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之星火燎原(续) 第二章 第三十三节 树欲静风不止

常乐无言 收藏 1 72
导读:抗日烽火之星火燎原(续) 第二章 第三十三节 树欲静风不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6/


————对于抽调华北方面军组成南进兵团的计划的几点不同意见————

北平城,几乎所有的地方全都进入了宵禁,只有少数的地方还是灯火通明,其中的一个就是日军的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明亮的书房里,穿着和服的大将在用胶水粘着自己上唇的仁丹胡:“皮肤光滑了很多,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注意到……大本营关于抽调华北方面军部队组成南进兵团的想法实在是太过荒谬了,华北虽然名义上是皇军的占领区,但是这群将军们怎么就没有看到现在的八路军已经闹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别的不说,光是那个才成了气候的潘杨部,就是大日本皇军的严重威胁!不过现在这支部队已经转进到了河南境内,看来是要和新四军进行合流了。现在的大本营的眼睛全都盯在了南洋的石油和橡胶上面,他们怎么就没有考虑到,只有真正的征服了中国人,获得了这个庞大的后勤基地,我们才能有能力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呢?”

想了一会之后,岗村大将想起了自己忠实的朋友兼下属笠原中将,于是拍了拍手。于是日式的木门推开之后,一个少佐侍从进来:“阁下,有什么吩咐!”

“请参谋长阁下前来,我有事情和他商量!”

“参谋长阁下正和齐燮元将军在讨论加强华北治安军建设的事情,要不要将这两位一起请过来?”

大将知道这两人讨论的无非是将华北治安军总司令齐燮元那支总数约六万人的治安军加以扩编的问题。原本这些治安军不过是作为皇军的补充。作为皇军出征之后地方的守备工作。但是现在要是大本营执意要将华北方面军抽调一到两个师团,加入到南进兵团的序列中去。那么将这些治安军投入到华北对中共军的战场上去就是一个不得不提上议事日程的事情了。

看着桌上的报告中的其中的齐燮元部的序列和驻防区域。第一百零二集团军高德林部一下就落入大将的视线当中,高德林部,驻扎在豫北一带,装备比之国民党部队相仿。人数整补之后将近一万五千余人。连级配备有日军教官,可以说是一支较为放心的部队。在多次的扫荡中配合日军大部队的记录很好,战斗力较强,

于是大将咳嗽了一声:“那就将两位一并请到我的会客室好了,同时芳子准备茶具,我要款待客人!”

在少佐躬身退出书房的时候,大将皱起眉头想了起来,皇军的兵力严重的不足情况下,这些治安军确实不能再这么无所事事了。大本营通报,满洲国的军队,现在在清剿当地的抗联的时候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由此看来只要充分的控制在日本教官的指挥之下,补充了一部分重武器的治安军完全可以作为机动兵力对八路军进行清剿!而不仅仅是守备。作为一次试点,那么以高德林部一万五千余人的实力,应该可以消灭那支至多不过五千余人的独立团吧。如果驱使中国人打中国人的计划能够成功,那么皇军忠勇的士兵就可以不用将鲜血流在这无意义的治安战上面,而是投入到开疆扩土的大业中去!想到得意之处,大将旁若无人的桀桀的笑了起来,笑声传到夜空中,仿似夜枭一般……

这个时候,外面的木门上轻轻的敲了两下,大将这才省悟过来,还要招待“贵客”呢。

为表示诚意,大将亲自上前打开的门,将跪坐在门口的齐燮元扶了进来在桌边坐下,至于笠原中将,则是十分自然的随后坐下,就开始看着悄悄的从后进进来的芳子小姐表演着精湛的茶艺,同时等着大将的即将开始的“表演”……

等着那位一出现就让齐燮元目不转睛的盯着的芳子小姐将煮好的茶一小杯一小杯的斟好,然后一一奉上之后。岗村大将示意这个穿着暴露和服的美女退下。

等到大将一口将茶饮尽之后,满意的发现,齐燮元还看着还魂不守舍的望着芳子退下的那个木门……

“齐将军,芳子小姐的茶道可是高明的很啊!请试试吧。”

“司令官阁下,我失态了!”发觉自己在华北日军的最高长官的面前做出了一副猪哥模样,齐夔元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多兆头,连忙站起身来道歉。不过这次司令官阁下倒是异乎寻常的宽宏大度:“这个齐将军英雄本色,倒是不必为这些个小节所拘束,我今天邀请你与笠原参谋长前来,本就是想要问问齐将军愿不愿意娶一位日本女子作为妻子,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合作就会更加的紧密了。”其实这不过是大将刚刚看到齐夔元的表现之后临时起意的想法。不过话一说完,深知岗村宁次之心的笠原中将马上就点头称是。

“齐将军,你们中国人三妻四妾本位常事,现在在北平的军营之中,齐将军还缺一个贴心的红颜知己……”

“不知两位将军阁下所指何人?”齐夔元事敌多年,早就知道只有紧紧的抱着日本人的大腿才有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这次日本人这样笼络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不过既然已经走上了汉奸这条不归之路,那也就顾不得祖宗也顾不得身后之事了,于是马上开口相询。

“齐将军对芳子小姐好像甚为中意,我看就将芳子小姐配给齐将军作为如夫人好了!”岗村宁次一看鱼儿这么快就咬了钩,不由得大为高兴。而齐夔元一听是那个刚刚自己甚为中意的骚媚入骨的但是表面上却又表现得端庄无比的芳子小姐,顿时一口将手中那杯端了半天的茶一口喝掉。同时点头答道:“这茶只在司令官这里闻上了一闻,就终生难忘了,怕以后无缘能够再喝到,因此留在手中始终舍不得喝。现在总算可以放心的喝下去了,各位今后要喝芳子小姐的茶可就要到我的府上了!”说罢哈哈的笑了起来。

三人于是都各怀鬼胎的笑了起来,彼此都在利用对方,不知道谁的棋能够下得更好,谁又是谁的棋子……

于是,顺理成章的赵夔元提出了补充华北治安军的各个部队的事宜,出于刚才的良好气氛,岗村宁次大将对于赵夔元提出的要求可谓是有求必应,对于兵员、武器弹药,甚至原先不愿意提供的重武器,比如山炮,步兵炮之类的武器也予以提供,一时间赵夔元是如身在云端。浑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不过接下来就轮到岗村大将说话了:“赵将军,你也看到了皇军的诚意,你麾下足足有着九个集团军,现在有着六万余人马,如果这次整军计划能够完全实施的话,那么你将会成为华北除了我之外最有权利的人之一。可是皇军的武器弹药是用来剿灭共产党的,你的明白?”

赵夔元听到这里,才知道戏肉来了,连忙站起来:“愿为日本朋友效劳!”

“很好!很好!其实你来看看,这不过是一件小小的事情,据皇军飞行部队的空中侦察得知,这里有一股流窜的八路军,人数大约是四千人上下,一个整编团,号称一个独立旅,正在向冀南豫北方向开进,那里正好是贵部高德林的第一零二集团军的防区,这次皇军准备首先将这支部队进行整编,在连一级配备日籍教官,进行训练和督促,将重武器配备到团一级,这样的话,整编过后的高德林部就是你们华北治安军的拳头部队了,我要你用这个拳头狠狠的将这个骚扰皇军多日的苍蝇给我拍死,要是能够立此大功,那么今后的华北自治政府,乃至后来可能会成立的中国国民政府,都会有赵将军的一席之地的!”说到这里,岗村那夜枭一般的笑声又冒了出来,而岗村同时感觉到自己的上唇好像又凉飕飕的,于是马上伸手捂住了嘴,才没有让那桀桀的笑声继续荼毒他人的耳朵。

不过赵夔元看见地图上标示出来的形势图,心里也是大为意动,因为高德林部本来轻武器方面就和国军不相上下,如果能够得到重武器的补给,那么以三敌一,对付区区的四千之众的土八路还是有把握的,特别是日本教官的加入更是弥补了部队指挥衔接上的问题。于是赵夔元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驱虎吞狼之计,也是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此事就这么定了,以这支部队的行进速度来看,至少还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到达高部的驻地,以皇军的整补速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将高部整补完毕呢?”不过老奸巨猾的赵夔元同样也给了岗村一个难题。

“我将调一个中队的皇军到高部担任教官,而重武器调拨一个中队的山炮和一个中队的步兵炮,共计十六门给高部,迫击炮三十门,轻迫击炮六十门(掷弹筒),轻重机枪一百八十挺。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弹药方面尽管放心,由皇军的后勤进行保障,高部消耗多少,我就补充多少!”岗村一听到赵夔元这么痛快,当然也不会吝惜这点子重武器了,毕竟人命才是重要的东西啊!

于是高德林部就成为了岗村“以华制华”的又一个实验品,不过这次的对象选择确实不是太好,岗村没有一时到,自己侦察到的不过是分散行军的潘杨部的一个团而已,就这样,盲人骑瞎马的将高德林部送上了攻击老潘的征途。不过老潘也想象不到高德林敢于攻击自己,于是这一个想不到,一个压根就没想。就这么碰撞到了一起……

※※※※※

八路军总部

“彭zong,我看这件事情还要缓上一缓,当初潘杨给总部请示过的,我们也明确的给了答复,同意他这么干了,现在又重新追究起这件事情,恐怕很是不妥!”

“这个小子也太能折腾了,你看这告状的电报都发到了中央了,中央转发下来的,这还了得?更加可气的是,这件事情还是地下党组织收集了沿途的情况汇总而来,都说是潘杨私自卖出的军火,国民党方面正借着这件事情大造舆论,说我们共产党不是说缺枪少弹吗?这下还有军火可以私下买卖了?”一边的彭zong看着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给潘杨说好话的左quan说道:“你得了这小子什么好处?这么拼死拼活的给他说好话?”

“彭zong你这话就不对了,给中央的电文中你不是也给这个潘杨说了大把的好话,难道说是你也得了这小子什么好处?无非是爱才罢了,这个潘杨还是真的能打仗啊!”左quan一见彭zong渐渐的消了气,也和他开起了玩笑……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这个潘杨真有本事啊!这么大的事情,整个独立旅就没有听见办点反对的声音,开始还以为他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光步枪就卖了不下三千支,机关枪都卖掉了二十挺,真是败家子啊!”

“不过据说都是运城的缴获,还有大半补充了黄克cheng的第五纵队,人家发了财,也没有忘记兄弟部队啊!黄克cheng前几天还在给他说好话来着!”

“算了,这件事情我就给他担下来了,就说是总部同意的他卖掉一部分军火充做军费,不过你给那个小子去一个电报,今后再要闹妖蛾子,那就别怪我挥泪斩马谡了!”

左参谋长一听彭zong如是说,也是松了一口气:“谅他潘杨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好好敲打敲打他!”

※※※※※

至于老潘,开始还真没有把这档子事放在心上,本以为是件小事,没想到别有用心的人这么一炒作,就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以至于连中央都给惊动了,回想一下,不由得为自己的荒唐行为大为后悔,这样的事情也是熟知历史的自己干出来的吗?这不是送小辫子给人家抓吗?

在收到总部的第一封电报的时候,就马上将自己“军火生意”的所有经过全部交待了出来,就连一发子弹都报了上去,报出去之后才有点后怕,乖乖隆的东,这步枪卖了各式各样的三千一百二十三支,机枪二十三挺,子弹八万余发,手榴弹五千枚,够得上装备其他部队两个团了……

不过总部后来的电报只是说了下不为例,以观后效,给了一个警告处分,让老潘稍微的放了一下心,不过紧接着柳妹妹的事情又让老潘烦心不已……

“你倒是说说,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对不住你!你要不理不睬的?”

“你是大旅长了,我一个普通干部能有什么事情让你对不住啊,就是工作太忙了!”

老潘接连问过了十遍之后终于失去了耐心,这个柳妹妹原来看起来还懂事得很,这一下确定了关系之后,反倒是处处和自己过不去了,一路上和自己处于冷战状态……

于是在一天晚上宿营了之后,老潘将柳妹妹一个人叫道了营地的边上开始谈心:“柳青言同志,关于这段时间的事情,我看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谈,我看我们之间存在着很多的误会,要是不说清楚,我们还是分手的比较好,这样拖下去,只会两个人都不愉快!”

“分手?什么叫分手?我和你是什么关系,要用上分手这个词!”老潘一开口,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柳妹妹一下就爆发了起来,让老潘直感叹:“这女人不管是现代的还是现在的,都是不好对付的啊!”

“我们是上报组织同意了恋爱关系的情侣!”不过老潘的脸皮也是够厚,仍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那么你说说,情侣情侣,你什么事情和我说过了?我又了解你多少?先是一个美国的丹尼儿和你不清不楚的,不过是她主动的那也就算了,现在又冒出一个李玉梅出来还有那张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通机关炮似的问题让老潘有点措手不及,本来以为不过是李玉梅带来的照片事件,那还好解释,不过不知道是那个多嘴的,竟然连丹尼儿的事情都告诉了这柳妹妹,现在这两处的飞醋吃起来,就是实实在在的非同小可了……一下子弄得本来是成竹在胸的老潘也是楞在了当场。

看见老潘目瞪口呆的样子,柳妹妹更是以为确有其事,于是转身就要走人。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子一下就倒在了一个有着浓重的男人味的人的怀里(其实是个把星期没有洗澡的汗味而已)。顿时就要喊叫,没想到肩膀被人一扳,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回转了过去,然后嘴巴就被厚厚的两片嘴唇重重的堵住了,一时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当时的情景柳妹妹的身体先是僵硬无比,然后就是老潘毛手毛脚的一顿乱亲,手也是上上下下的这么一摸,闹得柳妹妹扭动着身子笑了起来,不过马上好像串不过气来了一般。老潘有心松开,又怕松开之后柳妹妹大叫被查哨的哨兵听见,于是做了一个不要叫唤的手势,看见柳妹妹眨了眨眼睛,这才将她松开。没想到刚刚还在笑的柳妹妹一松开就给老潘来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不要脸!这就是你在这两个坏女人身上学来的,倒是用到了我这个黄花闺女的身上了!我到陈政委那里告你去!”

当时就把老潘给吓了个魂不附体,这年头作风问题可是大问题,谁沾到谁倒霉,依着陈前进的脾气,这样的事情总是不会和自己甘休的,于是马上就求饶了……

不过这柳妹妹倒是转怒为喜:“既然你认错了,那你说说和那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吧!说的清楚,我就饶了你,不然的话,我就告政委去!”

这下把个老潘弄得是狼狈不堪,于是赶忙解释起了和丹尼儿的关系,从怎么认识开始说起,由晋察冀与柳妹妹分手之后说到在克难坡,说得柳妹妹当时是蹩嘴不已,于是老潘就春秋笔法这么一带,马上说到这个美国姑娘甘冒生命危险藏在大木箱里在晋西北的山区偷偷的来找老潘的时候,柳妹妹这才紧张得好像是自己躲在那木箱里面一样,不由自主的跟着老潘坐在了路边的大石头的背后,小手伸出来抓住老潘的手再也不放松了。

听老潘模仿了琼遥阿姨风格叙述方式将故事一段一段的往下讲,……时而为子弹在丹尼儿身边划过,击倒一个个援救她的晋绥军士兵而紧张得两手冒汗。……时而为了她被救上山来安全脱险而轻拍胸口,最后听到两人分手的时候,丹尼儿亲吻了老潘并且说是天涯海角都要等到老潘的时候,柳妹妹再也忍不住了,和那些个第一次看琼遥小说的小女孩一般流起了眼泪,然后催促着老潘借着说下去。接着说到老潘堕马受伤这些后事的时候,柳妹妹终于忍不住拉开老潘当日受伤的地方仔细的查看……

老潘这个时候才知道,终于是又过了一关。

感动的淅沥哗啦的柳妹妹好像忘记了李玉梅这回事一样,静静的倒在老潘的怀里,低着头玩着老潘的大衣的衣角,不时的发出舒适的叹息声:“老潘!你会选我,还是那个丹尼儿啊?我听你说了这么多,感觉到我真的没有这个美国姑娘爱你爱得那么深,这些天我是听了卫生队那些小姐妹给我出的主意,让我不要理你,和你赌气,就是要知道这些事情,不过知道了之后,我就后悔了,我宁愿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按照组织的程序和你结婚,然后给你生一个孩子,这样的话,那不就少了许多的烦恼?你和那个丹尼儿爱得那么深,她肯定还会来找你的,将来打跑了日本鬼子,你还会不会只爱我一个人呢?我要你说实话,不要骗我,我妈妈说,男人说假话,心跳就会变快,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

老潘听得这段幽幽怨怨的的表白,当时就痴了……这个选择不是自己当初在心里经常要自己作的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