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当兵七年,我那两个捣蛋的“山东兵”



[血狼原创]当兵七年,我那两个捣蛋的“山东兵”


写这个贴子是为了怀念我的两个亲密的“山东战友”


在我当兵的七年中,我做了几年的班长,带过的兵也有几十名了,但真正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两个山东籍的兵,在三年中那两个山东兵没少给我添乱,也没少给我惹麻烦,但他们俩个人却是我最喜欢的两个兵。


给我下马威的两个山东兵


他们俩入伍之后,我有幸成为他们的班长,我们班里的战士除了他们俩个人之外都不是同一个地方的,所以刚入伍时,他们俩个因为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所以走的非常近,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两个人一起上,这两个小子都是1米78以上的个头,五大三粗的,使我真正的知道了什么是“山东大汉”,相对于我们班中其它的战士来讲,这也是高海拔的人了,也因为这样,他们也就成为了我们班中“最大的势力”了,一开始他们就养成了目无一切的态度了,有时候对我这个班长也是斜着眼睛瞧的,


新兵训练的第一个月,他们俩个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当时新兵训练是很苦的,一天训练都在8个小时左右,我这个还比较认真,也就引起他们两个人的不满,无论做什么动作,训练什么内容,他们都会问一句,“班长,你能做到吗?给我们示范示范,欢迎班长来一个”久而久之,我对他们俩个就特殊照顾了,有时候真给我气个够呛,训练也就加重了,所以也连累其它人了,后来我也懒得跟他们说了,只是对他们更严了。


那是在武装越野前的训练,我们进行10000米的训练,这两个小子又要我示范一下,我没有做,硬让他们做了,结果全班没有人能跑下来,都被我狠狠的训了一顿,第三天的中午,指导员把我叫了去,说我们班有人投诉我,体罚新兵,我一听就来气了,我也知道这是谁干的,听完指导员的批评教育,我回到了班里,班里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尤其是那俩个山东兵,用一种坏里带笑的眼神看着我,我第一次冲他们来了脾气,班里的火药味也浓了,我把炮口转向了他们俩个人,他们俩也痛快的承认是他们干的,我们激烈的争论了起来,他们俩的一句话让我更加生气了,“让我们做什么,你当班长的首先应该做到,这样我们就服了,”我一听,到使我冷静了下来,我看着他们说:“好,既然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了,我们明天就比试比试,就跑20000米,看谁先到”,输的听赢的,“比就比,输的当孙子”他们俩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到了操场,许多来看热闹的战士也来了,有好几十号人,二班长当裁判,比赛正式开始,那俩个小子像撒了缰的野马,一路绝尘而去,我跟在他们后面不紧不慢的追赶,看着他们那卖命的劲,我心里想:“两个傻小子,有勇无谋啊,胜利是我的了,”我们的训练场是1000米一圈,跑到第8圈的时候,那两个小子就有些不行了,只是在挺着,到了超过他们的时候了,我开始加速了,他们俩着急了,又是一阵快跑,超过了我,到第14圈的时候,我已经超过他们200多米了,他们俩个已经不行了,要是在跑下去的话非得晕过去不可,战友们都劝他们停下来,那两个小子又跑了半圈就都坐地下起不来了,我经过他们身边,说:“起来,继续跑”,可是他们俩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回去后,他们特意到边里承认了错误,又向我承认了错误,从此以后,他们俩个对我尊重多了,私下管我叫哥了,训练时的认真劲让我都感动了。




强悍豪爽的两个山东兵


这两个山东兵的体格好,素质也不错,军事训练在我们班里乃至在我们连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在训练时我都对他们特殊照顾,射击的时候,我一般都多给他们要几发子弹。


连里或者是团里举行军事比武,他们俩个都是我们班里或者是我们连里的重点对象,反正每次都不是白去的,多多少少都会拿点奖回来,我记的可能就有两次没有得到奖,回来后两人不好受了几天,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我们是特战部队,每年都有两三个月的集训期,我们也确实学到了不少的真本事,在训练中大多数的动作,都是这俩个小子先上的,分组训练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跟他们做对手,所以大多数的时候是把他们俩分开的,我们集训时个郑队长,是一个特种兵少校,一门心思的想把他们俩个人推荐到特种部队当兵,两人也是跃跃欲试的,要不是因为部队制度的原因,他们两个也绝对是两个合格的特种兵,当年,我们部队与当地的派出所闹矛盾的时候,他们俩个因为表现的“太出色”而受到了“不公正”的批评。


山东人的豪爽在他们俩人的身上有了很好的体现,第一次请我吃饭,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次是连里的考核比武,他们俩个为我们班争了光,本来是我请他们吃饭,因为全班的战士不能都出来,所以就由我代劳了,在酒桌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山东人的豪爽,本来我以为以我的酒量,干倒他们俩个是轻松加愉快的,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了,那两个小子的酒量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上来就点了一瓶白酒,三两一个口杯,一仰脖一口干了,定定的看着我,没办法我也干了,先是白酒后是啤酒,总之后来我服软了,可这两个小子说什么也不干,最后我倒下了,怎么回去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唯一的一个好处是,他们俩个花的钱,


据第二天,战士告诉我,是他们俩个把我背回来的,人家两个人啥事都没有,还在战士们面前埋汰我一番,说我的酒量实在是差劲,从此以后,我不敢在他们俩个面前夸酒量了。


这两兵是最好相处的,只要他们认为可以把你当做朋友,就什么都可以给你,战友借钱,捐款之类的事,从来都不说一个不字,我估计当兵的那几年,他们俩人搭了总有4000多元吧。



可爱的两个山东兵


这两个兵,跟我相处长了,有事没事总要给我找点事,搞个恶作剧,在我退役前一年的十、一放假时,我处的女朋友趁她们学校组织旅游的机会来到我所在的城市看我,也可以说是到我这探亲吧,我当做高兴事告诉了我的战友们与他们分享。没想到,这两个小子的恶作剧又来了。


我女朋友是2号那天到的,简单的休息之后,我就带女朋友玩了,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奇怪事就来了,我们吃完饭结帐时,服务员告诉我们说帐已经结完了,什么!竟然有人替我们把饭钱付了,我奇怪呀,什么人会给我付帐呢,完了,服务员还给我一张卡,是附近宾馆的订房卡,我问,服务员说是两个小伙子给的,说完还描述了长相,是他们俩,我的那俩个山东兵,我哭笑不得。


晚上,安顿好女朋友,我回到了连队,进宿舍战友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山东兵,第一句话就是,班长你怎么回来了,我反问,我怎么就不能回来,在我的追问下,两个山东兵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原来,在我去接车的时候,他们俩个就在后面跟着我了,一直到我与女朋友到饭店吃饭,把我们一天的行踪尽收眼底,最后,给我们定了宾馆付了饭钱,回来还跟其他的战友炫耀了一翻。这还不算,他们俩一直在说我的不是,说我不应该扔下女友自己回来住,还说他们给我定的就是双人间的房间,没想到你还不会利用,看着他们俩,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两个活宝,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罚他们俩个吃下4斤的香蕉。


这都是小插曲了,譬如半夜三更不睡觉,偷偷的跳出部队大院墙外去买东西吃,隔三差五的跑去部队炊事班套近乎,就为了能给我们班多一些的好菜,时不时的拿一个倒霉的战士开开心,给指导员新家干活时留了一手等等,举不胜举。



我是先他们两年退伍的,退伍时的依依惜别就不用说了,两个膀大腰圆的山东汉子哭得跟个小孩子似的,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一定会来看我的,他们也做到了,在我结婚的时候,来了一个,本来是都想来的,可是部队有纪律请不下来假,这还是他们牺牲探亲假换来的,因为不能都来,所以就用抓揪方式派来了一个代表。第二次是他们俩退伍的时候,这回是两个人一块来的,在我这里住了三天,就走了,上火车的时候,两个山东大汉又哭了,第三次是我去看的他们,当时我和老婆去旅游去的是山东,我联系了他们,他们俩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曲阜,陪着我人两口子玩了三天,直到把我们送上回家的火车。



呵!两个可爱的“山东兵”,我最亲密的战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申请精华及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