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八章 亲『第二节』

DJ云 收藏 0 0
导读: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八章 亲『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小香一直跟在林若雪身后不敢出声,此时却插道:“我啊!”


林若雪大喜道:“对啊!不是还有小香吗?”转头又对林夫人道:“娘,小香是个好姑娘,你就让她侍侯你老人家吧,小如姐姐以后就做我师父,不再是丫鬟了你说好不?”


林夫人笑道:“当然好了,小如,难得雪儿有这份决心,你就看我薄面应了她吧。”


小如忙道:“夫人,你这是哪里话,小如遵命就是。”


林若雪大喜之下,立即跳起来搂着小如“师父、师父!”叫个不停。


林夫人道:“你看你,怎么还说遵命不遵命的,以后你可是雪儿的师父,不可再如以前般拿自己当下人看待了。”


小如道:“嗯。”其实她不过比林若雪稍大几岁,虽说此时她们已无主仆之分,行师徒之礼并无不可 ,但林若雪这般“师父、师父”的叫个不停小如却始终觉得听得颇不习惯,便让林若雪与她姐妹相称即可。林若雪本欲不依,小如道若是不依,就不教她习武了,也只好依了。


由此,林若雪便于这思亲山中,早晚勤习武艺,她本就有一点底子,不过尽是花架子,毫无劲道可言。小如便让她每日挑水练劲,又传了内功心法,竟是她爹爹以前教过她的冷月心法,不过她以往未曾认真练过,每晚习之;白日再指导她苦练冷月剑法的入门剑法。


林若雪心中奇怪,问起小如何以竟会爹爹的武功,小如称是老爷为了让她保护好夫人,便授了她武功。林若雪释然,她悟性资质皆是颇佳,于剑法与内功上进境颇快,倒是挑水练劲却颇为辛苦,但也咬牙每日坚持。


不觉间已过了两月有余,林文、林武却仍是未归。


这夜,又是一弯冷月!


林若雪习毕内功,便一直怔怔的望着这轮孤悬的冷月,仿佛于那月光中,依稀可见那一个——赤裸的身影……


半晌,林若雪叹了口气,行到庄院外。夜风徐徐吹抚,不禁打了个寒战,林若雪搂紧上身,径往山中行去。如此信步而行,不觉间竟已来到长江边上。林若雪伫立在半山腰上,俯瞰这浩瀚长江,只见滔滔江水径往东方奔流不息,也不禁神为之摇,心中赞叹。


突然,江面上出现一个光点,缓缓而来,林若雪凝神细看,却看不甚清。待得行近,竟是一艘大船。心中奇怪,夜半三更也不知是哪个官家大富竟有此等雅兴,夜游长江。过不久,却见那座船缓缓往岸边靠来。林若雪心中一惊,莫非是仇家寻来!正自惊疑间,却见山下走出一人,虽看不甚清形貌,然衣着背影,依稀可辩竟是师父小如姐,心中更惊,连忙举步往山下行去……


那座船缓缓靠岸,船上跃下一人,一身白衣,竟是林文。小如上前屈膝一辑道:“月如参见文少。”林文道:“免了。”小如起身。林文又道:“义母和雪妹可安好?”小如道:“文少放心。”


林文仰望青山叹了口气,半晌,道:“月如,你说,我可还有面去见她们?”小如道:“有何不可。”林文“唉”了一声道:“听你上次信上所说,雪妹习武刻苦,进境颇速。”小如道:“是的。”林文叹道:“以前,她可没这份毅力……你说,将来倘若她知晓了真相,仇人相见……我和武弟该当如何是好!”


仇人!


真相?


难道?!


月如道:“文少,小姐这些时日日夜盼望着你和武少回思亲庄,你们又何必为这……迟迟不来相见,将来之事……将来再说吧。”林文沉默半晌,道:“走吧。”说完径往山上行去。


“仇人相见……知晓真相……仇人……真相……”林若雪隐匿在一块大石后,反复思量着这番对话,直将她震惊得魂为之灭!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小如……月如!”猛地又想起,小如乃是三年前方进冷月山庄做了娘亲的贴身侍婢,而她却说是爹是为了让她保护娘才教她武功的,但三年时间,任她资质再好,也绝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造诣!“月……月……冷月十二忍!”想到这里,林若雪不禁浑身颤抖。


原来林中行虽然从不让她知晓冷月山庄的江湖之事,但狮狼十骑与冷月十二忍,林若雪却是听父亲说过的,其乃是冷月山庄两支最强的武力支柱。狮狼十骑她倒是常见,个个威猛彪悍,然冷月十二忍却是甚为隐秘,林若雪亦从未见过,更不料娘亲的贴身丫鬟小如,竟是其中之一!


而听方才林文之言,林武与其所率的狮狼十骑自然也脱不了干系!林若雪想到这里,自是知晓这些对话中隐藏着怎样一个事实!


怎样一个真相!


心中凌乱如麻,惊惧伤心,更是不明何以他们分明是暗害父亲与冷月山庄的凶手又何以待娘亲与自己如此这般。抬眼看着林文与小如渐行渐远,不由忆起自己十岁那年,偷跑出庄玩耍,却遇恶人想拦,言说与父亲有着血海深仇,却又杀之不了,要杀掉自己以报血仇,危急间偶遇林文林武两兄弟冒死相救,二人被那恶人打得半死,却也侥幸以石将那恶人打得头破晕死过去,方始救得她逃回家中,父亲见他两兄弟资质颇佳,感激二人冒死相救之恩,又询知二人皆是流落街头的孤儿,是以收为义子,视如己出。


从此后,自己孤独的生活中,方才有了这两个相伴相戏的哥哥,八年来,几多欢笑,几多幸福……然而适才那一番对话,却刹那间,将这八年如梦的岁月,击得粉碎……


一时间,林若雪只觉凄惶无依,眼见二人没入山间晚道,遂默默起身往前行去,却是逆江而上。


夜风徐徐吹拂,江水涛涛依旧,黎明前的些许微弱晨光,映照在林若雪美丽但却凄凄朦胧的脸上,思亲山,已然遥不可见。


她……将往何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