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洪文光将一张10元面值的钞票递给了收费保安,说了声“不用找了”,然后启动他的帕萨特,离开大港市海员俱乐部酒店,沿着滨海路风驰掣而去。

汽车很快爬上了位于大港北郊的老山,然后再沿着蜿蜒的盘山路往下行驶。路上没有一辆车,连一个人都没有。洪光文喷出一口酒气,睁开微红的双眼看着下面美丽的海,很惬意地笑了。

盘山路很陡,车速越来越快。洪文光熟练的打着方向盘,一点一点地踩着刹车。突然,他感觉刹车没了。他使劲地踩,但车如离弦之箭,不受控制,前面又是一个急转弯。

他拼命地打着方向盘,但车速太快,未能凑效。帕萨特疯了一样蹿出路面,翻滚着摔下陡坡,最后撞在一块岩石上,被弹起老高,然后掉进了海里,激起了一股冲天水柱。

一个小时后,三辆警车停在海边,警察开始组织人员打捞。洪文光的尸体很狰狞,颈椎被折断,两眼外翻,满嘴淤血。警察从残车里仔细检查了他的物品,是一个皮包,包里有现金五万元,银联卡八张,身份证一张,信用卡一张,手机一部(已短路,无法再用)。

经法医鉴定,洪文光血液里含有大量酒精。因此,大港市公安局滨海派出所认定洪文光系酒后开车,不慎坠崖而亡。便通知了他的家人,以便处理后事。


洪文光突然死亡,让萧邦感到惊奇。

同孟欣回到大港后,他已按孟中华的指示将这些天的资料整理完了。孟中华还没有跟他见面,但已特意交待,晚上一起到叶雁痕家里去。

叶雁痕前几天就从宾馆搬回了家。

今晚,叶雁痕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好。她穿了一件低领口的粉红色毛衣,看上去她的胸脯更挺,脖子更长了。

孟中华带着萧邦,进了客厅。

孟中华喝着茶,连声道歉,说自己去上海出差,这些日子一直没来看叶总,很不好意思。幸好案情有了进展,今晚来,一是看看叶总,二是将案情的进展汇报一下。说完,他从皮包里拿出一套化妆品,送给叶雁痕。

“叶总是著名企业家,应该用高档的化妆品。我们大港的化妆品也不错,就是品种太少。这次,我专门到南京路为您挑了一点,是香奈儿,不知叶总喜不喜欢?”孟中华看上去神采奕奕。

“谢谢孟总。”叶雁痕站起来,收下了礼品包,转手交给了徐妈,并示意她回避。

客厅里剩下三个人。萧邦除了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一直没有说话。

孟中华打了个哈哈,说:“叶总啊,您交待的事情已经有了进展,现在就请我们萧总向您汇报吧。”

萧邦便打开了电脑,将它放在茶几上,先将采访三位幸存者的资料用影音文件播放给叶雁痕看。

叶雁痕戴上眼镜,很认真地看着。当他看到洪文光时,浑身震了一下。

萧邦察觉到了这个细节,便将文件暂停了一下,问叶雁痕:“叶总,这个人你见过?”

叶雁痕点点头,说:“前几天晚上,我在老鸦嘴见过这个人。他想敲诈我,但我告诉他,我没有做错什么,一分钱都不会给他的。”

“这个人昨天已经死了。”萧邦淡淡地说,“据警方确切消息,洪文光酒后驾车,从滨海路老山嘴连车带人掉进海里,车毁人亡。”

说完,他拿出了二十多张死者在现场的照片。照片还散发着一种清香,显然是刚冲洗出来不久,也不知萧邦是如何弄来的。

叶雁痕一张一张地看着照片,呆了半晌,说:“继续往下看吧。”

萧邦便又开始播放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