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志愿军司令部(五)

分队的人还在山上看着撤退的朝鲜难民,李成龙扶着受伤的胳膊,突然想起了一点事!

“区翔!区翔!”李成龙回头喊区翔“抓的俘虏呢?”

“啊?”区翔四下看看!“让人民军给带走了啊!他们把俘虏押回来的!”

“你笨蛋啊!大炮!赶紧去把俘虏要回来好好问问!”李成龙几乎骂娘的表情喊人:“别他娘的叫人民军又给整死了!还没问呢!再让他们突突了!下回来个几百人的美国人不得把老子们全装里边儿?”

“李队长!你这话说的有点未必太过激了吧”安金刚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哦!安同志!不!安政委!我是着急从俘虏的嘴里知道到底是哪支部队频繁的袭扰我们!以后我们也好有个防备。”李成龙以为自己身边全是自己人!也没有注意到来到身后的安金刚。

“俘虏在洞里边已经被看押好了!我想!既然是中国同志抓到的!这审问工作还是你们带头比较好!虽然我们的战士也很想处死这个俘虏!但是还是有原则的!有用的俘虏还是不能随便就杀的。”

“哦!那我们去看看!陈人芳呢!跟着去!大家没有事都去看看!这家伙挺厉害!我估计我们的枪法没有几个能比上他的!”李成龙捂着胳膊开始进洞!

“区翔!”康健悄悄走到区翔的身边!“抓住那小子了!那他的狙击步枪呢?缴获了多少子弹?”

“啊!那个!子弹没有多少了!那个枪我忘了带回来了!那啥我先进去看热闹了哈!”区翔听康健说才忽然想起来为了看李成龙是不是牺牲的时候匆忙之中没有把那把狙击步枪带了回来,又怕康健发脾气!赶紧挤进人群里往山洞里走。

“啥!那么好的东西你居然给忘了!”康健听见到手的狙击步枪居然没有带回来,脾气当然上来了“林雨宏!你小子当时忙啥了!咋不把狙击步枪带回来!”

看见区翔跑了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儿的林雨宏也刚想跑!因为肩膀上扛着挺机枪动作慢了点儿!让康健给拉住衣服的后襟了。

“我!我……”林雨宏也知道自己第一次打仗没有打扫战场的经验!“我抄了枪号了!等我找一下哈!”

林雨宏一只手托着肩膀上机枪的枪托,空出一只手来开始假装摸兜儿!“可能导演部的监督员拿走了!那啥你找他们要去吧!我也进去看热闹了!”然后趁着康健送手的机会赶紧跑进洞里!

“这两个笨蛋!他妈的怎么不把那只狙击步枪带回来!老子拿罐头跟你们换就是了!败家子儿啊!”

林雨宏刚进洞就让谢志涛拉住了袖子!

“那个安金刚怎么刚才李胖子叫他政委?怎么回事情?”谢志涛看了看和李成龙并肩走着的安金刚的背影儿!

“那个高丽棒子啊?”林雨宏看看四下没有人民军的人。“他是那个金成唤的副政治委员。回来的路上让我们李头忽悠的说出自己身份了!”

“哦!”谢志涛也是若有所思!“妈的!还以为人民军已经完全相信我们了!结果楞是把一个政治委员安插到身边搞政治审查来了。还好自己没有什么太过火的地方!要不然恐怕真的要被人给弄学习班儿去了”

谢志涛突然想起自己和李成龙在临进大榆洞的时候,刚刚下车就因为部队集合的事儿开玩笑的事情,要是安金刚稍微细心一点儿!事情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都说了自己的番号。到了首长面前却不透露自己的番号!幸亏是金成唤和自己去接的老总!幸亏安金刚和李成龙一起去追那个狙击手!幸亏……谢志涛越想越感觉害怕,一股凉意从后脊梁骨直冲后脑勺!

“政委!谢参谋!“林雨宏看见谢志涛有点发愣的脸赶紧喊他。

“哦!没有什么!进去吧!”

“哦!妈呀!”林雨宏仿佛被人捅了屁股一般加快速度冲进洞里!因为康健跟上来了!

“两个小败家子儿!”康健生气的骂了一句。

“骂人干什么!注意素质!你可是个队长!”谢志涛不知道为什么康健突然骂起区翔和林雨宏来了。

“这两个笨蛋!抓了狙击手了愣把人家的枪给忘了!只把人带回来了!游骑兵的狙击步枪那可是好东西啊!虽然不知道型号!怎么也比我那只三八大盖好了!这两个败家子儿!那个林雨宏还告诉我抄了枪号了!你说……”越说康健的气儿越大。

“行啦!等后边的部队上来我给你要一杆!经典的!”谢志涛看了看跑掉的林雨宏。

“这可是你说的!后边部队上来的最好也就是苏联装备,莫钠辛我也对付用了!”康健听见谢志涛的回答后赶紧提条件。

“那个什么莫纳辛是够戗了!估计就是有也不好要!我给你要一在朝鲜战场上比它还经典的!包你满意!”谢志涛嘴角笑了笑!加快了进洞的步伐!

“比莫钠辛还好的?”康健摸摸自己的脑袋!“什么东西比它还经典啊?”

“水连珠!我送你两杆!”谢志涛头也不回的进洞了!

“啥?谢大炮!你好赖也是总部首长!你不忽悠我能行不!”康健听见谢志涛承诺的居然是水连珠步枪,鼻子都气歪了!赶紧追进洞里!“那破烂枪我一场仗打下来不得拣多少志愿军扔下不要的!用你给!还不如用三八大盖儿!”

山洞里,那个俘虏被捆好靠着洞壁坐着,一言不发!几个人民军的战士撸胳膊挽袖子的站在一边儿!

李成龙默默的看着俘虏!他也没有太好的审问俘虏的经验!就算是演习抓了俘虏!一般也是找个地方一关!演习一结束放人就拉倒了!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偶尔还有导演部的监督员来检查俘虏的伙食!这抓了俘虏怎么处理。而且还必须得问出点儿什么。

“康健!”李成龙小声的喊身后的康健“你们特种兵是不是都有审问科目和被俘虏科目?你们都怎么弄的?”

“李头儿!我只参加过被俘训练!但那是演习!老家伙们也没有太下狠手!我还没有学怎么审问呢?”康健看了看一声不吭的俘虏!

“一会你带头问问那个家伙!最好多问出点什么!”李成龙诡异的笑了一下!“你还得谢谢我!你可比同批进入特种大队的兵多练习了一个科目!到时候你得请客!你们那批新兵你肯定拔尖!”

“李头儿!你放心!我谢谢你!要是有那么一天我能回到那个年代!我肯定保证用弹弓把你们宿舍的玻璃打的一块整个儿的都没有!”康健笑着小声在李成龙的身边嘟囔了一句。

“去吧!看你的了!要翻译的话有朴东勋和扬帆帮忙,要打手的话把陈人芳要过去!”李成龙笑笑说。

“李头儿!能不能让我跟着一起审问俘虏!”刘汉卿在一边儿说话了!

“你?老刘!你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进学习班儿么?据说红军特种大队的兵把你抓了舌头!你可是招了密码本儿的!这审问就别参加了!丢人不啊?”李成龙笑了笑:“你是怎么被俘虏的!”

“操!我出去买了一包软包的人民大会堂!结果就被抓了!卖烟的家伙还是一个两毛一呢。”刘汉卿现在提到在那个世界自己被俘虏的经过依然忿忿不平!

“你笨蛋!你看啊!你就没佩带肩章出去!一个普通的兵能买好几十块钱的烟么?你小子一个月士官那一千多块钱还能抽那么好的烟?抓了你也活该!”

“我!我那不是演习好几天都没有烟抽了!我天天看着电台又没有时间赶上参谋们发圈儿!!我憋坏了才出去买的!你知道我们团长不怎么抽烟!我在指挥车和帐篷里连二手烟都抽不上多少!”

“你呀你!你就知道好烟了!他妈的那辽南大山沟子里!兔子都不爱拉屎的地方!都是老农民!大生产才是他们标准消费品!几十块钱一盒的人民大会堂他们抽得起吗?卖鬼去啊!”李成龙笑着骂刘汉卿:“他们把你抓了以后怎么教育你的?”

“怎么教育的?”刘汉卿看看已经到了俘虏面前的康健“那群混蛋!我都说演习不准虐待俘虏了!他们笑着说如果我不说就打死我!正好演习有死亡指标!两个军对垒的话得将近好几万人!少了我一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让我去占个名额!把我好顿揍啊!”

“那怎么从进学习班儿也没看你鼻清脸肿的啊?”李成龙忍住笑说。

“是啊!他们还不敢打脸!居然把老子关一小学教室里垫着音乐课本揍的!没有外伤!震的老子五脏六腑都带颤音儿的!那滋味!不是人受的!而且回去告状都没得告!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呵呵!然后你就招供了?”李成龙没忍住,乐了!这群特种大队的兵油子!

“啊!我实在是挺不住了!琢磨着我们的侦察分队也该回来了!干脆就说了吧!唉!结果!又挨了一顿揍!”刘汉卿揉揉鼻子。

“招了还挨揍?”李成龙纳闷了。“哦!不挨揍才怪!你小子告诉他们密码本是一本《金瓶梅》,换谁也不能信!还能不揍你!”

“唉!“刘汉卿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康健、扬帆、朴东勋站在俘虏的面前。俘虏抬头看看他们几个,又把头低了下去!丝毫不理会刚来到面前的几位大爷是何妨神圣。

“老朴!你先上!“康健琢磨李成龙抓回来的是个亚洲人!估计应该是南朝鲜军。

“你叫什么名字!哪部分的!”朴东勋开始问话!

俘虏抬头看了看朴东勋!又把头低了下去!丝毫不理会这位上尉炊事班班长的问话。仿佛天上的雷再大也不管他的事儿一样!

“告诉我你的名字!“朴东勋看见那家伙丝毫不把自己当会事儿!准备打完雷后给这家伙下点儿雨!

俘虏还是一言不发!

“扬帆!你上!”康健看见老朴啥也没问出来,估计这个俘虏是个亚裔美国人。

“你的姓名!军衔!职务!部队番号!上级指挥官名称。”扬帆用熟练的英语问。

俘虏抬了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军人,穿着南朝鲜军的衣服!脸色微白,一口流利的英语正向自己问话。

“先生!你的英语说的很流利!可惜我听不出你的口音到底属于哪的!看来你是照着课本学习的吧!”俘虏用流利的英语反问扬帆!“不过有些语气和语法你还得注意调整,哈哈!”

听见俘虏居然反问自己!扬帆的脸有点挂不住了!自己的英语确实是自学的!口语自然带着标准的书本气和磁带味儿!

“你的姓名、军衔、职务、部队番号、上级指挥官姓名、任务内容”扬帆又问了一遍!

康健听见俘虏用英语开始和扬帆说话了!就放弃了和陈人芳一起用拳头确认俘虏国籍的想法。耐心的听俘虏和扬帆说话。

“孙名仁,美军陆军上士”俘虏开始回答问题

“部队番号!执行什么任务!上级指挥官是谁”扬帆听见俘虏开始说话了,赶紧接着问其他的问题。

“对不起!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别的我无可奉告”俘虏低下了头不再搭理扬帆。

听见扬帆的翻译后!康健把口袋里的的臂章掏了出来给扬帆!让他接着问!

“你认识这个东西么?”扬帆把臂章送到俘虏面前。

俘虏抬头看看臂章,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说了一句“先生!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东西!我不认识!”

“妈的”康健听见俘虏的一些词后发火了!从你胳膊上薅下来的你他妈的愣装不认识。是不是欠揍。

“康头儿!”扬帆把自己手里的臂章还给康健后小声的说“你拿错了!这个是你们38军的”

“啊?”康健才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一枚自己集团军特种大队的臂章。赶紧把自己口袋里还剩下的那枚拿出来,果然是把两枚臂章拿混了。

“给他看这个!”

“这个你认识吗?”扬帆拿着换回来的臂章。

俘虏再次不耐烦的抬头看看扬帆的手里边的东西,又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上。知道那是从自己胳膊上撕下去的。

“那是我们美军陆军的臂章!“俘虏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什么了

“扬帆!你给他翻译我说的话。“康健看着扬帆审问的水平实在一般,自己口语又不是很好!干脆让扬帆翻译给俘虏听。而且特意把自己要说的话在扬帆的耳朵边上说!免得这小子知道自己是中国军队。

“好!”

“恩!孙名仁上士。请你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作为一个俘虏你要享受俘虏的待遇就必须配合我们!你不是普通的美军陆军士兵,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来路!不过当从我们的嘴里说出来的!估计随后从我口中说出的东西对你来手可能是个不好的消息。比如你被俘虏后反抗逃跑,从而失去战俘的资格后被我们击毙!”

“军官先生!请原谅我不知道你的军衔!但是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美军士兵,我不能告诉你什么太多你想知道的东西。”

在俘虏通过扬帆和康健一问一答的时候,大家都很投入的听,似乎都在分析这个被俘虏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丝毫没有人注意在他们身后多出了一个人。那个人也在认真的听。

“我的军衔是少校!如果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保证你的战俘资格,如果你们不配合,那么!你将和你现在坐着的这个地方在几个小时前坐着的人是一个下场。两名美军空降兵187团的士兵因为不配合!已经被取消战俘资格被拉出去枪毙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和你们说什么,或者什么对你们有帮助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按照军队的条例向你们投降的战俘。”俘虏看看自己身旁一滩已经快干枯的血迹。想必那是已经被枪毙的美军俘虏存在过的印记。

“那好!游骑兵的勇敢战士!既然你执意保留你的秘密!那么我们不妨配合你把它和你都变成永远的秘密吧!如果把你的尸体处理的很好!我相信美军只能把你列入失踪人员的名单!可惜啊!你连最后一个得到紫星勋章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俘虏听见扬帆嘴里冒出“游骑兵“这个词语的时候,突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这个自称少校军衔的年轻人。

“看什么看!想说就说!不说就他妈的拉出去毙了!”康健看见俘虏瞪他!干脆直接骂了一句。

“你们是中国人!你们是共产党的解放军?”俘虏居然冒出来一句标准的中文来,。

“我们……”康健被识破身份后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少校先生,既然你们是中国人!那么我们就用我们共同的母语来说话吧!”俘虏开始用中文直接和康健说话:“不错!我是游骑兵!我很好奇的是!我跟解放军打过交道!这支从农民造反成长起来的军队的战斗力我还是很佩服的。不过!你和你的属下是我见过的最有文化的解放军队伍!居然能说那么流利的英语!居然还能知道我们游骑兵的存在。如果不介意我战俘的身份的话!您能告诉我你们是哪部分的么?”

“我们是……他妈的!你还问我!老子现在在审问你!说!你是哪部分的!干什么来了!”康健看见自己差点被俘虏给问出来点什么,这位基层上来的少尉军官终于发火了。

“你已经说了还问我干什么!我是个游骑兵!”俘虏说了一句以后再也不肯说了!

“好!你不说是吧!”康健脑子里转了转!“老子替你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无所谓!先生!希望你不要说错了!那是对一支军队的侮辱。”俘虏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作为一名游骑兵的士兵!你不可能来自6615游骑兵部队的1、3、4营了!那已经是一个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北非战役和意大利的战役的王牌部队了!可惜!那支部队番号都没有了。”康健一脸诡异笑容,因为他在集训队的时候利用了仅有的一点儿休息时间内看了一下特种大队资料室的世界特种部队介绍,不过游骑兵这一块只是略过了,只有个大概印象。因为他那个时候只注意了海豹和三角洲的资料。

“那么你是来自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2营和5营吗?好象也不是!那个部队打的也挺惨烈,2营的E连都已经建制不全了。可惜啊,那个部队的番号也没有了。呵呵。我说的没错吧?”康健一边说一边看着俘虏脸上的表情变化。

俘虏的脸已经又刚才的傲慢和不屑变的惊讶!面前的这个军官到底是干什么的?做战史研究的?

“既然你小子还是游骑兵!那只能说明你没有在欧洲混过日子了!看看别的地方吧!亚洲怎么样?”康健笑了笑!

“先生!如果你觉得你说的是我的话!你大可继续!”俘虏轻蔑的笑了一下!当然这个轻蔑的表情是故意做出来的。

“好!先说说你这个部队的前身吧!那应该是在几…年前的缅甸!”康健犹豫了一下,没有把几十年前说出来“你和你的部队在缅甸面对日本鬼子的18师团的作战中异常勇猛。阻止了鬼子打通国际交通线的计划,成为了令18师团的鬼子们听了都尿裤子的英雄部队!我说的没错吧?”

俘虏没有说话了!显然是回忆起了缅甸丛林中和日军的艰苦战斗生活。

“好了!我接着提你说!不过希望你在我的提醒下能回忆起缅甸那段惨烈的战斗生活,上士先生!”康健看着眼前已经发生心理变化的俘虏。

“5307混合编队!是现在美国军队唯一保留下成建制番号的游骑兵部队了!不过作为亚洲人的你!孙名仁上士!”康健故意顿了一下“是来自5307的士兵还是中国远征军的新一军,或者准确点儿说,你是来自新一军的哪个师?38、20、22、50四个师中的哪个?能告诉我么?”

“少校先生!你简直就是一本活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资料书。”孙名仁笑着回答“我是一名美军士兵,我的士兵号是……”

“够了!你连老祖宗都不要了!抗战后给美国人当走狗已经够丢人了!现在还跑去给人家当三孙子。你对不起你祖宗!你起码连活埋鬼子俘虏的孙立人军长都对不起!也对不起那些为了反抗侵略和为民族独立而战斗而长眠缅甸热带雨林中的中国远征军弟兄!”康健看见俘虏还在搪塞干脆破口大骂起来。

“少校先生,我很佩服您的博学!但是我还是不能……”

“行了!再看一眼你这枚漂亮的臂章吧!队徽左侧是所谓国民党的徽章,只所以能有你们的青天白日标志是多少远征军军人配合你们主子血战的结果,右侧白星象征缅甸之星但是有多少中国军人流血牺牲,中间闪电代表着游骑兵突击敌后的专长,而绿,红,白, 蓝四种颜色代表第5307混合支队当时所使用的四色字码。”康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象似在故意打断孙名仁的搪塞。

“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作为一名游骑兵!我是临时从游骑兵75团抽调过来加入斩首队的,因为曾经和187团的几个混蛋因为种族歧视发声口角!被扔在直升机外边儿了,因为我是个士兵,我只能继续执行我的任务。我很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防护那么严密,你们又是谁!”

“谢谢你的口供!”康健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子是昨天晚上被那支斩首队抛弃的!“我们是中国军人!和抗日的八路军一样!从来面对任何强大的侵略者都无所畏惧的中国军人。这里,将成为我们的最高指挥部,也就是让你嚣张的主子美国人吃尽苦头的战役发起点!可惜!如果你们攻下了这里!你们全体士兵都要获得紫星勋章,但是他们只能若干年后骨头被发现的时候才能有机会了!至于你!将在战俘营里度过一段时间,看看你对人民有没有什么罪行后才能知道你的未来了。”

“什么!这里是你们的司令部!解放军的司令部?少校先生。你的玩笑开的真够大的!我从没有见过把司令部放到离敌人这么近位置的指挥官。”

“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康健把臂章放回自己的口袋里。“安政委!请人民军的同志好好看押这个家伙。这可是个厉害的家伙。以后还有用的”

“放心吧!”安金刚显然听懂了后半段汉语的审问过程。

“不错!不错!”一个声音从李成龙和谢志涛的身后穿了过来,两个人刚刚因为这个家伙是斩首队的遗留分子而放下一点心!听见这个声音后两个人一回头。李成龙到是没有什么!谢志涛心里却是一惊!

居然又是柴成文、那位反复跟自己套话的前八路军情报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