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三章

日蚀 收藏 15 161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第4旅团29联队在一个小时突如其来的连续炮击和空袭下损失惨重,西营共有29步兵联队3800人、其他本多侦察队、战车队、辎重队、旅团部及其他部队共3100人。

营内一片狼籍,死尸横陈,伤兵遍地。凭心而论,遭受这么大的损失确实不应该责怪铃木:武国福运用的是四十年代苏德战场的行进速度和五十年代朝鲜战场的火力密度、七十时年代的战场信息采集手段、相当于八十年代装备的地面侦察连无情地连续狙杀铃木那些相当于一战前水平的情报传递员,这当然是铃木所无法想象的,要知道,铃木一心一意想要对付的对手——中国政府军的装备水平甚至比一战时的西方国家还不如,你想难为铃木去做什么高难度的准备工作?

炮击远未停止,已经一个小时了,火力密度丝毫不减,炮弹壳堆的让吉鸿昌心痛,武国福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接着打!吉鸿昌的喉咙头艰难地滑动了一下:败家子!

武国福心里有数:我军的火炮数量实在不算多,只能以发射速率补偿火炮数量的不足。

在第一群炮弹落下之前,空气中的骚动已经让铃木敏感地觉察到事情不妙,他带着副官部和参谋部的军官跑到营地空场疯狂的大叫:“卧倒、掩蔽!”

随之一阵爆破的气浪将他掀翻。高知延冈飞扑到他身上保护他,地面象在大海中的小船颠簸个不停。横飞的炽热弹片将未及卧倒的日军士兵成片削倒,气浪将卧倒的士兵掀上半空。

尽管铃木从军二十年来还从未遇到如此猛烈突然的炮火,但联军的火炮数量显然没有起到将偌大的军营完全覆盖的程度,铃木定了定神,带着参谋人员趁炮击小小的间隙迅速跳进简易掩蔽壕——惭愧!看来早先本来让士兵们锻炼身体的体力劳动此刻竟成了救命的稻草。长长的掩蔽壕里挤满了士兵,还有成群的士兵匍匐着爬来,但看到旅团长和参谋官们都急忙退到边上。

“把木野联队长,加腾战车队长叫来。”

“阁下,这里太危险,是不是把指挥部转移到丰宁城内?”机灵的高知延冈发现丰宁没有遭到炮击。

“快去——”

“嗨!”

铃木当然不能这个时候进城,敌人肯定会在炮火准备后发动进攻,他不能就这样把他的官兵留在火线上。

“去——,看看电台有没有损坏,向西义师团长报告我军遭受猛烈攻击。”

“嗨!”一个参谋应声跳出战壕,还没跑出两步,一连串的炸成一条线的可怕火团就将他和十多名士兵惨叫着裹了进去。另一名参谋紧跟着跳出战壕。

透过纷飞的炮火和下雨一样掉落的砂石泥块,铃木看见外围工事的指挥官们冒着炮火正在紧张而有条不紊地组织士兵重新布置火力,加固工事。一名穿着白衬衫的大尉不顾身边密集纷飞的炮火,提着指挥刀无所畏惧地在工事顶上来回奔跑着指挥手下,用刀背敲打吓的缩在壕沟里的士兵。

“旅团长阁下,”29联队联队长木野,战车队加腾队长一群人推开士兵挤到铃木面前,木野明显带着伤,右臂和右肋的绷带透出斑斑血迹。

铃木关切地看了一眼木野的伤势:

“木野君,部下伤亡怎么样?”

木野哭丧着脸一时回答不出来,营地中央原来布满帐篷,现在满是弹坑的开阔地上躺着数百能动和不能动的士兵,很多只剩下残肢,三道相隔百米的散兵壕和未挖好的隔离壕之间横躺竖卧着至少两百多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现在统计伤亡好象不是时候,炮弹依旧成串地落下,躺在地上哀号的伤兵和躲在战壕里的士兵不时被抛上半空,残缺着摔回地面。

“报告旅团长阁下,卑职无能,本联队实在、实在已遭受日俄战争以来之最惨痛损失。”

痛苦的木野已经哭跪于地。仿佛为了配合木野先生悲伤的心情,前面的士兵大叫“有飞机——”

随着尖利的呼啸,又是一阵更加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大家都惊恐得伏低身子,地面震动的厉害——是飞机!距离战壕最近的弹坑足有20米见方,一米多深!几个弹坑最近的日军士兵姿态完好的靠在壕沟沿上,七窍流血,他们是被500磅的巨型航弹的爆炸活活震死的。随着遮天蔽日落下的沙石残肢,半截钢盔砸落铃木的脚边,哐啷啷地直转,里面赫然是带着头发的半个糊满红白的头盖骨。

“呵啊——”铃木的心里无限悲愤,不禁放声狂叫。只从北满事变以来,帝国陆军战无不胜,还不曾有过一次战斗伤亡这么多士兵的例子,而且、而且竟然还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就——,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威严何在?光荣的第8师团颜面何在?

俄国人,一定是俄国人!飞机、大炮,除了他们还有谁?

爆炸声开始稀落,铃木警觉地立即站起来,敌人要进攻了!紧急布防——

——

区伟翔的207号车和1连的106号车冲在最前面,两边烟尘滚滚地雁翅排开各10辆坦克。阳光的灼热早已经烤透装甲板,和轰隆隆的发动机所发出的燥热混在一起,小小的空间里温度足有50多度,炮栓、弹架、机枪座、座椅、装甲板壁都热的简直不能用手去碰。剧烈的颠簸使车组的身体不时碰在坚硬的突起物上,痛的直咧嘴。区伟翔艰难地凑到观察镜上,察看观察镜里晃动不停的敌阵。

“207、207、收到请回答”副团长的声音。(原型车没有无线电,苏联直到1943年前线坦克才逐步把无线电普及到每辆坦克,之前都是连长车才有。特区当然不必受这个限制)

“207收到、207收到。”

“速度不要太快,注意保持队型。”

“207明白。”

观察镜的视野太窄,区伟翔扳动滚烫的液压转向阀转动炮塔查看两边的情况——

不好,蒙古骑兵冲的太快了!副团长怎么不打约定好的旗语暗号?

队列第三的201车,负责冲击群指挥的装甲团副团长徐铨半个身子探出炮塔,向两侧的蒙古骑兵挥舞了半天代表“请保持速度一致”意思的黄色旗,可是杀敌心切的蒙古骑兵把装甲群远远抛在后面,前排的骑兵已经在马背上把马枪架在持缰的左手臂,向敌阵放排枪。

鬼子阵地枪声大做,几发炮弹落在我装甲群中,但是没有直接击中。蒙古骑兵却顿时被打倒了一片,后面的越过人仰马翻的战友继续猛冲。

区伟翔听到密集的子弹和弹片溅射在车体上滑开的啸音。

“妈的,小鬼子还没死绝!”弹药手杨渐狠狠地骂道。

“死绝了还要我们干吗?”区伟翔冲他打着哈哈。正说着,一梭子机枪子弹叮叮当当打在炮塔上,观察镜的防弹玻璃花了一个角。

“小杨”

“有”

“爆破弹,轰他个孙子。”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