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之星火燎原(续) 第二章 第二十九节 痛失良机

常乐无言 收藏 3 54
导读:抗日烽火之星火燎原(续) 第二章 第二十九节 痛失良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6/


————这个……这个鬼子怎么这么不经打呢?我还有步坦协同攻坚,城市巷战好多的战术没有来得及演练,这就胜利了?—————

看着城头挥舞的红旗还有,还有欢呼的人群,加上鱼贯而出的伪军战俘,还有破天荒的被打蒙了头之后缴枪投降的几十个日军战俘……老潘的心情居然是这样子的,要是其他人知道,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现在站在一辆停在城墙倒塌后突破口上的很有大将风范老潘。

“妈的,小鬼子你不是能打吗?现在老子让你重新开始,咱们再打过?”不停的在心里YY的老潘只顾得上在那里傻笑招手了,要不是跳上坦克的陈前进带头喊起了口号,老潘根本就忘记了这个时候该作些什么。看着后续部队都是刚刚加入八路军战斗序列的二支队的战士,对于陈前进的“中国共产党万岁”还有“毛主席万岁”这样的口号根本没有反映过来,一时应者寥寥。于是马上高呼“抗战必定会胜利!”“八路军万岁!”。好在挥舞着“攻坚老虎营”的旗帜的一支队一营从城里押着大批的被俘日侨出来了,这下子共产党员占多数的一营开始应合起陈前进来,最后气氛逐渐热烈,带动着下面的队伍也高呼起来,让局面不至于那么难看。

老潘也在心里计划着,党指导枪这一原则不能变,马上就给二支队安排政委、教导员、指导员。同时还要大力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还有那些原二支队的军官们要尽快的吸收为党员,这样的话才能够保证在后面不会出乱子,部队的战斗力才能够得到保证……

※※※※

一路上听着运城方向隆隆的炮声,第五纵队将急行军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增援潘杨的部队,第五纵队足足来了六个团,可谓是精锐全出,一路上通过的那些清乡区域的由小股日军和伪军驻守的据点噤若寒蝉,看着浩浩荡荡的主力部队,听着运城方向的枪炮声,根本就不敢动弹……

就在距离运城不到三十里的时候,炮声渐渐的停歇,第五纵队当即以为攻城出了问题,架起电台准备联络。一开机就接到了运城方面潘杨的告捷电报:“五纵首长,我部已攻克运城,全歼守军千余,另俘获日军联队长以下四十余人,伪军、伪人员无数,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和武器弹药,大批武装日侨被我俘获,没收大量日资日产。现正在加紧清点造册封存,并巩固城防,下一步行动,请首长指示。”

当黄克cheng扶了扶眼睛,看了两遍之后,然后大声的向着边上的参谋人员大声的念出了电报的全文,看着身边的那些个参谋欢呼雀跃并将这一捷报一波接一波的向正在急进的部队传递,黄克cheng对着边上的参谋长韩振ji,政治部主任吴法xian笑道:“这个潘杨,人小鬼大,还给我来个刘邦进汉中,可我黄克cheng岂是和他抢功劳的人。咱们还是快点去祝贺一下他们,顺便将运城的局势了解一下,然后撤出战场!”

“这个潘杨打仗有一套,现在全国各个战区都在进行防御,他倒是在这鬼子的软肋给小鬼子来了一刀,这运城打开来,可是发了大财的啊!就是不知道潘杨伤亡如何……”一边的吴法xian也跟着说道。

“那咱们就加快速度,赶到运城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最后还是韩振ji做了总结。

胜利的喜悦使得第五纵队的行军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三十里路本就不甚遥远嘛!……

※※※※

“好!这个潘杨真是好样的,我要给他记功,不!要给他向中央请功。这一仗打出了我们八路军的威风,打出了我们八路军的气势……”

同样接到了老潘的告捷电的八路军总部,彭老zong兴奋得在指挥部里挥舞着电文。让边上伸手要看电文的左参谋长抓了两下都没有抓到那张还没有看过的电报纸,好在通讯参谋灵泛,马上又到译电室重新抄了一张给急不可耐的参谋长。

“彭zong,真是太好了,这一仗可算是给那些在重庆大放厥词说我们八路军新四军游而不击,只知抢地盘的顽固派们狠狠的一记耳光,也为我们处理新四军的问题争取了主动。我看这个潘杨的团长是不是要升一升了啊!”

“现在反正已经和重庆方面撕破了脸了,新四军也要大规模的扩编,本来是准备将这个潘杨的部队派到华中去支援陈老zong的,看看能不能改编成一个旅的。但是这么能打仗的部队咱们八路军也是不多啊……”从喜悦中迅速平静下来的总司令这下可是大大的为难了。

“这潘杨也算是晋察冀的部队,可是现在这运城却是晋冀鲁豫军区的地盘,这支部队到底要归哪里领导呢?”

“归总部直辖,一个旅的编制是不是小了点?要是给一个纵队给他,那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啊!”一时间掉进了怪圈的彭老zong再次为这个伤脑筋的潘杨头疼起来。

确实,现在八路军的旅长,那可都是红军时期就出生入死的老干部啊!要说抗战时期才加入部队的干部,还没有干到团长的,可是这个潘杨偏偏这么能干,不管是拉队伍也好,打仗也罢,都是一个好手。上次在皖南事变之前,还表现出了非凡的战略洞察能力。每次在紧要关头,都能力挽狂澜。实在是功劳大大的啊!要说论实力,给个旅长确实不过分……可是这小子太能折腾了,从晋察冀到冀中,然后又是晋西北,晋西南的闹腾,现在还打到了晋南豫西去了。没有那个军区受得了啊!

最后,在作战室踱了半天步子的彭zong拍板了:“这个潘杨的问题,还是交给中央军委,由中央决定吧!我看这个事情还是上报的比较好,我们将意见上报给主席和朱老总!”

“老彭,这样也好,也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

第一战区和重庆的反应那又是截然不同了,以王继威名义发出的告捷电报同样引起了第一战区上下的狂喜,这个胜利不管对于哪一方来讲都是太重要了,先不论军事上有多大的意义,暂且说说在政治上的深切含义就好了。国军在豫南战场上节节败退,因为皖南事变在政治上处于极度的孤立,国内的中小党派渐渐的远离国府,进而同情共产党。国际舆论也是沸沸扬扬,除了日本人通过南京的“伪国民政府”对蒋委员长在“共同防共”上取得的“成绩”表示了“祝贺”,但在战场上仍是毫不手软的一通暴打之外。其余的所有友好国家,无不对蒋委员长这种自毁长城的做法大失所望……现在节节败退的国军竟然在正面战场上演了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的好戏,那么就由不得蒋委员长不认为是上天相助了。

于是这位蒋委员长对第一战区上报的抗战名将“飞虎将军”王继威正是提升为少将,颁发一等宝鼎勋章,另外授予王继威的新编团“虎偾”的称号。这样的荣誉可以说是前所未见,宣传上也是指示所有的媒体大肆宣传————国军晋南反攻,一举克复山西重镇运城。

没想到中央日报还没有上市的时候,共产党的宣传喉舌新华日报就加发了号外,并且在重庆街头开始了叫卖:“号外号外!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独立旅一举收复山西重镇运城,歼敌五千余人。缴获无数……”

“……无耻!无耻!做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明明是国军第一战区取得的战果,八路军竟然据为己有,难道这就是共产党的做法么?游而不击,抢占地盘,侍从室!马上召开所有的友好国家的大使进行记者招待会,我要在会上澄清共产党谎报战功的做法!”暴跳如雷的委员长将手中的玻璃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同时将军统送来的街面上正在大肆抢购的新华日报号外一把撕了个粉碎:“共产党也学会了这一套?不过,等到所有的人都明白,占领运城的确实是我国军的时候,看你们怎么收场!”想到到时候处于被动的就是现在一直处于上风的延安方面的那个老对手的时候,委员长不禁为这个现在名义上的属下突然使出的昏招感到不可思议:“这不像他的行事作风啊?”

缺乏事实佐证的舆论将争夺渐渐的焦点集中到了到底是哪一支部队占领了运城,又到底是谁才是真正抗日的中国军队的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炒作得沸沸扬扬。在蒋委员长刻意的宣扬之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共产党的军队除了袭击友军,抢占地盘,游而不击之外,又多了冒领战功的罪名。一时间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的就是同一个问题————到底是谁在说谎?

不过现在,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潘杨和王继威两人才真正的明白……

————实事求是才是共产党做事的原则,命令查实真像的电报马上就从中共中央的心脏延安传到了最为接近运城的第五纵队那里————

当第五纵队的先头部队在城西十里的地方正式和运城部队的侦察哨会师的时候,看着喜气洋洋的正在摆弄着运城缴获崭新的日本军刀的侦察兵。第五纵队的司令员黄克cheng马上就相信,这个潘杨并没有胆子大到谎报战功,不过这个侦察员却是怎么也说不清楚,那个重庆方面说的飞虎将军王继威还有第一战区“新编虎偾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在侦察员的带领之下,司令部一行人干脆就骑上了战马,领先于部队直接开赴,要弄清楚自己心中那个谜团,不过也做好了,潘杨要是谎报战功到底要怎样“处置”的准备……

等到快马进城的时候,欢迎的人群打出的标语才让所有的第五纵队高级干部稍稍释然,好像是我们自己的部队占领了运城吧。一看就是临时制成的大量的红旗在运城城头飘扬,不过这些列队欢迎的部队中为什么有大量国军打扮的?定睛一看,这些国军士兵偏偏又将将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徽章全部去掉了。见到穿着灰布制服明显是高级将领的黄、吴等人马上就是一个敬礼,不过不管怎么问,都是一句:“首长,我们团长正在城门等着您们呢!”其他的绝对不再多说。

于是满头雾水,不知道这个潘杨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的众人,只好一路前行。因为欢迎人群的原因只能牵着马缓缓而行。还要挥着手和大路两边高呼着“热烈祝贺八路军克复运城!”口号的群众打着招呼的众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一辈子还没有遇到过这样古怪的事情……

不过解决这个谜团的当事人好像就在城门前,一眼望去,一众穿着各异,但是领头的明显能够看出来是八路军打扮的年轻人正在那里等着自己这些人哪!

※※※※

看到黄、吴等人出现的潘杨、陈前进、王继威、李向阳、姜百无等人,迈着整齐的步伐,齐齐向前迎接。带头的老潘一溜小跑就跑到了黄克cheng的面前。看到历史上自己敬佩万分的黄大将就在自己的面前,老潘按耐住心头冲上前去请求签名的冲动,“啪!”的一个敬礼:“首长,晋察冀军区定县独立团团长潘杨率部攻克运城,现履行诺言,在运城城门欢迎首长们的光临!”

看出了身前被称为以刚直正派著称的黄克cheng以及身后众人看向王继威等身着国军军装的军官疑惑的眼神,马上往边上跨了一步,开始介绍:“黄司令员,韩参谋长,吴主任,这位是我团政委陈前进,这是我团副团长王继威,副政委李向阳。参谋长姜百无。”

随着老潘的介绍,众人一个个上前敬礼,这个时候,总算是明白了一大半的黄、韩、吴三人对视了一眼,由黄克cheng开口了:“这个穿着国军制服的副团长王继威同志好像是蒋委员长的爱将,被称之为国家之骄傲的飞虎将军的第一战区新编虎偾团团长吧!怎么突然变成了你定县独立团的副团长了?你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话音刚落,这独立团方面的这些个家伙全都在老潘的带领下哈哈大笑了起来:“首长原来也被我们给糊弄了啊!这个王继威同志,还有他手下的所谓虎偾团是我团数月前在临汾附近分兵时的独立团二支队,当时因为形势所迫,被日军围追,王继威同志因为身份特殊,得到晋察冀军区首长的许可,暂时栖身在第一战区的防区中条山。这次是特意率部和我带领的一支队会师之后攻打的运城。王继威同志的身份问题,晋察冀军区聂司令员全都知道……”

这个时候,黄、韩等三人以及身后的警卫连这才如释重负。看来这一场公案总算是有了一个说法,既然是这样,我军又不是没有接收过投靠咱们的国军,要是在事变之前还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怕被说成是破坏统一战线的话,那么现在,这可是在那些个顽固派的脸上重重的来上了一耳光啊!想通这些之后,顿时宾主尽欢,黄克cheng亲自上前,抓住了潘杨的手,两人携手进城,顿时城头上下的军民们又爆发出阵阵的欢呼:“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八路军万岁!……”

※※※※

几乎是同一时刻,王继威宣布率部加入真正抗战的八路军,并在八路军总部的指挥之下,克复运城的通电随着电波传到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当时重庆蒋委员长呆若木鸡的表情和延安的主席挥舞着通电,兴奋的表情,如果有人用相机拍摄下来,放到一起的话,那么就会有人告诉你,经典是怎么产生的……

本来正在率部对日军进行包围的卫老总得闻此讯之后,马上致电王继威,问及此事。并在电报中反复相询,难以置信的语气于字里行间再三流露。

王继威看过电文之后情绪也有少许低落。老潘见状马上说道:“对卫老总,我们也可算的上是仁至义尽了,没有我们在鬼子的身后攻打运城,这卫老总和第一战区,恐怕还在苦苦支撑哪!你总算是履行了当日的诺言!咱们今后多打鬼子,就算是报答他卫老总的知遇之恩了,不是还要配合他围歼日军吗?战斗计划还是不变,马上回电吧!”重情重义的王继威这才如释重负一般的去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全如老潘所想的,在得知运城并非是被第一战区的部队占领,而一战区仅仅是在包围日军的时候就伤亡万余人的时候,蒋委员长那以己度人的小肚鸡肠又发作了,因为此战的关键就在于运城守军是否能够在这个关键的要点上牢牢的拖住日军撤退的步伐,那么在消耗完日军的补给,完成合围之后的国军,才有可能在一个大包围中歼灭包围圈中的日军。现在要是共产党和自己一样落井下石或是过桥抽板,等到第一战区和日军绞杀在一起之后不说照着皖南的先例给自己来上一下,光说配合有稍稍的不利,那么数十万国军将士将陷入万劫不复之中,更何况这中条山的第一战区还不知道有多少个王继威哪!一定要先纯洁队伍,以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攘外还需先安内啊!

因此,重庆统帅部的命令,马上就到了第一战区的指挥部,正在指挥部队大力穿插超越日军侧翼,最后形成包围的一级上将,在接到电报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党争误国啊!蒋委员长的肚量太小,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难道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何况那位王继威投靠的潘杨电报也已经来了!”

说罢,无力的挥挥手,对着边上的作战参谋们说道:“命令部队,逐次掩护,全线撤退,给运城方面发报,就说我军放弃此次战役,主动转进中条山,另外还有更为重要的战略任务要执行……”话音渐低,这位抗日名将的身体渐渐的一阵摇晃之后软倒,手中的电文滑落在地,一边的参谋们一阵惊呼,赶忙上前将已经三天没有合眼的司令长官扶起……

其中有一个多事的参谋捡起了地上的那两张电文,上面的内容赫然在目:“第一战区卫长官均鉴,我部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全力配合贵军执行歼敌任务!抵御外辱,当无党派之分。我等全为革命军人,当精诚团结同举抗日大旗。粉身碎骨,不惜此头!八路军独立团潘杨。”

而另一份则是:“共党居心叵测,万不可将部队生死系于他人,兹命你部放弃作战计划,全力巩固中条山防区,为民族复兴保住一块反攻的基地!蒋中正。”

多年之后,保存着这两份电文的参谋将这原始的依据拿出,这才解释了当时为什么身处重围之中的日军第三十七师团能够从从容容的脱围而出,为什么第一战区会虎头蛇尾的结束这场本将彻底扭转华北局势的战役……

※※※※※

在接到第一战区的电报之后,通报了中央。已经下定决心要全力配合第一战区在运城打一个歼灭战的黄潘两部,现在只得从紧张的工事修筑和城防维修转而变为破坏一切军用设施,加紧搬运缴物资。而派出去阻击的部队只能全力派出得力的通信兵前去通知,马上撤退。因为没有了国军二十万大军在后面围堵,只算上黄潘两部万余人马。坚守运城的话,那还不够这个加强了三个联队的第三十七师团打上两天的。更别说还有大量的日军会沿着同蒲路火速南下,到时候陷入绝地的就是咱们自己了。在暗自感激卫老总为人厚道,没有摆自己一道的同时,部队开始动员群众,全力破坏运城的一切军用设施……不能给鬼子留下一个完整的侵华基地。至于同蒲铁路,那当然是给来了个大翻身了。

撤离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每个人都在惋惜:“如果不是蒋委员长这个荒唐的命令,也许会这样……?也许不会……?怎么说呢,这就是命运吧!”

只有老潘才在没有人的地方偷偷的想想:“历史的洪流,究竟要怎样才能稍做改变呢?”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