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六章 修罗道场

hcxy2000 收藏 4 40
导读:抗战之责 正文 第六章 修罗道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话是黄长羽说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大介洋三只是吓唬吓唬老百姓,没想到他竟是真的要全部屠杀,立时吓出汗来。


“太君,几个共匪既然已经伏法,我看您就饶了这些人吧。”


大介洋三看着黄长羽,脸上露出嘲笑的表情。


“局长是想替这些帮助袭击皇军的人求情吗?”


黄长羽第泠泠打个冷战,连忙说:


“太君误会了,只是我想,杀了他们,开春的地就荒了,没法种了。”


听了黄长羽的话,尤其是后一句,听得大介洋三心头一动,粮食,圣战需要大量的粮食,地荒了,秋天的粮食从哪里来?


看着人群里的老人和孩子,他产生了一丝怜悯。


“你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既然共匪已经被处死,皇军的仇也算抱了。好,你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每人上前向共匪的尸体啐上一口,我就饶了他们。”


“谢谢太君,谢谢太君。”黄长羽一面道谢,一面转身对下面的人群喊:


“乡亲们,皇军说了,只要你们每人上前向共匪的尸体啐上一口,皇军就饶你们不死。”


人群只是骚动了一下,却并没有人出来。


“乡亲们,快呀,只要上前向尸体啐一口,就可以活命。”黄长羽又喊了一遍。


人群里还是没有人出来。不知是谁骂了一句:“狗汉奸。”


大介洋三冷冷地看着,黄长羽喊第一声没效果时,他已经对这些人没有了怜悯,只有杀意了。


“局长大人,行不行呀?”大介洋三对黄长羽嘲笑说。


黄长羽掏出手帕擦擦脑门上的汗水,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人群面前,


“乡亲们,老少爷们,我给你们磕头啦,你们就听我一句话吧,出来向尸体啐一口,就可以活命。不为自己,也为了孩子想想吧。”


黄长羽还在磕头,两个日军士兵从后面上前架起黄长羽走到旁边,黄长羽登时傻了。


大介洋三冷笑着看着人群。低声骂了一句:


“支那猪。”


手正要挥下,赵广文来到大介洋三身边,附耳说了几句,大介洋三皱着眉,看了看四周的士兵,犹豫了一下,向赵广文点点头,又把身边的日军队长叫来,低头说了几句,那队长一听,立刻满脸笑容,对着大介洋三不停地答应着。日军队长转身对下面的士兵传达着,得到命令的士兵出现一阵骚动。


赵广文说的是“把男女老幼分开,犒劳犒劳皇军。”


大介洋三其实心里很看不起强奸这种行为的,他觉得这是一种动物行经。对第六师团等在南京的奸淫,他十分痛恨,尤其是第六师团的师团长谷寿夫还亲自加入强奸队伍,他更是鄙视,在满洲时,他的这种观点经常被同事取笑。不过看着周围士兵的兴奋样,他还是同意了赵广文的意见。


得到大介洋三的同意,见鬼子队长已把命令传达完毕,赵广文跳下碾台,对人群喊到:


“所有人听着,皇军开恩,你们中的男人出来,挖个坑把这些共匪的尸体埋了;女人回去给皇军做顿饭招待招待,就饶了你们。”


黄长羽惊讶地看着赵广文,他想不通大介洋三怎么会这么快改变注意。


肖彦梁并不这么想。


当大介洋三处死那六个伤员时,肖彦梁心里非常地佩服,


“好汉子,不愧是共产党,我肖彦梁在这里祝你们一路走好。”


在他的心目中,他所敬佩的就是这种视死如归的人。以前在南京的时候,他也曾经维持过处决共产党犯人的现场次序,那时的共产党人也是这样的。


“原来共产党都是这样不怕死。”


待见到黄长羽给老百姓跪下请求时,肖彦梁的心一抽搐,眼前被日军围着的人群,怎么和自己在下关江边被鬼子围住时一样,难道大介洋三这个平时对他们挺和善的宪兵队长要下令屠杀?他们中间老人、孩子、妇女可是占大多数啊。他看着黄长羽的动作,心里不停地祈祷上天保佑,保佑这惨剧不要发生。


上天并没有保佑他眼前的平民百姓。


赵广文的话一落,肖彦梁虽然听不懂日语,但他决不相信大介洋三会这么轻易改变注意,一看日军听到命令兴奋的样子,就知道鬼子不仅要杀了这些人,里面的妇女在死前还要招受鬼子的凌辱。


人群开始松动了,年轻的男人和其他人分成两块,准备满足日军的要求。


大介洋三命令张旭、肖彦梁、赵广文带着便衣队、巡警队全体人员到村外集合待命。同时命令一小队日军跟着。


队员们一面迅速集合,一面相互猜测为什么要他们到村外集合待命。


肖彦梁知道。


这是鬼子为了防止他们马上要进行的行为激起便衣队、巡警队的哗变而采取的一种预防措施呀。


队伍刚到村外,村子里的机枪突然“哒哒哒”响起来了。


便衣队、巡警队的人员一下子蒙了。


“不许出声,待着别动!一会就没事了。”赵广文大声叫喊着。一旁的日军也端起了枪。


当鬼子的机枪爆响起炒豆般的声响,肖彦梁只觉得血往头上一冲,大脑一片空白,仿佛他又置身几个月前的下关江边。


他的右手已经打开枪套,却拔不出来枪,回头一看,一边的张旭盯着他,两只手死死按住肖彦梁的右手,肖彦梁只感到背心飕飕发凉,正要闭目等着鬼子抓自己,可是让他大吃一惊的事发生了。张旭竟然在他耳边悄声说:


“冷静点,兄弟。”


肖彦梁一楞,刹那间全身竟然湿透了。神经一松,眼睁睁地听着鬼子的屠杀,胃子一阵恶心,捂着嘴,走到一旁,大口大口吐起来。


吐完,直起身来,却发觉便衣队、巡警队好多人看着他,一旁的日军满脸的轻视,也许他们在想支那人的胆子太小了吧。


村子里,当机枪开始向年轻的男人们射击时,其他的士兵则开始向另一块人群扑去。晒谷场上的人群登时象炸了窝一样四处逃散,可是怎么逃得了呢?


不一会,枪声停了,没死的人发出阵阵呻吟声。


不用下令,日军已经上前,开始对没死的人补上一刺刀。


惨叫声、呼救声和日军兴奋的欢叫声弥漫了整个打谷场。


大介洋三走到发呆的黄长羽身边,拍拍他,


“局长,很难过吗?”


黄长羽清醒过来,赶紧摇摇头,


“太君,我只是可怜那些老人和孩子。兵荒马乱的,皇军圣战的意义他们又不懂,无论是谁来到这里,只要有枪,谁敢不接待?”


大介洋三哈哈一笑,“局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


黄长羽一哈腰,“愿闻其详。”


大介洋三叉着腰,手一指满地的尸体,


“你说的是有一些道理,可是你想过没有,共产党一直自诩是爱民如子,军民鱼水情,我就是要通过这些尸体告诉共产党,只要被我发现有鱼,我抓不到鱼,我就把水抽干,看你共产党怎么去鱼水清深。”


黄长羽瞪大了双眼,如此论调,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心里不由骂了一句:


“抽水,谁能把水抽干?白痴。”


想归想,嘴里还是不断夸奖大介洋三:“高,太君一席话,黄某是胜读十年书呀。”


他无可奈何地看着日军的屠杀和光天化日下的动物行为,尤其是日军破开几个孕妇,取出胎儿玩耍的情景,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呕吐出来。


他活了四十五年,还没见过这么凶残的部队,就是当年剿共,也没这么残暴。


男人、老人、小孩都杀死了,日军士兵在满足后同样把女人也杀死了。大介洋三摇摇头,他对于那些女人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同情。


“这就是战争呀。”他心里为自己开脱着。回头命令便衣队、巡警队过来挖了个大抗,把尸体全部埋了,又命令一把火把许子乡的房子点燃,然后集合队伍回城。


那些便衣队、巡警队的队员们一看到晒谷场的情景,很多人忍不住吐了,引得日军哈哈大笑。


张旭没有反映,他只是把肖彦梁的手紧紧抓住,而肖彦梁几乎已经要摊了。


忙乎了几个小时,便衣队、巡警队才把尸体埋完。


大介洋三同情地看着忙碌的支那人,“低等的民族,胆子这么小,忙这么久,真是够可以的的。猪。”


埋完尸体,烧着房子,肖彦梁似乎清醒了一些。一路上张旭一直死死看住肖彦梁,不让他有任何冲动。而便衣队、巡警队亲眼看到日军的屠杀,亲手掩埋过尸体,有很多人已经吐得胆汁都吐出来了。一个个无精打采,而黄长羽更是完全摊在马上,完全无法说话了。只有日军士兵非常兴奋,不停讨论着种种的感觉。


路过被摧毁的据点时,城里来的人已经清理完毕了,正在火化日军尸体。


熊熊的火焰,烤得周围的人有些出汗,大部分的便衣队、巡警队人员的心里,都有些快意,而日军则在大介洋三的率领下,大声唱着《君之代》。


肖彦梁的手被张旭紧紧拽住,两个人静静看着燃烧的火焰。


肖彦梁不知道大介洋三他们唱的歌叫《君之代》,他只感到心口堵得慌,想赶紧离开这里,更何况,在他耳里,这首歌是又臭又长,节调又慢,远不如那几个伤员被处死前唱的歌好听,尽管他同样不知到那歌叫《国际歌》。


火化完日军的尸体,长长的队伍又出发了,大介洋三骑着马走在队伍中,他此时心情级好,情不自禁地吹起了口哨。


一曲吹完,他回头看看一旁的赵广文,夸奖道:“赵队长,你的头脑最清醒,要不是你的提醒,共产党的伤员就找不到,帮助共产党的人也发现不了,回去我要好好奖励你。”


赵广文满脸笑容,讨好地说:


“谢太君鼓励,能为皇军效力,是在下的荣幸。只是黄局长好象……”


“哈哈哈……”


大介洋三大笑着,率领队伍回到了城里。


进城后,队伍就地解散。黄长羽在肖彦梁、张旭的护送下,回到家里。


黄长羽一回家,就倒了下去,一帮人急忙把他抬到床上。


见儿子这样,老太爷慌了,忙问怎么回事。


张旭遣开所有下人,才把大介洋三命令增援,包围并屠杀许子乡,黄长羽如何求饶的事源源本本地告诉了老太爷。


说完了,老太爷久久才说了一句:“狗日的,太狠了。”


床上的黄长羽动了一下,睁开眼,对张旭、肖彦梁挥挥手:


“我没事,你们回去吧,大家都累了。”


张旭和肖彦梁对望了一眼,俩人一拱手,走出了黄府。


从日军在许子乡杀人开始,肖彦梁就一直没说话,他几乎象一个木偶,完全被张旭牵引着,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


路上,张旭买了两包花生,拉着肖彦梁回到的家里。


张旭的家也不能算是一个家,因为他还是独身。进门是一个小院,栽种了一些花草树木------张旭在肖彦梁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告诉他,这些花草不过是装装门面,附庸风雅而已,还是黄长羽教的。


到屋后,张旭才放开肖彦梁,进屋取出一瓶酒来,叫高翠儿炒了几个菜,要她自己吃饭不要打搅两人。


从肖彦梁、张旭回来,高翠儿就发现两个人的神色不对,也没敢多问,就去了。


肖彦梁、张旭俩人就在院子里坐下。张旭倒上酒,对肖彦梁一举杯:“来,咱兄弟先干了。”


肖彦梁机械地干了,辛辣的液体一过喉部,肖彦梁清醒了许多,酒的滋味肖彦梁其实并没有心思去体会,他只是一直在思索张旭对他的所作所为,


放下酒杯,肖彦梁对张旭一抱拳,“大哥,我~~~~”


张旭一摆手,捏起一颗花生米,慢慢嚼着。


肖彦梁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良久,张旭重重出口气,冲着肖彦梁摇摇头。


“兄弟,你太冲动了。”


“大哥,我实在。。。。。。”肖彦梁忽然觉得鼻子发酸,眼圈已经红了。


“兄弟,告诉我,几个月前,十几个日本人被人用刺刀割断了脖子,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肖彦梁一楞,看着张旭直直的目光,点点头,把自己的来历,从头到脚说了一遍,当说道他曾对许小菇说的那句“我们还会回来的,带着我们的孩子。”时,已经泣不成声了。


张旭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他倒上酒,和肖彦梁的杯子轻轻一碰,:“来,为早去的弟妹干了它。”


肖彦梁一口喝了,伸手抹了抹眼泪,继续诉说后来怎么利用鬼子单身的机会,怎么样割断鬼子的脖子,看到鬼子的血象喷泉般喷射时舒畅的心情;再后来,鬼子不再单身活动,又如何用三八步枪扳机制作子弹雷。


“我看着鬼子踩了雷,回去时碰上老太爷,剩下的事你也知道了。”一口气说完,肖彦梁感到一阵轻松。许小菇死后长期压抑的心情得到了彻底地解脱。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一股脑把以前的事全部告诉张旭。


“啪。”


张旭一拍大腿,“好,杀得好,杀得妙!”


肖彦梁的诉说让张旭感到血脉贲张,其间的惊险、刺激,虽然肖彦梁并没有太多的描述,也让张旭感到莫明的紧张。


“原来那种东西叫子弹雷,是你做的。知道吗,鬼子那趟东西走了整整两天,后来还从前线调了一队工兵为运输队扫雷探路,可把日本人害惨了。”


他再次倒上酒,和肖彦梁一碰,“来,为杀鬼子干了。”


“昨天,我还杀了四个鬼子。”


干完这杯酒,肖彦梁接着说。他把昨天下午的事全说了。


张旭这次是张大了嘴,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兄弟这么厉害。高翠儿的来历他是有些怀疑,但没料到会是这么个样子。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张旭站起来,背着手走到肖彦梁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冲着他一竖大拇指,说道:


“兄弟呀,你杀日本人,我不反对,日本人是禽兽,是畜生,你杀他们是应该的。可是你想过没有,在许子乡,你的冲动有什么用?你能不能救出一个老百姓?到时候,不仅你要死,还要连累警察局的所有兄弟。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大家伙谁愿意当汉奸?可是不当汉奸,要不被杀掉,要不被抓走不知下落。杀日本人要用心计。日本人狠,你得比他还狠,日本人狡猾,你得比他更狡猾。他们在明,你在暗,只有找准机会才可以下手。兄弟呀,大哥比你多吃了几年饭,记住大哥一句话,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杀更多的日本人。你明白了吗?”


张旭的话让肖彦梁心头热乎乎的,原先以为他和黄长羽都是铁杆汉奸,可是,白天黄长羽为老百姓求情;现在张旭和自己长谈,他们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啊。


一瓶酒在肖彦梁和张旭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中,很快喝完了。看看天也不早了,二人便回去睡了。


躺在床上的张旭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原本是在吴佩孚手下当兵,吴佩孚兵败后,他开小差,回家背上老母亲避难。后来母亲病逝,正好遇上当时是民团团长的黄长羽,黄长羽出钱埋葬了张旭的母亲,而黄长羽有十分欣赏张旭,张旭便从此跟着黄长羽。一晃十年了,黄长羽也从民团团长变成了警察局长-----因为老太爷和黄长羽都认为在乡下怎么也不如在城里有出息,黄长羽就带着张旭来到城里,靠当时当警察局一个处长的亲戚一步步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日本人打过来的时候,黄长羽怎么也没想到国军会在淞沪会战后期撤退,而且一撤退就兵败如山倒,两三个月,连首都南京也失陷了。


黄长羽没跑到乡下,他根本就没时间跑,当他想起跑的时候,城外已经是日本人的地盘了。不过在国军从淞沪战场撤退的时候,他还是要张旭把多年积存的财产送回乡下。


张旭回到乡下没多久,城就被日本人占领了。他挂着黄长羽,还是冒险回去了。路上日军的残暴与屠杀他也遇到过几次,让他觉得不可理解的是,日军好象是为了杀人而杀人。要不是他机灵,恐怕他早已不在人世了。


沿途死的逃难的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孕妇。。。。。。这些,已经激起张旭对日本人的无比仇恨了。一路潜行入城,他也杀了几个落单的日军,有的是为了逃跑,有的却是出于对日本人的痛恨。他的耳朵和伤痕,就是在和三个刚杀了几个人的鬼子搏斗时落下的。


回到城里,他把沿途的情况给黄长羽说了,黄长羽听了直打哆嗦。所以当黄长羽要出去给日军当差时,他反对得并不是很坚决。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本人的凶残,你也知道,我们不出去,就是死路一条。况且我们出去,也可以尽力保护一些百姓。”


这是黄长羽带张旭出去找大介洋三时彻底说服张旭的话。


张旭不敢闭上眼睛,一闭眼,许子乡老老少少几百人的样子就浮现在眼前。


“妈的。”他骂了一句,翻身坐了起来。点燃一根烟,看着红红的烟头和冒起的一道青眼,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把烟头踩灭,张旭穿上衣服,别上枪,带上匕首------他实在睡不着,想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


听听肖彦梁和高翠儿的屋子静悄悄的,他蹑手蹑脚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