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四十四)


晁显的脸上被蓝萍涂了一花花绿绿的奶油,正想出去洗一洗,却见甲子推门走了进来,见这情形,双拳一抱:“各位老大!告诉件事!”

“什么事?”鲁兵忙问。

“晁哥家的嫂子到了!”

“什么?!”晁显顾不了脸上的奶油,“你小子别开玩笑!真的假的?!”

甲子也不回答,回过身冲门外叫道:“嫂子进来吧,晁哥在里面。”

随着甲子的话音,外边走进一个人来,腼腆地叫着:“晁显在哪儿呀?”

“亚梅?!”晁显吃惊地问道,“你怎么一声不响地来了啊?”

亚梅莫名其妙地看着晁显脸上的奶油:“你怎么弄的?快!去洗一洗吧,没点人样,吓死人了。”

“是亚梅吧?我们都是晁显的战友,欢迎你啊!”鲁兵站起身来说道,“小马,快!加一副餐具!”

“我吃过饭了,过来找晁显的。”亚梅说着,过来拉晁显的胳膊,“走,先回去吧,我在部队等你半天了,多亏刚才的甲子兄弟,不然,我还不知到哪儿找你呢。”

“嫂子坐一下嘛!”任柯说道,“都是自己的兄弟,没有外人,吃过饭我们一起回去。”

“就是,吃点饭再走嘛。”蓝萍和芦荻也一起劝道。

“既然来了,就吃一点儿再走。”晁显心里烦躁着。亚梅的到来,事先没有告诉他,使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本来想发火,碍于大家的情面,好只强装笑脸。

“一晚还能吃两次饭呀?我已吃过一次了,现在想回去,要不,你把钥匙给我,我先走。”亚梅不想和这些陌生人坐在一起,特别还有两个女的,妖里妖气地坐地桌子上,面前摆着酒杯,成何体统?

晁显见亚梅态度很坚决,一点儿也不入群,只好陪笑道:“那大家继续,实在不好意思,我先回去安置一下。”

“重色轻友!”邓宏已有几分醉意,本来刚喝在兴头上,没想到晁显要提前离开,于是和晁显开了句玩笑。也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晁显板起脸拉着亚梅离开了。

“你来了怎么不事先对我说一声?!”出了门晁显就不高兴地问道。

“怎么?你不欢迎我来?”亚梅本来想给晁显一个意外的惊喜,没想到丝毫没见到晁显的笑脸。

“不是不欢迎,我是说你应该在来之前告诉我一下。”

“就不,我故意不告诉你的,打扰你和女人喝酒,你不高兴是吧?”

“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谁乱七八糟的?你才是呢!看你的脸涂成什么样了,还在那儿傻乐。”亚梅说道,“我一看那两个女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晚任柯过生日,人家是来祝贺的,你想到哪儿去了?”

“过生日就可以和女人喝酒是吧?我看了,你和他们一起,迟早要学坏!”

“别胡说,这些都是我的铁哥们!”晁显小声说道。

亚梅不依不饶:“我早看出来了,你根本不想让我来,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

“谁不想让你来了?”

“你!”亚梅感觉受了莫大的委屈,禁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错了!”晁显慌忙为亚梅擦着眼泪,“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本来就是嘛!”亚梅这才破涕为笑。


“邓宏,你刚才说话是不对的。”晁显和亚梅出去后,鲁兵对邓宏说,“怎么能当他爱人面说他?”

“这怕什么老大?我们都是自己的哥们,和他开个玩笑怕什么?”邓宏说。

“我看出晁显有点不高兴。”蓝萍也说。

“多大的事儿!”任柯把手一摆,“来,我们继续喝,回头,我们去看看他们。”

“傻样!人家刚刚聚会,你想去当电灯泡呀?”蓝萍嗔怪道。

“就是!”芦荻附和着说道,她今晚很高兴,不仅与鲁兵他们一起吃饭,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了蓝萍的身份。

“算了,明天再说吧。”鲁兵对任柯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去。”

“说实在的,晁显的老婆长得还可以,不过,好像有点夹生哎!”蓝萍笑着说。

“人家初来乍到,还不熟悉呗!”鲁兵解释道,“谁向你们都市人呀,个个都是自来熟!”

“说谁呢?”蓝萍捡起一块蛋糕砸在鲁兵的脸上,鲁兵没有防备,不那蛋糕不偏不斜地砸在他的鼻子上,蓝萍笑得弯下了腰。

“快,我帮你擦一擦。”芦荻摸出餐巾纸,忙着为鲁兵擦脸。

“哟,心疼了?”蓝萍开玩笑道。

“谁呀?”芦荻脸一红。

“我也要擦擦!”邓宏把一块蛋糕主动抹在自己脸上。

“去你的!自己擦去!”芦荻把手中的餐巾纸扔到邓宏的脸上。邓宏不气不恼,捡起来放在鼻子上嗅着,“真香!”

看到芦荻对鲁兵亲昵的举动,蓝萍看了看任柯,发现他一个人正端着酒杯要往嘴里送,不禁有点儿不悦。不解风情的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变成明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