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回应读者大大的若干疑问

日蚀 收藏 4 156

喝脉动大大你好:

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及《猎日》的评价,过誉有加,批评精准。

关于侨军与粤军的一场血战,其实这是小说故意摆出的一个悬念(小作既然标榜“真实”当然对我党的历史也会略有阅读),政治宣传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是是要冒极大风险的。这种情况与西安事变的前提不同,西安事变是谈的拢最好,谈不拢就再打,也不是什么根本问题。

但是“特区”不能冒这个风险,首先平远并不是主攻目标;原来的战役目标是同时包围平远及两至三处援军,再一起劝降。这样对战役成功的风险是最小的。其次“特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消灭粤军主力,使其无法对“特区”不利,试想一旦真的去“劝降”,人家一定会相信吗?以当时刚刚打完“凇沪”,有识之士对日本警惕性颇高,怎么知道不被人家认为是日本人的诡计(本文在第三十九章就描写了一个漏洞——语调怪里怪气的宣传单让教导旅残部误解,没有起到宣传效果的情节,不知大大注意到没有),“劝降”不成反而引起警惕,破坏战役意图怎么办,这可是关系到“特区”生死的一战啊!

但是意外情况是,粤军教导旅行动果断,意志坚决,不仅逼迫侨军放弃更大的战役图谋,而且也考验了“特区”总部的政治素质。所以后来一直强调“军事受挫”就是这个原因。

小说这段描写主要想刻画一个代表三十年代中国旧军人的血气、智慧,以及描写“特区”总部及有关部门(如写宣传单的)处事欠妥(相信本文开篇提到了,他们这些人并不是现代最优秀的人才),为以后更大的军事政治行动铺下不确定的伏笔。

很多读者在看到这里时会找作者来骂,认为是作者的认识问题。但小作稍稍问一下:人都是完美的吗?我想尽量写真实,既然真实,人就会有缺点,有情绪,有矛盾。同样,回到1932的领导者也不过是三十来岁的青年军人,即便有准备,但是也难免对新的环境不适应,紧张毛糙,对突发的事情也会束手无策、处理过当。您是想看到一个集体运筹帷幄,取世界如囊中物呢?还是愿意他们在无数教训前慢慢成长,逐步摆正自己的方向呢?如果大多数读者喜欢的是前者,那么我必须承认我前部分的写作思路是错误的。并重新考虑自己的写作方向。

关于内部矛盾,本来是本书一大重点的,但是有不少好心的读者提醒——当心腰斩,所以决定少下笔墨。但这大大违背了我本来的意图,本文虽是军事小说,但实际上军事本来只是打算是其中一条脉络而已。现在这些自认为还过得去的章节只能留给自己看了。只是浓缩了一部分作为承上启下的段落。

关于特区与外界的差别,自以为是一个看点,呵呵(别笑话我),特区反映的是现代生活,当然少不了遮遮掩掩地反映点现代社会问题;日后扩大的边区是从旧社会过度到六七十年代的缩影。老中青中国同时存在,一起描写,自己觉得挺好玩的(搞不好写一个现代都市小说情节在特区里面,哈哈)。

以上是与喝脉动大大共同探讨的一些问题,有何不妥,请大大耐心教导,千万给小作把把关,要不走歪了路算你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