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儿小花招,几千万学生们就过上了非人的生活

qwe1234 收藏 4 381
导读:一点儿小花招,几千万学生们就过上了非人的生活


新年儿子回来,几家朋友大人小孩一起聚餐。一个朋友的儿子还在上高二,在学校奥数班。由于得了本省数学奥赛一等奖,刚从浙江参加全国集训回来。于是议论起中学教育问题。最后大家发现了我们的中学生之所以这么苦,原因仅仅是教育主管部门在考试中让学生用低一级的工具解决高一级问题造成的。尤其是理科。


学生通过教育能有什么成绩呢?大概可以分为4个等级:最差的是“比葫芦画葫芦”,也就是讲个例题,他再碰见同一个只变了点参数的题会做,稍微变点形式就不会了。这种学生可能逻辑思维能力本身就有问题,属于极少数。正常的学生要做到“比葫芦画瓢”。也就是老师讲个例题,他不仅参数变了会做,而且内容变了但要求使用的定理没变还会做。这种学生占大多数。第三种情况是“举一反三”。就是在定理掌握后,通过例题讲解,能够解出定理推演出的其他定理的试题。这种学生很少,属于数理逻辑清楚,逻辑思维能力特别强的学生。还有一种叫“无师自通”。就是在学了一些低级的数理逻辑后,能够自己推演出高一级的数理逻辑。比如学了一元一次方程,能推演出一元二次方程的题。这基本就是天才,可以做数学家了。因为数学家也无非是根据现有的数理逻辑,发现新的数理逻辑而已。


那么正常的教育应该怎么做呢?应该把重点放在让学生达到“比葫芦画瓢”就行了,因为多数学生只有这样的能力。把标准放在“举一反三”上,很多学生一定没有能力达到标准。放在“无师自通”更是没有希望。


但我们目前的中学理科教育基本是将目标放在了“举一反三”甚至“无师自通”的标准上了。而且方法很巧妙,就是将高一级数理逻辑很容易解决,最适合解决的问题,让只学过低一级数理逻辑的学生去做。这不就是要求学生必须会“举一反三”和“无师自通”吗?


小学生学完四则运算,给学生出的应用题很多是一元一次方程来解的题。用四则运算的数理逻辑解一元一次方程题,自然难度非常大。小学生一到中学学完一元一次方程就发现小学做的难题简直是小儿科!


中学学完一元一次方程,考试题却很多一元二次方程题,如此等等,总让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甚至无师自通。


高中物理题也很难做,但是如果学了微积分,多数试题也很容易。因为微积分本来就专门解决物理问题的。但是高中并不讲微积分。


于是,中学生不得不把绝大部分时间花在数学、物理、化学和英语上。关于英语,贫道早就说过其中的荒唐了。给学生一个锤子、锉刀、砂纸然后让他们把一个铸件加工成内燃机缸体。这本来肯定要个极端高级技工才能完成的。而这个技工也不会再用这样的工具了,他一定起码用车、刨、铣床,甚至直接用数控机床。


贫道这样说,肯定有些网友会说:“这样可以锻炼学生的智力”。估计教育主管部门也是这样想的。他们觉得这样可以使我国的学生能够比外国学生聪明。


蠢就蠢在这一点上了。


学生本来只能让他们做到比葫芦画瓢,不可能让多数学生做到举一反三,更不要说无师自通。而对于在学校教书的老师们来讲,他们必须让多数学生能够适应教育主管部门出的试题,因为这些老师有升学指标。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对策也很简单,就是把举一反三和无师自通的试题变成比葫芦画瓢甚至比葫芦画葫芦的题。比如,假定某个数理逻辑下本来有4个类型的题,加上举一反三和无师自通的题总计有8个,教师们就将这些类型题每个类型再细分为8个(8个只是为了表示多,也学有的3个,有的9个)。这就64个。这样可能把很多无师自通的题变成了举一反三的题,一些举一反三题变成了比葫芦画瓢题。但还不合适,于是再将这64个类型变成512个类型。于是多数题都成为比葫芦画瓢甚至比葫芦画葫芦题了。况且中学教师有不比出题的人笨蛋,他们甚至可能将大部分比葫芦画瓢题继续变成比葫芦画葫芦题。于是不管教育主管部门能出什么歪题,中学老师都使出这样手段。


因为没有别的办法——教育只能做到比葫芦画瓢!


这可好了,学生们就成天泡在题海里了。这就是中小学生为什么这么苦的根本原因。


西方国家似乎不是这样,因为他们让学生学到哪里,试题出到哪里。按照比葫芦画瓢来进行教育。学个什么工具,解决什么问题。反正还有更高级工具以后慢慢学。没学微积分,高中物理就只要求掌握知识,不要求那么多运算。既然要运算,就先学微积分。西方高中就讲微积分,不是因为他们学的快,是应为他们的物理课要进行运算。


贫道真佩服教育主管部门的愚蠢和顽固。本来就是个馊主意,而且人家中学教师已经破了你们的法宝,你还在那里忙什么呢?


只是可怜了学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