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 年我看见了真的龙

gw539 收藏 10 1821
导读:那一 年我看见了真的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仰望天空,黑云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推进,雨势大的就像有人从上面倒下来!就在我看得出神的当儿,出现了一幕让我永远忘不了的景象──就在我眼皮底下,一条活生生的巨龙在乌云中翻腾跃动……


6岁以前,我一直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父母则在另一个地方租房子住。等到我要上学的年纪,外公把他的田靠马路那一块给我们盖房子,那时我才和父母亲住在一起。不过,没有邻居,就我们一户人家。


新家背对马路,屋前有个院子,院子前面就是外公种植的竹林。新的环境,新的阶段--一年多后,我开始了我的求学生涯。


乡下的生活,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帮忙干点杂活。比如到附近田里捡拾一些枯黄的枝叶回来当柴火,有时也会拖回一些掉落的椰子叶或槟榔叶,把它们铺在院子里,晒乾之后,再用柴刀或砍或劈的,方便放进灶子里烧。


在庭院没有晒这些柴火的空档,母亲会张罗一些萝卜呀、高丽菜呀、竹笋甚么的,把它们晒成菜乾,好收藏煮食。每当要晒菜乾时,我得把院子扫干净,把切好的菜片儿,均匀的铺在水泥地上曝晒,有时母亲准备的量较多,院子晒不下,我就会到附近的一块水泥地,那儿成了我晒菜乾的第二个地方。


那时我基本需保持一个敏锐度-看看是否快下雨了,如在屋内,就凭听觉,雨声在老远的时候,我就可以听到哩!有时一疏忽,说时迟,那时快,雨点下来了!想到竹竿上的衣服、院子里和附近的菜乾,哇!不知先收哪个好?也因此,我常做的就是「观天象」,当然啦,和古时候的高人观天象的意境差远去了。


当年乡下的天空,喜怒哀乐分明,云朵的厚薄色调层次极富变化,不像现在云层呆滞的态势。那时,如果看到天空乌云密布,就得赶紧把东西收拾进来;否则,等到风一急才要收拾往往来不及。将下倾盆大雨时,可看到云层被吹卷得快速翻腾推进,有如滚滚急流,气势磅礴,那时年纪虽小,却也看得惊叹不已。


10岁那年的某一天,外公请了几位工人整理竹林,上半午,突然乌云遮日,天色大暗,根据经验,我急忙拎起盆子扫具,穿越竹林,飞奔到附近的水泥地把晒在那儿的萝卜收起来,在往家跑的时候,听到那雨声如万马奔腾,由小而大,由远而近,我使出百米赛跑冲刺的速度和它比快,我还记得当时刺激的感受。结果,我前脚一跨进屋檐,雨势紧随着我的后脚跟倾泻而下。嘿嘿!我跑赢了它,没被淋到。


那时,在竹林里工作的农妇也跑进来躲雨,我们就在走廊上站成一排。我仰望天空,黑云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推进,雨势大的就像有人从上面倒下来。


就在我看得出神的当儿,出现了一幕让我永远难忘的景象──就在我眼皮底下,一条活生生的巨龙在乌云中翻腾跃动!!它的身躯很大,几乎占去一大半的天空,淡米黄色的龙腹上有着浅灰绿色的格纹,那深铁灰色的龙爪从云层里露出来,矫捷的在空中挥抓,我被它舞动的姿态吸引,惊愕之余,想到乡下老人有「龙戏水」之说,果真是那么回事儿;我转头叫身旁的大人赶紧看天上,我指着上面,说声:「有龙!」


就在我转头的当口,巨龙远去,消失不见了。前后虽然不过十几秒钟的光景,但直到现在,那条巨龙依然鲜活的存档在我生命的光碟里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