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97-898

中悦 收藏 5 24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97-8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897


中日的政府间谈判一直在北京和宁波两个地方同时进行,这是日方要求的,也算是外交史上的怪事一桩。日方在北京的代表团由前首相、资深政治家大田先生带队,代表日本政府谈全方位的问题,层级较高,日方的宁波团则主谈东海油田问题,现在忽然话锋一转大谈起战争赔偿,首席代表滔滔不绝地说起了日本对华贷款,最后说:“日本实际上已经赔了,希望中方体谅啊!”言毕还站起来鞠了一躬。

. 从1979年到2006年,日本共向中国提供了多批日元贷款,总额合近300亿美元 ,这些贷款数额大、期限长、利率低、不附加条件,在中国的能源、资源开发等基础产业、交通通信等经济基础设施,以及农林、城建、环保等领域发挥了积极作用。 日本对亚洲包括对中国提供的经援,不仅有协助发展亚洲国家经济造就日本经济发展的长远腹地的总体经济布局考量,也有对亚洲被日本侵略的国家作出一些交待和补偿的涵义。其中对华贷款与中日恢复邦交时中国放弃战争赔款有关。据2004年6月1日香港《大公报》报道,“1972年中日签订外交条约时,中国决定不向日本索取战争赔偿,而日本承诺经援协助中国经济建设。这项内容虽然没有公开,却是当时毛泽东、周恩来与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两国政府首脑之间的默契。” 2004年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对日本出现停止对华贷款议论答记者问时说:“众所周知,对华日元贷款是一种有特殊政治和历史背景的互惠资金合作。”这种“特殊的政治和历史背景”包括了历史上日本侵略与掠夺中国的背景,也包括中国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的背景,还包括中日两国人民要和平友好的背景。.

日元贷款虽然是低息优惠贷款,也是要连本带息偿还的。事实上,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中国的日元贷款就已进入了偿还期。据统计,中国迄今已偿还累计约1。5万亿日元的本息。这种放弃赔偿的钱而接受一些要还的钱的做法正是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泱泱大度和发展与日本人民的长远良好关系的真诚愿望。 但是,如果日本右翼反华势力不仅不领受中国的善意和大度反而把对华日元贷款看成是一种施舍,甚至在停止对华日元贷款之后还要变本加厉索要中国在自己海域里辛苦建成的春潮油田的“一半权益”,以至于狼子野心发作趁台独势力跳梁之机发动进军台湾的侵华战争,那就本末倒置完全打错了算盘。

40分钟前的那次谈判,中方首席代表最后说了一句“那就双方都过线吧”就退场了。现在,大致了解战场态势的中方代表团已知最新战情是日军对台北的凶猛攻势被国军一支小部队死死挡在华岗,而中岳岛集团一支孤军北上竟打进了东京湾,为营救中国索赔团与日军在东京市内展开了惨烈的战斗,这一意外之变大概是日方急匆匆要求本次复谈并提起日元贷款的原因。

中方首席代表站了起来,语气坚决冷峻:“日元贷款,已贷的我们该还照旧还,没贷的我们也不要了。不过,我们将建议中国政府重新提起对日战争索赔。”

日方代表大惊失色:“旧金山和约已经…”

中方代表打断日方代表的话:“中国不承认旧金山和约。”

日方代表:“1972年的联合声明也推翻了吗?”

中方代表:“中国从来是守承诺、重信义的国家,中方始终遵守1972中日联合声明要旨,今后还会继续遵守,但是,”中方代表双目利剑般地直射日方首席代表的双眼,

“日本今天发动了新的侵华战争,中国必将对此提起战争索赔!”

言毕,带着中国代表团退场。还没走到门口,背后呆如木鸡的日方代表们突然骚动,首席代表一反常态跳了起来,这回不是起来鞠躬,而是恶狠狠把眼前的茶杯摔在地下,尖声吼道:“等你们打赢了再提起吧!”

..


898


日本东京湾跨海公路西端连接产业区域的神奈川县川崎市,东端连接自然田园区域的叶县木更津市,全长15.1km,4车道×3.5m,隧道长9.5km,桥梁长4.4km,为了沉放盾构掘进机并作为施工基地,在大约隧道中部设置直径195m的人工岛(隧道施工完成后作为营运通风竖井),并在隧道两端设置人岛或通风竖井(其中一端为桥隧结合部),总建设费用1 004 823亿日元(约10 000亿元人民币),在平均水深27.5m海底开挖隧道,结构要承受海水压600kPa的最大压力,东京湾是一个多地震地区,隧道主要在软弱粘土地层(冲积层)中通过,又多处与竖升等铅垂方向结构物相联结,抗震性能要求极高,日本经济界为跨海公路的设计建造投入大量心血和资本,这条跨海公路对东京湾地区日本经济起着不折不扣的关键桥梁作用。

. 今日黄昏在纠集东京湾周边残余导弹力量连续两次发动对台湾号战列舰的饱和攻击后,日军大本营震惊地发现总共300多枚导弹的密集饱和攻击竟然奈何不了这条巨舰,船上的炮火反而一一消灭了每一处暴露了的导弹阵地,在绝望的心情笼罩之下竟作出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破坏性极大的决策,其中一项就是动用数十条巨型货轮在东京湾入口处实施沉船阻塞,意图堵住中国的后续登陆增援的大部队船队无法进入东京湾,日方的作贼心理以为今天动手进入台湾,如不胜,中国人必定要大规模报复登陆东京,台湾号只是抢摊建立桥头堡的先头部队,因此一定要阻塞中国的登陆船队。可是,炸沉巨型货轮的作业过于仓促,作业工程兵未能在各货轮之间妥善布放炸药量,较小吨位的一条运送炸药的轮船的炸药未及按计划输送出去作业人员就启动定时装置离船逃走,这艘炸药船爆炸装药过大又靠近29米水下的海底隧道,水传冲击波震裂了坚固的隧道防护层,海水汹涌而入,隧道内一些逃生不及的人员车辆都被葬于海底。 这个悲剧成为一个导火索,点燃了日本民间反战力量主流的怒火,特别是日本经济界与中国经济有着千丝万缕利益巨大的联系,这个经济合作的共生关系实际上是中日关系暗藏于水下的主脉,在经济基础上制约着日本右翼极端势力发动的对华军事行动,平时看不出来,表面看上去日本似乎喧嚣着一大批反华人士,实际上与中日经济关系的主脉比较,这些表面的喧嚣都是浮在水面上的肮脏泡沫,都是跳梁小丑。

. 没入地平线的夕阳似乎预示着日本今日战败的命运,战事噩耗不断传来,取胜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在占据着日本社会主流的经济界的推动下,二百多位日本国会众参两院议员商讨着提出立即结束战争的紧急法案。 政经主流社会的意见给了日本军方更大的压力,所剩时间不多,日本军队中的一些右翼极端分子发动了疯狂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