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四章、溃败

dontbb 收藏 8 43
导读:《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四章、溃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入夜,日军朝鲜军第5旅团少将旅团长原田率部乘坐仁田骑兵联队缴获的火车杀到通远堡。


当初林海子骑兵连通信兵向张海鹏求援,假如张海鹏出兵夹击小林光一骑兵联队,合二个旅之力打败或全歼小林光一区区400多骑兵应该不是难事。但张海鹏和手下综合研究当时情况,认为日军朝鲜军行动神速,敌我兵力悬殊,不肯援救。见省防一旅与敌人骑兵胶着,他反从通远堡抽调兵力缩短战线,将主力放在草泀口一带,他也怕日军骑兵从他任何一翼迂回,或他某一阵地被突破时,均无兵力以挽回战局。为迟滞敌人前进、又保存实力,他扩大了道轨两侧预警范围,同时他根本没打算硬顶一下。早早作好了逃跑的准备。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日军朝鲜军第5旅团原田部对通远堡的进攻声势不小,但远比张海鹏部想象中弱多了,通远堡只有省防二旅一个营,竟然战至9月22日凌晨四点多才被第5旅团攻破,还让这个营大部安全撤到草泀口一带防线。


9月22日凌晨6点,张海鹏正得意洋洋之时。作好准备的日军朝鲜军向草泀口一带张海鹏部防线发起了总攻。老套路,先是重炮、野炮疯狂地向草泀口张海鹏部阵地,倾泻着成吨的炮弹,十分密集,炮声急促尖锐,沙石和泥土四处飞溅,硝烟弥漫,烈焰飞腾……


但其攻势之猛,比通远堡的进攻不知要强多少倍,子弹的破空呼啸声、炸弹剧烈的爆炸声,传到了张海鹏旅指挥部,指挥部军官们为之震惊,张海鹏也不禁大吃一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身望向地图,就连原本披在肩上的军大衣掉落到地上也没注意。


“传令兵!”


“到!”


张海鹏抚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传我命令,一营逐次抵抗掩护全旅撤退!”


“是!”


“报告。”一名传令兵刚走,另一名传令兵跑了过来,“骑兵搜索队密电。”


“快念。”张海鹏转过身来慌忙道。


“发现大量日军骑兵绕行的踪迹。”来自辽宁的小传令兵念完,语调已经有了轻微的颤抖。


张海鹏默然不语,黯淡无光的眼神扫过墙上的军用地图,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军法与省防二旅的存亡全部压在他身上,两者谁轻谁重。 张海鹏的内心反复挣扎着,背在身后的拳头背面暴起了狰狞的青筋,矛盾的眼神钉子一样死死的戳在地图上,一颗豆大的汗珠划过扭曲的脸庞落在军靴旁。


接过传令兵手中的密电,张海鹏那麻木的目光一字一顿地把密电又看了一遍。


“传令。”张海鹏咬着牙道:“传令按原计划边打边撤退!完了。”


传令兵记录完命令,转身离开了张海鹏的旅指挥部。


张海鹏呆呆地站了半晌,仿佛能看到日本人的在不远处等着自己,省防二旅中伏的惨象。


张海鹏长叹一声率指挥部军官们撤退了。他寄希望于日军骑兵行动不及自己快,同时也想用关向前的招对付日军。


张海鹏部军列退出草泀口不到10公里,火车司机突然发现前方道轨上堆满了巨石圆木等障碍物,慌忙制动。


让张海鹏担心的事发生了,火车还未停稳,日军枪炮齐鸣。张海鹏部受到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伏击。早有准备的张海鹏部连忙反击,张海鹏见前有伏兵,后有追兵,只好下令;“弃车!”率部边反击边向铁道边的林子败退……


突然,。铁道边的林子里冲出几百名敌骑,马蹄如雷,黄尘溅起,杀喊声整天价响。张海鹏部骇得魂飞魄散,惊叫着四散奔逃,这股敌骑正是狡猾的仁田骑兵联队,鬼子骑兵跃马冲进张海鹏部步兵群中,如虎入羊群,挥舞着雪亮的马刀,发挥着冲骑近战的优势。马刀旋飞一匝,一个个与敌骑肉搏的战士心有不甘地溅血倒下。张海鹏部一片混乱……


小林光一骑兵联队见仁田骑兵联队得手,自然不甘落后,几百名鬼子骑兵象饿狼一样扑向东北军,小林光一亲率上百骑刹那间突破了张海鹏部战士们的血肉防线冲进阵中,如利剑一般狠狠插在他们后背……


张海鹏部遭到迎头痛击,已大大挫伤了锐气,此刻撤退之时背后受到冲击,丝毫抵挡不住。


一时间但见人仰马翻,血肉横飞,鬼子骑兵锋所指,势如破竹,张海鹏部原本撤退之势,官兵斗志早荡然无存。被鬼子骑兵杀得哭爹叫娘,抱头鼠窜。


将士们眼看将要抵挡不住,后续敌骑仍旧如潮水般涌来!溃败中的张海鹏见大事不妙,大声呼叱,拔枪打翻几个奔逃而来的士兵,也顾不上颜面与部下争道,扔下自己的部队,在骑兵连和警卫连的保护下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


群龙无首的省防二旅更加混乱,此时再也无人应战,近8000步兵竟让1000不到的鬼子骑兵漫山遍野追杀。在鬼子骑兵驱逐追杀之下,张海鹏部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


战场中黄尘四起,杀声震天,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兵刃撞击声与惨呼声交织在一块,鲜血伴随肢体横飞。完完全全成了鬼子骑兵单方面的一边倒的大屠杀。马上鬼子骑兵人人浑身浴血,杀气腾腾,鬼子从背后追上东北军,枪击刀劈,一一杀却,直把东北军杀得丢盔弃械,鲜血洒满了一路。


便在此时,日军朝鲜军第5旅团也击溃一营,乘火车杀到,火车上的第5旅团少将旅团长原田远远望见,大喜过望,提起一口丹田真气,挥舞着雪亮的指挥刀狂吼道:“杀给给!……”


看着漫山遍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嗷嗷”怪叫着冲上来的日本兵,几乎可以看清楚日本兵红色的肩、领章,陷在包围圈中的二千多东北军步兵见大势已去,无奈地扔下兵器投降了。草泀口大战结束。


逃到安全地头心有余悸的张海鹏收拢溃兵一看;足足一万人的大旅,此时剩下的总共不足三千。不但重武器全失,而且手上有武器装备的溃兵不足一千。让张海鹏欲哭无泪。心想;早知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与日本人大战一场。落个抗日英雄称号。现在是牌坊未立得,婊子也没做得。


草泀口大战是张海鹏带兵已来,败得最惨不忍睹的一次。张海鹏部防线也不到一天就被日军攻破。省防一旅付出赵明义代旅长等1000多人伤亡的沉重代价后,为张海鹏部多赢得的宝贵一天备战时间。就这样让张海鹏白白浪费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