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丝不挂,动作不堪入目

Saint-Xu 收藏 58 4381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个月,陈亮(化名)从外地办完事回江西的家后,母亲向他哭诉,说最近陈父每天都要到奉新县街上的“流星雨”演艺厅观看色情表演,为此两人吵了无数次架,可陈父像着了魔一样还是天天去看。听完母亲的哭诉,气愤的陈亮决定亲自去演艺厅看个究竟。


1日晚8时,当陈亮走进演艺厅时,里面的表演让他惊呆了:舞台上的女人几乎一丝不挂,动作更是不堪入目,台下上百名观众边看边怪叫着。“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搞淫秽表演,简直没有王法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陈亮义愤填膺。


陈亮说,据他事后了解,从半年前该演艺厅开张到现在,场内的色情表演在奉新县城火爆异常,甚至附近村镇的人都特意赶来观看。只要花10元钱就可以进场观看,尤其在夏天的时候,每天3场,场场爆满。“我就纳闷了,这些人干的丑事难道就没有人管?而且一开就是半年。”陈亮说。


5日下午2时许,根据举报者的反映,记者在奉新中大道离奉新汽车站仅百米左右的冯城商厦里找到了这家“流星雨”歌舞演艺厅。在商厦旁边一条通道口处,几个大喇叭不断播放着“嗨歌”,两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坐在喇叭旁招客,没多久就有不少中年男子上前买票入场。记者走上前问其中一名女子门票多少钱一张,女子回答10元钱一张票,马上就开始了,90分钟一场,并对着围观者称赶快买票坐前面,晚了坐后面看不清。


买票后在女子的指引下来到商厦三楼的一个大厅里,发现不足百平方米的大厅内简陋不已,大厅一头是一个木板舞台,舞台前方的两排椅子上坐了近20人,大部分都是中年男子,还有小部分是两鬓斑白的老头。记者刚坐下不久,大厅里就陆陆续续进来了五六十个人。尽管离表演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台下的男子情绪却早已高涨,不断喊着开始跳。


不久,表演正式开始,一名上身仅戴胸罩、下身穿着透明薄纱短裙的女子在众人的高呼声中现身。女子年纪约在20岁左右,毫无羞涩之感,在现场的摇滚音乐下来回扭动身躯,并不时拉下胸罩,胸部凸现。在台下男子的叫声中,女子还不断地向后翻,岔开裙子把内裤掀开向台下展示。紧接着,又有五六名女子陆续上台,进行同样的表演。


台上女子的表演极为低俗、淫秽,但台下男子却兴奋异常,对着台上女子不断递烟抛钱,其中一名艳舞女子甚至跑到前台和前排男子搭讪要烟,得逞后摆开双腿对着男子。后排一名老头在观看过程中不断对着台上的女子尖叫,要对方脱光,演艺厅的一名负责人便从后台叫来一名艳舞女子坐在老头腿上,老头伸手在女子身上摸了一把后,女子故作忸怩地跑开了。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有几名男子一边抽着烟一边在场内来回警惕巡视,现场稍有混乱男子便会上前制止。当记者偷偷地掏出手机拍照时,台上的女子突然跑回了后台,随后音乐突然停止,后台有人用话筒给出警告,称为了保护“演员”的隐私,禁止观众拍照和摄像。说完,音乐轰然响起,不堪入目的表演又开始了。


随后没多久,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搭在了记者的肩膀上,“说你呢,不许拍照知道吗?”一名满头黄发的男子冲着记者说。“只不过留个影嘛,不用这么紧张吧?”记者说。“不好意思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有记者进来暗访就不好办了。”男子嬉笑着对记者说。


记者随后与这名男子搭讪起来,称晚上想和朋友一起来包厢里玩,男子马上感兴趣地说:“包厢没问题,每人120元,外场表演结束后,演员就可以陪你们玩,至于玩什么,你们自己看着办啦,费用另外算。”


举报者陈亮告诉记者,前些日子他曾向当地警方反映过此事,但始终无人前往查处。他说,这个演艺厅只是风声紧时会偶尔停业禁演两场,但风声一过又恢复如常。记者5日在奉新县街上随机询问了一名“的哥”。据这名“的哥”说,“流星雨”演艺厅跳脱衣艳舞不是秘密,当地市民对此都有耳闻。这些人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在闹市区长期进行淫秽表演?为什么普通市民的反映没人理会呢?


当日下午3时10分,记者在表演现场拨通了奉新110报警电话,以一名外地生意人的身份将此情况向警方反映。110的话务人员听后回答:“流星雨演艺厅是吧,那里应该没有色情表演吧。”当记者表示自己在现场,亲眼看见这里在表演脱衣舞时,对方才回答:“哦……那我通知110出警。”


随后,记者回到演艺厅等待民警到来,但直到下午3时40分表演结束时民警都没有出现。据陈亮告诉记者,奉新县公安局冯川分局距这个演艺厅并不远。“没人会管的,要不然这些人也不会如此猖獗。”陈亮叹着气说。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