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四章

日蚀 收藏 13 89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被匆忙组织起来的日军防线没能把猛冲的冲击群挡在防线之外,木野联队6门大队属炮小队的70mm步兵炮还剩一半,不过这种炮只要不是直接命中对装甲群几乎没有威胁。反坦克炮中队6门37反坦克炮被炸散架了4门,还剩两门急忙架到前沿发射,几发炮弹就把装甲群南翼坦克一连的首车106车打瘫着火,驾驶员阵亡。一连长沈肯堂怒火中烧,命全连暂停,集火瞄准射击,连打了三个爆破弹排射,将鬼子好端端刚刚拼凑起来的一个33人反坦克炮排炸得七上八落。沈肯堂还不过瘾,又命令坦克3排冲到隔离壕边将鬼子炮排那些没炸死的用并列机枪挨个报号。

冲击群装甲队型冲到隔离壕边就被迫打乱队型,各车自行寻找被炸塌或没挖好的缺口。蒙古铁骑不顾伤亡拼死纵马跨越宽阔的壕沟。不少骑兵的坐骑被主人猛抽几鞭冲到沟边却胆怯的不敢跳,立刻被后边的骑兵连人带马冲进壕沟。一时间隔离壕边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在炮火准备中伤亡接近三分之一的日军第29联队拼命顽抗,加腾战车队还能开动的十七辆八九甲式“奇咯”中型坦克也全部出动想堵上缺口,敌我在隔离壕一带殊死混战。

伴随坦克冲锋的第5机械化营共32辆装甲车(每车两挺捷格加廖夫机枪、六支波波沙冲锋枪),与顺利冲到隔离壕边的19辆T-26KB“红色风暴”坦克迅速重新战斗编组——默契演练多时的步骤丝毫不乱,以连排为单位掩护以排为单位的坦克组分头向隔离壕发起冲击。德国二战名车“帝国利剑”Sdkfz251装甲车,动作极为可靠,越野性能奇佳,唯一缺憾是顶部敞开(两颗从顶部抛进来的手雷就可以报销整车德军)。被275厂仿制加装三角拱顶的改进型,每侧都开有一个机枪射孔和三个冲锋枪射孔,前后各有一个机枪射孔。弹雨瓢泼般的激射向敢于冒头还击的日军士兵。

高呼着“天诺黑嘎班哉!”的日军敢死队员抱着炸药包,集束手榴弹从战壕里跳出来,扑向装甲车,随即被密不透风的火网裹住,“哧哧”成血葫芦,炸药包跟着被打爆,白白害的傍边的敢死队员一起飞天。

日军抵抗极为顽强,蒙古骑兵在隔离壕北侧的英勇冲击实际上已经失利,经验丰富的日军等骑兵快奔到阵前散开队形准备冲杀时,突然用密集火力将前排骑兵连人带马打倒,后面的骑兵坐骑顿时乱了步伐,被前面挣扎的同伴纷纷绊倒,再后面的又收不住脚互相践踏,在敌人持续的火力攻击下乱成一团。这也是史实上察哈尔抗日联军在收复多伦战役中没有大规模使用骑兵的原因——在拥有先进火器的密集防守面前,单纯靠骑兵大规模冲锋取胜的时代已经过去。

而与装甲冲击群间隔较近的南侧蒙古骑兵群却成功地冲入敌阵——因为装甲冲击群吸引了敌人大部分的火力。虽然伤亡巨大,但是冲入人群中的骑兵威力是可怕的,已经有数个小队纵马跃过隔离壕,冲进成群的日军中,不开刃(因为马刀刀口需要承受大力的劈砍,开刃容易卷)的马刀抡圆了在日军脑袋丛中斜劈横扫。疯狂挥舞的雪亮马刀力道惊人,被劈中的日军在感觉到疼痛以前惊慌地发现自己的手臂(或其他部位)已齐根不见踪迹,狂飙的鲜血随着脉搏一次次喷射向空中。日军的防守顿时出现漏洞,更多骑兵“呦呼”狂叫着杀入敌群。阵地南侧简直回到惨不忍睹的冷兵器时代,以精确射击和勇猛白刃战著称的日军士兵在近在眼前的彪悍蒙古铁骑面前找不到优势,蒙古勇士们熟练地借助骏马跃起的高度,轻松地挥刀将横枪格刀的鬼子连枪带人劈为两段。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骑兵也成为第一、二、三条防线日军瞄准的靶子,不断有勇猛的骑兵在弹雨中含恨坠马,立刻被数把半米长的三八刺刀前后捅穿。

与火线南侧双方互相血肉横飞的中世纪场面相比,中间装甲冲击群的冲锋仿佛提前到了苏德战场,抗日志愿军炽烈的交叉火力与娴熟的变阵掩护配合简直成了日军的恶梦,横飞的血雨和绝望的狂嚎令胆气最壮的“武士”也不禁胆寒。

日军绝死的疯狂反扑令装甲冲击群指挥徐铨少校惊讶:这还是人吗?日军敢死队光着膀子裹着白色头带(中间是个红色膏药,边上各有俩字,太乱太多硝烟看不清是啥字)成群地从战壕里跳出来扑向装甲群,打倒一片又涌上一片。坦克机枪和装甲车上步兵武器打的枪管通红,坦克前侧并列机枪和航向机枪卸弹槽里,弹壳象流水一样哗哗滚下车体装甲板,装甲车里炽热横飞的弹壳已经成了灾,底板上的空弹盘、弹鼓、弹壳堆到脚面,狭小的空间里硝烟呛的人睁不开眼,爆豆般密集的枪声已经变成震耳欲聋的混响在装甲板壁间乱撞。

日军的所有重火力单元几乎都集中到装甲冲击群这里,203车、208车、105车和5营两辆装甲车先后在突破隔离壕时被炸毁,伤亡不详。其他车辆也弹痕累累,徐铨通过观察镜痛心地看到傍边一辆编号1537的装甲车,从布满弹洞的装甲板缝里不断渗出一道道暗红色的血痕。

T-26KB坦克和Sdkfz251装甲车的装甲太薄了,T-26KB还好一点,日军缺乏远程反坦克武器,虽然坦克的外部装置被重机枪和榴弹片扫的七零八落、装甲表面惨不忍睹,但除了被重机枪穿甲弹小角度偶尔击穿外,车组伤亡不大。Sdkfz251装甲车就不行了,前装甲还厚一点,可以勉强顶得住重机枪的射击,两侧比较薄,90度正面击中的7.7机枪弹一打一个洞,主要靠装甲角度使射来的枪弹滑跳。洞开的射击孔也成了日军密集射击的对象,不时有7.7重机枪弹“叮——”的一声射穿侧甲又将里面穿着防弹背心的将士击穿打倒。

“轰隆”一声,207车旁边一辆装甲车爆炸起火,几个满身是火的抗日志愿军士兵翻滚惨叫着跳出扭曲的车体,密集的弹着点立刻在他们身边掀起一串串土星。弥漫的硝烟中隐隐绰绰几个缓慢移动的黑影,是日本坦克!区伟翔两眼冒火:

“小李!开上去给弟兄们挡子弹。小杨,换穿甲弹!”

“是!”、“是!”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