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五回 让徐州

kinghappycat 收藏 16 224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五回 让徐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三十五回 让徐州


继留下第25军驻防彭城之后,王琦又把第26军留在吕县,以免曹操兜个圈子,再次回到吕县。

王琦交代第26军军长徐庶,让他一定把戏志才的遗体妥善安葬,然后下令全体出发,连夜赶往下邳。

戏志才的空城计,成功地延误了王琦的行程,因此,等到下邳的城墙远远出现在王琦的视线中时,曹军已经不知去向了。

根据斥候的情报,王琦得知自己迟来了一步,已经无法追上曹操了。王琦的心里,虽然对于无法击溃曹操而感到遗憾,但内心深处,潜意识中却真的不愿意和这位自己最佩服的古代豪雄决一死战。这种微妙的心情,王琦当然不能宣之于口,只能藏在心里。

王琦没有急着进城,而是在下邳城西扎下连营,让刘备作为自己的代表,入城召唤陶谦和徐州文武官员出城来见。刘备出发之前,王琦对他耳语了几句,提醒他注意曹豹从中捣乱。

从官诰上来讲,王琦身为当朝丞相,为一众文武官员之首,抵达徐州后,陶谦作为州牧,当然应该出城觐见,迎接王琦入城。

陶谦闻得刘备来访,立刻升堂,在州牧府的大厅迎接刘备。宾主落座后,刘备随即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后,陶谦立刻就要起身。

不料,曹豹站起身来拦住陶谦,大声道:“使君不可!王琦既然来了,让他入城好了,用不着出城相迎。”

本来刘备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出发,看到曹豹果然如王琦所料那样跳了出来,刘备不发一语,又坐了下来,先看看陶谦的反应再说。

陶谦并不想先和曹豹翻脸,他心里希望刘备能说话,但是,刘备根本没有反应,陶谦只好边使眼色边对曹豹道:“王丞相大驾光临,于公乃是国家重臣,于私乃是为了援救徐州,我焉可不出城相迎?”

曹豹却不买陶谦的账,道:“说不定那王琦也和曹操一样,对徐州没有什么好心,使君出城,一旦有变,却当如何?”

陶谦也真老奸巨猾,心想:“我这次先不言语,看刘备如何应对。”

曹豹看陶谦不语,错以为陶谦是默认了自己的说法,遂转脸对着刘备,道:“我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句句属实,玄德以为如何?”

刘备在心里暗暗骂了陶谦一句,慢条斯理地答道:“将军何人?”

曹豹还不算蠢到家,听了这句话,明白了刘备眼看要和自己翻脸,这才装成不认识自己,意思是暗示自己以前的交情一笔勾销。曹豹想起从前自己出访冀州的情况,也不禁心中黯然。

曹豹暗自叹了一口气,道:“在下姓曹,名豹,字范同,乃徐州校尉,统管徐州兵事。你又是何人?端坐在这徐州大堂之上,如此傲慢无礼?”

一瞬间,刘备也想起了自己初到徐州时,正是曹豹出城迎接,两人也曾经互通名姓。不料,原来的朋友,现在却成了仇人。

刘备也暗自叹了一口气,道:“在下姓刘,名备,字玄德,乃王丞相属下陆军第21军军长刘备,奉丞相之令,前来面见陶使君。”

曹豹道:“恐怕,王琦……”

话还没有说完,刘备就打断他,道:“王丞相乃当朝丞相,国之重臣,万人景仰,汝一个小小的校尉,怎敢口出不逊,直呼其名!请问阁下,既为国家官员,为何不知礼法?”

曹豹被刘备抓住了短处,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只好转移矛头,对准刘备。曹豹道:“虽然那王……王……王丞相官居极品,但你官居何职,竟敢打断本校尉的话?

刘备道:“我乃陆军第21军军长,中将军衔,侯爵爵位。”

曹豹冷笑道:“这算什么官衔?我徐州人人不知!”

刘备道:“阁下这样的‘人才’,居然也能当上校尉,实在好笑。天子早有旨意,各级官员均授予不同军衔,功高者封爵。你既然自称为徐州校尉,怎会不知圣旨?”

汉衡帝的圣旨当然也送到了徐州,但是,陶谦以诸侯自居,看到圣旨后,一笑置之,哪会认真执行。曹豹当然也看到了圣旨,但更是早已忘到了脑后。如今刘备提起此事,又怎能承认不遵守圣旨?

刘备察言观色,立刻知道徐州并未执行圣旨,又道:“据天子旨意,州牧为中将军衔,州直属各级官员,级别不得超过大校。你既是徐州校尉,只是大校而已,面对上官,怎敢如此无礼?”

曹豹被刘备这番话噎住了,支支吾吾,无话可说。

刘备得礼不饶人,继续道:“况且,我这次入城,是奉王丞相之令前来,乃丞相使者,传达的是丞相令谕。备言语之间,自问并无过格之处,你却言辞无礼至极,直呼丞相之名,分明是不把王丞相放在眼里,这是何道理?”

曹豹哑口无言,只好以目示意陈登等人,希望他们这些文人能为自己出头,抵挡一阵刘备锋利的言谈。可是,别说刘备打着皇帝和丞相这两面大旗,除非彻底翻脸,谁也无法反驳,就算能对付一阵,陶谦也早就交了底给大家,谁会自找没趣?

见谁也不帮忙,曹豹不由得颓然坐下,冷汗直冒。曹豹还不死心,居然望向陶谦,希望得到帮助。

陶谦看到曹豹乞求的目光,心里暗笑,却不理会他,对刘备道:“玄德不必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办大事要紧。走吧,我们去见王丞相吧!”

陶谦既然如此说了,刘备也不为己甚,和陶谦并肩出了州牧府。众官见状,都连忙站起来,跟着二人出发。曹豹也站起身来,想不去却不知道该干什么,想去又实在不好意思。

陈登和管亥却没有走,而是走了过来。陈登道:“这刘备盛气凌人,真是让人讨厌!”

这句话正说到了曹豹的心坎里,曹豹感动无比,道:“不想元龙在这种时候,居然没有忘了我!”,

管亥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暗笑,心道:“我和陈登哪里是和你有什么私交,要不是陶使君叫我二人盯着你,谁有闲工夫理你!”

陈登道:“陶使君既然已经出城去了,我等怎能不跟随?况且,范同为徐州首将,如果不相随出城,似乎有些不妥吧?当然了,如范同留在下邳,我二人一定相随。”

曹豹想了想,道:“唉,既然如此,我等也一起出城去吧!”

陶谦来到了王琦的大帐,王琦闻报,亲自出帐把陶谦迎接进帐。

入账后,王琦在中间落座,陶谦在上首客位落座,张郃、郭嘉等将军在主位相陪。以陈珪等人的级别,按说在大帐里没有坐的地方,但王琦还是赐座给他们。曹豹、陈登、管亥随后赶来,也跟着坐了下来。曹豹自从进了王琦大营,就被营中的气势所震慑,哪还有胆子随便说话?

大家寒暄了几句,陶谦先表示感谢道:“丞相此次兵发徐州,曹军望风而走。徐州能解倒悬之危,实为丞相大功,徐州军民上下皆心存感激,感恩戴德!”

王琦道:“陶使君言重了,徐州能够解围,全赖使君领兵坚守,实得益于使君大德。”

陶谦道:“岂敢岂敢!曹军凶猛,实非徐州所能抗。若非丞相大军及时赶到,徐州难免落于曹操之手。曹操心怀愤怒,一路杀戮,一旦下邳城破,难免生灵涂炭。”

王琦道:“使君恩泽遍及徐州,徐州有难,众人皆奋不顾身,这才力保徐州不失。否则,我纵然率军来至,路途迢迢,必不能及时。”

陶谦又谦逊了几句,道:“此次丞相兵发徐州,大军必有伤亡,谦随即奉上财物,以弥补大军损伤。”

王琦道:“使君此言差矣。前次你我皆为州牧,琦发兵解徐州之围,自当请使君出钱以抚恤伤残。如今琦位居丞相,辅佐天子,天下事皆为己任,一应军费,俱有国库支出,怎可因为兵戎之事,索要徐州财物?”

陶谦道:“虽然如此,徐州也当出些金帛,犒劳军卒人等,还请丞相应允。”

王琦道:“既是使君有此心意,当无不可。使君请便。”

宾主又闲聊了几句,陶谦终于把话题引向正题。陶谦道:“谦年纪老迈,恐不久于人世。今有一件大事,如丞相不允,谦于九泉之下,也难以安心。”

王琦知道,老陶这是要让徐州了,但仍然徉做不知,道:“使君言重了,请讲当面。”

陶谦道:“谦无德无才,窃据徐州大位日久,难免拖累百姓。今世道不宁,谦恐难当此大任,请丞相另选贤才,继任徐州。”

陶谦这一番话,可以说相当有水准。王琦已经是当朝丞相,总揽朝政大权,州牧的地位和丞相相差甚多,虽然实际上是陶谦让徐州于王琦,但话却不能明说,因此,陶谦请王琦另行任命州牧。王琦无论任命谁当州牧,自然都是任命自己的心腹,这样以来,实际上相当于把徐州拱手送给了王琦。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