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八章 英国特工(下) 第十八章 英国特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他俩一言不发,伊斯熟练地坐上他的摩托车,伸出手臂抱紧他,车子一动,伊斯的手臂便紧了一下。这使她想起了那个晚上,他带着她,波夏特,在公路上飞驰的感觉,她的心跳不由得剧烈起来。他是波兰人民的英雄,他应该是她最亲近的同志,亲人。可现在。

但她不得不理解了克洛斯,不得不面对现实,她真恨,恨命运如此的安排,她纵有再深的情感,比起克洛斯的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同样是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一想到这个词就痛苦,她不得不理解他,眼睁睁看他将要娶别人,一个他也不爱的人,真好笑。

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与和必须娶个不爱的人,哪一个更令人痛苦呢?

克洛斯的勇气造就了她的幻想,却也无情地打破了她的梦想。哪怕她能和他他在一起,可这耻辱的印记,背负这永远无法去除的纹身,注定她今世不能得到许多东西。她只有同他一样,深深埋藏着这些爱,深深埋藏着这些只属于自己的痛苦。

克洛斯的心呢?何尝不是这样?伊斯的手臂抱在他身上,他的心跳不由加快了起来,这种感觉,多熟悉啊,这柔软的,热烈的怀抱,多么象她!那个年轻的,占据了他的心的女孩子。感觉太象了。只是,如那夜般的与她一同飞驰,今生还会有吗?

"伊斯,最近你们基地一切可好?"克洛斯脱口问。

"很好啊。"伊斯回答,她记得哈特梅的话,同时也小心提防让他发觉她就是波夏特。因此这般回答,没提她中毒的事。

克洛斯一阵狂喜,他的心脏猛烈跳动着,他一下子提高了车速,仿佛更快些的速度便可以追回他几乎失去的一切。



26日,下午6点30分,伊斯己经等了很长时间了,越等越是着急。天知道那个什么联络员会不会来。时间太久,难兔会引人注意,虽然附近,克洛斯一直密切注意着她,可她心里,还是不禁害怕起来。

她走到站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随手将玫瑰花和杂志扔在膝盖上,双目呆滞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她又累又饿,乏极了。她一动不动,等待着下一班的火车。一整个失落的女孩子模样。她心里很是失望了,却又无可奈何。

一个人无声息地站到她面前:"你好,小姐。"

伊斯望上去,一个留着整齐短胡子的面带微笑的中年男子,他穿一件深黄色的毛线衣,白衬衫衣领子翻在外边。戴一顶低帽沿的鸭舌帽,一边肩上搭一件棕色外衣,正低头望着她。"打搅了,小姐。"

"什么事?"伊斯的心开始猛跳起来。

"我,我等你很久了。"他轻声说。

伊斯很紧张地咧嘴笑了一下。站起身,说:"我没收到信。"她直勾勾地盯着那人眼晴。看得出来,他也很紧张,很犹豫。

对视了一瞬,那人朝她笑笑,说:"咱们离开这,走吧。"

伊斯正要抬脚转身,他却伸手抓住伊斯,用一支胳膊搂着她,伊斯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她瞪大了眼睛,心脏扑嗵扑嗵地跳。

那人望着她轻轻地笑,小声对她说:"别紧张,放松点,快离开这儿。"

伊斯点点头,紧张地带他出了车站,"你很年轻。"那人对她说:"第一次?"

伊斯点点头,动作非常机械。

"我第一次时,也这样,过了第一次,就好了。"他友好地对她笑:"威尔斯还好吧,为什么他没来?"

"威尔斯?"伊斯脱口说道:"你们是英国人?"

"什么?"这个人一下子警觉起来:"你是谁?"

伊斯发觉说错话了,很奥脑。她得将他带到穆索兰那儿去,在大街上发生争执是很危险的。

"快走。"伊斯心急如焚。"马上会给你解释的。"她望望天色己发黑,这样跟一个陌生人在一起很让人紧张。

两人一声不吭走路。可是在路过公园时,那人却紧紧按着伊斯,将她带进公园去。

"放手,放手。"伊斯害怕死了,但她又不敢大声嚷嚷。

他将她带到没人的一个角落,才停住脚步。伊斯甩开他,怒目圆瞪。

"你到底是谁?"他问。

"我们还想听你解释呢。"伊斯气呼呼地说:"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这暗号?威尔斯怎样了?"

"我不认识他,也不认识你,英国佬!"

他一把抓过伊斯,将她按在地上,并用膝盖压着她的肩,扭过她的头,动作之快,伊斯根本来不及反抗。现在,伊斯喊也喊不出声,动也动不了,只要他一用力,她的脖子就会被扭断。

"说,你怎么知道的这暗号?"他松了松手。

"一个疯女人给我的,"

"她为什么给你?"

"鬼才知道。"

他稍一用劲。伊斯眼前立即火星乱飞。声音也发不出,火也没法冒,她己经感到头顶的血管在扑扑的跳,马上就要爆裂开来。

"你是谁?"他又问。

"松……松开……"只说了两个字,伊斯眼前一阵发黑,她再也坚持不住了,终于昏了过去。

突然一支枪口点在他太阳穴上:"别动,慢慢起身。"他呆住了,慢慢站起身来,一个穿灰绿色制服的德中尉从背后转过他面前来。

"你将她怎么了?"克洛斯阴沉着脸问。

"没什么只是昏过去了,一会儿就好。"

"抱起她,跟我走。"

他只好抱起伊斯,和克洛斯走出公园外。路边停着一辆车。克洛斯拉开车门:"请上车吧。"

他有些莫明其妙。因为开车的,是身着便装的穆索兰。并且,车子并不是开往警察局。而是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停在一户人家的后门旁边。

克洛斯将伊斯抱进屋,放在椅子上,轻声叫她:"伊斯,醒醒,伊斯,喂,快醒醒!"

一小会儿,伊斯迷迷糊糊张开了眼睛,克洛斯扶着她正在呼唤她,穆索兰和那个英国人正在看着她。

"醒了?"

"克洛斯,我……"伊斯说着,伸手指着那个英国人就跳起来:"该死的!"

"坐下吧,伊斯,别激动。"克洛斯一按她肩,她就落回到椅子上。

"请坐吧,朋友。"穆索兰说:"咔啡还是茶?"

他们都坐在了椅子上,这个英国人迷惑不解,他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同一战线的朋友。波兰地下组织。"穆索兰说:"介绍一下,我是穆索兰,钟表匠。"

"我是克洛斯"

所有人都去望伊斯,伊斯没好气地说:"我叫伊斯,你叫什么?"

"斯金纳,"英国人说:"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伊斯只好将在夜总会里发生的事对他讲了一遍。

"可是。"斯金纳说:"我怎可相信你们呢?"

他们三个一个望一个。"斯金纳先生"克洛斯说:"信不信,这就看你了,我们并不想插手你们的组织,只是我们现在是盟友,又恰巧被我们碰上而已。"

这个英国人陷入一砗犹豫中去,所有人都望着他。最后,他终于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们。伊斯小姐,十分抱歉。"

"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尽管说。"

"现在威尔斯已经被捕,我还得将这个消息带出去。"

"他会叛变吗?"

"我不知道。"斯金纳有些忧愁地说:"他是我们的联络员,我想我该尽快回去。"

"4号信箱在哪?"伊斯问。

"4号信箱是一个人,考恩小姐,我要在28日与她碰头,碰头地点就在公园,环形现代雕塑旁的长椅。

"她,她在哪工作?"克洛斯问:"情况很不妙,你们的联络员被捕,你最好少出门,首先要尽快弄清这个考恩小姐现在的情况。"

"我不知道她在哪。"斯金纳说:"我只知道她的德语名叫柯娜。"

"什么?柯娜!"克洛斯几乎跳起来:"怎么是她?"

所有人都去看克洛斯,为他的反映感到很奇怪。

"她,就在军统处,接待处秘书,她好象有个情人,是个海军办事处的军官。"克洛斯说。

"是她,那是她的情报来源。"斯金纳说。

"这样吧,明天我先去找她,瞧瞧情况。"克洛斯说:"你就留在这儿,别出门。"

"见到她,你就对她说:"一束玫瑰有几朵?两朵还是三朵?"她就会信任你的。"

"好,"克洛斯说:"我们该走了,伊斯,走吧,已经耽阁很长时间了。"

伊斯走到英国人背后时,朝他做了个鬼脸,惹得克洛斯不禁笑起来:"谁惹了你可真要倒霉呀。"他说。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已经是晚饭后好一会儿了,伊斯还在基地,风洞试验室巨大的风扇已经安装完毕。今天的测试很顺利。因此伊斯心情舒畅,加之她的火箭发动机研制计划立即就获得批准通过,她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可以说,这个大型风洞完全因为她的研究而建立,她感到很娇傲,同时也感到庆幸。如果不是战争,如果不是德国人的全力支持,她想,她今生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喷气式发动机,火箭发动机,要是她上学时的导师知道她现在所做到的一切,真不知他会有何看法。

下一步,如果研发火箭发动机,德国人又将另外建一个试验基地给她,呵,未来真是无法想象的美妙!

伊斯越想越开心,花德国人的钱,成就她的梦想,何乐不为呢?等她在风洞那儿呆够了回到办公室,天都以经黑了。今天又回不去了,她心里十分挂念那伙英国人的事,克洛斯会有何发现吗?她真想知道。

"叮……"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我是波夏特。"

"我是哈特梅,伊斯,你今天不回来了吗?"

"太晚了。"

"好吧,我要告诉你,是个好消息。"

"是不是何尼斯回来了?"伊斯立即问道。

"差不多吧,"哈特梅有些失望地说:"我近期要回莱比锡了,你高兴吗?"

"……"伊斯不吭声。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他只是去了巴黎,不久就会回来的,不过,我以为你真的不想再见他。那天你说的话我都告诉他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伊斯气坏了:"现在你要我怎么办?"

"怎么办?"哈特梅笑:"我怎么知道?谁让你做事这么乱七八糟?"

"你真的要走了吗?"伊斯问。

"当然了,这两天有没有空回来?"

"有,有,我一定回来。"伊斯说。

"怎么?你留恋了?"

"有一些。"

"那么,你到底希望谁在这儿呢?我?还是何尼斯?"哈特梅打趣地问。

"我,我一直当你是朋友,"伊斯说:"你们从来不当真。"

"一直当朋友?你忘了我们是怎么相识的?"

"没有忘。怎么可能忘呢?"

"好吧,能成为波夏特博士的朋友我深感荣幸。"哈特梅不笑了:"一定记着回来,再见!"

"再见!"



穆索兰和斯金纳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克洛斯的消息。不知他今天会不会来。他们两人沉默不语,彼此都很担心。

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穆索兰刚打开门,克洛斯便阴沉着脸冲了进来。

"柯娜死了。"他的第一句话便说。

"什么?上帝,为什么?"斯金纳吃惊不小。

"发生什么事了?克洛斯?"穆索兰也问。

"大概那个威尔斯叛变了,你得赶快离开这儿。"克洛斯对斯金纳说:"我没来得和她说那暗号,今天下午她在家中自杀了,"克洛斯低声说:"但也可能是秘密警察干的。"

"什么东西都没拿到吗?"斯金纳问。

"来不及了,她死了,你快走,今夜就走,不然明天便来不及了,"

这个英国人沉默了一会,最后低沉地说了声:"谢谢你们。"

"快走,穆索兰,你和他去车站。"克洛斯说:"我会在附近跟着你们。"

"我很难过。"斯金纳说着,眼睛有些红。

"我们也一样。"穆索兰说:"你们也是我们的朋友。"

"朋友们,战后到英国,来找我!我忘不了你们!"斯金纳说:"友谊万岁!"

"友谊万岁!我们走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