,少龙,你在哪儿?

“妈,你又在想什么?”周思龙正拿着条毛巾边擦身上的汗水边朝正在遐想的周香媚走来。

“噢,没,没想什么。”

周香媚从回忆中惊觉过来,目光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爱子。

周思龙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看到母亲这样的神情了,他知道她有许多事情瞒着自己。

比如自己的父亲是谁呢?

因为他从出生那日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

有人说他是个野种,因为他母亲曾是个吧女。

他很是气愤和自卑,在学校里经常和同学打架,他要用武力维护自己空虚的尊严。

或许是继承了顶少龙的个性吧,他也立志要当一个特种部队的队员。因此他从小就勤奋练习自由散打和中国硬气功。现在他的功夫在学校里人皆晓知。

没有人敢看不起我周思龙了。可是自己的父亲又是谁呢?这在他心中还是一个带着伤痕的结。

周思龙想到这里,不由的突然急切的道:“妈,我父亲到底是谁呢?”

周香妮最害怕周思龙向她提这个问题。

自从科学研究院的时空机器因送项少龙回古秦而爆炸后,中央国防部就封锁了这个消息,作为国家的高度机密,只有几个国防部的要员知道。

郑翠芝现在就是中央国防部的高级女秘书,她自然知道这个秘密。

但周香媚呢?她只能从项少龙和她最令人消魂的那夜,那个项少龙的神秘电话中推测出些什么来。

郑翠芝肯定有鬼。

但又有谁相信顶少龙是思龙的父亲呢?她曾经是个生活放荡的女人啊。

周香媚心如刀割般看着眼前已经逐渐长大的爱子,她知道他从小就受了万般的委屈,可幸的是思龙从小就发奋学习,各科成绩皆是优秀。

但是叫她怎么回答儿子的这个问题呢?她也不知道项少龙现在在哪儿啊。

看着周思龙急切而又痛苦的目光,香媚的心都在滴血,咬了嘴唇,沉重的道:“思龙,你相信我吗?”

周思龙看着因抚育自己而绞尽心血逐渐哀老且憔悴的母亲,点了点头道:“妈,我绝对的相信你。告诉我,我爹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周香媚的秀目突地射出两束仇恨的光芒,恨声道:“这些郑翠芝这个贱人应该全都知道。你爹的失踪我想和她有关。”

接着又温柔的道:“你爹呢,叫做项少龙,他是个英雄,是前国家特种部队队长,特种部队里没有几个是他的敌手。”

说到这里双眼又迷糊起来!

郑——翠——芝!

现在该叫作项思龙的目光射出仇恨的光芒来。

我一定要找到你,问出我爹的下落。如果是你害了他,那我就势必报这个仇。

但是现在怎样去寻找她呢?

项思龙在放学的路上边走边神思着。

“碰”的一声,项思龙因额角的疼痛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着四五个个头比自己略矮少许的同学,其中一个正揉着额头,用凶神恶煞的目光瞪着自己吼道:“你她妈的野小子,没长眼睛吗?”

其他的几个也是一副凶相。

项思龙最是痛恨别人喊他“野小子”,顿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想也没想的横直冲出一拳,正中那叫骂自己的那个身材魁梧,但一副浪荡样儿的哥儿的嘴巴。

鲜血顿时从嘴角流出,其他几个人一见,立把他围在中心。

一个长发披肩,脸上长着许多凸凸凹凹的红肉痘的家伙凶声道:“好小子,竟敢给我出手伤人?兄弟们,给我上,为我们王杰兄弟报仇。”

其他几人一听,立时从四方向他猛扑过来。

项思龙虽有一股怨气,但对付此等几个混混亦还是提醒自己小心。

只见他身形一蹬,避过对方的恶攻,接着伸出右腿,围地一扫,立时有三人跌地。

一个鲤鱼打挺翻转身来后,又朝着那见机得早尚未跌倒的家伙,身体一个横冲,飞起一脚,正中那人肚腹,使他连连退后,这余势撞到先前那喝骂自己的小子身上。

众人想不到他如此勇猛,站定后,瞪视着他,那“长发”又怒又惊道:“好小子,无礼在先,竟还敢出手伤人。你知道你打伤的是谁吗?中央国防部高级女秘书郑翠芝的公子。”

说到这里,众人皆都神气起来。

“郑翠芝的儿子?”项思龙一听,身躯禁不住震颤起来,惊喜的道。

众人看到他的怪异神色,以为他畏惧了。哈哈大笑起来。

“不要笑了!”项思龙猛吼道,然后一步步向那被自己打伤嘴巴的王杰走去。

看到他那凶狂的气势,王杰不由的退了一步,惧道:“你想怎么样?”

项思龙看到他那害怕的神态,鄙视的笑道:“你真是郑翠芝的儿子?”

王杰己被他的气势所迫,有点惊疑的道:“是又怎样?你敢打伤我,我妈定会饶不了你。”

项思龙看他内茬外厉的神色,真觉好笑,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只是想见你的母亲郑翠芝。”

从热闹喧哗的城市穿过,来到一条两旁都是林荫道的路上。

现在正是阳春三月,夕阳的余光从树缝里照射下来,间或有几声鸟儿快要归巢前的鸣叫。

项思龙的心情是异常的紧张和兴奋。

就快可以知道爹的消息了!

这是他多年所盼的梦想,也是他勤奋努力学习知识和武功的动力。

只要爹一天没死,我就一定要找到他!项思龙的决心从来就是这么坚定的。

正寻思着,不觉已来到一座别墅似的房子跟前。

只见在那花园似的院子里,一看上去只有三十几许的少妇正在练着太极拳。她的皮肤看上去还很白嫩,只是额角那浅浅的皱纹仍是掩不去她的哀老。

王杰一见到那少妇,冲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委屈且撤娇的道:“妈,那小子欺负我。”说完朝着项思龙一指。

那少妇眼里寒芒一闪,转过头来向项思龙望去。

“啊?少龙?”郑翠芝一见项思龙,心里猛地一阵震颤,又惊又喜又疑又惧又悲的颤声道。

“你果然认识我父亲!”

项思龙掩去内心的激动,缓缓的走到了郑翠芝的对面。

郑翠芝又是一阵惊颤,语气有些幽怨的道:“你是顶少龙的儿子?”

项思龙身形一正冷笑道:“是的,伯母。你可认识我父亲?他现在在哪?”

郑翠芝看着眼前酷似项少龙的青年,禁不住双眼有点模糊的回忆起往事来。

那晚项少龙与黑面神打架,其实她心下里还是喜欢项少龙的,但气项少龙平时对她总是爱理不理的傲态,且他和酒吧皇后的亲热劲,一怒之下把他推荐给了科学院做试验品,但事后的结果也是她所料不及的,现在她虽嫁给了黑面神王猛,但在她的私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项少龙,且有着深深的悔恨不已。

现在见到项少龙的儿子,也不知是喜还是悲只觉着心中异常的沉重。

“伯母!我问你呢。我的话你听见了吗?”

项思龙再次催问道。

郑翠芝惊觉过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情细细打量着项思龙。

正象他的父亲项少龙!

接近两米的身高,宽肩窄腰长腿,匀称坚实突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哀愁,高挺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配合着一种能使任何女性垂青的傲然气质。

郑翠芝的心禁不住心思神怕起来。

她多想这样强健的男性来拥抱自己啊。黑面神王猛己对她失去了往昔的兴趣,而现在她又身居要职,不能象常人般放浪形骸,虽有些露水姻缘,但那都是官场上的相互利用而付出的条件罢了。

其实她在性欲这方面已是没有感情而只有欲望,但现在面对着顶少龙的影子项思龙面前,他那令人陶醉的气质不觉让她沉睡的心有点飘飘然了。

她似乎回复了昔日的神彩照人,用迷人的微微一笑对项思龙道:“孩子,到屋里去说吧。”

王杰似已看出些什么来,狠狠的望了项思龙一眼,回房去了。

项思龙随郑翠芝来到二楼的会客室。室里靠墙壁的两侧摆着两排红色的真皮沙发,正中是一张长形的茶几,上面放着两只玻璃的晶白烟灰缸,对面侧是两把红木椅子和一张小型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个装有鲜花的花瓶。

“坐吧”,郑翠芝倒了一杯茶水给项思龙,接着道:“唉,你叫我怎么说呢?这可是军方的最高机密啊。”

项思龙哀声道:“伯母,我求你了,告诉思龙吧,我给你跪下了。”

郑翠芝连忙上前扶起他并故意把胸部往项思龙坚实的身—亡碰了碰,又佯喝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思龙,你怎可如此没有骨气呢?”

项思龙心里一震,旋即平静下来道:“为了爹,我什么痛苦都可以忍受。”

郑翠芝心下暗想此儿真是毅力惊人。心下算计一番后,有了主意道:“好,我答应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参加军方特种部队。”

其实郑翠芝这么做是有一番苦心的,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对项少龙有愧意和思念,项思龙既是项少龙的儿子,借此既可补偿一下她对项少龙的悔意,亦可从项思龙身上看到顶少龙的影子以解相思之苦。

项思龙不明其意,愣了一下道:“好,我答应你,咱们一言为定。”

项思龙一个人狂奔在郊外的一座山野里。

无色阴蒙蒙的,夹着一阵阵初春的寒风,让人觉着不少的凉意。

项思龙的思绪却象奔突的火山,燃烧着他的躯休,一点也不觉寒冷。

为什么老天这么残酷?秦国?多么遥远的历史啊。那个可恶的马疯子,还有那什么使时光倒转的时光机器。去你妈的,我爹现在究竟在哪里?在哪里啊?

项思龙觉着一阵阵的恐惧和愤怒,这种沉重的打击已经使他那坚强的外表装在脆弱的愤恨之中了。

不,我一定要寻到自己的父亲!我要振作,我要努力学习武功和去了解秦汉历史。

我要到秦国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项思龙冷静了下来,他那坚毅目光给人一种可击倒天地万物的感觉。

也正因为他的这种决心,项思龙从此有了他一生浪漫的古代生活。

时间可以掩埋一切,也可以充实一切。

项思龙经过三年的军方特种训练,已经显得更加成熟了,他那坚毅稳重的神色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

三年了,三年艰苦的体能和战术训练已经更加充实了这个坚强的少年,这一切艰苦的忍爱都只因他有一种意念——去秦寻父的意念。

“思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军政部已经决定七天后将举行一次全国特种部队的自由搏击大赛,胜者将由军政处派去执行一项特别任务。”郑翠芝兴奋的对项思龙说道,并神秘的对他眨了眨那迷人的双目,“第七军团里我推荐了你”,顿了顿又道;“现在你怎样谢我呢?”

项思龙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兴奋异常。

几年努力的结果,终于可以去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了。

项思龙很难得的微微一笑道:“谢谢芝姐了。”

这是郑翠芝这几年里缠着要他这么称呼的。

确实,在这几年里项思龙受到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象母亲亦象姐姐。

郑翠芝似好久没有看到顶思龙笑过,亦或是由此想起了项少龙,神情呆了呆,似有感触的柔声道:“思龙,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你或许就可以去寻找你爹了。”

原来郑翠芝看着神情日渐冷漠的项思龙,知道到他因思父的沉重压力,使他逐渐变得怪异了,为了圆自己对他有着复杂感情的项思龙的梦想,狠了狠心,向军政处提出了二十年前失踪的顶少龙的疑案,并指出为了怕项少龙在中国古秦里做出改变历史的事情,需要派一名体能极佳的人去寻回项少龙的提议。于是便有了这次全国自由搏击赛,不过她对项思龙是充满信心的。

项思龙似乎呆了一呆,接着身体剧颤起来,声音有点涩哑的道:“芝姐,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哈哈………

!”边狂笑边剧颤着向郑翠芝走去。

郑翠芝见着他的狂态又惊又激动,忙上前扶过,拍着他宽厚的肩膀低泣道:“孩子,当然,这是真的。”说到这里,不由的把思龙坚实的躯体紧紧抱住……

没有欲望的爱沉浸在沉默的时间里。

热闹非凡的日子在项思龙眼中却是平静的。

这时他的脑海里只有一副美丽的遐想画面。

他感觉着自己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项少龙,他正骑着一匹高大的纯白马儿,悠闲的奔驰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身边成群马儿正欢快的漫游着,这时他突然看见远方的另一个自己正从空中的浮云里冉冉的向他走来,顿时跃下马背,惊喜的向自己呼喊着“龙儿!龙儿!……”

两人终于合抱在一起,都喜极而泪下。他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背脊象对自己唱着儿歌的说:“龙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再也不分开了,再也不分开了……”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便睡着了……

项思龙正陷入在这优美的沉思中时,郑翠芝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拍拍他的肩头,柔声着:“思龙,集中点精神,比赛的第一轮开始了。不要让你爹失望啊!”

项思龙听到这话,心底猛的一惊,正色道:“谢谢芝姐指点,我一定要夺得冠军。”

听着项思龙充满信心的话语,郑翠芝没有说什么,只握着他的双手,目光动人的望着他。项少龙定下心来向场中望去。

只见场台四周彩旗飘扬,人头攒动。叫喊声,口哨声响成一片,闹哄哄的,气氛热烈非常。

而台上两人正在你来我往的进行激烈的搏斗。只见其中一个身体高大却有点肥胖的军友,靠着自己力大的优势,一只手去隔挡对方击来的拳势,而另一只手以直拳向对方迎面袭出。但对方却中途缩手,虚身一闪,待对手扑空,飞出一脚正中对方小腿上方五寸处,对手顿感一阵钻心剧痛,一脚跪地,就此机会一招借力打力,抓住对方手臂向外一摔顿把对手击倒在地。

场中气氛此时更是炽热非凡。

项思龙亦也暗赞此人很是会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以身手的灵巧击败对方的蛮力。

时间在热闹而又紧张的气氛中很快的过去。

项思龙在这场比赛中连挫四个对手。

最后只剩一个身高只比他略矮寸许,目光敏锐且充满机智的年龄约二十三四的青年和他对敌。

原来这场比赛是分两面进行,实行淘汰制。

而各方则用抽签的形式确定对手,胜者继续留战,两面各选出连胜四场的好手来作最后的决战。

关键的决战,我多年来期盼的理想的决战。

我绝不能败!

项思龙双目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劲敌,思量对策。

诈败诱敌,再出其不意的进行反攻。想到这里项思龙身形一侧,避过对手正面攻击,再向右连退两步。

对方一声大喝,闪身抢前,进步矮身,双拳照胸击来。

项思龙再退一步,避过敌拳。

对方果然中计,又是一个箭步向前,右手由下至上成勾拳向项思龙太阳穴猛击过来。

项思龙叫声:。“来得正好!”

待拳头离太阳穴只寸许时,整个人往后飞退,就象一拳轰得他离地飞趴的样子。

台下人人顿然起哄,大叫大嚷。

郑翠芝自然知道项思龙武功根底,正奇怪他为何只避不攻时,项思龙猛地大喝一声,冲着对方直冲过来的身形把身子一跃,一招“猴王翻空”,双腿在空中突地一弹,正好踢中对手胸部。

待得敌人脚步路舱,身形未稳之际,项思龙已向他小腹处一阵猛击,敌手终于站身不住,往后倒去。

这时台下已是哄成一片,都为项思龙刚才的精彩武技齐声叫好。

我胜利了!

项思龙的心中象被什么咬住似的双眼变得发涨。

历史又在重演了吧。

二十年前项思龙的父亲被时空机器送去古秦。

二十年后项思龙又将乘坐时空机器去古秦。

项少龙被送去古秦是为了证明时空机器的功效,项思龙呢?被送往古秦是为了寻找父亲顶少龙,并且阻止他在古代改变历史。

因为不管成功失败,这都是他一生所深切盼望和平生最让他激动的时刻。

项思龙正被这种异样的情绪激动着,不觉己被警卫带到了一个大熔炉似的机器跟前。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带着眼镜的老头子走到他跟前,神情兴奋而又严肃的对项思龙道:“我是马所长,这两位是方廷博士和谢枝敏博士。”说着指了指身旁的一另一女。

项思龙心中暗奇。

新闻媒体不是报道二十年前科学院爆炸,所有科研人员全无辛免了吗?但为何现在他们还活着。

看来消息不实,那是国防部故意制造虚假消息了。是为了防止顶少龙事件将引发的恐慌。

因为顶少龙俱备了比历史人物多二干多年的文化见识和智慧。如果他想去改变历史,那后果会怎么样呢?

没有人可以推知。

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派人去古秦寻回顶少龙。

经过二十来年的维修和研究。终于研制出了比以前更是先进的时空机器。

这时马所长又在旁说道:“我想你知道自己这次的任务吧。来,准备执行实验。”

项思龙躺在金属箱里,马所长又指着他腰部所携的两只金属仪器说道:“这是返回现在的操纵仪器,使用说明书在你身上。找到项少龙后需迅速返回。”

项思龙镇定的闭上双眼,眼前突地一片黑暗,只听得马所长一声令下:“执行实验:“神志就渐趋模糊起来,只觉着一阵阵的天旋地转,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哈,二十年前项少龙,二十年后项少龙的儿子项思龙。

他们先后来到古秦的不同时段。

但是现在,项思龙在这陌生的古代里一生的命运又将怎样开始呢?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