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九章 布尔考夫斯基案件(2) 第十九章 布尔考夫斯基案件(2)

摇滚情人 收藏 0 5
导读:矢车菊 第十九章 布尔考夫斯基案件(2) 第十九章 布尔考夫斯基案件(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骑着马独自溜哒了一会,直到太阳西斜,她才慢慢返回去。回味着林中那一吻,她心情好极了。门口停了好几辆车,显然,又有一些人到来了。

刚进门,卡莱尔将军便冲她说道:"啊,你回来真是太好了,何尼斯呢?"

"出事了?"伊斯问,因为她看到气氛有些不对。

"是的,快去把何尼斯叫回来。"卡莱尔将军说。

"好的,我这就去,他们在湖边钓鱼呢。"伊斯说着,就赶紧跑了出去。

她骑着马飞快地穿过树林。何尼斯他们还在那儿。伊斯喘着粗气,脸红红的,一直将马骑到他们面前。那匹粟色的马也一样喘着粗气。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他问。

"是的,出事了,"伊斯说:"卡莱尔将军让你赶快过去,快!"

"什么事?"何尼斯翻身上马。因为看她的神情,不象是在开玩笑。

"我也不知道,"伊斯说:"快走吧。"



伯爵是个间谍,证据确凿无疑。伊斯跟着何尼斯跑进大厅,桌子上正放着那些从镜子背后的暗格里找出的证据来。

伊斯好奇地凑过去,何尼斯拾起一本很小的笔记本,翻了翻。

"这是什么?"他问,一个施尔曼的人说:"波兰语,要等一会儿,翻译到了才知道。"

他一把抓过伊斯:"上面写的什么?你来翻译好了。"

伊斯吓了一跳,她接过本子,翻开:"4月28日,正常联糸,暗号:鸽子与玫瑰花。5月17日,一切正常,己将资金交付……"她说:"这是记录啊。"

"这太好了。伊斯,你现在就用德语将它抄下来。"何尼斯说:"我到隔壁房间看看。"

伊斯很紧张,但又没有法子,只好慢腾腾地坐在桌子前,磨磨蹭蹭地写。那个施尔曼的手下好好看着她,弄得她更加紧张,生怕这本子里有什么。伊斯很焦急,她东看西看的,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你是德国人?"那人问她。

"不,我是波兰人。"她恶狠狠地说。

"真的?"

她不理他:"喂,我可以去倒杯水吗?我口渴。"

"我是警官蒂拜留斯,小姐,你叫什么?我给你倒水,你快翻译吧。"蒂拜留斯说着,去给伊斯倒水。

"我叫伊斯。"伊斯说着,迅速翻了一下笔记本,突然,从背后的夹壳里掉出一张小纸片,上面有一些名字和代号。伊斯迅速就将纸片塞到衣袖里。反正她明白,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伊斯小姐,你的水。"他端着杯子过来。伊斯抓过杯子,"咕咚咕咚"一气就把它喝光了,她的心咚咚直跳,因为她偷了东西。

她没法耍花招,乘乘的如实将记录翻译过来,然后赶紧跑回房间,偷偷抽出小纸片。上边的人名和代号她一个也不认识。她收起纸片,躺在床上。可想来想去,伯爵是波兰间谍,证据确凿,凭她又能想出什么办法呢。


第二天,来了许多警察,开始对别墅进行搜查。伊斯到大厅里面,吃惊地看到克洛斯竟然也来了。他也看到了她,同样感到很惊奇。伊斯向他使了个眼色,就走开了,漫不经心去倒了杯茶。然后慢慢的又离开大厅。

克洛斯起身,悄悄跟在伊斯远处。伊斯回了房间,焦急地等待着。一小会,门开了,闪身进来一个人。

"克洛斯!"伊斯跳了过去。

""嘘,小点声。"克洛斯说:"什么事?"

"你怎么来了?"伊斯问。

"军统处派我来调查伯爵的案子,他是我们的人。"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克洛斯说:"事情很严重,德国人现在命令多方一起协作调查,我很难下手。糟糕的是他手里可能有名单。

"

"是这个吗?"伊斯将她偷来的那张纸片递给克洛斯。并将昨天她看到的那本伯爵的记录告诉他。

"太好了,伊斯。"克洛斯看了一遍,立即掏出打火机,将纸片烧得干干净净。

"伊斯,我先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晚饭后到花园里长青腾那儿见。"克洛斯说。

"好。"

克洛斯先走了,等了一会儿,伊斯也出去想看看事情变得怎么样了。

"伊斯小姐!"

伊斯吓了一跳,又是那个蒂拜留斯警官:"小姐认识克洛斯中尉?"

"怎么啦?"转转眼珠,伊斯接着问:"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你俩在一起说话。"

"是的。"伊斯问:"你见到何尼斯上校吗?"

"他们正在伯爵的书房。"

伊斯不再和他多说话。转身去了书房。

伯爵昨天还整洁有序的书房现在一片混乱,书架上的书被一本本抽了出来,所有的抽屉都被放在地上。和尼斯,克洛斯,以及警察局长施尔曼都在,他们正在讨论着到底该由哪一方来主持这个案子。

伊斯插不上话,只好独自回房间等着晚饭后和克洛斯见面。

爵伯的花园里栽培了各种花,以保证四季都有鲜花开放。茂密的长青腾旁有一棵樱姚树。伊斯就在树下等克洛斯。克洛斯直朝她走来,在路过花丛时,他伸出手去,够到开得最大最美的一朵。摘下来。

"给你。伊斯。"他微笑着将花递给伊斯。伊斯呆了一瞬,立时心花怒放,面红耳赤。一团幸福快乐的云雾包围着她,几乎忘了眼前的事。

看到她的模样,克洛斯有一会不想开口说话。何时树下等他的人儿会是那个神奇的她呢?

"伊斯,我需要你配合演出戏。"

"什么戏啊?"

"施尔曼知道伯爵有一份名单。"

"他怎么会知道?"伊斯说:"我觉得当时谁也没见到那纸片啊。"

"那说明伯爵是被出卖的,这不是一件偶然事件。"

"谁出卖了伯爵?"

"不知道,这正是最危险的事。现在正在找那名单,肯定会问你。你只需说是将它交给带拜留斯警官了。记住!"

""这有用吗?"

"你要仔细留意事情的变化,除了我,不可信任这儿的任何人……微笑起来,何尼斯上校!大概是来找你的。"

"你想让他认为我俩在故意约会吗?伊斯笑起来。

"不,你要随时了解他那边的情况,及时告诉我他们所了解到的一切。"

"我们要分开吗?"

"唉,不用了,随他怎么想吧。那个蒂拜留斯警官将他叫走了。"

"早上他看到我和你单独在一起了!"伊斯叫起来。

"没关糸,何尼斯上校知道我俩的关糸。"

"我想我俩还是少在一起。"伊斯低下头拔弄着手里的花儿说。她想起了森林里那难忘的亲吻。

"是的,要时刻小心。"

"我知道了。"

伊斯转身回了大厅里,何尼斯站在那里,仿佛知道她会来找地,因而故意在那儿等她似的。

"何尼斯。"

"我正找你呢,伊斯,昨天你翻译时可曾见到笔记本里的一张单独的名单?"

"见到了,"伊斯暗自松了一口气:"我将它交给蒂拜留斯警官了。"

"哦是吗?"

"如果你们需要的话,在他那儿呢。"

"那帮警察不会给我的,三方都想争取这件案子。"何尼斯说:"军统处那边,他们找到什么没有?"

"也在问我那名单。"

"伊斯,……这次渡假,我不能陪你。"

"我知道,你要工作,他真是问我要那名单,我们不是在约会。"

"我相信你,我得继续去工作了。"

"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我不会影响你工作的。"伊斯说。

"当然可以,伊斯。"


克洛斯离开花园,朝别墅旁的仓库和马厩走去。太阳落山了,伊斯又回何尼斯身边去了,这要命的一件事,那个躲在暗处出买伯爵的人。在这有些凉意的傍晚,他感到了一丝孤独,一种远离故乡远离亲人的无奈和痛苦。

马厩打扫得干净整洁,伯爵的佣人们都很称职。在靠近井的旁边,一个年青的佣人正在打水清洗鞋上的泥。

克洛斯慢慢走近他,他要看看伯爵的所有佣人。这是个瘦削的年青佣人,大概就是伯爵的马夫。他也看到克洛斯了,因此停了下来垂着双手看着克洛斯。

在克洛斯走近他身旁四处打量了一会准备离开时,他突然低声说:"老家院子里的苹果树还结果子吗?"

克洛斯不由得猛地转身看着他:"你说什么?"

"对不起,长官,我胡言乱语而己。"

克洛斯停了一瞬,随即他问到:"这儿还住着谁吗?"

"没有了,伯爵就我一个马夫,有时,我也帮伯爵跑跑腿。"

克洛斯露出一种不屑的神情来,转身离开了这儿。这个人几翻对他暗示,可这种时刻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半夜时分,伊斯睡得正香,一只戴着黑色软皮手套的手突然捂住了伊斯的口。"唔"伊斯一下子惊醒过来。

"嘘。"克洛斯放开她,在床沿坐下:"我找到那个出买伯爵的人了。他是伯爵的通讯员,就是那马夫!"

"维利?"伊斯说。

"你知道他?"

"我们去骑马的时候见过他。"

"他对我说了暗号,我们要想办法清除这个叛徒!"

"那样会暴露的!"

"所以我才来找你,一起想个办法,见机行事。"

"好吧,明天我去见见他。"

"最好能将他和蒂拜留斯警官扯上关系,一并将两人除去,因为那名单,不能留下蒂拜留斯。"

"好吧,明天又想办法。"

"我走了,要小心!"克洛斯吻了斯一下,从窗口小心地越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