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梦里几回留连,烟雨江南,不知道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听说那里的.它只属于青春的我们,带点才华,细雨折曲的感受,西子湖畔佳人轻舟回眸,醉卧秦淮河畔十八里连绵红楼,忘情香闺罗幔.那不是一个地点,可以任由你挥金既可抵达,那也不是某个梅雨时分,细雨浇洒倩影,一颗渐染潮湿的心怀,几声幽叹,那不是江南,江南不在人间.


诸多往事,曾令我动容追忆,其中一段少年情怀,尤让我睡梦里频频回首.许多年后,无论是出差,游历,千百次寻遍那一草一木,却再也没有找到那里.还记得那时我正当年少,意气风发,手摇流风折扇,挎一柄沉香宝剑,有道是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好一个风流美少年.


谈笑间,轻车熟马,悠然走出连绵蜀山.李太白叹蜀道难,皆因恋权难释怀,蜀道对我之易,只因少年不惹尘世俗心.我就这样到达长安,长安藏尽天下权贵,连乞丐亦非寻常,强索我半数盘缠,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独上酒楼强染点愁颜了。


真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来我和杜牧甚是有缘吧,就在那夕阳一抹红之前,无风无雨,无天下奇观之时,我和杜牧不期而遇,并且相谈甚欢.钱弟,你我初识,却是难得之知己,一起结伴游历江南可好.江南,我一听不由宛尔,正合我意呀。


那年我正十八,杜牧带着我南下江南。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才子杜牧才华横溢,千古名句随口既出,然后笑殷殷的看着我.与才子共游,少不得要卖弄卖弄了,我也随口吟道:


杜牧与我醉红尘,美人亭亭倚闺门。嫦娥亦贪少年情,十年江南似一生。


我和杜牧开怀大笑,人生得意少年时,知己难得当尽欢,我们在江南纵情挥洒.留下无数脍灸人口的诗篇和风流传说,整日不是留恋山水间,就是教美人吟唱诗词。人间之美,不过如此,功名利禄早已抛诸脑后,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中逍遥度过。


还记得嫣然就是在那时和我相逢的,当时我刚从沉醉中醒来,这么多年难得清醒这片刻,所以看着卧倒的杜牧,和伺酒美人一起滚落在地上,竟然泛起阵阵落寞。说起人生太承重,只是彷徨,总会不经意缭绕于心吧,我长叹一声,吐出抑郁的思绪。漫无目的向外走去,江南的雨真多,轻轻柔柔的就把我包裹在怀里,可我并不想抽身离去。


我那时正漫步在西湖边,当细雨飞扬时,游人都渐渐散去。这时,泛舟西湖该多美好呀,正沉吟间,远处一叶扁舟缓缓而来,船头立着一位白衣少女,一旁翠色装饰的丫鬟正为她撑着一把红伞。在细雨蒙蒙的渲染下,如离尘的仙子,又隐约如梦中滑过千百次的身姿。我不禁呆呆的望着她,她不是白素珍,她叫嫣然。


嫣然很美,心地却更美,她同意我一起泛舟。我记得她对我笑过三次,我们相见时笑过一次,我偷偷拉着她手的时候笑过一次,雨停后,我望着她离去时,她也曾回眸一笑。


人生最美即是初相识呀,我萋萋然的回去,摇醒还在沉睡的杜牧,杜兄,我们逗留在这里好多年,我想回去了。杜牧淡然一笑,钱弟,很多人永远到不了江南,而我们一生也只能来一次,以后你就不会有机会了,你考虑清楚了吗?我不禁黯然,是的,我还是决定该离开了。杜兄,你呢?还要在这里呆下去吗?


杜牧涌现出一丝难得的犹豫和伤感,我想,我也该走了,杜牧和我原来也有同样的心思。我们结伴游江南多年,但此后将各奔东西.离别时,各有感怀,杜牧写下过很多诗篇,我只记得临别时,他悠然回首时的感慨。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我也不由得想起了嫣然,那尤如触摸不到的梦境,在我闭上双眼时隐隐约约靠近,睁开眼时,却又如隔世的花,悄然碾碎。


离人与我初相逢,遍游西湖烟雨浓。回眸一笑佳人去,人间江南寻无踪。


是呀,江南已不在,无论你带着指南针,坐飞机,火车,还是轮船,却再也找不到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