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镜头里的阿文光着身子,阿玛尼的裸体像玉一样光滑洁白。阿文紧紧地搂住阿玛尼,赛义德紧紧咬着牙,他背过身去,不忍心再去看下面的一幕。

两个人的嘴唇粘到了一起,阿文碰到了阿玛尼的舌尖,他用力地将它吸进自己嘴里。阿文紧紧搂住阿玛尼,他粗壮的胳膊恨不得一下将她撕碎。两个人滚在床上,阿文惊讶地发现这个美丽的阿拉伯女人竟然不会接吻。他像个耐心的老师似地慢慢地引导着她。阿文将手伸向她丰满的下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如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一样光滑而湿润。古老的底格里斯河静静地流淌着,两扇门却紧紧关着,茂盛的水草深处,那片鲜红而神秘的地带永远是男人们无尽的诱惑。

当阿文趴在她的身上,他发现这个女孩子竟然像不更人事一样,本能地作着挣扎。“你这个婊子!”阿文心中暗暗骂道,“老子这顿打不能白挨,就让你雪白的肉体来补偿吧。”

她奋力地挣扎着,阿文粗暴地分开她两条修长的玉腿,不由分说地一挺而入。只见少女痛苦地叫了一声,她不再挣扎了。阿文像疯了一样卖弄着自己良好的身体。他死死地折磨着身下这个伊拉克女人,他要报复。

很快他已是气喘吁吁。当那股兴奋的液体在体内喷射而出,他无力地瘫倒在床上。耳边传来她轻声的哭泣,阿文望去,雪白的床单上,那片动人的鲜红让他惊呆了。

门开了。赛义德少校走进来。阿玛尼掩面而泣,哭着跑出了房间。

“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赛义德在阿文面前坐下来,阿文慌乱地穿着衣服。

“她是我妹妹。”只见赛义德少校淡淡地说。

“这……这不可能!”阿文说。刹那之间的变故让他惊呆了。

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阿文脸上,赛义德少校面相狰狞:“如果你觉得这是个玩笑的话,我们伊拉克人的道德观不是这样的,你这个畜牲!你玷污了她!”

“不,我喜欢她。”阿文说。

“你喜欢她?”赛义德说,“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我……”阿文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是共和国特别安全局的特工,一开始这只是一个计策,可是,发现她喜欢上了你这个白痴。如果你真喜欢她,如果你是一个男人,我想,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她,帮助她的祖国不受敌人的威胁。你将你们此行的目的说出来,我保证会将你留下来,在伊拉克军中给你一个位置。”

“不,不,”阿文摇摇头,“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随从,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伤害了她……我没想到她……”

“这是她愿意做的。可是她告诉我说她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已经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如果阿玛尼的脸庞不够动人,我想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该去死了。她是一个高贵的女子,你不要把她想成你想象得那样。”

阿文懵了。

“我想我应该给你时间,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好好想想吧,我会劝说阿玛尼来陪你的。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说着,赛义德转身走了。

阿文不敢相信为了这件事他竟然会付出这样的代价,他竟然用自己妹妹的贞操去试探一个可疑的人。阿玛尼的美丽在阿文心头挥之不去。

阿文犯了难。

时间不长,阿玛尼又走了进来。她美丽的面庞让阿文欲罢不能。两个人又一次次地缠绵在一起。阿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阻挡不了这个阿拉伯女人的攻势。

他明显地感觉到,虽然第一次她好像并不愿意这样,但第二次做起来她却主动多了,可见她是动了真情。

没有一个人能够占据阿拉伯少女的心灵,除非她的心上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怀疑一下阿拉伯女人的贞操观,她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贞洁的女人。

他们一起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赛义德少校敲开房门:“也许是我判断失误,但那一切都是过去了,请原谅我对你的怀疑,因为现在你已经是我们的人了。我决定现在就放了你,你走吧,我保证阿玛尼会一直在这里等你。你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你要相信阿拉伯女人从一而终的决心。你知道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临走以前,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那个雇佣你的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人,他是一个杂种。我想接下来请你跟定他,你的主人,将他的每一步行动报告给我们,阿玛尼将会在这里等着你,我的人也随时会盯着你。”

说着,他递给阿文一个小小的东西。“这是俄罗斯人研制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卫星定位器和联络设备。我想在临走之前,你应该在真主安拉面前发个誓,你告诉安拉,你将永远地爱着你的阿玛尼,你将用自己的人格向安拉保证,你不会辜负她。”

看着阿文跪在地上发誓的情形,赛义德冷冷地说道:

“你挨了一顿打,却得到了伊拉克最美丽女人的爱情。”

阿文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他不知道他的战友在为营救他做着怎样的努力。

在真主安拉面前发的那个誓阿文记在心里。尽管他不信真主安拉,可是,他相信自己对阿玛尼发的那些誓言是真的,他会用自己的一生去爱她,这个只见过一面就将自己的贞洁交给了他的陌生女人。阿文真的爱上了她。在他心头无法挥去的都是阿玛尼的影子。

一个军人是不能够有感情的,阿文遇到了他一生最难办的事。

冷竣的赛义德是个无情的家伙,他像沙漠里的响尾蛇一样可怕,可是,他漂亮的妹妹却是一个如水一样美丽的女人。她那天真而坚定的面孔、以身相予的热情、她对自己的信任……阿文第一次对自己的使命产生了怀疑。

我们到这片土地上究竟要做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当这个问题再一次进入他的大脑,阿文心里一团糟。他知道作为一名美国特种兵,这些不是他应该思考的问题。他接下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阿历克斯。

他决定将这件事情深深埋在心底。

一个人不能背叛他的国家,不管他遇到的是什么事。可是,当这两件事情发生冲突时自己应该怎么办?

不知道。

既然没有答案,阿文告诉自己说,那就不去想它好了。不管怎么说,阿玛尼是个不错的女人。

他将赛义德交给他的联络装备和跟踪装备藏在身上。这些东西可不能丢掉。因为一旦发现他将这些东西丢掉,赛义德马上就会发现阿文的图谋,他的士兵随时会出现在他们身边,他无法摆脱这个可怕的伊军少校。有它们带在身上倒是更安全。虽然赛义德可以掌握他们的行踪,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这些东西绝不能让阿历克斯发现,如果他发现了这些东西,自己怕是解释也解释不清了。自己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是间谍还是反间谍?这都无法解释。

阿文打定主意,他在大街上发现了阿历克斯留下的记号,他们在中央大酒店。

行人不是很多,大街上这些头戴长巾的伊拉克人,说不定哪个就是赛义德的眼线。想到这里,阿文反倒不害怕了。阿文放心大胆地朝酒店走去。

在阿文被带走以后,阿历克斯和因塞尼将一纸抗议书递往了中立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潜伏在大使馆里的美国军事情报人员将这一消息发往国内。所有这一切事情卡兰德将军都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不是万分危急的事情,阿历克斯是不会这么做的。

他们正在酒店里忐忑不安地等着大使馆的消息,却发现阿文竟一脸春风地从外面回来了。

他们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这个酒店里到处是特别安全局的耳目。阿历克斯向他的两位战友用密码传达了下一步行动的计划:立即赶往巴什拉。

传教士汤姆和联合国工作人员欧文也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他们比起尼特和阿历克斯一行人来说却是幸运多了。

伊拉克南部是穆斯林的根据地,想要到那里去宣传基督教是一件很难的事。汤姆却坚持着自己的身份。他知道,在伊拉克人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信奉基督。还好,在受到第一次盘查时,他遇到的正是一个基督徒军官。军官无不自豪地说了一句:我们的领袖塔里克阿齐兹就是基督徒,愿基督无处不在,就对他放行了。

他对他很容易地离开了巴格达地区。

跟巴格达的戒备森严相比,一旦走出巴格达地区就相对安全多了。离开巴格达地区,那些号称在伊拉克无处不在的特别安全局的人也少多了。因为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负责巴格达内的总统及总统府的安全。共和国卫队和陆军负责整个伊拉克的安全。不过,对于这些搞秘密活动的美国人来说,他们不是最大的敌人。

汤姆一行还算顺利,他是第一个抵达巴什拉的人。

随后,联合国工作人员欧文也出现了巴什拉的街头。这时,距离尼特规定的他们接头时间还有二十多个小时。显然,尼特和努万还没有赶到。因为他们没有看到长官发出的接头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