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七章 遭袭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盛京,矿务总办衙门。

两名挎着腰刀的士兵懒洋洋地站在门口,由于民间私采成风,矿务总办衙门成了一个清水衙门,油水少的可怜,还不如地方的县衙。

下午,一顶四人抬的大轿在门口停住,王洛飞穿着一身锦袍从轿子里走了出来,两名强健的青年一声不响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左边的青年叫罗大山,右边的青年叫石三,由于练有一身好武艺,而且机警,王洛飞便把两人带在身边,当作贴身警卫。

“喂,干什么的?”

感觉大鱼来了,守门的一个士兵故意阴沉着脸,伸手拦住了王洛飞的去路。

“我是来见矿务总办大人的,兄弟们辛苦了,一点心意,拿去买酒喝。”

王洛飞微微一笑,从腰间摸出两锭十两重的银子递了过去。

“我去通报,这位爷,您稍等。”

用手掂了掂银子,两名士兵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其中一人忙去通报。

昌赫正在后院听新娶的五姨太弹琴,闻讯立刻打断了五姨太,让丫鬟们伺候着穿三品官服,从那名报信士兵的殷勤劲上,他感觉这回来了一条大鱼。自从前几天花了三千两把五姨太从畅春园中娶回来,他就在琢磨着怎么能把这笔钱给捞回来。

等王洛飞来到客厅的时候,昌赫已经一本正经地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小憩。

“听说大人新近迎娶了五姨太,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请大人笑纳。”

王洛飞早有准备,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红喜封,笑眯眯地放在了昌赫身旁的桌子上。

“请坐,上茶。”

昌赫闻言缓缓张开了双目,扫了一眼红喜封,冲着立在一旁的丫鬟努了努嘴,然后再度闭上了眼睛小憩。

王洛飞也不着急,扭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欣赏着昌赫的“表演”。

一个丫鬟给王洛飞端来一杯茶,顺势拿走了那个红喜封,进入了后堂。不一会儿,这名丫鬟又急匆匆地从后堂走了出来,趁着给昌赫换茶的功夫,悄悄给眯着眼睛的昌赫伸出了右手五指,然后又摸了自己的右耳耳垂三下。

昌赫见状,心中顿时大喜,丫鬟的暗语告诉他红喜封里有五千两的银票,看来王洛飞还真识相。

“不知这位仁兄如何称呼,所来本衙何事?”

张开了双眼,昌赫望向王洛飞,开口问道。

“在下王洛飞,想在图昌地区开办钢厂,请大人多多关照。”

王洛飞放下茶杯,笑着回道。

“钢厂!”

昌赫闻言吃了一惊,愕然望向王洛飞,开办钢厂可是一个大工程。不仅需要资金,更需要机器和技术,非一般人所能想象,他还从没有听说大清有哪个商人开办炼钢厂。

“王老板莫不是在戏弄本官?”

沉思了片刻,昌赫面色一沉,冷冷地说道。

“大人,在下不敢跟大人开玩笑。目前我大清正是需要钢材的时候,在下只不过想为国出点绵薄之力,请大人明察。”

王洛飞立刻惶恐地站了起来,向着昌赫一拱手。

“若果真如此,你就为我大清做了一件大好事,本官定当全力支持。”

昌赫微微一笑,他才并不关心王洛飞是否开办钢厂,关键是自己能从王洛飞那里多捞油水。

“大人放心,在下一定不会忘了大人的恩典。”

心中骂翻了昌赫祖宗八代,王洛飞装作感恩戴德的模样,谄媚着笑道。


王洛飞需要的是昌赫手中的通关文书,有了通关文书,他的那些机器才能穿越府线运到目的地。

晚上,由王洛飞做东,在盛京有名的青楼畅春园宴请昌赫。几杯酒下肚,昌赫的本性就暴露无疑,和陪酒的姑娘们开始调情,他原本就是这里的常客,早和姑娘们混熟,相互间甚是亲昵。

没办法,王洛飞也学着昌赫左拥右抱,尽量把自己扮成一个好色之徒。也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在酥胸半露的美女面前,王洛飞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随着东倒西歪的昌赫搂着两名女子进入客房,王洛飞也随着一名美艳的女子进了房间。那名女子进了房间后就脱下身上的衣服,只穿一件红肚兜,斜躺在床上勾引着王洛飞,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男性,王洛飞的欲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脱去外衣,红着眼睛走向床上的女子。

啪!

忽然,一个小石子从窗外射了进来,打在王洛飞的头上。随着脑袋上的剧痛,王洛飞清醒了许多,拾起地上的石子后,疑惑地来到窗口张望,可是外面并没有人。

床上的女子还在忸怩地引诱着王洛飞,王洛飞的欲火被小石子给打没了,拿出一锭银子打发了那名女子,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为了显示自己够仗义,昌赫特意让自己的卫队护送王洛飞,并且拍着胸脯保证以后由他的手下负责押运王洛飞的货物,自然,辛苦费是少不了的,但也避免了胡子的骚扰。有了通关文书和昌赫卫队的押运,王洛飞顺利地把第一批货物运来了图昌府,来到了事先选择的目的地――青鱼镇。

青鱼镇是个拥有几千户人家的大镇,王洛飞的到来立刻吸引力人们的注意,纷纷跑过来看热闹。之所以选择青鱼镇,一是因为它交通便利,二是因为它处于奉天和吉林的交接区域。

趁着工匠们在镇南修建营房,王洛飞把带来的步枪组装起来分给了护卫队队员,向众人讲解了步枪的用法和构造,然后带着队员们去郊外练习枪法。

利用这次机会,王洛飞把800支步枪零件混在仪器设备中运了过来,既然取得了合法的采矿权,那么护卫队也就随之合法化。护卫队队员们以前使用的是大刀等冷兵器,哪里见过这样崭新的新式步枪,在见识了步枪的威力后,顿时爱不释手。

中队长和副中队长则每人发了一把左轮手枪,八个人宝贝似的把它随身携带,作为王洛飞的贴身警卫员,罗大山和石三发了两把左轮手枪,称为护卫队员们羡慕的对象。

谢中九是青鱼镇最大的财主,手中有一支一百多人的家丁队伍,目的是对付不时侵扰的胡子。王洛飞到来后,谢中九显得十分热情,对王洛飞是照顾有加,不仅把王洛飞安排在自己家中住宿,而且还帮忙解决了护卫队员的食宿。

尤其是看到护卫队员们手中拿着的步枪后,谢中九的双目中暴射出异样的光芒,如果能把王洛飞拉为己用,那么在图昌和四平地区,他就再也用不着忌惮那些胡子了。

转眼之间,两个月过去了,让王洛飞感到奇怪的是,胡子们虽然在周围的乡村抢劫,却没来青鱼镇骚扰。镇南的营房也已经完工,护卫队员们已经住了进去,按照王洛飞的规定,在没有外出警戒任务的时候,谁也不能踏出营房一步。

王洛飞每天用两个中队保护正在修建的练钢厂、机械厂和火力发电厂,为了指导工人们,他还特意从英国请来了相关的技术人员对招募的工人进行培训,整个青鱼镇显得十分热闹。

因为管理的需要,护卫队队员们都换上了王洛飞设计的西式制式绿军装,看上去威武洒脱,只不过没有军衔和领章装饰。护卫队员们走起路来的动作和精气神有了明显的改变,无不透射出一股自信和坚毅,羡慕死青鱼镇的那些青年们,可王洛飞丝毫没有扩编的意思。

又过了一个月,正当王洛飞以为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青鱼镇遭受到了胡子的袭击。

1893年10月7日凌晨一点,正当劳累了一天的王洛飞在熟睡的时候,忽然,一阵枪声惊醒了他。来不及多想,王洛飞穿上衣服就往门外扑去,与此同时,住在院子里的那些英国技术人员也都被惊醒,茫然不知所措地询问王洛飞出了什么事情。

刺耳的锣声已经响了起来,王洛飞知道这是警示胡子来了的声音,在安慰了那些技术人员一番后,领着罗大山和石三便赶到了前院。

谢中九把王洛飞等人安排在后院,他和家眷们搬来了前院,此时正忙着让管家集结家丁,对付前来抢劫的胡子。家丁们手忙脚乱地拿着大刀和火枪聚集在客厅前的大院里,一个个惊恐地望着谢中九,等着他发号施令。

谢中九的这支家丁队伍的装备还算不错,有一半的人装备了火枪,只不过死气沉沉,没什么士气。

砰!

面对着乱哄哄的家丁,谢中九从一旁的一个大汉手中夺过火枪冲着天空放了一枪,家丁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都听着,守好家门,如果让独目狼这伙胡子闯进了大院,大家都别想活。谁要是撂挑子,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谢中九阴沉着脸,冷冷地扫了一眼身前的家丁,沉声说道。

家丁们被镇住了,在管家等人的指挥下,分别向前门和后门奔去。

王洛飞护卫队的营地在镇南,而谢中九的宅院有些靠镇北,护卫队的队员们听到枪声后立刻爬了起来,拿上步枪等武器忙赶去保护王洛飞,只留下了几个人看守营地。

胡子们这次来了五六百人,在镇子里是大肆抢劫,好好的一个青鱼镇顿时哭喊声震天,火光冲天而起,王洛飞焦急地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他担心那些胡子们破坏正在修建的工厂。

谢中九的宅院很快就被一群胡子给围住,胡子们聚在大门前高举着火把呐喊,不时冲院里放上几枪,使得院子里的家丁们提心吊胆。

二十多分钟后,胡子们还是没有进攻的意图,只是在外面叫骂呐喊,这让王洛飞感到不解,按说这些胡子肯定不会放过家有万贯的谢中九。

正当王洛飞感到奇怪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和胡子们的哀嚎,护卫队队员们已经赶到,他们在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围在院外的胡子们立刻溃散。

前来保护王洛飞的是秦河山的第一中队,其他三个中队已经分散到镇中和胡子们交战,胡子开始并不知道新式步枪的厉害,凭借着人多势众向护卫队员们扑去,但是随后就尝到了苦头,当超出胡子们火枪设计范围的时候,护卫队员们的步枪已经开火,子弹像割麦子一样撂翻了排头的胡子,其他的胡子吓得扭头逃散,被护卫队员们追着一通猛打。

一个小时后,进犯青鱼镇的胡子全部被赶了出去,护卫队员们接到了王洛飞的命令,也不追击,帮助镇民们救火。

平日里凶悍蛮横的胡子在护卫队面前不堪一击,谢中九在惊讶之余对王洛飞更加钦佩,经过三个月的相处,从办工厂和训练护卫队这两件事情上,他早就看出王洛飞并非池中之物,总有一天会翱翔九天,心中开始盘算怎样才能把王洛飞牢牢拴住。

四个中队的中队长先后来到了谢家大院,喜滋滋地向王洛飞汇报各自的战果,他们一共抓到了四十九名胡子。

正当四个中队长乐呵呵地相互吹牛的时候,镇南忽然火光冲天,使得客厅里的众人不由自主地来到院落中观望。

“不好!”

王洛飞心中猛然一沉,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向着谢中九一拱手,急匆匆地往镇南的营房赶去。四个中队长也明白了过来,收起了嬉笑的嘴脸,连忙召集自己的队伍,也向镇南营房跑去。

等王洛飞赶到营房的时候,营房已经成了一片火海,七颗血淋淋的脑袋挂在大门外的树上,门口还散落着一些子弹和凌乱的马车印。

望见那七颗脑袋,一中队长秦河山大叫一声,一拳打在身旁的树身上,鲜血顺着拳头流了下来,被割去脑袋的正是他留在营地的七名兄弟。

都是同乡的兄弟,望着树上的人头,一些护卫卫队员们忍不住哭了起来,王洛飞的双拳紧紧握在一起,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无法原谅胡子们如此野蛮残忍的方法对待那些死难者。

谢中九也在随后赶来,望见挂在树上的人头后无奈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里以后又要热闹起来了。

“全体都有了,以各中队为单位,集合。”

用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王洛飞猛然扭身,冲着正悲伤的护卫队员们大声下达了口令。

随着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四个中队列好了队形,王洛飞一脸严肃地站在队列的前方,举起右拳,大声说道:“咱们中国人曾有句老话,叫做男人流血不留泪,今天,我王洛飞在这里跟大家立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四个中队的护卫队员一起举起右拳,杀气腾腾地宏声喊道。

“秦河山,砍了那些狗日的脑袋。”

原本王洛飞还想留着那些被俘的胡子进行改造收编,可是当看见对方的手段如此残忍,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面无表情地向秦河山喊了一声。

“是!”

秦河山闻言精神一震,一甩辫子,从背上抽出大刀,红着眼睛向镇中跑去。

谢中九此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砍了四十九名胡子的脑袋,看来王洛飞和独目狼的梁子是结定了,同时也感到王洛飞身上的可怕。

王洛飞正是要向独目狼宣战,如果不剿清图昌地区的胡子,那么自己将无法正常地进行工业改革,也不能有效地发动百姓参与其中,他要在这里图昌地区建立起自己的威信。

胡子们从营房的仓库里抢走了2万发子弹、550支步枪和800多套制服,幸运的是,那550支步枪的枪栓和撞针没有安在上面,被王洛飞放在了谢家大院,那些胡子们即使得到了也是一堆废铁。

第二天,和谢中九商议了一番后,王洛飞就急匆匆赶往了盛京,把遇袭的事情告知了昌赫,表达了自己建立团练打胡子的意愿。昌赫当然不会放过王洛飞这块到嘴的肥肉,生怕胡子吓跑了他,忙好言安慰。

在昌赫出面斡旋下,盛京总兵隆科多同意王洛飞在图昌地区组建团练,归在图昌府驻守的盛京第三营管带多尔泰统辖,军饷自筹。

盛京将军增琪在奉天有九营兵马,归三个总兵统辖,每营1000余人,大都在盛京和奉天的南部驻防。虽说每个营的管带们按照千余人的人头拿军饷,可实际的兵数只有500多人,其余的军饷都落入管带的腰包,这在清朝是一个极其普遍的现象。

王洛飞随后又拜访了第三营管带多尔泰,既然有昌赫和隆科多牵线,那么多尔泰显得十分热情,自然,王洛飞给他预备了一份厚礼,他以后还要多尔泰多多关照。

回到青鱼镇后,王洛飞和谢中九又商议了一番,决定成立青鱼镇团练,谢中九任练总,王洛飞为副练总,毕竟青鱼镇是谢中九的地面。

王洛飞随后宣布实行军衔制,各中队长为中尉军衔,职务为排长,各副中队长为少尉军衔,职务为副排长,各小队的小队长为一等兵军衔,职务为班长,其余人员均为列兵。


按照在伦敦就已经考虑好的设定,王洛飞决定把军官分为3等11级,一职两衔,由排、连、营、团、师、军、兵团和集团军组成。

3等11级即将官、校官和尉官。将官: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上尉、中尉、少尉。

集团军职:上将、大将。

兵团职:中将、上将;

正军职,少将、中将;

副军职:少将、大校;

正师职:大校、少将;

副师职(正旅职);上校、大校;

正团职(副旅职):上校、中校;

副团职:中校、少校;

正营职:少校、中校;

副营职:上尉、少校;

正连职:上尉、中尉;

副连职:中尉、上尉;排职:少尉、中尉。

士兵入伍为列兵,一年后为一等兵,两年后为上等兵,三年后如果表现优异可以升为士官。

士官分为六等,一、二级士官士三年;三、四级士官士四年;五级士官是五年,享受正营职待遇;六级士官是九年,享受正团职待遇。士官不属于军官,所谓“兵头将尾”,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


以打胡子、保家园为由,王洛飞在青鱼镇开始尝试招收义务兵,也许是害怕胡子的报复,一个月过后,除了青鱼镇附近乡村有两百多名青年应征外,其他地方竟然只有寥寥十几个青年参加。

为了摆正士兵们的心态,王洛飞专门开设了教导课,亲自担任讲师,以“打胡子、保家园”为题向士兵们表明他们参加团练不是为了拿饷钱,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父母双亲不受胡子们的祸害。

另外,王洛飞挑选了一批识字的青年进行了培训,然后分配到四个中队担任教员,把“打胡子、保家园”的宗旨带进到每个士兵的心窝里。

经过王洛飞的一番整顿,士兵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再把打胡子当成一项任务,而是把它当成一种职责。


图昌府有三股势力大的胡子,每股都有千余人,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无恶不作,百姓们对他们万分痛恨,但是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承受。官府虽然剿过几次匪,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官兵们在剿匪的时候顺道祸害一遍老百姓,比胡子还要可恶。

青鱼镇属于独目狼的势力范围,另外两股是刘九和王麻子,三人各自占有一块地盘,不断出来祸害老百姓。除了他们三股胡子之外,其他的小股胡子更是多如牛毛。

在这些胡子里面,数刘九最富,势力也最强大,它占据着图昌北部和四平交界地带――北山的金矿,聚众三千余人,手下矿工万余人,官府曾经派两营绿营前去剿匪,结果还没进山就被打得大败而回,后来由于俄罗斯蠢蠢欲动,朝鲜局势异常紧张,东三省得绿营都调去戍边,使得刘九发展起来。

独目狼是图昌府这三股土匪中最凶残的胡子,经常干些灭门的事情,他曾经想染指北山,和刘九打了一场后识相地退了回来。王麻子则最好色,据说被他糟蹋的女人达到三百多人,手下的人自然也有样学样,被老百姓在背地里骂为畜生。


谢中九以前为了求得青鱼镇的平安,不得不在夏冬两季向独目狼交纳贡品,即使这样,青鱼镇的还是时不时遭到胡子的骚扰。

不仅谢中九,整个东三省都存在着这种情况,由于奉天的人口众多,这种情形也普遍,由当地的乡绅地主出面向势力大的胡子献贡,以换取安宁,虽然起到一定效果,但那也只是保护有钱人,普通百姓照样被胡子祸害。


自从王洛飞让秦山河砍下那四十九名胡子的脑袋,然后让人把脑袋送给独目狼后,独目狼就想干掉王洛飞。可是由于王洛飞就在青鱼镇附近区域活动,独目狼摄于护卫队步枪的强大威力,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最让独目狼感到沮丧的是,他发现那些崭新的步枪竟然没有枪栓和撞针,而且铁匠们根本打造不出来如此精致的枪栓和撞针,除了衣服外,步枪和子弹全部都被扔进了仓库里。

独目狼上次的行动正是冲着那批步枪去的,他早就从探子的口中知道护卫队手中步枪的精良,于是起了占为己有的歹念。

那四十九颗脑袋起到了非常好的威吓作用,青鱼镇附近区域再也没有被胡子祸害过,而且胡子们给“杀人不眨眼”的王洛飞起了一个外号――活阎王。

与此同时,王洛飞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各项部署,他决定先吃掉独目狼这伙顽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