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六章 野营短训(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简力文驱车离开训练场,一路上,他将几天来的经历认真总结了一下。那只振翅欲飞的奇怪蓝鸟在他的脑中始终挥之不去。为什么陈凯量的记忆中会出现蓝鸟俱乐部的标志呢?蓝鸟俱乐部为何以如此奇怪的方式组织这样规模宏大的活动?为什么找不到其他参加者的任何资料?神秘的黑衣女子又是谁?蓝鸟俱乐部传真机中出现的那张纸上印有的数字到底代表什么含义?从陈凯量失踪13年后离奇出现开始,一切的焦点似乎都集中到了这家名为“蓝鸟”的户外运动俱乐部的身上,这样一家拥有正当背景、合法运营的组织,其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或者,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测?看来,只有等待事情进一步发展下去了……

简力文思忖之间,忽然觉得情形有些不对。他从后视镜中发现一辆蓝色跑车,从训练场出来就一直跟在后面。他已经驶过了三个街口,那辆车依旧不疾不徐地跟着。简力文微微一笑,突然转动方向盘,将车拐进一条人流非常繁杂的商业街,在一家花店门前停了下来。他走进花店,从瓶中挑出一支玫瑰,付了钱。然后出了侧门,从巷中绕了个弯,转过街角,又转回到街的另一侧,探出头去。正看到那辆车停在离花店大约100米的地方。简力文静静地立了有10分钟,看到那辆车的车门终于打开了。从车中下来一位金发女郎,紧盯着花店门口看了看,似乎犹豫了一会,还是慢慢走进了花店。简力文施施然走向蓝色跑车,将手中玫瑰别在跑车的挡风玻璃上,轻笑一声,转而向自己的车走去。不一会,他的车就消失在茫茫人流之中。


短训第四天,向来早到的凯蒂小姐竟然迟到了。简力文在约定地点足足等了有40分钟,才看见凯蒂急匆匆赶来。

简力文指指手表道:“凯蒂小姐,你好像稍稍来晚了点吧?”

凯蒂歉然道:“Sorry!我去处理了些事情,所以来晚了。”

简力文洒然道:“没什么,凯蒂小姐,冒昧问一句,昨天的玫瑰可还喜欢?”

凯蒂顿时脸色绯红,腼然道:“……没想到让你发现了。”

简力文注视凯蒂的眼睛,笑而不语。

凯蒂嗫喏道:“龙,其实我并没有、并没有想窥视你……只是,我真的很好奇……龙,你真的很特别!”

简力文无语,顿了顿,道:“好了,我们开始吧。今天的功课是什么?”

凯蒂幽幽叹息了一声,道:“龙,你不是一直要请我喝茶吗?我们找个地方去坐坐吧。”

简力文讶道:“怎么?”

凯蒂道:“今天不用训练了。”


两人在一家咖啡吧里坐了下来。侍应生端上咖啡。

凯蒂轻轻拨弄咖啡勺,突然道:“龙,探险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吗?”

简力文慨然一叹,道:“有时候,人是不能逃避的。”

凯蒂默然,良久方道:“看来我只能恭喜你了。”

说着从包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简力文道;“1小时前我收到总部的寄来的材料,鉴于你在三天里的杰出表现,总部令我提前通知你,你已成为本次活动的正式成员。这是你的护照和后天早上的机票,此外还有驻地酒店的房间号码和其他一些资料。到酒店后会有人主动联系你,他们会安排下一步的行程。”

简力文笑道:“看来,我真该感谢你啦,凯蒂教官!”

凯蒂摇摇头,叹道:“龙,其实凭你的身手,根本无须参加这个训练,我焉有资格做你的教官。”

说罢,凯蒂紧紧注视简力文,道:“龙……你是个特别的人,我想,你一定不是无名之辈!”

简力文淡淡一笑,道:“凯蒂,我只是个律师而已。你想给我些什么建议吗?”

凯蒂有些黯然,道:“我能有什么建议?一切都是你的选择……”

简力文认真地道:“凯蒂小姐,我们会再见面的!”

凯蒂点点头:“但愿如此罢!”


与凯蒂分别之后,简力文忽然觉得心情有些抑郁。他挥了挥头,尽力将脑中杂念去除。

回到家,简力文首先打电话给秘书李小姐,交代了他远游之后的一些事情,然后约见了黄岗。

一见面,黄岗便道:“简兄,有消息了吗?”

简力文将信封递给黄岗,道:“自己看吧!”

黄岗翻了翻护照、机票等物品,问道:“你真打算一个人去参加这个活动?”

简力文点点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黄岗深思了一会,道:“看来,要想弄清楚这个活动的具体参加人数和每个参加者的身份,特兰应该是个关键点。也许我们该联络澳大利亚警方,让他们严密监控此事。”

简力文摆摆手,道:“千万不可如此!且不说目前我们尚不清楚这个活动到底有没有问题,就算真有问题,这么做也只会打草惊蛇。”

顿了顿,又道:“我看,还是让我先探查一下吧,有消息我会尽快联络你的。”

黄岗蹙眉道:“万一找不到线索又将如何?”

简力文想了想,道:“我们还有一条重要线索。”

黄岗眼神一亮,惊喜道:“好小子,你还瞒我!”

简力文无奈道:“黄大督察,难道你竟不知晓吗?”

黄岗一愣,道:“你是说陈凯量!”

简力文点点头,犹豫了一会,终于道:“上次,我为陈凯量做测试时,曾出现过意外。我发现,在陈的脑中尚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干扰着我对他的治疗。”

黄岗讶然道:“怎会有此事?”

简力文停顿片刻,接着道:“而且,我尚发现陈凯量的脑中有一处盲区。”

黄岗瞪大眼道:“那是什么意思?”

简力文神情凝重地道:“就是说,那股莫名的能量将陈凯量的绝大部分记忆给抹去了,这也是陈凯量变得痴痴呆呆的主要原因。而我,只感觉到了残余的极小部分记忆。”

黄岗忍不住问道:“你在陈凯量的脑中究竟看到了什么?”

简力文默然,轻轻摇了摇头。

黄岗亦半晌无语。


良久 ,黄岗默默地道:“简兄,你可需要我做些什么?”

简力文郑重道:“我希望你派人24小时严密监控陈凯量,决不要让他远离你们的视线之外。”

黄岗点头道:“我的人已经在这么做了。”

简力文叮嘱道:“切记不可和陈凯量直接接触,他现在精神还很虚弱,千万不能受到刺激,否则对病情不利,甚至可能前功尽弃。”

黄岗点头答应。简力文暗吁了口气,其实,他尚未告诉黄岗,在他给陈凯量治疗过程中遇到的那股神秘能量,其实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控制手法。也就是说,某人不但用某种手段抹去了陈凯量的大部分记忆,还在其脑中设置了潜伏代码。一旦这些代码被激活,陈凯量就有可能做出某些不可预知的言行来。这或许可以解释陈凯量为什么能在13年后离奇出现。简力文并非不能将这种东西去掉,只是当时陈凯量的神智状态已非常虚弱,绝受不了这种剧烈的能量激荡。简力文只得暂时将这股能量连同陈凯量脑中的残余记忆一并封存,饶是如此,其过程亦是凶险万分。陈凯量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一颗被拔了引线的炸弹,一旦引线被重新装上,后果极难预料。

“另外,”简力文有点犹豫不决的道:“我还想请你去调查一个人。”

“谁?”

“她叫凯蒂,是蓝鸟俱乐部的教练”,简力文缓缓地道,脑中仿佛又出现了凯蒂那幽怨的眼神,“我总觉得凯蒂好像知道些什么。”

黄岗笑道:“莫非是你的红颜知己?”

简力文瞪了黄岗一眼,道:“最后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想要一些装备”,简力文淡淡地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