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紧紧挽着哈特梅的手臂和他走进夜总会。看到伏烈他们己经到了。

"啊,你们好。"伏烈远远叫道:"很高兴看到你们这么友好,很难得啊,伊斯。"

"是的。"伊斯笑得跟一朵花似的说着,更加和哈特梅依得紧紧的。

这家夜总会非常的热闹,并且不是什么很奢华的场所,因此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舞台上的小乐队演奏着轻快的曲子,唱歌的那个女郎穿着浑身闪亮的衣服,正陶醉万分地唱那些热辣辣的,燎人的情歌。

因为哈特梅太高了,伊斯不得不穿上最高的高踉鞋,但和他跳起舞来还是很累。

"我喜欢旋转。"伊斯说着,又转了一圈。她转身的时候,她的又轻又软的裙子便象朵花似的飘开来,映衬着裙边的花朵纹案,很好看。

"这样很动人,伊斯。"哈特梅说:"我看你很喜欢跳舞。"

"是的,我最喜欢跳舞了,你知道吗?何尼斯常带我去跳舞。"

"你终于想起他了?"哈特梅问。

"不,我现在想你。"伊斯说着,紧紧地贴在他身上:"你还在波兹坦多长时间?"

"我想回莱比锡去,越快越好。"

"别回去,好不好?"

"为什么?"

"我想,想嫁给你!"

"哈哈哈。"哈特梅望着他笑起来,停止了舞步。

"这可能吗?伊斯。"

"为什么不可能?"

"算了吧,谁不知道你这个人做事总是莫明其妙的。"

"哼。"伊斯转身回桌子边坐下,哈特梅则往吧台那儿过去,跟别人闲聊。

外面一片漆黑,也不知什么时候了,她感到有些疲倦。别人全都跳舞去了,这桌就她一个人坐着。

她转回头去,与她背靠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穿得整整齐齐,低低地戴着一顶带花饰的圆帽,正在看着一本杂志。她就那么独个儿坐着看书。灯光暗淡。她看它干什么?伊斯觉得这个人真好笑。

"打搅您。"伊斯问她:"请问几点了?"

那女人合上手中的杂志,稍微侧身,凶巴巴地回答她:"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表!"说完她便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绅包。

伊斯瞪大了眼晴,目瞪口呆。因为她看见她灰色手套的边上,明明白白露出一段表带来,她的口气,吓了她一跳。

可是那个女人却将手中的杂志啪地砸在伊斯手中,目不斜视地走了。弄得伊斯满头雾水。

"神经病。"伊斯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她干嘛将杂志给她?伊斯拿起杂志胡乱翻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但,为什么呢?她实在不明白。

她将杂志塞到椅子上她的披肩下面,跑到吧台边上,问哈特梅:"几点了?"

"快有10点钟了,怎么?你累了?"哈特梅问她。

"有点。"

"你来看。"哈特梅拉过她,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那边桌子那两人。"

"怎么啦?我看不出什么啊。"伊斯使劲张望。墙角落里坐着一对男女,他们就那样坐着,一声不吭。

"那两人是盖世太保。"哈特梅小声对她说:"可能这儿有什么事要发生。你看门口,街对面停着一辆他们的车!"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伊斯,那个奇怪的女人!她弄错对象了,那本杂志!伊斯吃惊不小,肯定有什么秘密。

"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哈特梅说,可是伊斯却紧张起来。她们的座位,离那两人不远,那本杂志!或许不是这件事。伊斯紧张地想。

又一曲结束。舞池里的人都回到了桌子边,这回,那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同一个地方。突然,那男的起身快步走了出去,然后又进来两个人,他们一直走到一张靠墙边的桌子边,伊斯吓得冷汗直冒。那本书,就在他们身旁的椅子上,不管是与不是,她都紧张得要命。

他们跟坐在那儿的一位男士说了几句话,那男士就拿上外衣,跟他们出去了。

"他们逮捕了一个人。"哈特梅说。

"这样就逮捕了?为什么?"

"那人有可能是个间谍,走吧,我们过去。"

伊斯赶紧回桌子边,抱起披肩就说:"我想走了,哈特梅,已经很晚了。"说完就一个劲地往外走。

"急什么?等等。"哈特梅赶紧追上去。"我送你。"

回到家,伊斯赶紧将卷着杂志的外衣扔回卧室里。哈特梅还没走,自个儿去将唱片放到唱机上,再去倒了杯酒。

"伊斯,你今天怎么了?"哈特梅大声问:"这么早跑回来?"

"我,我累了。"伊斯说:"你瞧!"她伸出脚去,露出那双高高的高跟鞋来。

"哈哈哈。"哈特梅大笑:"你们女孩子就是,麻烦。谁让你这么自找苦吃。"

"你太高了。"伊斯有些恼火地说。

"是吗?可我并不觉得。"哈特梅放下酒杯,朝她走来,:"这不是我的错,伊斯,谁让你长这么小。"

伊斯左蹬一下右蹬一下,将两只鞋踢得远远的,提着裙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然后满意地说:"这样舒服了,你见过我们的风洞吗?真漂亮,它就快完工了。"

"尊敬的波夏特博士,你们的风洞?"哈特梅不怀好意地说:"嗯?你为工作挺操心?"

"你!"伊斯脸红起来。她生气地白了哈特梅一眼:"什么意思?"

"啊,不,不,没什么意思。"哈特梅一把将她抱起来,说:"我的意思是,你是个受人尊敬的人。"

他将她放在沙发上,顺势就贴在她身上,望着她的眼睛嘴角带笑地说道:"你对高个子有什么意见吗?"

"嗯,这个,没有,没……别。"伊斯看他神情不对,一副存心跟她调情的样子。她反而紧张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波夏特博士。"

她推推他,可他并没放开她的意思。

"不要!"

"那你刚才对我说什么呢?在夜总会?"

"没,没有说。"伊斯浑身绷得紧紧的,呼吸开始急促,心也跳得卟嗵卟嗵的。

"无赖,"哈特梅说:"你紧张什么呢?"说着,就一歪头吻在伊斯脖颈上。

"啊,放开!混蛋!"伊斯尖叫起来,拼命摇头挣扎:"让开让开!我不想这样!"

"这么大声干什么?"哈特梅说:"我又没干什么,真是的。"

伊斯满脸通红,恶狠狠盯着他。

"那你乘认在夜总会你是胡说了?"

她只好点点头:"对不起。"她小声说。

"这还差不多,我只是想提醒你。"哈特梅说:"你小心为是,最好少让其他人知道你就是波夏特,知道吗?这次如果不是你想要自杀,那就是一起有目地的谋杀,小心!"

"嗯,伊斯点点头。

"那好吧,我走了,你休息吧,以后别再拿我开玩笑。"

她又点点头,瞪大一双眼睛望着他,他笑笑,迅速在她嘴角碰了一下,站起身,拉平衣服,说:"再见!伊斯,旱点睡觉去。"

她点点头,目送他出了门,她跑回卧室,找出那本杂志,翻来翻去,有什么秘密呢?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她将台灯打开,对着灯光翻动,到底有什么?突然,书页上一些细小的用针尖刺的小孔出现在光线里,啊!这就是秘密所在!她兴奋极了,胡乱换换衣服便跑了出去。

她快步往穆索兰那儿去,已经很晚了,街上以经几乎不见行人。她低头急走,心里又紧张又激动,这书上的信息是什么呢?她很好奇。

她敲门,穆索兰在。她喘着粗气,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穆索兰也很惊奇。他打开书翻了了翻。

"果然是这样!"穆索兰也看到了那些孔,他放平书,那些孔打在一些字母上。"是这样,我知道了。"穆索兰说着,起身去找纸和笔。

有人轻轻敲门,那节奏很特别,"克洛斯!"伊斯也听出来了。

"是的。"穆案兰回答她,只见她己经象只弹簧般的跳起来,去开门。

"你好,伊斯!"克洛斯见到她,有些吃惊。

"克洛斯,你快过来,来看这个!"穆索兰喊他。

"什么?"克洛斯赶紧凑过去:"什么东西?"

伊斯只好将事情又说了一遍。克洛斯迅速翻看杂志,穆索兰则将有眼儿的字母记在纸上。两人整理了一会,伊斯凑过去看,只有两句话:"28日,4号信箱,联络员将于26日到达,泰尔曼火车站。书中夹上玫瑰花,暗号:"我等你很久了。答:我没收到信。"

什么人?怎么回事?他们三个一个望一个。

"给你书的那人什么样?"克洛斯问。

"灰色外衣,圆领衫衣,有个结,"伊斯说"好象什么人的制服吧。"

"圆领衬衣,有个结?"克洛斯说:"一般打字员吧?哪儿的呢?这个4号信箱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伊斯说。

克洛斯望着她笑:"我又没问你,你当然不知道。"

"也许那个被盖世太保带走的人知道。"伊斯说。

"当然,伊斯,但现在总不可能去问他吧。"穆索兰说:"后天就是26日了,这个什么联络员怎么办,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去不去接这个联络员?"

"他们是谁?"伊斯问:"要是被捕的那人招供怎么办?"

"没多大关系。"克洛斯说:"因为他还没得到这份情报。不可能知道这些。"

"那谁去车站和联络员接头呢?"穆索兰问道。

"要带玖瑰花,那我去,我去,"伊斯急匆匆的,就象要去抢糖吃的小孩似的。

穆索兰和克洛斯对视了一下,好好盯着她,突然同时开了口:"你以为这是在玩游戏吗?"

伊斯讨了个没趣,噘噘嘴巴,不吭声。

"好吧,你去。"穆索兰说:"但也要提防德国人有诈。对暗号时留神,绕个弯子,当心一些。"

"知道了。"伊斯答应着。去和一个陌生人

接头,她觉得有趣极了,这是个有意思的任务,她还从没做过这类的任何英雄事迹呢,她很想体验一下。

"克洛斯,有什么新消息吗?"穆索兰问。

"啊,对了,苏露芝拍的这些文件中,有几份很有价值,要尽快把它送出去。"他拿出一盒香烟,从里面倒出一卷缩微胶片,穆索兰收好,问:"她的情况如何?"

他们在说苏露芝,伊斯坐在一旁一声不吭。

"一切正常。她很细心。只是,"犹豫了一下,克洛斯吞吞吐吐地说:"她希望同我结婚,她要我娶她。"

伊斯觉得头在嗡嗡地响,尽管她早就想过会这样,但想毕竟只是想,现在克洛斯说出来,她又紧张又失落,失落死了。

"你有何打算?"穆索兰问:"你不喜欢她?"

他转过背去,难以回答。那个神奇的人儿啊,现在不知在何方,一点消息也没有。伊斯没提她们基地的事,他也不能问,必竟这是战争,不是追求个人感情的时候。这件事,这个痛苦也许注定只能是他心中永远的秘密。

"我服从组织安排。"他小声的说出来,象是下了很大决心。

伊斯的心中格登一下,她惊呆了。

"你乙有意中人?"穆索兰问:"是谁呀?"

"一个局外人,算了。"克洛斯苦笑了一下:"我跟她其实简直就不认识,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既然我己决定献身祖国,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你能这样想很好,克洛斯,组织决定让你娶她,越快越好,为了某些原因,你知道,她是德国人。"

"这我知道。"

伊斯呆望着他,为他突然说出的不知名的意中人震惊,更为他的决定感到深深震动。

"我走了。"伊斯站起身说。

"你走路来的吗?"克洛斯问:"很晚了,我送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