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尘世如烟 收藏 6 213
导读:洗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学记事——洗澡



有部国产电影名字就叫《洗澡》,一直想看,但至今也未看过,借这个题目写个段子吧。


小时侯,我特烦洗澡,常为这事儿让我妈满大街地追,被逮着以后,屁股上挨上一顿板子,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坐澡盆里把澡洗完。完了以后,再看那一盆水,跟一锅熬了一个礼拜的排骨汤似的,一层汗泥沫儿浮在水面,那个脏。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你浑身上下都起蛆了。”太恶心了,不说了。


直到我离家出门去上大学,我妈还为我这事儿操心,反复叮嘱:“别太懒,多换衣服,勤洗澡,集体生活更要注意卫生。”学校离家并不远,坐火车4个小时就能到,每到月末我都将一个月洗澡换下的衣服塞成一团,打包回去“孝敬”咱妈。


咱们学校洗个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大一的时候咱们住的地方离学校的大澡堂子贼远,要赶上刮风下雨的就更不愿意为了洗个澡而长途跋涉了。大多时候就凑合着过,实在盯不住了就去楼下的一个公共浴室应付一下。说是应付一下,要赶上大冬天,那可是要下很大决心才敢去的。因为那个浴室只有冷水,没有热水。白花花的水柱淋在身体上,人在里面冻得直抽抽。弄得整栋楼的人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洗澡之前必先在寝室里来回踱步前后徘徊半个小时。你以为这是在做热身运动呐?那就错了,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呢!洗,还是不洗?两难呐。有一回天特冷,估计气温在0摄氏度左右。我又正独在寝室里徘徊,正好,老周进得门来,提个桶子,头发湿乱,嘴唇发乌,脸庞发青,两排牙齿止不住地嗑。我问他:“你,洗澡去了?”不知老周是冻成这样呢,还是在回答我的问题,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没完。我又问了一句:“冷吗?”老周没说话,两眼直楞楞地看着我,眼中竟露出无辜和委屈的神情,象是在乞求我:“哥们儿,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成不?”


记得那天是圣诞节,哥几个和楼上寝室的闺女们一起出去搞活动,地点是在南郊公园,内容就是烧烤。烧烤,可想而知,一天下来,个个都是“满面尘灰烟火色”。回到寝室以后想洗个澡却又是“心忧水冷怨天寒”。但没办法,用阿毛的话说“有困难要洗,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洗!”(吃饱了撑着,还制造困难呢)话音落,阿毛便提桶挎袋,屹立床头,特悲壮地高呼了一阵:“兄弟们,给我上!”一伙人也就如同敢死队员一样鱼贯而出。在楼下居然碰到楼上的闺女们也披头散发地向着那个同样没有热水,只有冷水的女浴室走去。其时,北风凛冽,寒意正浓,我看了看众人面部的表情,个顶个地神色凝重,视死如归!


进了澡堂以后,宽衣解带,打开水龙头,白花花的水柱倾泻而下,让几个光着膀子,穿着裤衩的大老爷们儿直打冷颤,一人站一水柱面前搓手呵气,迟疑不前,任水柱在眼前晃动,浑身只觉鸡皮暴起。突然,耳旁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地惨叫:“啊!。。。。。。”原来老章被阿毛从背后偷偷一把给推了进去。一片哄笑中,也都各自野猪般嚎叫着冲了进去。顿时,浴室里一片鬼哭狼嚎,呼爹喊娘之声。。。。。。那是我生平洗得最快的一次澡,从洗头到抹干身子,前后可能不过五分钟,哆嗦着穿好衣裤,狼狈不堪地逃回了寝室。


一年呐,同学们,我可洗了整整一年的冷水澡啊!


大二的时候,老天开眼。让我们挪了窝,终于离学校的澡堂近了,近在咫尺,近得只有了几分钟的路程。多美好的生活!终于可以天天打球了,天天跑步了,用广告里面的话说就是:“即使出汗再多,流量再大,也不用担心,爱怎么动就怎么动。


可第一次打澡堂外面过,我就被当时的情景惊呆了。那时才下午三点半,我从教室回来,途经澡堂,远远看到澡堂外面排起了一线长龙,一色儿的女同胞。当我经过澡堂门口时,看到一位师姐又是老乡,便打了一声招呼,可这一招呼却被她逮着不放,说是陪她聊聊天。我问她:“你们这儿都干嘛呢?”她说:“洗澡啊,这不正排队等开门吗?”我满心疑惑:“你等什么呀,晚点儿来不就得了?”她听了以后直摇头:“你还不知道吧?来晚了等的时间更长,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心想,有这么多人吗?正说笑间,门开了,我的这位师姐也匆忙地提桶端盆,头也不回地对我说:“再见,有空常联系啊。”瞬间消失在了人群中。由于洗澡要收一块钱,管理人员见人多难免疏漏,一张大门也只拉开一条只能容一人进去的缝儿,在入口处刚刚还好好的一条长龙顿时扭作一团改成了一堆麻花。相互间的桶盆碰得砰砰直响,秩序全无,好不热闹。惊得我连连后退,满心庆幸:“好在我不是女儿身,男同学就没有一个这么早来排队的嘛!”


当我第一次进入学校宽大,整齐,洁净的澡堂洗澡的时候,心情还是挺舒畅的。进去以后,赶紧在从入口处开始找位置,第一个有人,第二个也有人,第三个还有人,第四个仍有人,第五个继续有人,第六个。。。。。。一路走过去,绕了两个圈儿,竟然个个都有主儿了,那时候离开水还足有近半个小时,里面却占满了人,有的在里面看报纸,有的趴地上做俯卧撑,更有绝的,四人一起来,摊地上打起了80分,我这才想起那位师姐的金玉良言。


水一开,口哨声,唱歌声响成一片,顿时里面雾气腾腾,热浪袭人。象我这样“迟到”的就只能在一边等着了,一般开始先是走到一位正洗得快活的同学跟前打听一句:“同学,你这儿有人等么?”如果得到“没有”的答复,心想就是这儿了,站立一旁“欣赏”人家洗澡来。也有进来就大呼小叫,扯着嗓子满堂找熟人的,比如大喊:“狗蛋,狗蛋,你在哪儿呢?”这时,冷不盯就会从哪儿窜出一位一丝不挂,满头泡沫儿的主儿连连答应:“牛娃子,牛娃子,这儿呢,快来!”说着,两人便一同钻了进去。说是“鸳鸯戏水”吧,可这是两男的,说是“双龙游水”吧,也觉着别扭。如果碰巧你等的这位动作利落,行动迅速地话,算是你的运气。要是遇上那婆妈的,非得让你急死不可。我就曾摊上过这么一位,他在里面边洗边唱:“左洗洗,右洗洗,脖子洗洗,屁股洗洗。。。。。。”光洗个脖子就打了三遍香皂,我恨不得冲进去把这丫给揪出来,问问他:“你是不是半年没洗澡了?”


领教过洗澡的拥挤后,我也变得勤快多了,五点开水,我四点就去,也在里面看报纸,做俯卧撑,人数够的时候也打80分。后来听女同学说,女澡堂要是没赶上有空位的就在里面织毛线,甚至还有人就是在澡堂里面学会织毛线的呢,真让人啼笑皆非。


出了校门,参加工作以后,更得讲究个人卫生和个人形象了了,为了见个客户,为了能吸引吸引女孩儿,差不多两天就得洗个澡,把自己捣尺得也跟个人似的。


现在满大街有数不清的桑拿按摩浴室,甚至洗个脸洗个脚都有专门的店,我就纳闷儿,不就洗个脸啊,脚的吗?至于吗?上那些地方去洗澡,说是洗澡,照我看就是一大老爷们儿趴着,一女的骑在背上使劲儿往身上捏,跟搓猪肉丸子似的,那能叫洗澡么?没准儿越洗还越脏呢,毫无半点洗澡的“意境”。即使在自己的住所洗澡,也是闷声无语,胡乱地冲了两把,把身子一抹,齐活儿。全没了当年在学校澡堂里洗澡时的快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