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祭总理----写在周总理逝世纪念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时五十七分 ,这是中华民族永远都无法遗忘的日子,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都将是一个沉痛的日子,为中国人民服务了全部一切的周总理已经太累 太累了,他永远的离开了深深爱着他的人民。


提到周恩来这三个字,敬意都会从亿万国人心底油然而生。他的人格魅力为人称颂,历史功绩丰碑永树。他的对手尼克松说:“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之火可能不会燃烧起来;如果没有周恩来,中国的革命可能被烧毁,只剩下一堆灰烬。”


在他的最后岁月里,他的亲密战友,叶剑英元帅安排了人带着纸和笔,在总理身边守候,无论总理提出任何要求或有任何怨言,都要立即纪录下来,并马上送报,可是一直到去世,几个月下来,这纸,仍然是一张白纸。


1976年1月7日晚11时,处于弥留之际的周恩来从昏迷中醒来,认出了医生,他说: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还是去照顾别的生病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这就是他生前所说的最后几句话!


一位英俊潇洒、位高权重的男人,一辈子忠于自己的婚姻,和结发妻子邓颖超不弃不离,共度一生。由于邓大姐战争时期流产未得到及时医疗,导致丧失生育能力,掌管着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却无儿无女.一位名留青史,永垂不朽的伟人死后连骨灰都没有留下,遵照周恩来的遗愿,15日至次日凌晨,周恩来的骨灰由西花厅党支部工作人员乘飞机撒在北京、天津和山东北部黄河入海口等处。值得一提的是,周总理的骨灰盒在台湾厅放置了一夜,以慰总理期盼祖国统一的在天之灵.


1976年初的时候,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只有103个,但却有130个国家的党、政领导人发来唁电、唁函;几乎所有重要国家的报纸、电台都在第一时间播报了这一消息;更值得世人瞩目的是,联合国《旗典》中规定的哀悼领导人的降半旗仪式,第一次应用于一位现职去世的国家领导人,甚至突破了《旗典》中关于降半旗最多两天的规定,一个星期时间联合国总部上空没有升起任何一个会员国的国旗……

周恩来获得了敌、我、友三方一致的高度评价和世界各国的广泛赞誉,显然,对周恩来的认可超越了政见、超越了时空、超越了意识形态……早已不仅仅是“外交家”三个字所能够承载的。


总理的一生,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为己自私,毫不掺杂半点虚假的对人们对祖国的热情和爱恋。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在建国后的建设时期,无论是在政策错误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还是在经济破坏的大跃进时期,他总是会用那并不算健壮的身躯默默地扛着这份担子……


加入联合国后,有他舌战列强的不屈不挠不弯腰;因为有他,"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了当时国际通行的一种准则,成就了今日中非论坛的傲世辉煌.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他在鼓励保护一批科技文艺工作者,才有了原子弹在西部爆炸,挺直了新中国的腰板,才有氢弹、东方红一号扬起了中国人的骄傲;因为有他,珍贵的敦煌壁画才得以保存,才使得莫高窟不被疯狂的红卫兵捣毁……因为有他,还是因为有他,一个最后饱受病痛折磨的瘦小身躯扛起了新中国经济建设、文化发展的重担! 因为有他,才会有在四人帮阴影下出现的“十里长街送总理“的人民泪水.


有人说总理有点墙头草,和事老,那是他们不了解总理,谁见过总理在外交时涉及中国利益时做过让步?谁见过总理在涉及人民利益时让过步?总理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出发的.人常说性格决定命运,周恩来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斗争方式,戒慎恐惧,相忍为党,顾全大局,让周恩来在晚年为中国人民再立新功。

今天,总理离开我们29年了,但是他给我们留下的遗产却是无比丰富,我更喜欢叫他父亲,就好像叫邓妈妈一样,

父亲!一个中华民族伟大的父亲。写到这里,我不禁流泪了,我不羞愧,因为我幸福;鼻子酸了,我不难受,因为我有这么个伟大的父亲,一个受到全世界尊敬的父亲,一个令中国人自豪的父亲……

伟大的父亲啊,您的儿女们在想你!




摘录:

---------我和高振普陪护总理,有些事忙不过来,决定再增加乔金旺。乔金旺也是老同志了,1947年入伍,给朱德、张闻天、彭德怀当过警卫;1955年在总理身边当卫士,1968年因病离开,这次又回到身边。

这次久别重新见面,总理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他从乔金旺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的变化,第一句话就是:“老乔啊,‘文化大革命’把我累垮了!”

由于“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发动的,总理从没说过一个“不”字,唯独这一次,我感觉总理把心底郁闷的想法和情绪流泄出一些。他的声调是低沉而幽怨,我看到乔金旺眼圈一红,泪水差点溅出来。他喉咙哽咽地叫出一声:“总理……”

周恩来凄凉地说:“以后你们就不要再叫我‘总理’了,我躺在这里已经不能再为国家为人民工作了,听你们叫我总理总理的,我心里难受……不做事了,不能叫总理。”




--------我至今记得他顽强与病作斗争,艰难地吞咽食物的情景。他是国家和人民的“大管家”,为别人操心惯了,总是用劝说鼓励的语气对别人讲话,所以在说自己时,也好像是在劝说别人:“来,我们多吃几口,咱们数数。”他费力地咽下一口,嘴里念叨着:“一!”又咽一口:“二!”……“三!”……




--------29号这天,当总理从昏迷中醒来时,我们附耳小声劝说:“总理,要过新年了。朱师傅已经几次捎信来,就让他给你理个发吧?”

他用沉思的目光望着我们,良久,嘴唇开始微微翕动。他实在难以说出声音了,静得落根针也可以听到的病房里,我们仍需把耳朵贴近他唇际才能听清:“不,不要了。我这个样子……不好再见人。老朱,他,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会难过……”

我们蓦地扭转脸,泪水又夺眶而出。




-------可是,怎么可能呢?这些工作人员被领进来,都是由我们带到床尾立住脚远远望一眼。这一眼他们就全惊呆了,他们所熟悉的总理突然之间不见了!我看到没有一人能例外,都是全身一震,便猛地用手捂住了嘴,泪水顿时进射而出!有几位女同志踉踉跄跄,是被我们搀扶出去的。打击和刺激太大了,没出大厅就全哭倒在地。无论怎样批评、劝说,甚至呵斥都无法阻止。唉,且不说她们只是未经过大磨难的女同志,难以承受,就是身经百战,历遭磨难的李先念同志,出了病房也泪如泉涌,哭出声来,悲不能止。

老帅们也都来看望了周恩来,都是在周恩来昏迷之际,立在床尾默默地望着,像雕像一般,大颗大颗的泪珠溢出眼堤,在睫毛上颤动,接着扑簌簌滚下来,落地有声!



--------然而,剧痛袭来,完全没有反映是不可能的。有多少次我预感到有大的痛苦到来,周恩来的脸色陡然变成阴沉灰黄,转瞬间又泛出黯红,汗水一下子便冒出来,颗颗有绿豆大,颤动着凝聚汇合,接着便小河一样淌下来。他的眼光时而迷离黯淡,时而闪烁逼人,回避开周围的同志,在空中、在天花板上逡巡搜求什么。在一次次的屏息忍耐之后,那鼻翼便颤抖着张大,嘴唇也小心翼翼尽量不引人注目地咧开一条缝,喘息几口,很快又复屏息闭气,用超人的毅力去换过那阵新的更持久的凶猛的剧痛的浪潮……

但是,他已经瞒不了我们也瞒不过自己。我们在流泪,他在战栗;整个病房都能感觉出总理体内那痛苦急骤的节奏,那冲撞交锋的波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