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第二部东海战火 第五十四章赶走鹰眼

ddtt 收藏 4 20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第二部东海战火 第五十四章赶走鹰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两架歼10和一架SU-30MK同时升空,空警2000预警机也从后方机场起飞,相控阵雷达开机就发现5架鬼子的战机,高精度的雷达马上识别出是4架F-15J和1架E-2C。

预警机上的机组人员全部来自空军,因为联合作战条令的空白,他们没资格指挥天上的3架的海军战斗机,直接导致了拦截敌机的程序变的复杂。预警机的机长把雷达图像用数据链同时传给南京军区空军防空指挥部、东海舰队航空兵司令部空中作战指挥中心以及海航4师和98团。

副团长柏诚看4架嚣张的敌机还在中国领海上空飞行,命令本团的战机把他们打掉,是海军航空兵的职责,但是还需要舰队航空司令部分配打击目标,天上有3架海航的战机,属于两个部队,敌我数量对比不到一比一,舰队航空兵司令部需要些时间研究如何组织拦截。

柏诚想,如果有联合作战条令多好,天上的空军兄弟就能给自己分配打击目标,这样多节省时间,现在上边需要研究一下再下命令,多出一个环节去,真是麻烦。


“现在拉开间距,在我右侧成横队飞行,单机间隔5千米,完毕。”小矶少将很喜欢这种美国人研究出来的空中队型,美国人把这个队形叫做鹰之墙,在沙漠风暴的时候很管用,可以发挥没架F-15战机雷达的远程探测能力,可以大大减轻E-2C的雷达疲劳,加上该空域只有自己的一个编队,E-2C甚至可以不提供敌我识别任务,在天上看到东西就能开打。

“收到,完毕。”其他3架F-15J马上改变队形,大胆的跟着航空队司令深入中国的领空。司令都不怕死,其他飞行员就更不怕。

很快的天空中的4架F-15J排成横队,小矶得意的看着空空的雷达屏幕,他心里,支那空军不过就有几千架农夫战斗机(苏联米格19战机的绰号是农夫,歼6是仿米格19),还有几百架鱼窝,另外还有数量稀少的细嘴瓶,至于那些仿制的SU-27SK和幼狮战机,技术根本不过关,就算他们出来,也是送死。

上次侥幸让支那空军占了点日本空军的便宜,那是因为日本空军缺少优秀的指挥官,缺少好武器,缺少合理的指挥体系。


“6点钟方向,3架支那空军战斗机,有2架雷达反射信号不强,估计是歼10,有一架信号反射很强,是侧卫,请改变航向规避敌机,完毕。”E-2C预警机迅速把空中情况直播给战斗机驾驶员。

“205,你带其他们俩从左侧转弯尾随敌机,我从右侧迂回后迎头攻击,找到机会就开打,避免近战,完毕。”小矶分配好任务,踩舵压杆进入侧滑状态,这次才是他真刀真枪与支那空军撕杀的机会。

终于换上了几个真正的战机和自己动手,小矶从没把使用液压传动的战斗机当战斗机,在他看来,那些飞机只是一些攻击机而已,根本不适合空战,细嘴瓶虽然打开加力和自己的F-15差不多,但盘旋性能还不如鱼窝,它的爬升能力比鱼窝突出,但是在模拟对抗空战中,细嘴瓶的确不如鱼窝。


“防空作战指挥部怎么还不分配目标,如果再不分配我们就自己动手,我们正向东飞行,敌F-15在9点钟方向转弯,E-2C在12点钟方向正向南飞行,请指示。”许赢打开显示器,接受到空警2000预警机的雷达图像,他已经掌握了空中的事态,但上级还没有下达明确命令。数据链这东西真是好,可以装备给指挥体制死板的中国军队,性能就打了一半折扣,上级的指挥决策反映慢,说不定都抱着茶杯往会议室走,说不定东海舰队正召开党委会,主要指挥员就不在指挥中心里边。南空司令部的一干人马到是都到位,无奈他们指挥不了海航的飞机,对着雷达屏幕干瞪眼,只能等自己的SU-27SK慢腾腾的抵达战区。

“他们太嚣张,击落我们四个,还不走,正由北向南飞行,企图收拾我们,我收到E-2的雷达波,他们看见我们了,现在到底打不打,我们就要进入敌人的攻击范围,完毕。”苏剑听着雷达告警器里的提示音,提示音的间隔很大,证明他们还没被锁定,等锁定,就没法跑,他也痛恨该死的指挥体制,最好赶快找个说了算的放话,先打下敌机,命令应该任务式的下达,而不是说一句,等半天,上边就让98团起飞值班飞机,然后就不吭声,到底等什么,一群人在一起研究啥呢,打就打不打就回,这么宝贵的燃料都浪费掉。

副团长柏诚拿着红色电话,追问上级到底让不让打,不让他他们就要收回战斗机,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在天上你不让打,那就是被别人打,太危险。

他也希望中国能修改条令,条令应该明确让作战部队击落深入领海上空的敌机,专属经济区上空的敌机应该先用无线电通知其离开,然后不离开就打,现在把飞行员亮在天上,连个明确命令也没有,真是反应迟钝,自己也不敢让飞行员擅自开火。

争论了几分钟,舰队空战指挥部终于命令开火,由战斗机飞行员自行分配目标。

命令下达到战斗机上,许赢和苏剑总算松了口气,他们现在正驾驶战机爬升到两万米高空,他们俩盯着显示器,看着KJ2000发来的雷达图像,就清楚的知道敌人的位置和自己的位置,两人正驾机和鬼子的F-15J兜圈子,鬼子的F-15J没有数据链显示器,他们需要频繁的询问E-2C敌人的位置,反应自然就慢半拍,总是处于被追击的位置。


“终于开打,什么战术?”许赢问僚机驾驶员苏剑。

“双机疏开,让侧卫协助他们玩狗咬狗,我去把E-2C赶走,你和他们对付四个鹰,完毕。”苏剑说完一推油门杆,没调整方向,向西飞去,他决定单机追逐速度很慢的E-2C,只要E-2C远离战场,反正他的探测距离是三百到四百公里,把它哄走,F-15J就没办法让E-2C告诉歼10战机的位置,即使自己飞出KJ2000的雷达探测范围,自己的还是能依靠机在雷达和雷达告警器收集E-2C上的雷达波,反正不能在公海上开火。

许赢看僚机奔E-2C去,就知道该怎么打,苏剑是想让敌人失去预警机支援,变成近视眼,让自己一方可以利用KJ2000掌握信息情报优势,从远距离打鬼子。他压杆踩舵转向西飞行,这样可以欺骗F-15J,鬼子肯定以为他害怕空战,然后鬼子肯定进入自己的6点钟方向,然后追上来发射AAM-4或者AIM-120,这样动作敏捷速度很快的SU-30可以进入敌机的6点钟方向位置,从敌机尾部攻击。


辛颜问后座驾驶员,“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说双机疏开狗咬狗,天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一个傻子追着E-2C出了专属经济区,难道他要在领海外开火,那是违反条令的。”后座雷达操作兼通讯员把听到的无线电对话告诉驾驶员。

“我们该怎么做?尾随敌机?”辛颜问地面指挥员。

“98团的一个疯子把E-2C吓跑了,另一个把敌人往陆地上空引,你先别开雷达,看着数据链屏幕找F-15J,接近后开火击落他们,他们团这是给我们师创造机会,好好把握,完毕。”海航4师的师长知道98团战术刁钻狡猾,鬼子很难对付他们。

“收到,明白。”辛颜驾SU-30MK追上F-15J。


小矶正率领编队追击一架歼10,耳机里穿来E-2C机长的呼叫,“风之眼后方出现一架敌机,请速派机解围,完毕。”

这可不好玩,E-2C上坐着空军参谋长贺屋幸一上将,他马上呼叫僚机,“205与我保持编队,其他人去营救风之眼,完毕。”小矶只想干掉一个敌机,连护驾都顾不上去。他正热心于追逐那架胆怯的歼10战机,打算创造自己的第一个击落记录,战后日本还没击落过任何敌机,他要当第一个击落敌机的飞行员。


“进入敌编队6点钟方向,距离100公里以上,不适合发射导弹,完毕。”辛颜看着液晶显示器上的雷达图像,感觉自己打开加力才有把握追上去,敌机速度太快,还经常做小角度的转弯,不知道98团的那个家伙要把F-15J引到那里。

“他们在玩什么,都进入陆地上空了。”后座雷达操作员真想打开雷达,锁定敌机。

接到掩护风之眼命令的两架F-15J脱离小矶的编队,做了个U形转弯,与SU-30迎头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