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95-896

中悦 收藏 3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895

国会公园内的平民除了中国索赔团成员,还有一百多位日本友人,大部分参与集会的日本群众和日方朋友都在日本军警持枪相逼时撤走了,只是这一百多人不肯走,坚决要留下来与中国人患难与共,要对日本军警的暴行取证。

许多有良知的日本律师和民间团体对于中国民间索赔诉讼非常支持,他们为此募集资金,有的日本律师还自己垫付一些费用。其中一位日本律师为了使诉讼案能进行下去,在开始中方经费困难的时候个人在银行贷款2000万日元。为了在日本国内法框架内解决问题,日本部分明智人士努力推动日本国会通过立法彻底解决战争受害者的赔偿。2003年1月,86名日本国会议员向日本参议院提出《关于促进战时强制性暴力伤害问题之解决的法律案》,200×年秋,日本国会的辩论中首次出现明智方可能获胜的迹象。今日日方的残暴举措不仅激怒了同情中方的日本朋友,原本中立的甚至立场对立的部分日方人士的态度也发生转变,那位日本政府律师团首席律师一大早就赶到会场,在日本军警的枪口对准中国起诉人的时候,这位著名大学教授气得浑身发抖,挺身拦在军警黑洞洞的枪口前对着军警头目大吼:“你们是代表日本国家啊!这是国家行为啊!中国人起诉日本国家,(日本)国家却以枪口对准起诉人,这,这,日本已经输了!在法律上彻底输了,在良知上…”言未毕,年逾花甲的教授被后面上来的日本军警推倒在地。

此刻,日本友人都被中方安排在中国索赔团平民让出来的最安全的山体游戏隧道内,许多日本人对自己的国家竟然如此行事极度羞愧,一些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这时他们听到外面轰轰的爆炸声中夹杂着人的咒骂呼喊惨叫,轻武器对射声密如炒豆,铁器碰撞声沉重、尖锐、刺耳,肉搏战渐渐逼近了山洞。

.


896


大量地效机被突如其来的炮火摧毁于地面,剩余9架在空中盘旋一会就被地面导弹击落了3架,国会公园地面完全被烟雾火光遮盖,电磁信号受到全频带压制,许多电子设备已被电磁炸弹烧毁;空中,制空权仍为我军掌握,台湾号的喷射战机被分成两个编队轮流起飞保持东京地区上空的高空制空权,至今未发现一架企图攻击的日机,低空制空权全被地效机掌握,甚至也没发现敌直升机投入攻击,对付地面打来的导弹,只要红外搜索雷达发现红外特征一闪地效机就立即开火,全方位俯射的50机炮一串炮弹流斜射下去立即就干掉那个导弹组,机载重机枪也抓住机会狂风暴雨般地对着地面日军步兵扫射,追求隐蔽接近的日军攻击部队里没有装甲车辆,一色的轻步兵,在头顶上十几挺重机枪扫射下来的弹雨中伤亡惨重,但是,地效机不能像来时那样扮演城内飚车游龙任意地不规则地在高楼大厦间穿行,而是必须围绕在国会公园周边飞,随时准备找一个几分钟的空子降下去把索赔团平民接走,这种低空而非掠地的规则飞行给地面日军单兵导弹组提供了射击机会,残酷的地面-低空对攻持续了七八分钟,地面指挥部终于发出指令说明短时间内无法提供安全的空降场,“立即返航!”

台湾号已突入东京湾,地效机返航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卷土重来,作为空降攻击的一方本来最大的优势就是随时可以选择变换空降场位置出敌不意防不胜防,地面敌方部队要想紧跟着天上飞的东西到处跑是跟不上的,理论上空降一方的临机机动总可以找到较安全的空降场,可是这场战斗的政治要求是中方必须把索赔团平民接走,索赔团平民被紧紧包围在国会公园寸步难行,因此双方对空降场位置都明确无误,战斗态势演变成中方掌握高低空制空权却必须死啃一点实施空降,日方握有地面优势和局部制电磁权,外围部队只要一被发现就立即被台湾号重炮轰击摧毁,接近目标到5千米距离积蓄已久才准备好的2个105炮兵营和1个导弹旅仅一次开火打了3分钟就被台湾号的制导炮弹悉数炸毁,日军只得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源源不绝投入轻步兵攻击,许多步兵分队干脆穿起平民服装从楼房街区间穿行利用各种渠道渗透攻击迅速打进了国会公园,国会公园之战演变成一场凶狠的轻步兵地面战,几处阵地发生了短促凶猛的肉搏。

但是,日军拥有兵力上的压倒优势,第一军的一个步兵联队近3000人一个特种兵大队300余人,东京卫戍区2个大队共1300人都已涌入国会公园战场,而中国方面一次空降的一个步兵连已伤亡殆尽,二次空降部队一上来就被导弹炮弹打掉了一半,余部被分割包围苦苦支撑。 日军仍在不断调动步兵进入国会公园地区,力图一举肃清中方空降部队杀光索赔团剩余人员尽快结束这场见不得人的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